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师徒合力,击溃马家

第六百一十九章 师徒合力,击溃马家

  轰…………

  长鹤道士猛然一拳天罡雷劲,将马继北打的后退,随后再次一挥手,一道罡气雷劲紧随而至,将马继北打的狼狈不已,被雷劲打的颤抖的身体勉强躲开。

  然后,长鹤道士目光凝视着被马家十几个抱丹境界的国术高手围着的徒弟王程,对着又想冲上来的马继北冷声道:“老马,我徒弟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杀了你马家全家上下。”

  看到马家诸多高手出手有一些分寸,没有下死手,长鹤道士才松了口气。

  马继北一愣,停下了脚步,神色变幻,沉声喝道:“老道,你敢。”

  “我不敢?你们做出如此事情来,我还有什么不敢做?”

  长鹤道士依旧冷声说道,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自己的徒弟身上,一旦有任何意外,他就会迅速出手,救下王程。

  马继北沉默了一瞬间,随后又是沉声说道:“我们这么多人,老道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把你们从金刚宗得到的东西交给我,我就让你们走。”

  “老马,我看是你没有看清楚形势!”

  长鹤道士看了一会儿,发现王程面对七八个抱丹初级和抱丹中级境界国术高手的攻击,竟然一直用身体硬抗了过来,并且还在有意的锤炼金刚佛陀,以及另一门桩法,心中暂时放下心来,可以肯定的是王程不会出事。

  当即他一回头,冷哼一声,不待马继北说话,就直接冲了上去。

  轰…………

  这一拳。老道士几乎出了全力,要尽快解决战斗,以免夜长梦多。他一招天罡拳法冲出,周围轰鸣阵阵。如雷霆一般,道道雷劲凝聚。

  马继北神色之中的惊骇一闪即逝,急忙金刚拳法施展,配合太极桩法抵挡,想要自保!

  可是。他依旧被长鹤道士一拳打的飞了出去,雷劲爆发的瞬间,他全身都麻木不已,根本无法发力来抵挡,一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就是武圣山武学的霸道。

  就算是和长鹤道士同等境界实力的对手,面对雷劲都几乎是无法招架,更别说是比长鹤道士低了一个层次的马继北,那几乎就是碾压了。

  不过,长鹤道士却是得势不饶人,既然马继北已经做了不要脸的事情。他也不会客气。当即,他就身形跟上,再次几拳将马继北打的砸在冰面上,将冰面上砸出一个窟窿,其整个人如炮弹一样的钻进了水里,一股冲天的水柱激荡起来,周围冰面上出现一道道延伸出去的裂痕。

  另一边。

  王程依旧以金刚锻体和金刚佛陀秘法在锤炼自己,以身体硬抗周围好几个马家抱丹高手的围攻。

  马家十几个抱丹境界的高手终究是有人要一些面子的,那一个抱丹后期国术境界的老者,以及两个抱丹中后期的中年人都没有出手。他们就让那些抱丹初级境界。以及刚刚迈入抱丹中期境界的马家高手一起围攻王程。

  而看到马继北没有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大家慑于武圣山的威严,也一时间没有对王程下死手!

  王程稳如泰山地站在冰面上,被一群马家抱丹高手围着不断的一拳一拳地打在身上。他没有任何还手和抵挡的动作。就是在不断地踏出一步一步又一步的桩法。

  金刚佛陀和金刚锻体的桩法,在他心中越发的清晰明了,其中的诸多奥妙都在一次次捶打当中被领悟出来,体内气血要想压路机一样地碾压过血脉,将每一寸血脉肌肉骨骼都再次锤炼一遍!

  这种挨打修炼的方式,和地煞拳法其实也是一样的!

  王程被打的不断在冰面上来回滑动。位置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在几个抱丹高手的中间来回穿梭。

  这些马家的抱丹高手还是都在乎一些颜面的,平时也是受人敬仰的人,所以这时候几乎都没有攻击过王程的脑袋,最多就是最开始那位马家高手有些恼羞成怒,所以在王程的胸口打了两拳,被王程用三个呼吸恢复了过来,只是在心脉上留下了一丝丝刺痛,或许要过半天才能恢复……

  脑袋和心脉终究是最要害的部位,一旦受伤也最难以恢复。

  马木提和马木峰站在旁边,神色都很是难看。

  当初,在比武大会的擂台上,王程就展示过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当时周煜的攻击在其身上都几乎没有作用。

  可是那时候的王程和现在比起来,已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这仅仅是过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已,王程的实力就有了巨大的变化!

  马木提以为自己已经开始抱丹,并且金刚拳法也有突破,自己或许可以和王程正面一战了,甚至有可能击败王程。

  可是现在一看,他知道自己和王程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没有缩小,反而更加巨大了!

  再加上他在金刚宗山门内听到明灯和尚的话,此刻他的面孔有些扭曲,大喝道:“让开,让他来吃我一拳。”

  两个马家高手都让开了位置,让马木提冲了上来。

  只见马木提两步冲锋,每一步都在冰面上留下了裂痕,人如金刚,拳头上筋骨隆起,轰然一拳袭向王程的脑袋而来。

  他不在意什么面子,也不在意什么后果,只想现在击倒王程,既然王程敢不躲闪不抵抗,那他就敢打王程的脑袋,让王程付出代价!

  也就在这时,他们马家所有人都看到马家老爷子马继北被长鹤道士一拳打的钻进了天池水中,所有人都是一惊,感觉心中没有底气。

  这就是刚才马家几位高手对王程留手的原因,武圣山的威慑力终究是有些大。他们害怕马家没人能制服长鹤道士,那到时候他们伤了王程,长鹤道士必定会发狂,整个马家都要跟着一起倒霉。

  此刻看到马继北果然被打的无法招架了。那抱丹后期的马家老者对马木提喝道:“木提,出手要有分寸!”

  头部是人体九阳之首,也是思维所在,所以最是珍贵。也最是危险,一旦头部悲伤,那就是重伤,甚至当场死亡也不奇怪。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当然不敢用自己的脑袋去硬接马木提的这一招金刚拳法。当下嘴角溢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脚下桩法一变,变化成为了金刚锻体的桩法,气血沸腾,同时手中拳头轰然而出……

  体内大日纯阳爆发!

  没有任何技巧,只有心中一座金刚真意。

  王程就是一拳直直地推出,体内庞大的气血爆发,周围就是一股炙热的气浪轰然而出,吹拂的马木提视线都恍惚了一瞬间。

  不过马木提没有退!

  啊……

  他面色闪烁着仇恨和不甘,大喝一声。和王程硬碰硬的对拼了一拳!

  咔嚓……

  当场就是一声脆响传遍所有人的耳朵。

  马木提的手臂骨骼瞬间就被王程巨大的力道击碎,其拳头上凝聚出的形意拳劲道都被击碎,没有任何作用。

  马木提高大的身体没有任何迟疑地朝着后面飞去,甩在冰面上,滑行出了二十多米才停下来,一条胳膊已然是没有了任何知觉,筋骨都被王程打断,面孔有一丝扭曲,仇恨地盯着王程!

  王程保持着出拳的动作,淡淡地说道:“马木提。算你走运。”

  他只是简单的一拳,依靠着纯粹的气血力道来碾压了马木提,这一拳没有任何拳法的影子,就和普通人出手一样。要说有那就是一丝金刚真意。

  如果,他以大地锤法出手,煞劲爆发,马木提或许已经死了!

  所以,他说马木提很走运,他现在乃是初入佛门的金刚。

  空中突然一声呼啸!

  马木峰站在王程身后。猛然冲出两步之后跃起,一脚踢向王程的脑袋而来,厉声喝道:“王程,死!”

  声音呼啸,在周围也是异常的刺耳,可见马木峰的内家实力肯定还在马木提之上。只不过他专修金刚宗内家武学,没有修炼国术拳法,所以没有抱丹,可是实力绝对在普通的抱丹高手之上。

  更重要的是,他这一脚乃是全力!

  脚的力道比拳更重!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体内大日纯阳气血几乎要燃烧起来,没有任何迟疑,脚下一转,再次直接一拳冲向马木峰的脚掌。

  他这一拳也没有任何的拳法技巧,和刚才对马木提出手的一拳一样,就是单纯依靠力道的一拳。

  轰…………

  马木峰一脚踢下来,看到王程和自己硬碰硬,神色还有些喜悦。

  可是,当他的脚掌和王程的拳头碰在一起的时候,神色就是一变,一股巨大沛然到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道袭来。

  他的右脚瞬间就失去了知觉,金刚拳法没有任何作用,也知道了为何刚才马木提面对王程无法招架!

  这力道,大的他不敢相信,也无法想象王程的气血是雄厚到了什么程度!

  咔嚓……

  马木提的小腿骨骼当即就被打断,整个人也倒飞出去,身体在空中无法保持平衡,摔在冰面山直接砸穿了冰层,和他爷爷马继北一样掉入了水中,荡起高高的水柱。

  一个马家高手立即跑过去,跳入水中去救人了,不然以马木峰一条腿骨折的状态,真的不一定能在水中出来!

  王程此刻只感觉到浑身舒爽,就好像麻痒难耐的地方被人给挠了一个畅快一样,气血更加凝练,筋骨更为坚韧。他的眼神看向马家高手,和地上的马木提,淡淡地说道:“还有什么招,都可以施出来。”

  “年轻人,不要如此锋芒毕露!”

  那抱丹后期的马家老者看着王程严肃地说道,一副前辈教育晚辈的姿态。

  王程呵呵一笑,不屑地说道:“老爷子,你们要打家劫舍,就不要装的这么清高,要出手就快点吧。我还是让你们双手……”

  七八个马家抱丹高手都神色难看,他们刚才每人都出手了至少十招,将王程上半身打了一个遍,也是没能将其奈何。

  看王程现在的情况,一丝受伤的迹象都没有。

  呼…………

  那边,马木峰和马继北都从水中钻了出来。

  马继北再次冲向长鹤,大喝道:“所有人都一起出手杀了长鹤。”

  马继北此刻想明白了,长鹤道士才是这场对决的关键。

  击败了长鹤道士,才算是赢,不然就算他们杀了王程,最后也是失败!

  瞬间,十几个马家高手都放弃了王程,和马继北一起,齐齐冲向长鹤而去。

  长鹤道士神色一变,随后镇定下来,毫无惧色,双拳齐出,就将两个马家高手打的飞了出去。

  王程眼神凝实,急忙跨步冲了上去准备帮忙。

  他知道,自己现在凝聚大日纯阳,金刚佛陀和金刚锻体都算是入门,身体再次内外锤炼了一遍,这两门武学都是属于武学奥义一类的顶尖武学,师傅长鹤道士耗费气血强行修炼天罡拳法之后,地煞拳法威力降低,现在也没有自己耐打了!

  也就是,长鹤道士不能抗住这么多高手的攻击,有一定的危险!

  王程没有说话,眼神一扫脚下,发现冰面上到处都是裂痕,只不过冰层太厚,所以才没有全部破碎,可是看情况也是岌岌可危。

  当即,他双脚就是在地上猛然一跺,然后借力跳了出去。

  轰……

  冰面上被他踩的出现了一个洞。

  他双脚着地的瞬间,再次猛然发力,在冰面上再次踩出一个洞。

  如此,周围那些裂缝突然不断地增大。

  长鹤道士两拳打飞了几个马家的高手之后,终究是被马继北和那马家老者偷袭得手,身前身后各自挨了一拳,身形出现了一丝踉跄,面色微红,显然气血受到了冲击,双拳依旧是难敌四手!

  就在这时,长鹤道士看到徒弟王程冲过来所做的事情,他眼睛一亮,双脚在地上一跺,将强大的天罡雷劲在冰面上爆发出来。

  轰…………

  一声轰鸣。

  方圆几十米的冰面上瞬间震荡起来,然后齐齐裂开,所有的冰块都朝着水中落去。

  站在上面的十几个马家高手都站立不稳,猝不及防之下,一起朝着水中落去。

  王程急忙对红雪打了一个口哨,让其回到岸上,聪慧的红雪四蹄发力,在冰面上健步如飞,迅速地回到了岸边,没有掉落水中!

  在水中。

  王程瞬间冲向两个马家抱丹高手,一人给了一拳,击中两人的腹部脏腑要害,将两人打的张嘴惨叫,在水中却是发不出声音,平白耗费了许多气息,吃了很多水,一口鲜血吐出来,染红了天池水!

  长鹤道士也是抓住机会,两拳打的马继北再次招架不出,彻底受了内伤,在水中大口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

  马家诸多高手,被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打的彻底溃败。

  两边在之前也的确不是死敌,所以双方出手都留有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