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地的奥秘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地的奥秘

  (呀,两更来晚了……抱歉,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呀……求票,求票,求票……)

  在王程家里。》.

  王横江有些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不太敢说话。因为上次他带着文家的人过来,王程一直没和他说什么,让他心中忐忑,害怕王程对此会不高兴,给王程找了麻烦事。

  文城桦和文城琳兄妹两这次也是态度很恭敬,不敢太随意,更不敢放肆。倒是只有小姑娘文欣一双大眼睛时不时地在王程的身上转悠,看着给他们倒茶的王媛媛,眼神有些羡慕。

  “王程,是这样,我们这次冒昧前排,最重要的是想谢谢你。我们都相信你能治好小欣,诊费我们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具体的治疗费用,你提出来,我们都会满足你。”

  文城桦端着王媛媛倒的茶水,对坐在面前的王程郑重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对诊费的事情没说什么,然后朝着文欣挥挥手,道:“我先看看情况,小欣过来我给你把把脉,再看看脸上的伤势。”

  文欣眼神雀跃,起身就来到王程身前,将小手递给王程。

  王程握着手腕,文欣的脉象上还是很正常的。他上次的行针效果很明显,气血集中在了脸部血脉,很活跃。此时还是保持着这样的情况,至少能延续到月底,到第二次治疗。

  在几人的紧张注视下,王程轻轻地揭开了文欣脸上的面纱,看到红红的疤痕,他的眼神依旧平静。丝毫不以为意。轻轻地用手触摸了几处脸部穴位。和文欣明亮的眼神对视着,低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文欣顿时不敢和王程对视,她自从受伤开始,就感受过许多异样的目光,微微移开目光,低声道:“感觉有些痒。”

  “嗯,这就对了,千万别去挠。要忍住,知道吗?”

  王程对文欣态度比较温和,声音都柔和了许多。毕竟是一个和王媛媛差不多的小姑娘,还遭遇如此悲惨的事情,他也是动了恻隐之心。

  文欣点点头,抬头看着王程的眼神,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和歧视,心中也是有些感动,声音坚定地道:“嗯,我都听你的。”

  王程笑了起来。道:“呵呵,好。记住我的话,再痒也别挠。也不要用任何药物和洗脸的化学物品去洗,就用清水洗脸。”

  文欣再次重重的点头,看着王程保证道:“嗯,我记住了。”

  文城琳也在一边低声道:“王程你放心,我每天都和小欣一起睡觉,会看着她的。”

  王程对文欣的态度很满意,对文城琳点点头,接着亲自给文欣重新戴上面纱,让她回去坐好,然后看向文城桦,道:“文先生,你们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小欣的治疗还要几个星期才开始吧?”

  文城桦和文城琳对视了一眼,看向王横江。可是王横江这家伙心里害怕王程对他会有意见,所以眼神躲闪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文城琳开口说道:“王程,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家小欣在金华那边有许多医生给她看过,里面有些是大学中医教授和研究生,还有美国来的医学博士生。他们检查了小欣的情况,都想来和您见见面,谈谈小欣的治疗,您觉得如何?”

  文城琳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都对小了她十岁的王程用上敬语您了。因为,她看到王程的面色逐渐平静下来,在她的认识里,王程不是一个那么好相处的人,脾气很硬,很有自己的规矩,不容许别人侵犯。

  王程目光在文城琳和文城桦身上扫过,平静地道:“他们来了有什么用?”

  就一句话,立即就让文城桦和文城琳兄妹两瞬间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在文欣的治疗上,林德双等人来了,的确是什么忙都帮不上。最多就是能检查一下,得到一些科学的数据,可是这对王程的治疗有什么用?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用处,只能证明王程的治疗效果。

  可是,王程需要这个来证明吗?

  他们知道,以王程的性格,根本不需要这些证明。因为这个少年极度自信,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别人相信不相信,他都不太在乎。

  “这……”

  文城桦沉吟了一下,随后坦白地道:“王程,林教授是大学中医教授,一直在致力于推广中医和研究中西医结合的有效方式,对小欣的治疗也提出过不少方案。他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其实就是想来向你学习一下你独特的中医手法,具体的专业方面我就不懂了。我只知道他们检查了小欣的情况之后,都很佩服你,所以想见见你,向你学习。当然,我们就是来传个话,同不同意看王程你自己。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来感谢给小欣的有效治疗,以后小欣的伤势好了,我们还会有重谢。”

  王横江终于开口了,点头道:“对,王程,你别误会。如果你不同意,他们不会带人来。”

  王程脸上的严肃少了一点,微笑道:“好,你告诉他们,我不想见他们任何人。我只是个不太想治病的中医,更不想和他们探讨什么。”

  “好,我们会转告的。”

  文城桦松了口气,急忙答应下来,他和他妹妹文城琳都害怕这会让王程不高兴,可是林德双求他们,他们也要来做点什么。现在看来,王程虽然不喜,但是却没有怎么生气,只是拒绝了。

  “那就这样,下午我还要去学校上课,就不留你们了。这个给小欣你带着,不要取下来,翡翠玉石都是养人的,对你的身体和伤势都有好处。”

  王程将一个翡翠手串递给了文欣,这是他的第一次病例实验。

  文欣顿时露出笑容,因为带着面纱看不见。可是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却是弯成了月牙。点点头。也不管父亲和姑姑,直接从王程手中接过来,顺手就戴在了手腕上,欣喜地道:“谢谢你,王程。”

  文城桦和文城琳也急忙对王程道谢,他们都是大户人家,自然知道玉石翡翠这些奢侈品的说法。

  其实,所谓玉养人。人养玉,有时候其实就是珠宝商人的一种宣传手法。

  自古以来,没有谁真的能靠着玉石翡翠来蕴养身体伤势的。这也是一种心理信任的想法,看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的。

  只是,既然是王程给的,那他们肯定是乐于接受的。不是他们看重这块翡翠的价值,而是看重王程的态度。

  如此一个医术高超的少年,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拉拢关系。对方主动送东西,那他们肯定更是巴不得的。

  看王横江那眼巴巴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多想要。他不在乎钱,就是在乎王程的态度。

  “哈哈。多谢你了,王程。”

  文城桦也是起身道谢,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哈哈笑道:“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你和媛媛了。这次来的仓促,没给媛媛带礼物来,下次一定补上。”

  “呵呵,以后小欣好了,肯定也能和媛媛一样漂亮可爱,你们两个小姑娘多多接触一下,做个好朋友。”

  文城琳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数,对王媛媛和文欣说道。

  王媛媛坐在哥哥王程的身边,对此只是点点头,然后对文欣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眼神清澈,并没有因为文欣的脸上伤势而有什么异样的目光。她从小和王程一起长大,性格方面很多都很像哥哥王程。

  王程起身将四人送出门口。

  王横江急忙过来低声道:“王程,这次多谢你不计较,下次我不会再给你找麻烦了,这次我是真的为小欣着想。”

  王程无所谓地笑了笑,道:“你以为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好了,我不会怪你的,不过以后注意点,我可不是开诊所的。”

  “好好好,我记住了,下次注意,一定注意。”

  王横江急忙保证,心道你不是小气,是原则性太强。然后他从腋下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本被红布抱着的线装古书,递给王程道:“那这本书你一定要收下来,这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找来的,是一本医书,我和他都不懂,顶多当个收藏品,纯属浪费。你是行家,你留着肯定有用。”

  王程扬了扬眉毛,这次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收下,王横江估计不会心安。接过来翻开红布看了看,王程看到素针两个繁体字,字迹柔和,纸张很古旧了,点头道:“行,那我收下了。”

  王横江立即笑起来,很是开心,他就怕送不出去,当下就告辞道:“成,那我先走了,有事儿打我电话。对了,上次听说你这边小区要拆、迁了,我在南边靠近江边的地方开了个盘,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要交工了。我打了招呼,给你留了一套,到时候装修好了,我让人把钥匙给送过来,搬进去就能住。”

  “别,这个我不能要!”

  王程急忙拒绝道。

  王横江已经下楼了,抬头笑道:“你别拒绝,我知道一套房子对你来说不是事儿,但是这是我的心意。”

  说完,这家伙就跑下楼去了。让王程没有机会再拒绝,心中有些无奈,摇头低声道:“下次送来我不要就是了。”

  小姑娘王媛媛已经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开始忙活午饭了。

  王程送走了客人,没有去厨房帮忙,就在客厅扎起了马步。真正的武者,就是要时刻谨记自己是练武之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拳法,才能最终成为高手。牛大海几十年依靠双脚走路,脚踏实地,就是典型的例子之一。

  王程还是专注在坤元三十六式的桩法上,他今天的心思大部分也在琢磨这套拳法。从昨天下山以来,他开始专心领悟坤元三十六式,这段时间他练了三次,昨天晚上一次。早上一次。现在又一次。

  每一次的感觉。他心中都很清楚的记得。

  昨天晚上和现在的感觉差不多,唯独早上那一次在楼下练这门拳法的时候,似乎有不一样的感受。

  这是为什么?他心中奇怪。

  怀着心思,王程再次在客厅练了一遍。还是没有早上在楼下的那种感觉,他此时一时间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来。

  可是,他能清晰的知道,其中绝对有不一样的地方。

  当下,王程和王媛媛说了一声。就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一个大树旁边,王程再次开始坤元三十六式的桩法和呼吸法门的配合。立即就是再次感觉到了一种浑身透彻的感觉,双脚似乎有些沉重,气血在下沉,下盘非常的稳重,稳重的好像他自己都有些移动缓慢的样子。

  这是为什么?

  到底因为什么?

  心中迅速的思考诸多细节,王程一边呼吸变幻,脚下步伐和手中的拳法也在不断的变化,可是心中却是在思考这其中不一样的原因了。

  楼上,楼下。

  难道是因为这个?他想到了老道士在他自己的院子里练拳的时候。地上那一排排双脚踩出来的深坑。

  王程心中瞬间一震,想到了一些东西。当下每一步都再次刻意地沉重起来,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清晰可见的脚印。每一次重重的踩在地上,他都能感觉到浑身气血的震动,可是这种震动没有让他的气血受到不好的影响,反而更为活跃,对身体的滋润效果也更好。

  好像,整个身体都和大地接触在一起了一般,如大地一样的厚重,大地的震动随着步伐的沉重传递到体内气血。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王程顿时扬天发出一声大笑之声,声音之中是如此的欢喜。

  周围许多小区的人看到王程本来都想过来打招呼,可是看到他在练拳就没有过来。只有几个小孩子兴奋地站在王程的周围仔细地观看着,几个小家伙还模仿王程的动作练拳,可是动作别扭,很是滑稽,看的一些路人都笑声不断。

  可是,王程对此都是不在意,此时他心中只有自己和大地。有一种从头到脚的顿悟,地煞拳法第一次在他的心中是如此的清晰,所有的招式和呼吸变化都瞬间在心中有了明悟,每一招和每一个呼吸变化都看的无比的透彻。

  地煞,地煞,王程此时明白了,为何在楼上和在楼下练拳有区别了,就是因为大地。在楼上,他是踩着地板,下面是空的,没有那种大地厚实的感觉。而地煞拳法,以地煞为名,其实就是以大地为中心的。

  地势坤,以厚德载物!

  坤元三十六式,内家横练的核心。

  一道道信息在王程的心中闪烁,明白了许多地煞拳法的奥秘。

  双脚踩着大地的时候,修炼这门拳法才能有最好的效果。大地以厚德载物,所以乃是横练功夫的最高境界,以德服人,不出手,就能让人不想攻击。这也是老道士几十年来赢得不败的原因,因为别人想到他那打不动的厚实肌肉,就都没有了动手的兴趣。

  脚踩大地,心中坦荡,头顶天罡!

  或许就是武圣山武学的奥秘。

  王程眼中闪烁着一道道光晕,心中情绪很是激动,常驻心中的猛虎不断的跳跃,发泄兴奋的情绪。

  呼呼呼呼……

  此时,坤元三十六式的每一招,每一式,在王程的手中都变得厚重无比,好像承载着大地一般。

  双脚在地上的移动也是变得无比的缓慢,一时间好像变得如太极拳一样慢腾腾的。

  可是,如果有一个武学高手行家在这里,就能发现,王程此时就好像是和脚下大地融为一体了一样,双脚看似在移动,可实际上却是一直都不曾离开过地面,时刻都是以大地为核心,随时都能双脚以大地来发力,爆发强大的实力。

  坤元三十六式修炼了三遍,才平复了王程心中激动的情绪。随后他手中拳法一变,再次施展出大地锤法,顿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再次变化,好像一座耸立在大地上的巍峨山峰倒塌下来一样的威势。

  不可阻挡!

  呼呼呼……

  一拳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

  王程将大地锤法施展了几遍,才发泄了沸腾的气血,呼吸平稳下来,双眼开合之间,精光闪烁,对武圣山武学的领悟更进了一层。

  地煞拳法蕴含如此奥秘,想来那更为神秘的天罡拳法,以及周天拳法也是蕴含着更为高深的秘密吧?

  王程想到这两门拳法,心中更为兴奋。可惜,他至少还要十几年才有机会学到天罡拳法。

  “哥,饭都要凉了!”

  楼道门口,站着小姑娘王媛媛,看到哥哥王程终于停下了动作,急忙出生提醒道。前面,她看到哥哥王程练拳入神,知道不好打扰,就一直安静地看着,这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实际上饭菜肯定是已经凉了。

  王程一愣,顿时感觉到了腹中极度的饥饿。此时他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领悟地煞拳法的大地奥秘,修炼起来效果更为明显,可是消耗也更大,随之而来的就是胃口再次大增。

  之前,自从王程真正练武以来,胃口就已经大的惊人了。此时再次胃口大增,估计差不多是普通人的十倍饭量了。

  看到小姑娘王媛媛也饿的皱眉了,王程急忙收拳平复气血,收摄呼吸,吐出浊气,走了过去,笑道:“走,吃饭去,吃了饭,下午我陪你去上课。”

  小姑娘露出笑容,点点头,道:“好,你说的,不能耍赖!”

  “怎么可能耍赖!”

  王程主动一把将小姑娘背在背上,朝着楼梯走上去。王媛媛顿时发出清脆的笑声,双手紧紧地搂着哥哥王程的脖子,小脸上满是幸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