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吴志新求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吴志新求医

  (求票,求票,求票,求票,求票……求支持……求打赏……求一切支持……谢谢……今天还是两更,十二点之前还会有一更……)

  清晨。【】

  京城内一所四合院门口站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吴志新。

  吴志新已经在这里恭敬地等候了足足一个早上,现在终于被叫了进去。在京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居住一所四合院,绝对是非富即贵。

  随着一个中年人,吴志新老老实实跟在其后面,低声问道:“高先生已经起来了?”

  中年人点点头,态度随意地道:“嗯,先生已经起来半小时了,刚刚打完太极拳。昨天牛局长和先生打好招呼了,所以今天早上先生专门在等你。”

  吴志新微笑道:“原来如此。”

  吴志新要见的这位高先生,名叫高森,是京城最有名的几位中医之一,享受紫禁城津贴待遇,多为紫禁城内部服务的御医之一。

  或许在普通人的圈子里,高森的名字没人听过。可是在顶级权贵的圈子里,高森是很多人巴结的对象。其一手医术几次治疗了西医无法医治的疾病,是国内中医圈子的代表人物之一。其最在行的就是一手诊脉和开方的手段,其次对针灸和正骨也有很深的研究,乃是顶级国手。

  吴志新以前是没机会接触高森的,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昨天从江州连夜回来,见了京城的孙毅云,因为他以前帮过孙毅云的一个忙,所以这次想让孙毅云还自己一个人情,帮自己治伤。

  可是,孙毅云根本对王程的独门封穴截脉手法毫无头绪。所以无法治疗。吴志新又求了几个一般的中医,这几个中医对此这种手法更是听都没听过。最后,吴志新没辙。还去军区大医院检查了一下,科学的检查结果是身体毫无病症。很健康。

  对此,吴志新很想把那一堆据说花费了数千万美元进口的机器全部砸掉,老子都要死了,你们竟然说我很健康?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吴志新还是去找了他的顶头上司牛大海。牛大海听了情况,得知是王程的手法,他对王程的印象极为深刻,没想到王程竟然还会医术。牛大海亲自检查了吴志新的情况之后。就求高森帮忙,因为他知道这种伤势,只有高森这种顶级御医或许才有办法。

  如此走了一大圈。

  吴志新一大清早,天还未亮就乖乖地来到了高森居住的四合院。来了也不敢放肆随意进入,静静地在门口等候了两小时,得到允许之后才走进来。

  中年人吴志新也认识,以前还是他的同事,只是后来被调走了,此时算是高森的专职保镖和秘书一类的人。

  两人来到中间厅堂,一位身形微微消瘦。精神清爽的老者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在慢慢的喝茶。中年人走到门口就没进来,吴志新一个人走了进来。恭敬地对老者抱拳道:“晚辈吴志新见过高先生。”

  “老牛可还好?”

  高森轻轻地抿了两口茶水的清香,对吴志新淡淡地问道。

  吴志新低声道:“牛局长前段时间去了江州,刚刚回到京城在修养。”

  高森听了,顿时露出一丝微笑,略微摇头道:“这老家伙,老了也还是放不下,去江州他必定吃亏,武圣山的老道士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三十年前我去拜山,想要入上山道观见识一下他们的内部典籍。都被驱逐了出来。”

  吴志新笑道:“与先生交恶,那是他们的损失。”

  “呵呵。这肯定是我的损失,他们有何损失?他们又不会有求于我。早就听说武圣山藏鼎观有自己的道藏。收藏了从战国时期到现在的许多典籍,天文地理,人文武学,药石针灸,无所不包。可惜当年没能入内一观。武圣山武学,我当年也研究过,即便是少林和武当这等同样传承悠久的武学流派,在气血搬运方面,都远远不如。长鹤只是修炼地煞一门拳法,就立于不败之地,传闻其上还有两门更为厉害的拳法。”

  高森微笑道:“我敢说,你们牛局长这次去江州必定吃了大亏,而你也是刚从江州回来,难道你也去找长鹤道士的麻烦了?你应该不会如此不智吧?以你小子的手段,长鹤一拳就能让你变成肉饼。”

  吴志新面色微微尴尬,不敢抬头,低着头说道:“高先生果然见多识广,我们牛局长的确去拜访了长鹤道长,具体情况不知道。而我去江州是因为有任务,本想去拜访一下长鹤道长,转达牛局长的话,可惜没能去山上。因为我在山下就被长鹤道长的徒弟拦截下来,此人还甚为年幼,可是却很嚣张跋扈。得知我是牛局长派来的,对我抱有仇恨,根本不允许我上山,并且依仗偷袭,多人一起打伤与我,在我身上留下独门封穴截脉的手法。”

  “我连夜回京城,多方寻医,也没有效果。牛局长这才求到先生这里,还请先生救我。那长鹤道长的弟子扬言说,这乃是他的独门手法,天下间除了他谁都不能治好。”

  这一番话包括了诸多信息,经过吴志新的‘艺术’加工,顿时将王程描述成了一个混世魔王,他成为了无辜受害者。

  还用王程的话来激将高森。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心机很深。

  高森听了这番话,红润的面色微微皱眉,对吴志新的话并没有评断,而是挥手道:“牛大海与长鹤的恩怨,我不想多管。不过,长鹤道长的徒弟还有出色的医术?封穴截脉的手法,一般的杏林中人可无法施展,过来让我看看。”

  吴志新面色装作很凄惨的样子,上前来将手腕递给高森,知道自己刚才说了太多的话了,当下保持了安静,免得引起高森的反感。

  高森也是安静地给吴志新把脉。摸到脉象的一瞬间,他的眉头立即再次皱了起来,眼神疑惑。又把了吴志新的另一只手的脉搏,眉头立即皱的更加的紧了。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你脉象上的变化,因为你脉象看起来是正常的。这老道士的弟子果然手段不一般,只有你气血运行的时候,脉象才会变化,现在你调节一下呼吸,让我看看。”

  高森面色严肃地说道,眼神之中闪烁着精光,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异样的味道。似乎发现了很感兴趣的东西,透露出一股求知欲。

  吴志新闻言,知道高森的厉害,当下以形意拳的呼吸法门来调节呼吸,运转气血,瞬间就感觉到了胸腹之间的几处大穴的刺痛,甚至波及到心脉上,强行搬运气血的话,心脉似乎要断裂一般的,整个人浑身都抽搐了一下。急忙停止了气血搬运,才稍微好了点,可是那种刺痛还是让他心悸。急忙看向高森,希望他能治好。

  高森双手握着吴志新的两只手的脉搏,刚才经过吴志新的气血变化,瞬间感应到了其内在的脉象变化,以及气血变化,眉头都皱在一起了,开口缓缓地道:“好手段,小吴,你这是把人家得罪很了?不然。如何会给你留下这么狠的封穴截脉手法?如此手法,让你不能习武。年纪大了,会伤及心脉。情绪激动就会有暴毙的危险。”

  吴志新心中大惊,没想到这么严重,急忙喊冤,道:“高先生,我可是冤枉。当时我想上山拜访长鹤前辈,可是他的徒弟得知我是牛局长的人,直接就对我动手了,而且实力不弱,还有几个人一起,我根本不是对手。”

  “这些我不想知道,也不想追究,我不过是看在牛大海的面子上给你看个病。你这个伤,我倒是能治。”

  高森语气平静地说道,看到吴志新双眼放光,很是兴奋,再次开口道:“不过,这个过程就有些长了,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都有可能。这需要慢慢的疏导气血,一点点打通穴位筋脉。我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手法,所以我是用笨办法来一点点的磨,速度只能如此了。”

  吴志新顿时面色难看起来,最快都要三五年?

  他的气血凝滞三五年之后,即使恢复了,他还能练武吗?只怕已经废了一半了吧,就算再花几年时间恢复了气血,这一辈子也再也难有寸进了吧?

  这几乎就等于是废了他的前程。

  如果慢一些,花费十年才治好,那他只能当一个普通人了,实力想恢复都不可能了。

  这让他如何甘心?

  吴志新苦涩的开口道:“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高森面色平静,端起茶杯来又轻轻抿了一口,微微摇头,语气很淡然地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天下间,除了我和给你留下伤势的本人,能给你治疗的不超过三人。你如果嫌我慢,可以去找他们试试,或许他们有更好的办法,以牛局长的面子,可能也能请得动。”

  行医一辈子,高森早就看透了这其中的江湖纷争,如果可以,他还真的不想牵涉进去。牛大海和长鹤道士乃是武术界的两大顶尖高手之一,得罪了谁都不是好事。

  而且,他高森一辈子见人无数,岂会被吴志新的几句话就诓骗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吴志新说话躲闪,没有几句是实话。那长鹤道士的弟子的医术可不是吴志新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凭这几手封穴截脉的手法,高森就想与其探讨一番,其中有些东西是他都想要学习的。他终究不是高深的内家武者,能经过自身的气血搬运对身体了解的极为透彻,人体内有许多奥秘,他都不知道。

  但是,高森能看出,给吴志新封穴截脉的这位高手,对人体内部的了解已经达到了很高深透彻的地步。

  只怕,全世界都少有人及。

  吴志新纠结了一下,肯定不会愿意接受三年到十年的治疗过程,抱拳对高森道:“多谢高先生给在下诊治,我回去与局长商议一下,再给先生回复,还望先生见谅,实在是事关重大。”

  高森点点头。道:“如此也可,那你去吧,代我向牛大海问好。”

  “好的。先生,我一定将先生的问候带给局长。”

  吴志新说完。就恭敬地转身离开了。

  那中年人没有送吴志新出去,目送其离开之后,来到高森面前,低声道:“高先生,吴志新的话有几分可信?”

  高森呵呵轻声笑了笑,道:“小赵,你把他所说的人物描述都去掉,剩下的部分就有五分可信。”

  中年人被叫小赵。也不以为意,琢磨了一下刚才吴志新的话,笑道:“先生是说,牛大海肯定去了江州和长鹤道长见面了,可能吃了小亏。吴志新去江州也是有意想找麻烦,可能是他故意为难长鹤道长的徒弟,最后反倒是吃了亏?”

  高森轻轻点头,道:“不错,应该就是如此了。”

  “这吴志新当年就喜欢钻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可惜这家伙还有一副练武的资质,行事也干脆狠辣。得到了牛局长的重用。我当年也被这家伙诓骗过,还是高先生慧眼如炬,一眼就看透了此人。”

  小赵佩服地说道。

  “高深莫测是人心,我比你多活了四十年,只是经验多,算不得什么本事。那给吴志新留下伤势的长鹤的弟子,倒是真本事,长鹤隐居几十年,最终如愿收下了佳徒。而且。吴志新给我说了一通谎话,我也礼尚往来了一回。呵呵!”

  高森很得意地笑了笑。

  小赵楞了一下,随后恍然道:“先生是说。吴志新的伤势,你不能治?所谓三年到十年的治疗时间,只是敷衍他的,你料定他不会再来?长鹤道长,我当年见过一次,是一位很值得尊重的前辈。”

  “自然。他野心极大,肯定不会想浪费十年时间,必定不会让我给他治疗。长鹤行事光明磊落,刚正不阿,自然让人尊重。当年那些人想故意刁难长鹤,也是找不到由头,只能任由其隐居江州,只是他收下的这位弟子给吴志新留下如此狠辣的伤势,只怕性格很是刚硬,如果不收敛一些,容易吃亏,毕竟过刚易折。”

  高森点头,自信地说道。

  “那长鹤弟子给吴志新留下的伤势,您到底能不能治?”

  小赵好奇地道。他见过高森给不少高官权贵治病,几乎没什么病是他不能治的,除非是癌症一类的世界性难题,一般的疑难杂症,基本上就是药到病除。

  高森面色凝重起来,摇了摇头,道:“不能!那位说的话很自信,这是他的独门手法,其他人强行去治疗,只怕会适得其反,稍不注意就会让吴志新彻底废掉。”

  小赵顿时浑身一震,眼神有些不可思议,武圣山的长鹤道长可不是以医术著称的,他的弟子为何会有如此厉害的手段?让顶级御医高森都束手无策?几乎废掉了一位顶级高手?

  高森不想再纠结这些,起身道:“走,去紫禁城,见见首长。”

  小赵急忙点头,转身去招呼专车。

  王程最近又过上了两天很享受的安逸生活,和小姑娘王媛媛一起上课下课,吃饭练拳,简单安逸,又有追求。

  到了周末,去唐家给唐老例行治病。可惜马上就是周一,他又要去港岛给霍白星以及何家盛治疗了,这次还多了一个黄德林,以及上次答应韩时非的一个和黄德林有类似伤势的病人。

  如此一想,王程倒是有些后悔答应了这么多病人,让他每周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奔波。

  唐乐乐开着车,从后视镜上看到王程一下子有些愁眉苦脸的,笑道:“王程怎么了?皱眉头干什么?”

  王程看向前面开车的唐乐乐,露出笑容,道:“没什么,就是想到明天要去港岛。我想让媛媛留在江州,乐乐姐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她?”

  旁边的王媛媛急忙紧紧地抱着哥哥王程的手臂,扭了扭小蛮腰,大声道:“我不,我不要一个人在家里,我要和你一起去。”

  唐乐乐本来还挺高兴的,她一直想和王媛媛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打好关系,也能和王程拉近关系,可是听到王媛媛的话,她顿时知道估计没戏,还是劝说道:“媛媛,你哥去港岛是有事要忙的,可能带上你不方便。”

  王媛媛瞪了唐乐乐一眼,道:“我又没有给我哥找麻烦,为什么不方便?”说完,转头看向王程,道:“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不要我了?是不是嫌弃我累赘麻烦,想丢下我?”

  这丫头!

  王程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搂着小姑娘的脑袋,笑道:“怎么会,只是我觉得你老跟着我跑来跑去,会很累。所以想让你留下来休息一下,调整心情,和学校的同学多玩玩,过两星期我再带你一起,好不好?”

  王媛媛瘪瘪嘴,道:“不好,我要和你一起去。”

  唐乐乐也摇摇头,觉得这丫头太黏王程了,不是好事。

  王程皱着眉头,道:“可是你这两天状态不好。”

  王媛媛辩解道:“哪里不好了?我吃的这么多,睡觉也很好,天天还和你一起练拳,我很好。”

  “好好好,那我带着你就是了,怕了你了。”

  王程无奈地投降了。他虽然脾气硬,可是王媛媛一味的要跟着,粘着他,他也真的不能把这丫头怎么样,还能挣的打她骂她不成?只能慢慢来。

  唐乐乐开着车子一路来到唐家别墅,别墅门口停着几辆车,看车牌,都是省城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