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龙潭虎穴

第一百九十九章 龙潭虎穴

  (求支持,求票,两更送上!)

  开车的便衣大部分时间都在从后视镜上打量着王程,他是见识过上次王程在警局和吴志新交手的人之一,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安静的少年,一旦动起手来是多么的可怕。【】

  王程神色平静,即使是这一小会儿的时间,他也都不放过,在心中猛虎凝聚,以心有猛虎的呼吸调整心中情绪。

  小小的猛虎蠢蠢欲动!

  王程的眼中精光暗敛。

  便衣也知道时间紧急,所以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二十多公里外的江边,路上闯了两个红灯。王程看到这边的道路已经被封堵了起来,所有车辆都绕道行驶,一辆辆警车将这边都包围了起来,而包围的中心点,就是江边的那栋酒楼,这栋酒楼正是王程上次来过的。

  嗤!

  车子停下来。

  王程刚刚下车,后面也有一辆警车迅速赶过来,停在旁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精神内敛的老者,正是**拳馆的刘武中老爷子。

  多日不见,王程发现刘武中此时精气神更为内敛,气血气息终究是没有以前强势了。上次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就经历了与老道士,以及东星武的比武,对他的消耗很大,以后是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见过刘前辈。”

  王程上前恭敬地抱拳低声道。

  刘武中看着王程,笑容一闪即逝,点点头道:“王程也来了。”他正想问王程为什么来这里。就看到孙清过来了。

  孙清还是一只胳膊挂着绷带。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对刘武中很歉意地道:“刘老前辈,真的是麻烦你了,没想到歹徒竟然要求见您,多谢您体谅。”

  刘武中微微颔首,语气凝重地道:“此子劫持五十余人,就为见我一面,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与我有如此大的仇恨。”

  说着。刘武中抬腿就朝着里面走去。

  孙清急忙拉住了刘武中,有些焦急地道:“刘老,您别这样,他们都有枪,很危险。你和王程在这里待一会儿,我们和他们谈谈,等会儿看他们怎么说。”

  刘武中想了想,停下来,道:“好,你们是公家的人。我只是配合你们。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王程来这里做什么?”

  “那个歹徒我见过,上周我从港岛回来,在机场帮助孙局长抓住了他。没想到,几天前让他在押送的路上跑了,才会有现在的事情,所以歹徒也要求见我,估计是想报复我。”

  王程无奈地低声解释道。

  刘武中微微皱眉,道:“如此记仇!”

  “可不是!”

  王程苦笑着摇头。

  还好,王媛媛没来,他一个人觉得浑身轻松,出现任何情况,他都能任意施展。

  两人当下都没说话,目光看向那酒楼。

  原本热闹非凡的酒楼,此时被一辆辆警车包围,后面靠近江面的位置也被几艘船只包围起来,周围还布置了不少的狙击手。

  酒楼里面显得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

  孙清拿着一个扩音器,站在一辆警车后面,对着里面喊道:“蓝罗,你要叫的人我们叫来了,你说你要做什么。”

  二楼的一扇窗户被推开,出现了蓝罗的身形,手中拿着一杆枪,对着孙清大声喊道:“叫他们过来。”

  孙清立即回绝道:“不可能!”

  蓝罗立即喝道:“那就去死!”

  说着,蓝罗就对着警车开了一枪,砰的一声打碎了车窗玻璃,还好并没有打伤人,随后他又喊道:“一分钟内,让他们两进来,不然我就开始杀人了。”

  随后,窗户被蓝罗关上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孙清顿时面色漆黑,知道自己这方此时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根据情报,歹徒有五六个人,持有重火力,劫持了五十多人质,而且半小时前已经杀了一个。

  “刘武中和王程来了没有?”

  一个身材比孙清矮了半个头,可是却魁梧一些的中年人低声问道。

  此人名叫葛素成,正是来接替吴志新,接手这件案子的高手。

  孙清看向不远处坐在一辆车内的刘武中,以及王程,道:“已经来了,在那边等着。葛队长,我们绝对不能把更多的人质送进去被他们控制,这样只能一直陷入被动。”

  葛素成目光看了看那栋酒楼,转身走向刘武中和王程,语气低沉地道:“这个我有分寸,你到时候听我指挥就好。”

  孙清顿时皱眉,他最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表示他没有了自主权,上次吴志新也是如此。可是他还是必须得执行,当下只能跟在其身后。

  见到刘武中的时候,葛素成的表情立即变了一个样,带着笑容,略微恭敬地道:“晚辈葛素成,见过刘前辈,早就听说过江州刘武中的威名,与杨祐德,长鹤道长齐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刘武中淡淡地道:“葛先生抬举了,我刘某不过一介武夫,会些拳脚功夫而已,不敢与长鹤道长相提并论。歹徒要见我,这次事情说不得也和我刘某有些关系,所以葛先生和孙局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就直接说。”

  葛素成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即笑道:“刘前辈深明大义,晚辈佩服。刚才歹徒的话你们应该听到了,他要求你和这位小兄弟一起进去。”

  刘武中眉心微微一皱,沉声道:“我进去可以,不过要他放人,我进去要换人质出来。”

  孙清沉默不语,神色微微佩服。

  葛素成看向王程,语气瞬间就清冷下来,道:“王程你呢?”

  王程目光和葛素成的视线对视。想看出点什么。点头道:“刘前辈都没问题。我当然也没问题。不过,刘前辈说的有道理,不能歹徒说什么就答应什么,他们要我们进去,自然要用人质来换。”

  葛素成一挥手,道:“好,既然两位都答应了,那我葛某人也不能不做些什么。我就和你们一起进去。会会这几个歹徒,在国外杀人也就算了,还敢来我华夏大地作案,真是找死!”

  说完,葛素成一把从孙清的手中拿过扩音器,对着酒楼就喊道:“蓝罗,我们可以答应你。你要求的刘武中前辈和王程都答应你进去,我和市公安局局长孙清也会一起进去。不过你要放人,我们才会进去,算作交换。不然我们绝对不会答应。”

  砰!

  一颗子弹精准地打在葛素成手臂旁边的车门上,让葛素成身体微微一震。可是却并没有惊慌失措,倒是周围几个便衣稍微惊慌了一下,急忙躲闪了一下。

  孙清面色抽搐了一下,心道怎么把我也算上了?你和我都进去了,谁在外面指挥?

  酒楼二楼的一扇窗户又打开了,不是上次的同一扇,依旧是蓝罗站在那里,大声喊道:“好,我答应了,一个人换一个人,你们四个人马上进来,我们立马放四个人质。”

  葛素成点点头,喝道:“好!”随后转身对后面的一个便衣道:“小锋,你在外面看着,临时指挥这里。别让一个歹徒跑出来,我们现在就进去,如果里面发生枪响,马上就冲进去。”

  小锋是葛素成带来的队员,点头道:“好,队长放心,我们都等你的指示,一有响动绝对马上冲进去,他们谁都跑不掉。”

  葛素成对刘武中以及王程也都点点头,语气郑重地道:“两位,这次麻烦你们了。我知道,以你们的实力,自保绰绰有余。不过,我希望两位能考虑一下里面的人质安危,确保人质安全的情况下,我可以给两位任意行动的权力。就算杀死了所有歹徒,也是我来负责,不去对两位有丝毫责难!”

  王程眉毛颤动了一下,和刘武中对视一眼,两人都知道,他们是被迫上了葛素成的贼船了。葛素成带着他们两和孙清进去,不是去交涉的,而是去杀人的。至于为何带上孙清,带上一个伤员,是为了消除对方的戒心,关键时刻才会有动手的机会。

  蓝罗肯定是了解刘武中的实力的,上次他也见过王程的身手,所以不会对这两位掉以轻心,更不会对葛素成轻视。要是只有他们三人进去,只怕他们会时刻戒备。有孙清这个伤员在,就会给他们一些轻松的心理。

  葛素成低声道:“孙局长,你走最前面,和他们讲话。”

  孙清闻言点点头,知道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必须要发射出去。当下他就走了出去,将腰间的配枪当众拿了出来放在车顶上,高举双手,大声喊道:“蓝罗,不要开枪,我们过来了。”

  窗户上,一个黑影驾着一把狙击枪对准了这边,让孙清浑身都渗出一层虚汗,脚下也有些发虚,坚持着脉动脚步,一步步走了出去。

  在孙清的后面,葛素成和刘武中,以及王程,也都举着双手慢慢地走了过去,三人时刻注意着那十几扇窗户的动静,一旦有人开枪,他们立即就会有动作。因为他们谁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上百警察的眼睛都看着这四人,尤其是那少年和老者,他们都知道这两人是被歹徒强行要求去的,很多警察都担心他们会一去不复返。半个多小时前,歹徒很干脆果断的就杀了一个人质,此时尸体还在那窗户下面。让他们都知道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这些歹徒绝对是心狠手辣,说杀人就杀人的。

  砰!

  酒店的大门被推开了。

  两个带着墨镜,蒙着嘴巴的黑衣大汉手中拿着两把冲锋枪,分别藏在两扇的后面,没有露出身形在外面,用枪指着四个人质,呵斥道:“出去!”

  四个人质三男一女,都是惊恐不已,看穿着都是非富即贵,此时慌张地从门口就跑了出去。路过孙清四人身边的时候。对将他们换出去的四个人看也没有看一眼。发疯般的朝着外面跑出去。

  两个大汉用枪口对准孙清和王程四人。沉声喝道:“走快点。”

  孙清额头冒出汗珠,他在警务系统做了十五年,可是很少冲锋陷阵,这是第一次面对如此阵仗,真的很紧张,当下就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大门。

  后面,王程。葛素成,以及刘武中也都跟着走了进去。

  两个黑衣大汉的枪口时刻都对准了刘武中和葛素成,以及王程,一刻也不敢放松,都不敢分心去开门,让另外一个旁边的人将大门关上了。

  大厅内的光线顿时变得有些暗,因为所有门窗都关上了,也没开灯。

  不过,王程能看到大厅中央的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几十个人质都蹲在这里。双手抱着头,都不敢动。此时看到王程等人进来。一双双眼睛抬起来,或是好奇,或是惊恐,或是祈求,或是怨恨地看着王程几人。

  有些人会想,要换人质救人,为什么不多换几个,被他们也换出去?

  谁都是怕死的。

  王程的眼神扫过,顿时微微一凝,因为他看到了三双眼睛,也看到了三个人的面孔。这三人正是上午才在唐家见过的宋元明,莫白松,以及江才三人。

  从唐家离开,他们说去玩儿,来到江边酒楼一边吃饭一边看风景,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三人蹲在靠近中间楼梯的地方,没有多少惊恐惧怕,郁闷居多。而他们看到王程的时候,都是眼神震惊诧异,他们没想到,歹徒竟然真的把王程叫来了,并且王程也真的甘愿走进这里。现在这里说是龙潭虎穴都不为过,谁来都有丧命的危险。

  王程对三人微微点头,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就转头看向周围的环境。

  宋元明三人都楞了一下,心中疑惑,心道你们就来了四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老家伙,一个是伤员,王程也不过十几岁。看起来好像就那个矮个子大汉有些战斗力,能干什么?还能救了他们不成?

  他们不相信,觉得人生黯淡,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天。

  王程看到门口有两个手持冲锋枪的歹徒,大厅中央一个,楼上两个歹徒,楼梯上一个。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加上从楼上一个房间内走出来的蓝罗,正好七个人,比孙清情报当中多一个。

  蓝罗手中端了一盘子食物,一边吃,一边走下楼梯,将一块鸡骨头随意丢下去,被砸到的人也不敢说话。

  “王程,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吧?”

  蓝罗一边走,一边吃东西,开口对王程笑着说道:“我叫你来,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杀你。当然,如果我活着离开了,你肯定要死。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还活着。”

  王程点点头,平静地道:“不错,你还活着。”

  “那天你抓了我,如何?”

  蓝罗淡淡地问道。

  王程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有时候,你不要去插手不相干的事情。”

  蓝罗语气低沉地说道。

  “你要杀我,也和我不相干?”

  王程心中好笑地反问道。

  蓝罗一挥手,一只鸡腿就扔了过来,另外六个人手中的枪口也都对准了王程,不让王程等人动一下!

  啪,还带着热气的鸡腿砸在了王程的肩膀上,王程没有躲,双眼依旧平静地看向蓝罗。

  蓝罗笑道:“看,你都不敢躲。所以,我说是,那就是;我打你,你不躲;我要杀你,那你就让我杀,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反抗呢?为什么要制造出这么多事情呢?平白的让这些无辜的人都变成了我的人质。你说是不是?”

  王程没说话,因为他知道和此人理论是自找苦吃,这家伙是无法理喻的。

  蓝罗看王程没说话,笑容收敛起来,目光落在刘武中的身上,语气瞬间变得有些狰狞地道:“刘武中?你没想到还能见到我吧?”

  刘武中走上前了一步,左右两个大汉差点就开枪了,可是看到蓝罗没点头,他们才忍住了,手指也颤抖了一下。

  “原来是你,张家的小子!”

  刘武中看着蓝罗,道:“当年你们几兄弟跑了出去,没想到你做起了杀人的买卖,倒是附和你们家的传统,你这次回来是专门来杀我的?”

  “当然,我不杀你,我父母如何瞑目?我张家十三条人命如何瞑目?”

  蓝罗对着刘武中大声地吼道,手中拿出一把手枪,砰的一声对着刘武中的脚下就是一枪,打在地上,弹射出一团尘土。

  “我在国外出生入死十几年,几次都差点真的死掉。但是我想到你还活着,我就坚持了下来,我告诉我,一定要回来亲手杀了你,我一定要死在你后面!”

  蓝罗一字一顿地对着刘武中沉声说道:“你说吧,还有什么遗言?”

  刘武中面色很平静,淡淡地道:“你们张家几口,死于自己的贪念。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

  “对,所以现在也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蓝罗神色激动,手中的手枪对准刘武中,手指颤抖,就要开枪!

  周围几个持枪的大汉,以及场中的几十个人质,都被他们的对话吸引过去了。

  王程和葛素成都知道,不能等了,再等一下,蓝罗真的会开枪杀了刘武中,此时也是一个机会。

  “动手,尽量保护人质。”

  葛素成低声喝道,随后整个人瞬间朝着后面两个持枪的大汉一步冲上去。

  王程和刘武中也是瞬间动了。

  刘武中老当益壮,一步跨出,一把抓向举枪对着他的蓝罗。而王程,则是迈开步伐,冲向站在楼梯口的大汉,此时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知道不能出丝毫差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