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道士一辈子的坚持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道士一辈子的坚持

  (求票,求支持!求所有支持!第二更送上呀……每天两更,没有奖励吗?)

  几辆省城的车停在唐家别墅门口,应该是来了省城的客人。【】=可是唐强民和唐强山兄弟两还是亲自来门口迎接王程,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和现在的情况而改变对王程的态度。

  “王程,又麻烦你跑了一趟,老爷子早上就在念叨你了,呵呵。”

  唐强民笑呵呵地说道。

  王程笑道:“唐老是希望早点好起来。”

  “老爷子知道得靠你,呵呵,快进来。”

  唐强山也笑着说道。

  几人进入唐家别墅的客厅,今天唐家三兄妹的老三唐楠倒是没有来。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是别家的人了,唐老病情稳定之后,她来的就少了许多。

  客厅当中,已经坐着几个人。唐老坐在中央,下面还有三个年轻人,和两个中年人,其中就有王程认识的宋元明。

  此时的宋元明比上次更为稳重了许多,不再是花花公子的打扮了,穿着商务西装,面上有些自信的笑容。宋元明旁边也是两个年轻人,也都是面色随意,在唐书记家,面对着唐老没有丝毫的紧张,一看就是出生在权贵家族的弟子。

  另外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也是王程认识的,正是宋元明的叔叔宋长河。

  “呵呵,王程来了。”

  宋元明看到王程,立即露出了笑容,道:“多谢你上次救了我呀。要不是你。我估计身体都垮了。”

  经过时间的推移。宋元明才知道当初王程的话对他有多重要,说是救了他一命真的不为过。

  “宋先生这么说就言重了,我不过是说了两句话罢了,可没有做什么。看你最近去省城发展了,气色这么好,应该是有好事吧?”

  王程对唐老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对宋元明笑着说道。

  唐老对王程道:“王程来了就随便坐,在我们家你别拘谨。就当是自己家,千万别见外,不然就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王程急忙笑道:“唐老你这话我可担待不起。”

  “呵呵,你肯定担待得起。”

  唐老肯定地说道。

  王程不置可否,拉着王媛媛随意坐下来。

  宋元明笑道:“王程,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在省城的朋友,一位是莫白松,一位是江才,这是我叔叔。你认识的,这位是我叔叔的朋友。张先生!”

  王程对几人都是微微点头,微笑致意,并没有说什么。

  而莫白松和江才对此有些皱眉,不过也没有多说,看王程对他们不感冒,他们也对王程很冷淡的点点头就过去了。

  王程其实不想和宋元明这些二代们有过多的交集,上次提醒宋元明,也是因为当时因缘际会,当下就对唐老说道:“唐老,我们上去给你看看吧,今天我还有些事,早点给你治疗了最好。”

  唐老也是答应下来,他也不想在这里看人家说什么,想早点治好了可以双脚下地走路,立即说道:“好,我们上去。”

  唐乐乐急忙推着爷爷的轮椅就朝着楼上走去,王程对宋元明几人点点头,也拉着王媛媛走了上去。

  莫白松和江才都有些惊异地看着王程的背影,眼神疑惑。莫白松对唐强民直接问道:“唐叔叔,这位小兄弟是医生?给唐老治病的?唐老的病专家组不是都没招吗?听说你们从京城请来了一位中医,最后也没治好?”

  莫白松是省委大院的,知道唐老这样的老一辈革命人士的情况,所以此时很是惊奇,怎么专家组和名医都不能治的中风半身不遂,却被一个不知道的少年治疗了?

  唐强民笑道:“王程是我们江州本地的,在医术方面很厉害。给我爸治疗了两次,效果非常的好,我爸也很欣赏他,就让他留下来了。”

  不愧是市委书记,这话说的很有门道,对王程的医术没有过多的描述。

  莫白松恍然了一下,奇怪地道:“那他能治好吗?别给唐老治出更多的毛病了,那样可就苦了唐老了。”

  江才也是严肃地道:“不错,唐老是我们的前辈,我父亲还经常提起。别让他身体变糟了,我看还是请省城的专家医疗组来看看吧。”

  宋元明笑道:“你们可是想多了,难道两位唐叔叔还没有你们关心唐老的身体?”

  两人也是瞬间恍然,的确,他们是有些想多了,可是那为何会让一个少年来给唐老治疗?不由地对唐强民兄弟两讪讪一笑。

  宋元明继续道:“这位王程,可不是一般人,你们知道就好,不要说出去,也不要冒犯,和他做朋友会有好处。刚才我可不是说笑的,他前段时间还救过我一命,不然我现在可能走路都要喘气。”

  “这么厉害?唐老的病他真的能治?”

  听了宋元明的话,江才不敢相信地问道。他看王程最多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这样的年纪就开始行医治病了?

  历来也没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吧?如此年纪,一般都是刚拜入师门,抓药都不会。

  莫白松也不相信的样子。

  唐强山开口道:“呵呵,两位的确多虑了。王程的医术很高的,家父经过他的治疗,已经好了许多,再过半个月左右,就能下床走路了。”

  “真的能下床走路?”

  莫白松皱眉问道。

  中风导致的半身不遂,也能治好?多少老人家中风之后,只能躺在床上,或者坐着轮椅?

  唐强民很有威信地点头道:“不错,是真的。好了,不说王程的事情了。还是说说你们的事吧。”

  宋长河点点头。刚才他一直没插嘴。但是其实他今天才是这里的主角之一。因为随着宋长江调到省城的原因,宋家的整个家族势力也开始向省城发展了。所以他要将江州市的一些资产卖掉,调动更多的资源去省城建立基业,把宋家的产业以省城为核心。

  张先生,就是给莫白松和江才打理资产的经理人。这次来就是想收购宋长河在江州市的一些资产,代价就是一些现金和省城的一些资产。

  当然,莫白松和江才肯定要占一些便宜才会换。不过,他们更多的也是为了拉拢宋元明和其背后的省城市长宋长江。

  这些都是暗中的权和钱。权和权之间的交易。

  唐强民本能的有些反感,可是这就是大环境,他只能见证一下,以后减少麻烦,不要引进一些恶性资产。经过他的调查,莫白松和江才还算是正常,不是恶名在外的纨绔子弟。他们只是碍于身份不能自己出面,所以才找了经理人。其实他们自己都有不错的商业才能,几年的时间在省城的资产不下二十亿,基本上都是靠他们自己发展起来的。很少利用父辈的权力,最多借用一下名头。

  如此。唐强民才同意了这次交易,也算是给江州引进了一笔投资。

  楼上。

  王程再次给唐老针灸了一次,这次治疗持续的时间比上次更长一些。因为王程最近不断的练武和研究典籍,对医术和人体的了解更为的透彻了许多。治疗起来,手段也更高明,效果好了许多,时间自然就更长。

  治疗完毕,此时唐老很舒服的躺在床上,面色肌肉激动的微微颤抖,因为他此时真正的感觉到了双腿的存在,不像上次只是偶尔能感觉到。

  就是说明,他已经算是彻底好了,脑部的神经已经恢复了。剩下的就是恢复性的治疗和训练,每天多坚持运动,让双腿的肌肉和神经慢慢恢复起来,最多一个月左右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好,好,好!”

  唐老看着王程激动地说了三个好,道:“王程,你的医术真的很厉害,多谢你救了我这双腿,也等于是救了我这条老命。”

  王程收起玉针,笑道:“唐老如此说,可是要赶我走了。咱们说好了,我治病,你给钱,就是一次交易,一手钱,一手货,完事儿了就是钱货两清,谁都不欠谁的。这次的治疗效果的确不错,明天开始,唐老就可以尝试下床锻炼走路了。下周我再来治疗一次,给您的治疗就彻底结束了。”

  如此说着,王程自己也松了口气。他手中的几个病号,终于是好了一个,每周也是少了一份差事。

  “不,这不一样。如果金钱可以买回两条腿的话,谁都愿意,只有你有这个本事。”

  唐老坐起来,严肃地道:“所以,王程,你对我的大恩,老头子我记在心里。我知道你师傅和牛队有些矛盾,我会帮忙在其中斡旋调节一下,毕竟以前都是一个战场的队友,没有什么说不开的。”

  王程听到牛大海的事,就是微微皱眉。他知道,牛大海和师傅长鹤之间的恩怨不是那么简单的,也不是可以用简单的是非对错能分辨的。所以,他一直都不想去追究,以后碰到了,看实际情况再说。

  师傅活的好好的就行,老一辈都不计较了,他这个晚辈也就不去制造是非了。

  “哦?唐老,你和牛大海到底是什么关系?牛大海和我师傅又是什么关系?你和我师傅又是什么关系?”

  听了唐老的话,王程还是好奇地一下子问出了关键。

  唐老楞了一下,随后表情再次凝重起来,也没有对唐乐乐和王媛媛避讳,语气有些缅怀地对王程说道:“这都是几十件,经历了几代人的事情。当年牛队和你师傅长鹤道长是一个队伍的,不过牛队是收编的,也就是投降过来的,还是因为被长鹤道长打败所以才被收编的。这就是他们的关系,也因为这个,他们斗了一辈子,基本上都是牛队输。”

  “算起来,我是他们的小辈,你是长鹤道长的弟子。其实我和你也是同辈。呵呵!”

  这话听的唐乐乐就是面色漆黑。王程这小子和自己的爷爷同辈。自己岂不是要叫王程王爷爷?

  想到这个,唐乐乐就不想听了,因为不听就能不知道,可是她现在还不能走。

  王程没有插话,安静地继续听唐老说道:“我是牛队手下的,是他的队员,所以牛队一直都是我的上司,一直到二十年前的战争结束。我才回到地方。不过,我当时实力一般,最多算是战士,算不上高手,跟他们学过几下拳脚功夫,也是不得要领。至于我和你师傅长鹤道长的关系倒是一般,就是见过几次,不过我很佩服道长的为人,一直想上山去拜访,也没有机会。”

  几人都知道。唐老不是没机会,而是不方便去。不然都在江州。就相隔三四十公里的路程,几十年来都没机会去?鬼都不相信!

  王程好奇地问道:“我师傅为人如何?”

  唐老眼神放射光晕,想起一些事情,郑重地道:“长鹤道长如松鹤苍柏,顶天立地,一生心中坦荡,行事刚正不阿。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不会说长鹤道长的不是。就算是牛队一直与道长不和,也只是因为当初的事情,道长的行事和为人,牛队也很佩服。”

  王程点点头,这倒是和他心中的老道士差不多,他也看出了自己的师傅是这样的性格,还稍微有些迂腐,这是老一辈的通病,几乎谁都不能免俗。不过,王程说道:“牛大海也很让我佩服,几十年来脚踏实地,双脚走遍中华大地。”

  唐老呵呵一笑,目光看着王程,道:“那你知道牛队为何如此做?”

  王程疑惑的摇头,表示不知道,难道还有什么秘密?

  唐老问道:“那你见过你师傅坐过车吗?”

  王程心中一震,瞬间明白过来,震惊地道:“唐老是说,牛大海是向我师傅学习的?”

  唐老点点头,神色很是佩服地道:“不错,你师傅长鹤道长从我年轻认识他的时候,就不曾见过他双脚离开大地。我听别人说过,长鹤道长一辈子都都不曾双脚离地,不管是以前牛马车的年代,还是后来火车飞机的年代,他都是如此坚持,所以实力高深莫测。牛队后来也学习了这种风格,几十年来,也得到了许多好处,实力大进。”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王程心中震撼,一瞬间,如醍醐灌顶一般,许多心中的疑惑都明白过来。为何他每次看老道士都是如此的厚重,好像老道士和整个大地都融为一体一般?他当时只是以为这是老道士练拳的特殊效果,练到高深处自然而然就有的,因为下班够稳,气血足够强大。

  现在看来,这不是练拳自然有的,而是老道士坚持了一辈子脚踏实地,和大地培养出的一种自然的默契。

  “多谢唐老指点。”

  王程急忙起身恭敬地说道。

  这虽然只是一句话,看似说的也是老道士的一种坚持了一辈子的习惯。可是王程却是看到了地煞拳法的核心奥秘,那就是大地,和他之前领悟的大地奥秘也是如出一辙。这更加坚定了他以如此道路走下去的决心。

  老道士一辈子行走在大地,那他行不行呢?

  王程瞬间冒出了这个念头,可是随即就是摇头。当年老道士是到处跑着打仗杀敌,而且当时国家情况也不好,没有那么多飞机火车来运输,大部分时间其实就是在以双脚赶路,打起来也是在局部地区来回移动。所以,以老道士的脚下速度,的确是可以以双脚行走中华大地,也不会耽误事情。

  后来的牛大海,以双脚行走大地,也是在一些特定的地点来回走动,处理重要的事情,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京城,所以也可以如此做到几十年。

  可是王程不行,就比如说他明天要去港岛,难道要走过去?那就算是全速跑步,一个来回他也要五六天甚至一周的时间,大大的超过了他的预算,因为周三他还要回来参加学校的考试。要想得到学校的特权,他就必须要参加考试拿到高分,所以这个不能缺席。

  而且,以后去其他地方,也肯定是要短时间内来回,也是不太可能实现双脚时刻踩着大地。这让王程有些遗憾,又有些郁闷。

  唐老摇头,开口道:“不必谢我,王程,我知道你是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希望你以后莫要让道长失望,也不要让我失望。”

  王程收回心思,笑道:“失望什么?我不过是一个练武之人,我只要将我武圣山一脉武学传承下去,就可以了。”

  唐老摇摇头,没有多说,只是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我谨守我本心就可。”

  王程也是平静地说道。

  “谨守本心,就说明有心,那必定有情,随之而来的就是牵绊,就会身不由己。”

  唐老也是淡淡地说着,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除非你遁入空门,否则,不可能摆脱一切牵绊。”

  “而且,即使是现在的佛门少林,也是和俗世有很深的纠葛。”

  王程想到了悟信和尚,微微皱眉,当下不再多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