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谢谢大家的支持呀……谢谢兜兜童鞋,qianqian420童鞋,ufgw童鞋,和吾王美如画童鞋的打赏支持,谢谢投月票的童鞋们……今天是三月第一天,大家每个人都有月票的吧?能投给我不?放心,我说到做到,从今天开始,进入真正的工作状态,每天两更,如果大家的支持给力,或许还有加更也说不定。【】

  总之就是求大家多多支持,咱也不会弄个悲惨身世装可怜什么的,更不太会卖萌说讨好的话,就会用心写东西给大家看,大家喜欢的话,就请多多支持。这一章将的吴强强的故事是有原型的,不过不是我,呵呵!也希望大家在现实生活中都不要太在意外表,一个人的外表真的不能说明什么。)

  坤元三十六式,顾名思义,就是有三十招式,配合呼吸法门,也是复杂无比。这是地煞拳法之中的真正核心,分为四段,每一段都是九招。各自修炼起来,会有不同的效果,或是专注加强气血搬运,或是加强筋骨锤炼,或是锻炼身体韧性等等!

  王程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道门拳法,几乎都是以九为数。

  这次专注修炼坤元三十六式,细细体会,也是感觉到了这门拳法的精髓,和以前修炼时不一样的地方。

  地煞拳法本身就是专注于横练的内家拳法,据说是所有武学流派之中的第一内家横练功夫。王程以前不太注重这些防御方式,此时配合呼吸和坤元三十六式,心中全神贯注。心中猛虎也是缓缓地配合。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变化。

  体内气血如滚滚江水一样的沸腾起来。在体内流动,所过之处,身体都会感觉到燥热,这是气血滋润的效果。

  “原来如此。”

  王程停下来,站着一个静桩,闭着眼睛,心中赞叹。

  坤元三十六式不愧是地煞拳法的核心,专注修炼。对气血的控制会更加的强悍细致,气血对体内筋骨皮肉的锤炼也会更为强大。

  一次两次可能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效果,可是天长日久的修炼积累下来,最后的效果就会是惊人的。

  兄妹两就如此安静地各自练拳,两小时之后,才结束下来,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就如往常一样简单的生活,练拳结束,王程和王媛媛就各自洗漱完毕,回房间睡觉去了。

  王程刚刚以睡虎式睡下。呼吸法门配合,体内气血以奇特的速度和轨迹顺着血脉流动起来。这是猛虎九式最独特的方式,改变了气血搬运的本质特性,时刻滋润着筋骨。而且几天下来,效果也是非常的明显,丝毫不比地煞拳法以及龙象拳法弱,练到高深处,可能还会更强。

  嘎吱!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王程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小姑娘王媛媛穿着睡衣,头发披散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枕头,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王程,低声委屈地道:“哥,我睡不着,有点怕。”

  王程无奈地坐起来,招招手,道:“好吧,过来。”

  小姑娘顿时露出笑脸,甩掉拖鞋,爬到哥哥王程的身边,将枕头放下,靠在哥哥的怀里,顿时感觉到心中安稳下来,什么惧怕都消失无踪,一双眼睛也平静下来。

  “睡吧。”

  王程心中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将乌黑柔顺的头发捋顺了一些,低声说道。他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这丫头最近变得敏感胆小了。

  “嗯,哥,你也睡吧,明天还要去上课呢。”

  王媛媛点点脑袋,在哥哥王程的怀里蹭了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低声说道。

  兄妹两闭着眼睛一起睡了过去,王程是以睡虎式的呼吸法门来保持睡眠,而王媛媛则是以九元拳法的一段呼吸来保持的。这是王程教给她的,小姑娘练了一两个月才勉强在睡觉的时候调整过来,不过睡着之后,呼吸也会变得紊乱,还没有彻底的融入自己的身体内。

  王程的睡虎式呼吸法门也是在真正的练成了猛虎九式的时候,才彻底的融入自己的身体记忆的。

  如此,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程醒过来的时候,感受着体内气血的沉稳,似乎如道家诸多典籍之中形容的铅汞一般的感觉,一转头发现小姑娘已经不在了。听厨房的声音,知道这丫头已经在做饭了。

  “哥,吃饭了。”

  王程刚刚爬起来的时候,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哥哥王程的作息习惯。

  稀饭,小菜,还有两个馒头已经端在桌子上了。

  王程洗了把脸,就坐下来和小姑娘开始吃饭了。看到小姑娘今天心情开朗了一些,脸上时不时的都会有笑容,王程稍微放下心来。

  吃过饭,距离上学的时间还有一点点,王程就和王媛媛在楼下的院子里打了一套拳法。

  这次,王程还是专注于地煞拳法的坤元三十六式,呼吸调动气血,随着拳法变幻。一套拳法下来,王程心中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这里练这门拳法,效果有些出奇的好,好像一些气血沉入了双脚之中,让他的下盘更为的稳重。

  这是为何?

  他心中不知道,唯一肯定的是,地煞拳法作为道门最顶级的拳法之一,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老道士练了四十年才将其悟透。

  “哥,马上又要考试咯。”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王媛媛摇晃着王程的手,低声说道。

  “嗯,又要月考了。”

  王程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我肯定还是第一。”

  “吹牛!”

  王媛媛故作不屑地笑嘻嘻地说道。

  “我要么不考,你哥我只要考了,就必定是第一。小丫头片子。”

  王程搂着小姑娘在脑袋上拍了一下。

  “就你最厉害了。哼。”

  王媛媛哼了一声。

  此时已经到学校了。

  王程和王媛媛每次来都必定是踩着点。刚走进学校上课铃声就差不多响了。门口的门卫已经早就认识这兄妹两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王程简直是风云人物。看到王程和王媛媛,门卫专门留着门给王程,就如前几次一样,即使上课铃声响了,也会等王程进去才关门,让后面的学生很郁闷。可是也只能接受,谁叫你没人家的本事呢?即使真的迟到了,被拦在外面了,估计教务处也不会把王程带走。

  在学校,成绩就是特权。

  将王媛媛送到她的班上,王程才回到自己的教室。

  本来都在读书的学生,看到王程,顿时都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好像看着外星人一样,有几个学生还看向窗外。想看看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这家伙怎么来班上上课了?

  王程面色平静地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对大家的眼神并没有在意。

  “今天是什么日子?”

  吴强强低声对王程问道:“你怎么想起来学校了?”

  “少废话。”

  王程拍了这家伙的脑袋一下,道:“我本来就是这个班上的,还不能来学校了?”

  “切,装!”

  吴强强不屑地笑道:“班头还没来,她看到你肯定很高兴,再过几天又有月考了,准备的怎么样?”

  这次月考原来好像是没有的,是学校临时加的,说是要增大高三的复习力度,王程本来以为只剩下期末考试了。

  王程不知道的是,学校教研组决定加一场考试,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因为王程上次考试成绩的逆天,让一中决定今年大干一场,争取创造一场江州教育界的奇迹,培育出一大批尖子生,整个学校的领导班子都会受益。

  当然,王程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所以,当王程和吴强强才聊了两句,知道王程来班上的班主任何秀英急匆匆地从办公室小跑着来到了教室。

  “呵呵,王程来了。”

  何秀英平复了一下呼吸,装模作样地在其他学生面前转了一圈,才来到后排王程和吴强强这里,笑着对王程说道:“下周有一次考试,到时候要记得来。”

  王程点点头,笑道:“何老师放心,我肯定会来的。”

  “嗯,那就好,吴强强你也要加油,多向王程讨教一些学习的经验,你们互相进步,是我们老师最想看到的。”

  何秀英对吴强强也鼓励了一下。

  毕竟吴强强可是她班级上的第二名,在年纪也能排在前一百,也是学校内出名的后进生,差班的尖子生。

  如果不是因为王程,她估计整天就会盯着吴强强了,这也算是她不大不小的成绩。可是现在有王程这个有可能拿下省状元的学生在,吴强强就相当于皓月之下的萤火虫了,虽然还是有亮光,可是也没几个人能看到了。

  所以,这家伙上次对王程才有那么大的怨念。

  “呵呵,老师放心,我肯定会努力。”

  吴强强笑了笑,急忙保证地说道。他这么说是有底气的,最近王程在港岛和江州来回跑。可是他却是在专心的学习,对许多难题都有了解题思路,他相信这次考试成绩还会进步。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一旦真正的钻研进去做出了成绩,并且得到其他人的认可了,谁都会更加的努力。

  何秀英和班级上学习最好的两个学生打了招呼,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现在她已经是江州市教育界的文化名人了,上次还代表学校去教育局开会了,得到了教育局领导的赞扬。她每次看到马老师都会心中很舒服,因为是马老师亲自将王程送给她班级,好像清除垃圾一样。

  事实证明,她捡到宝了。

  “喂,我姐上次去港岛碰到你了?”

  目送何秀英离开,吴强强急忙低声对王程问道。

  王程从书包里拿出来上次从道观带出来的上古文字资料,慢慢地看着。头也没抬地道:“嗯。碰到了。怎么了?”

  “没怎么,她让我给你说一声谢谢。”

  吴强强无奈地说道,他给吴胜男说自己和王程是死党好兄弟,根本不用说谢谢,还说自己的姐姐就是王程的姐姐,都是自家人。

  结果,吴胜男当场就收拾了吴强强一顿,让他以后和王程相处的时候注意点。不要没大没小的。

  以这家伙的智商,想不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和王程之间到底谁大谁小,只能老老实实地将吴胜男的谢谢带了过来。

  王程笑了笑,只是道:“不用谢,你下学期要不要调班?去追你的女神?”

  吴强强顿时脸色苦涩,眼神灰暗,长长地叹了口气,低沉地道:“好了,别说这个了。我现在只想考名牌大学。”

  王程诧异了一下,笑容也收敛了起来。皱眉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表白被拒绝了?”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没什么,被拒绝了继续努力就是了。”

  吴强强满脸都是一种失望,摇头道:“哎,王程,你知道吗?原本你很喜欢的一朵花,正面很好看,闻起来也很香,可是你从后面看,突然发现都是肮脏的东西,清香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哦?你都看到什么了?”

  王程面色平静下来,对这个结果倒是没有多少吃惊。他从初中开始就听说过不少这类事情,不少学校的女生早早的就交男朋友,有许多还是接触的是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一类的无业游民,一起开房的也大有人在。

  他没想到,一班学习这么好的陈媛也是这样的人?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吴强强在学校的朋友死党也就王程这一个,当下也是毫不顾忌地就说了出来。

  原来,三天前,他跟随陈媛,很猥琐的尾随那种……发现了一些陈媛的事情。在学校一副好学生,乖乖女的陈媛,在外面似乎不是这样的,出去逛街的时候,穿着很豪放,画着浓妆,周末还去过夜店……

  总之,打碎了吴强强心中美好的愿望,让他很伤心,这几天意志都很消沉。今天看到王程,才让他心情好一些,下决心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只是安下心来好好学习,向王程学习,以后考上十大名校。

  这是一个有着高富帅的出生,却是怀着一些**丝心态的纯情男生在追求女神的路上,还没表白就幻想破灭的悲伤故事。

  王程拍了拍吴强强的肩膀,低声道:“其实你应该高兴!”

  吴强强想起伤心事,本来眼角都有些泪痕了,听到王程的话,楞了一下,随后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发现的早呀,免得你真的表白追到手之后才发现,那你不是更伤心?而且以后你就会有心理准备了,不要对你喜欢的女生抱有太美好的幻想。不管女生有多漂亮,她终究是一个人,有自己的缺点,有自己的性格,也有自己的爱好……你以为人家是完美的,是高不可攀的,可是有些人却已经厌弃了,知道了吧?”

  王程平静地说道。

  他就是从不以表面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

  都说现在是看脸的社会,长得漂亮,长得帅,就有犯错的资本,别人也愿意原谅这样的人。可是在王程这里行不通,一张脸而已,有什么本质上的实际意义吗?只要不是丑的要命,他觉得长相过得去就行,在他面前都是差不多的。

  陈媛仅仅看外表和平时在班级上的表现,的确是许多人眼中的女神级别的学霸美女。

  吴强强为了她改过自新,学习大幅度的进步。

  最后,发现一切也不过是虚的。可这就是现实,人家陈媛也没有做错什么,她也没有告诉谁自己是完美的。

  吴强强肯定地点点头,眼神沉稳,整个人都成熟了许多,不再像以前一样,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低声说道:“我懂了,王程,你是怎么懂这么多的?你和张璇怎么样了?有我的前车之师,你可要长点心眼。”

  王程笑了笑,道:“我生而知之,你说我怎么懂这么多?而且,我和张璇还是普通同学和朋友,你小子可别想那么多。”

  “切,人家明显对你有意思好吧,还普通朋友,你没有明确拒绝,就是心中有鬼,还装。我现在可不是以前傻傻的任你忽悠的吴强强,我是一个看透世界的智者。”

  吴强强满脸不屑的鄙视地看着王程。

  王程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丢下一句:“智者不会有幻想!”然后继续埋头看书,他想早点将那本上古拳谱翻译出来,理解了之后,或许就能练了。

  有猛虎九式和地煞拳法以及龙象拳法这类两千多年历史的拳法修炼经验,王程对这兽皮拳谱上的上古拳法很好奇,也很期待。如果这是一门不弱于那三门拳法的上古拳法,那他就真的赚到了。

  吴强强将心中的事情说了出来,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看到王程开始看书,自己也拿出复习资料习题做了起来。

  上课的时间,在王程专注研究资料的时候,过的很快。

  中午放学的时候,王程去接媛媛回家,走进小区,就看到了几个人站在楼下,看到王程的时候,都是面色露出喜色。

  这几人正是王横江,文城桦,文城琳,以及带着面纱的文欣。

  看到王程,文城桦双眼放光,表情有些激动,急忙上来不由分说的就握着王程的手,使劲地摇了摇,感激地说道:“王程,谢谢你,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王程看向其他几人,文城琳也是面色感激带着好奇,王横江有些激动,文欣很是欣喜,一双小手紧握在一起,微微低头,不太敢看王程。

  “文先生,你们这是?”

  王程有些疑惑,他给文欣的治疗似乎才经过一次,而且也还没有起到明显的效果吧?再说了,现在也还没有到治疗的时间,他给文欣制定的治疗是一个月一次,这才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

  文城桦抓着王程的手就没放开,笑道:“王程,多谢你给我女儿小欣治疗,效果很好,以前给小欣治疗的医生都不敢相信。”

  王程顿时面色严肃下来,道:“你们带她去检查了?”

  几人楞了一下,有些奇怪,检查了不对吗?你没说不让检查呀?

  文城桦收敛笑容,点头道:“嗯,小型每个月都会例行检查,这没事吧?”

  “没有用药吧?也没打针吧?”

  王程急忙问道,他担心那些医生会用药物,这样对文欣的伤会有巨大的副作用。

  “没有,绝对没有。”

  文城桦急忙摇头道:“我都全程陪着小欣,绝对没用药。”

  “哦,那就好,走吧,别站在这里了。”

  王程松了口气,拉着王媛媛,招呼几人上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