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二十章 冷热交替,金刚锻体

第六百二十章 冷热交替,金刚锻体

  天池平坦光亮的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大洞,从北部山脚下一直延伸过来,连接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池,一道道水柱从冰面上冲击出来,挥洒在空中,飘荡的到处都是,显得异常的热闹。

  一个个马家的高手在水中被王程和长鹤道士逐个击破,几乎每个马家高手都被打成了重伤,包括马继北在内,一道道鲜血挥洒在水中,将水面染成了淡红色。

  长鹤道士的身形从水中冲天而起,带起一道紧随而起的水柱,稳稳地落在旁边的冰层上,双脚的力道控制的极好,没有踩碎冰层。

  他的目光冷厉地看着水中在奋力游泳的马家高手,身上的水汽迅速地蒸发,被体温变成了一层水蒸气,在周围蒸腾环绕。

  王程却是没有立即上来,依旧在水中和两三个马家抱丹高手在战斗。

  他还是一样的战斗风格,出手没有任何技巧,就是直来直往的一拳一拳,气血毫不保留的不断爆发,巨大的力量冲击出来,在身周打出一道道冲天的水柱,将一个个马家高手打退。

  马家高手打在他身上的拳头,他都没有躲闪,除非是打在脑袋和下体要害,他才会躲闪抵挡一下。

  砰砰砰……

  三拳,打在他的肩膀,腰身和腹部。

  他毫不躲闪,硬抗了三拳,然后一拳就将一个马家高手打的从水中飞了出去,巨大的力道将其肩膀骨骼当场打碎,带起一片水花。

  另外两人面色狠辣。一前一后包夹上来。一拳冲向王程的脑袋。一拳冲向王程的背心,都是致命的要害。

  王程在水中有所感应,身后背心那一拳毫不躲闪抵挡,就是用身体硬抗。只见他脑袋一闪,躲开面前的这一拳,然后一把抓住其胳膊,体内大日纯阳高照,庞大的力道爆发。将其整个人都拉起来甩了出去,胳膊骨骼也是当场断裂,发出一声惨叫……

  背后那马家高手一拳炮拳击中他的背心,其面色出现一丝喜意。

  一招炮拳将他打的背心骨骼出现一丝刺痛,随¢↖¢↖,后就被气血包裹,麻痒炙热之感袭来,迅速地修复过来。

  “哼!”

  王程怡然不惧,冷哼一声,转身就是一拳,也将这马家高手打的飞出去。再次掀起了一大片水花。

  “住手……”

  这时。

  马继北在水中爬起来,大声喊道:“我们认输了。长鹤,你们赢了,都住手。”

  水中几个还想冲向王程的马家高手都停了下来,每个人的神色都难看无比,显然对这种结局很是不甘心。

  挣扎着爬上冰层上的马木提和马木峰更是怒火中烧。

  “爷爷,我们宁死不屈,我们要为明灯大师报仇!”

  马木提大声喝道,神色很是不服,依旧仇恨地盯着长鹤道士。

  马木峰也是大喊道:“我们马家的人不会屈服。”

  “哼,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长鹤道士冷哼一声,眼中杀意凝聚,当即对着马木提就是一拳,雷劲罡气呼啸而起,周围一丝丝电光隐约闪烁。

  长鹤道士最近经过不断的战斗,对天罡拳法的领悟更深了,这一招罡气雷劲蕴含的劲道更强,也更霸道,不是同等级的高手都无法招架。

  马木提神色一惊,来不及躲开,急忙伸出还能动的胳膊挡在胸前想要抵挡。

  可是,马继北知道长鹤道士这一拳有多霸道,马木提被打中绝对没有可能幸免,最好的结果都是当场死亡。

  他对着马木提大喊一声:“快闪开。”

  然后,他整个人冲了出去,一拳冲向长鹤道士的这一道雷劲罡气。

  砰…………

  马继北整个人被这一道雷劲罡气打的身体颤抖,在空中就失去了平衡,将冰层砸出一个窟窿,掉入水中,激荡起一道巨大的水柱,再次被打伤。

  “爷爷……”

  马木提和马木峰都是一惊,急忙扑入水中将马继北捞起来。

  几个马家高手也是发狠了,即便都有伤,也在水中再次围攻王程。

  王程对此不怒反笑,喝道:“哈哈哈哈,好,来,都一起上。”

  几个马家国术高手在水中根本无法发挥出全力,因为在水中不是大地,水是软的,双脚踩着水不能全力发力,对王程的杀伤力下降了几个档次,再加上他们还都有了伤势,不是全盛时期。

  一拳拳打在王程身上,就真的没有了一丝伤害,就好像专门给他捶打肌肉一样。

  王程在水中施展出金刚佛陀和金刚锻体桩法和呼吸秘法,整个人犹如金刚战神一般,水中冰冷的寒意和那一拳拳形意拳劲道刺激着他的筋骨肌肉血脉,不断地锤炼他的身体。

  “爽快……别停下……”

  王程舒爽地大喊一声。

  几个围攻上来打的起劲的马家高手都是面色难看不已,一时间有些进退维谷,陷入两难之境。

  打吧,他们似乎根本把王程无可奈何,伤他不得;不打吧,那他们几个人总不能干看着吧?

  还好!

  重新从水中爬出来的马继北大声喊道:“都住手,老道士,我们马家认输了,你要什么,直接说!”

  几个马家高手松了口气,终于找到住手的理由了,当即急忙停下动作,就远离了王程,朝着岸上游去,好像逃跑一样。

  王程呵呵一笑,对此不以为意,对马家的仇视也少了几分。他在水中发力噗通了几下,巨大的力道在水中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扑腾出了一道道冲天的水柱。

  然后,他整个人没有离开水中,反而是扎入了水下。享受着那冰冷刺骨的寒意。以及在水中发力的阻碍。

  游泳是公认的最能锻炼身体的运动!

  他体内的大日纯阳高速运转抵挡着寒意。内外之间一热一冷,这是金刚锻体的初步桩法的要求!

  冷热交替,让身体内外得到锤炼,习惯两种最极端的自然环境,这门武学也不愧是出自西部高原极寒之地!

  而西北天池的条件也是得天独厚。

  王程索性就在这里好好的练练这门金刚锻体法门,利用天池的天然条件,没有理会岸上师傅如何处置马家的人,反正以师傅的性格绝对不会吃亏就是。

  轰轰轰轰……

  如此。王程在水中不断的爆发气血,一拳又一拳全力出击,激荡起了巨大的冲击波,将一片片天池表面的冰层打碎,在一大片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冰窟窿,水花四射!

  在冰层上,长鹤道士一个人面对着马家十几个人,可是却是浑身气势如虹,一个人将马家十几个高手都压制了,每个马家高手的神色都显得很是颓废。每个人身上都有轻重不一的伤势。

  武圣山,终究是武圣山。即便只是两个人,也不是他们马家能招惹的。

  马继北浑身湿漉漉的,面色冰冷如霜雪,抱拳道:“老道,这次我们马家输了,你要什么才能放过我们,直接说吧。”

  马木提和马木峰兄弟两紧咬着嘴唇,浑身轻轻颤抖着,他们身上已经凝聚出了冰层,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脚下,不敢看长鹤道士一眼,害怕自己的怒火会被对方看到。

  可是,长鹤道士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们的怒火?

  再说了,他知道了又如何?

  长鹤道士从来就没有将西北的马家放在眼里和心上,就算马家卧薪尝胆,再隐藏几十年,到时候也肯定不是王程所领导的武圣山的对手。

  国术世家,终究是根底浅!

  整个国术武学的体系才发展了几百年,还不如武当山的历史来的久。

  当年强如三大先天神话宗师所带领的李家,陈家,杨家威极一时,现在如何了?都没落了……

  而武圣山,龙虎山,少室山,金刚宗这几大中华大地上传承千年以上的宗门,却是一直屹立不倒。

  金刚宗当年如果不是遭遇战乱兵祸波及,又被印度佛门和老毛子暗算,也肯定还存在!

  古武学门派和现代国术世家之间,有根本性区别的,两者其实没有可比性,各方面的差距都太大!

  所以,马家才不惜代价的想要得到金刚宗的全部传承,以后有机会成长为可比武圣山少室山的千年宗门。

  只可惜。

  他们现在只是面对武圣山的两个人,也无法抗衡!

  长鹤道士居高临下地看着马继北,身上的水已经蒸发干净,语气冷淡地说道:“你们想抢我们的东西,现在你们输了。老马,我看在你当年帮过我一次的面子上,放你们马家一次生路……不过,你们从明灯秃驴身上得到的东西都要交出来,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你老马也不例外。”

  马家十几个高手都是神色一震,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是愤怒和不甘。

  尤其是马木峰和马木提两个年轻人,差点就要喊出来,最后终究是忍住了。

  马继北沉声道:“长鹤,你真要做的这么绝?”

  “马继北,你们倾巢而出想杀我们师徒两的时候,可有想过?我没杀人,就已经是给面子了!”

  长鹤道士反问道。

  马继北顿时无话可说了,挥手道:“好,我给你,那现在能让我们走了吗?”

  长鹤道士不屑地笑道:“笑话,谁让你们走了?让你们的人把东西送过来,然后你们才能走。”

  一旦让马继北等人先走了,长鹤道士可以肯定自己什么都得不到,这些老东西是怎么想的,他心中一清二楚。

  马继北深呼吸几口气息,差点就要忍不住爆发,可最后还是挥挥手,沉声道:“木提,你回去拿。”

  马木提咬紧牙关,身体颤抖着转身跑了出去,一条胳膊依旧无法动弹,马家内部宗门就在天池附近。

  长鹤道士看着那被徒弟王程不断打出一个个小水池的天池,淡淡地说道:“老马,如果你想有朝一日报仇的话,那我想你们马家必定会消失。”

  马继北没有说话,冷着脸站在那里。

  长鹤道士继续说道:“我徒弟元鼎比我行事更为果断狠辣,以后我不在了,你们马家就要小心点了。”

  “哼!”

  马继北哼了一声,依旧没有说话,可是心中也已经嘀咕了起来。

  王程今天展示出的实力的确有些骇人,和在擂台上表现的截然不同,几乎没有施展出多么强势的攻击力,可是身体却能硬抗抱丹境界国术高手的全力攻击,内家修为不可思议的强势,现场除了马继北自己和长鹤道士,其他人在内家修为上都弱了王程许多!

  假以时日,马继北根本不敢相信王程的武学修为会有多厉害。

  马家的马木提和马木峰已经是年青一代最杰出的代表了,可将来必定不是王程的对手。

  沉默了几个呼吸,马继北终于淡淡地说道:“我会约束马家弟子,不再踏出西北一步。”

  “你懂就最好了,你当年帮过我,我不想你马家最后落得消失的下场,而且有可能消失于我徒弟之手。”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你们马家也有一番机缘,只不过这次脑子不够灵光,差点葬送了机缘。我可以做主,你让你孙子把秘籍拿去复印一份留下,我只要原本。”

  马继北浑身一震,瞪大眼睛地看着长鹤道士,不敢置信地问道:“老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长鹤道士爽朗一笑:“哈哈哈,我有何不敢做?金刚宗武学而已,明灯秃驴是我亲眼看着死的,他身上的金刚宗武学秘籍我一本都没有拿。所以才会被你马家的人得到。我武圣山武学乃是道家正宗,自然在金刚宗之上,根本不需要金刚宗武学。”

  “可是你徒弟明显修炼了金刚宗武学!”

  马继北有些不服地说道。

  “那只是他好奇而已,而且我们马上要去少林,所以他才刻意修炼了佛门金刚。”

  长鹤道士平静地说了一句。

  马继北身体一震,所有马家地高手都是震惊不已!

  道门弟子刻意修炼了佛门金刚武学,去佛门禅宗少林挑战?

  那一定很精彩!

  马继北对这武圣山师徒两是彻底的服了,用佛门武学去击败少林寺,这是典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也是最打脸的击败方式。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