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二十一章 金刚传承,八部天龙

第六百二十一章 金刚传承,八部天龙

  想到武圣山师徒两亲自上少室山挑战的场面。

  马继北都有心思想要跟着武圣山师徒两一起去现场看看热闹了,这绝对是百年一遇的大场面。

  可是他想到自己这次失败的行为,和长鹤道士几乎变成了仇人,终究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噗通……

  噗通…………

  噗通………………

  马家的人和长鹤道士都安静下来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周围就只有王程在水中不断挥动拳头所爆起的水声,一道道水柱从天池的冰面上不断的冲出,看的马继北等马家高手都是心中惊骇,心惊于王程的内家修为,不知道王程的气息究竟深厚到了什么地步。

  这么久,似乎就没有见过王程出来换过一次气息!

  而王程此刻在水中却是练的真兴起,其实他出来换过几次气息了,只不过是随着冲天水柱一起冒头的,而且是呼吸了一口气息之后就再次沉入水中,所以大家好像都没有看到。

  一股股冰冷刺激着皮肤,刺激着筋骨血脉,而血脉之中的大日纯阳不断搬运,配合着金刚锻体和金刚佛陀的呼吸秘法,王程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周围恶劣的环境越来越适应了,不出几个完整的呼吸循环,他就已经彻底地能无视这水中的冰冷了。

  那冰冷的寒意已经无法穿透皮肤,即使透过皮肤也无法对他有丝毫伤害。

  说明,天池这里的环境对金刚锻体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修炼环境。还不足以完成金刚锻体的基础修炼!

  当马木提带着几本金刚宗原本秘籍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快一小时了。因为刚才马继北让马木峰给马木提打电话,让马木提将几本武学秘籍都拿去复印了一本,给马家留下了崛起的希望,所以才来的很慢。

  轰……

  王程这才从水中冲了出来,依旧是全力气血爆发的一拳,将冰层直接打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方圆几十米的冰层都碎裂开来,一片水花冲击出去。好像深水炸、弹一样的威力。

  一道身影从水中呼啸而起,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带起一股冷热一体的旋风落在了岸边,他没有落在冰层上,因为现在力道太大,不能完美的卸力,如果落在冰面上,肯定又会砸碎冰层,落入水中。

  砰……

  王程一脚稳稳地踩在地上,站在红雪的身边。只感觉到浑身舒爽无比,毫无保留的在水中爆发了一个小时的气血。让他彻底地适应掌控了现在的气血和身体力道,也领悟了一些佛门武学的门道。

  呼呼呼呼……

  红雪呼吸着白色气息,脑袋在王程的身上蹭着,很是亲昵。它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稳住,伤口都已经结疤,相信再过不久应该就能痊愈了。

  不论是人还是动物,气血是根本,气血足了,就是其长寿的基础,不论是遇到了疾病还是外伤,都能很快的恢复。

  王程拍了拍红雪的脖子,安抚了一下它,就双脚踩着步伐,呼吸沉重无比,一步步走向师傅长鹤道士和马继北等人而去。

  他每一步踩在石块上,都似乎有一种金铁之声在响起,将地面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都踩的碎裂。

  金刚锻体!

  修炼到如邱世民那种境界,身体就几乎如金刚一般,达到刚的极限,他如果再进一步进入先天神话境界之后,就会由刚进入柔的境界,到时候内外一体,刚柔并济,专气致柔,身体完美无瑕,就几乎无敌,无人可以破其防御!

  可惜,邱世民这辈子估计也达不到这种境界了。

  王程现在刚刚触摸金刚锻体的入门境界,所以还是刚的境界,在水中修炼了一小时左右,因为有天池和气血足够的原因,所以效果极好,身体筋骨皮肤似乎都坚硬了一些。

  踩着步伐,他能感觉到双腿骨骼摩擦之间好像金属在撞击一样的顿挫感。

  “师傅……”

  王程对师傅长鹤道士抱拳招呼了一声,然后就拉着红雪安静地站在一边,并没有理会马继北等马家的人。

  今天的事情,长鹤道士可以看在旧情的份上放过马家一次,可是王程却是将此事在心中记得清清楚楚的,以后一旦马家再次做了什么对不起武圣山或者是他王程的事情,那他就不会再有任何客气了。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马继北厚脸皮地对王程微笑着点点头,好像一个很和蔼的长辈一般,可是看着王程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尴尬和愤怒。

  马木提黑着脸,手臂颤抖地将手中的包裹交给了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接过来看也没有看,就丢给了王程。王程打开检查了一下,发现都是明灯和尚在武学密藏之中得到的几本武学秘籍原本,那种材质是无法假冒的,书中也没有撕毁的迹象,当下就对师傅点点头,完成了验收。

  “好了,老马,此事就此打住。以后你我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马家对我武圣山再有什么想法,我就不会再客气了,你老马的面子只能管用一次。”

  长鹤道士郑重严肃地对马继北说了一声,然后又凌厉地扫了马家所有人一眼,当先就迈着步伐朝着东边方向走去。

  王程将包裹随手挂在红雪的背上,没有多理会。他那里已经有好几本武学秘籍,除了大雪山的几本,有三本金刚宗的武学秘籍,一本龙象拳法,一本得自明烨的九转金刚,一本八部天龙咒,都是金刚宗的高深根基武学。

  再加上马家送来的四本,好像真的凑齐了金刚宗的整个武学传承!

  王程心中隐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就是天意。

  老天爷似乎有意让他得到佛门金刚宗的全部武学传承一般。即便他不感兴趣。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机会,也会阴差阳错地有人将剩下的金刚宗武学送到他的手中来。

  世事无常,就是如此奇妙。

  轻轻地叹了口气,王程深深地看了马木提一眼。

  马木提也死死地盯着王程,依旧好像盯着杀父仇人一般,一双眼睛有些通红。

  王程对马木提淡淡地说道:“马木提,不服气的话,就来武圣山找我。我在武圣山等你。不过下次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哼!”

  马木提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王程没有再理会马家的人,带着红雪跟上师傅的步伐,朝着山下走去,打算换个师傅一路走回中原大地。

  少室山,就在中原的中间,地理位置可谓是极好的,处于中原腹地。

  目送武圣山师徒两带着一匹良马走了,马继北神色也阴沉下来,不再陪着笑脸,当下就迈着步子就朝着马家所在地走去。

  马木提追上马继北。低声道:“爷爷,我们就这么算了?明灯大师是被长鹤老道士杀死的。我们一定要为他报仇。”

  马继北瞪了马木提一眼,冷哼一声,道:“明灯是谁杀死的不重要,和我马家也没有任何关系。木提,木峰你们今天都要记住一句话,以后必定不能与武圣山为敌,除非长鹤老道的徒弟王程死了。”

  马继北不像这两个年轻人,将仇恨看的那么重,他更加看重利益。他开始对长鹤道士和王程动手,也不是为了给明灯报仇,而是想得到金刚宗的武学传承。

  现在得不到利益了,他自然不会再让马家弟子为了那不曾见过的老和尚去找武圣山报仇。

  提及王程的厉害,马木提和马木峰心中都是没有脾气,当即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王程的身形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地压着马家最杰出的兄弟两,让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

  想到王程那一拳,马家兄弟现在也提不起勇气再去面对那一拳,那一拳没有什么技巧,就是堂堂正正的一拳,就是纯粹的气血爆发的一拳,可越是如此,让马家兄弟越是没有勇气面对。

  差距太大!

  …………

  西北的冬天比东北的冬天稍微好一点,不过也只是一点带而已,如果是西北的最北面,那和东北最严寒的地方是一个等级的。这里的天气也绝对属于恶劣,寒风凛冽,温度极低,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一眼看过去,视线所及的地方都是雪白,普通人看了,会被晃的眼花。

  王程带着红雪,走在师傅的身边,一双脚没有穿鞋,就这么光着脚踩着冰雪,任由冰雪的冰冷刺激着自己的皮肤和筋骨血肉,气血时刻流转,炙热的温度让踩过的冰雪都融化成为水,然后转瞬间就成为了冰。

  更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也没有穿衣服,里面的衣服都被冻坏了,外面还是穿着马木提前面给的那件大衣,他就这么随意地披在身上,很是洒脱地走着,一边说道:“师傅,马家在西北卧薪尝胆,我看图谋不小。”

  “马继北当年在中原就有心想分蛋糕,最后失败了。为了免除灭门大祸,他主动迁移整个家族到了西北这个苦寒之地,其他人才没有追着他不放。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肯定想要重新回到中原去……”

  长鹤道士一边走,也是一边平静地回忆当年的事情,说道:“不过,马继北也算是一条汉子,始终记得自己是中国人,他当年面对日本和老毛子的橄榄枝,都没有心动。我这次放过马家一马,也不全是因为他当年帮过我一次,就是看中他记得民族大义。”

  王程点点头,眼中闪过一道赤金色的光晕,一双赤脚走过两块石头的时候,将那两块脑袋大小的石头竟然踩的裂开,想到几十年前那兵荒马乱的时代,马继北能有自己的坚持,赞叹地道:“那倒是难得。”

  “金刚宗武学现在全部都被你得到了。王程,我再提醒你一句,你是武圣山弟子,武圣山是道门正宗传承!”

  长鹤道士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再次严肃郑重地说道。

  王程当即也是抱拳严肃地说道:“师傅放心,弟子时刻谨记师门正宗传承,不会忘记道门传承。”

  “你能记住就好,其实佛门武学也有独到之处,如果你能把握到一个度,做到佛道兼修,的确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武学之路。可是前路艰险,谁也不知道这条路最后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得通……我知道你野心极大,追求完美,但是一定要小心。”

  长鹤道士又叮嘱了一句。

  “弟子记住了,我有信心驾驭一切武学。”

  王程自信无比地说道:“此次回山门,我会先解决气血逆流,让气血回归正途,然后再潜心修炼,步步为营。”

  长鹤道士点点头,神色有些欣慰,对王程很是放心。

  他当年如王程这般年纪的时候,还是一个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做事没头没尾,只看眼前。

  师徒两走下山,谁都没有提坐车的事情,两人就是这么朝着东边走去。王程光穿着一件大衣,赤着双脚,长鹤道士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狼狈,毕竟在水中来回几次出入。

  反倒是红雪这匹汗血宝马显得最是神骏,不过它默默地跟在王程的身后,很是乖巧。

  王程没有光是走路闲着,在步行的时候,也在修炼。

  他一边走,一边搬运金刚佛陀和金刚锻体的基础内家秘法,将自己当做了一个苦行僧,同时还一边拿出了金刚宗龙象拳法拳谱和八部天龙咒的秘法看了起来,展现出了一心两用的高明智慧。

  他先看了龙象拳法。

  这本得自金刚宗武学密藏的龙象拳法拳谱讲述的更为详细细致,尤其是后面讲述的极其繁复,对王程以后的修炼帮助极大。有了这本拳谱,他才真正的有信心以后可以将这门奇妙的拳法练成。

  至于那本当初明灯和尚一再提及的八部天龙咒,是他主要研究的秘法!

  对王程来说,这本秘法的确算是大开眼界。

  因为,这不是一门拳法,而是一门咒法。

  如印度那三个大和尚所施展的密宗真言一样的咒法,靠嘴来修炼,也是金刚宗唯一的一本高深咒法——八部天龙咒。

  而这门咒法,没有任何战斗的作用,乃是一门纯粹的内家修炼咒法,对搬运气血,锤炼身体有奇效!

  这本咒法有八个手印,八种步伐,和八种声音,所以称作八部天龙咒。其中每一种手印和每一种步伐再和每一种声音都可以配合成一种奇妙的组合,有不一样的效果,所以二十四个数字几乎有数不清的组合,这门咒法也就显得深不可测。

  修炼这门高深的咒法,首先要入门的就是念咒,就如佛门念经一般。

  很多和尚念经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念经参悟佛法,而是一种武学修行方式,念诵特殊的经文,是对身体和心灵精气神的一种全面修行方式。

  这门八部天龙咒就是如此,念咒的同时可以影响气血,凝练精气神,凝神静气,修生养性,所以是一门可以中和金刚宗武学阳刚之气的咒法!

  难怪,当初明灯和尚有信心说这门武学可以解决王程气血逆行的问题,看来这老和尚对这门咒法肯定有所了解。

  王程参悟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已经走出了十几公里远。他一边赤脚踩着冰雪前行,一边尝试着念经,立即就感觉到了体内气血的一丝异样。

  似乎,体内气血都被这声音影响到了。

  念经的时候,他的嘴唇会动,发声的时候会影响到气息变化,声音更会影响气息波动……如此种种因素结合起来,竟然有奇妙的效果。

  他体内逆转的气血搬运速度有一丝放缓了……

  /book_2340/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