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打的就是你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打的就是你

  这个月就要结束了,大家还有票的别留着了呀,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最后再休息一下,月初恢复两更,以后都会保持!求支持,求票……

  打开房门的时候,王程是浑身戒备的,体内气血高速运转,随时都能全力出手,双眼如利剑一般的凝视着门缝。+X.

  房门打开,门口立着一个王程认识的人。可是王程还是毫不客气的就是一拳打了过去,拳风呼啸,这一拳几乎是王程的全力了。

  “你……”

  对方顿时面色一变,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拳头就已经到了,当下急忙招架王程这一拳。

  此人正是杨无忌。

  王程以前可没少被这家伙欺负,现在实力大进,这家伙还敢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是自己开锁进去的,如此行径与强盗无异。

  王程哪里还会客气?

  砰!

  杨无忌没想到王程见面就是一拳,所以前面没有准备。仓促之间,他只来得及后退半步,随后双手招架在胸前。

  随后就是一声闷响,杨无忌整个人都被打的倒飞出去,身在空中,他的双眼都满是震惊。

  好大的力道!

  杨无忌飞出三米多远,撞在客厅的墙壁上才停下来,又是一声闷响,墙壁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王程二话不说,又冲了上来,拳头已经抬起。

  “住手,是我!”

  杨无忌急忙大喊一声。

  王程面色平静,拳头丝毫不慢。嘴上喝道:“打的就是你。”

  脚下步伐迅速。转眼间就冲到杨无忌面前。王程抬手就是大地锤法,拳头呼啸砸下来。

  杨无忌再次超一边后退,刚刚那一拳打的他浑身气血震荡,撞在墙上差点让他气血凝滞。所以此时根本不敢和王程硬碰硬,心中很震惊,王程的力道何时如此强大了?

  “队长,我来帮你。”

  旁边,一声大喝。一道人影就冲向了王程,一脚踢向王程的腰身。

  王程心中一愣,也是才发现旁边还有人,当下也停下了追击杨无忌的步伐,转身朝着冲过来的人影就是一拳,一拳实打实的打中了对方的脚上。

  砰!

  来人比冲过来更加迅速的速度飞了回去,摔在地上,砸碎了一张椅子。

  杨无忌此时缓过劲来,看着王城,对他喝道:“王程。是我,你干什么?”

  王程停下动作。目光也与杨无忌对视,气势丝毫不让,沉声道:“谁允许你进我家的?”

  “我怕我们人多站在门口惹人注意,就先开门进来了,我们没有恶意。”

  杨无忌一直都将王程当做自己可以任意欺负的弱者,所以也没想过王程的感受,觉得如此做理所当然。此时被王程的一拳震慑之下,仔细想想,才知道自己如此做的确是有些不妥。

  “哼!”

  王程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追击,看了看客厅里,刚才被他一拳打的摔在地上的是一个年轻男子。

  同时,客厅坐着的还有三个人。一个是他认识的悟信和尚,还有一个年轻女子,以及另外一个年轻男子。

  加上杨无忌和地上躺着的,一共五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年轻,估计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纪。

  王程目光在客厅几人的身上扫过,心中不喜,不过没有多说,对门口站着的王媛媛招招手,让她进来。

  小姑娘王媛媛这才走了进来,没有得到哥哥的允许,她不会进来。来到哥哥王程的身边,王媛媛也是眼神不善地看着这些闯入自己家的不速之客。

  兄妹两一起在这个家里长大,相依为命,本来亲人就很少,所以对自己的家看的更加的重要。

  “好吧,是我的错,行了吧?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强行开门的,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杨无忌看着王程的面色不好,也是坦白地说道,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王程指着地上刚才被砸碎的椅子,沉声道:“那好,这把椅子你赔我一百万。”

  “你!”

  杨无忌顿时面色一变,也是语气低沉地道:“王程,你别过分。”

  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年轻人也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王程,心道你还真的敢说出口,这么黑?

  王程关上房门,让王媛媛回自己的房间,才慢慢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坐在一起的杨无忌等人,王程平静地道:“过分又怎么样?你再动我一下试试?算了!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

  杨无忌对王程的态度心中很不舒服,可是此时他是有求于人,也必须得接受,而且刚才王程那一拳,让他此时心中都有些难以平静。

  还有就是,他以前说过不会回江州,如果不是要求王程,他是不会来江州的。

  “我这位兄弟受了伤,你能不能帮忙看看,只要能治好,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杨无忌指着坐在悟信和尚以及那唯一的女子中间的年轻男子,语气带着一些祈求地对王程说道。

  “队长,算了,我们不求他。”

  那面色苍白的男子突然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沙哑低沉,明显是中气不足,伤了脏腑。

  王程微微一笑,心中的怒气已经平复下来,点头道:“那好,你们走吧。看在你上次也算是帮了我的忙的份儿上,今天你强行进我家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如果再有下次,可不是一拳这么简单了。”

  “哼,队长,这就是你说的神医?我看他的年纪比我们都要小不少吧?会什么医术?我们还是回去找局长吧,他肯定有办法。”

  那年轻女子不相信地看着王程说道。

  被王程一拳打的浑身气血不畅的年轻男子虽然也是面色不相信,可是却不敢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只有悟信和尚急忙开口道:“秦风。你有伤。少说话。谢醒瑜,你也安静点。王程的医术我最清楚,你们都没有资格质疑。如果他治不好秦风,那我们就准备后事吧。”随后,悟信和尚站起来,来到王程身前,低声道:“王程,我知道你和无忌有些矛盾。可是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帮秦风看看?只要你能治好,我悟信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直接招呼一声。”

  王程微微诧异地看了悟信和尚一眼,这家伙上次还很内向腼腆,见到陌生人话都说不流畅,现在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看来,这和尚最近估计经历了不少事情,改变了许多,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将来必定是个人物。

  受伤的秦风和谢醒瑜,以及被王程一拳打的不敢说话的张云山。都有些惊异地看着悟信和尚。他们最信服的就是这个和尚,对杨无忌也只是佩服他的实力,而悟信和尚是实力强悍的同时,说话也很让人信任。

  既然悟信和尚都如此说了。难道,这个少年真的是神医?那么,刚才他一拳打飞队长杨无忌和张云山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拳法?

  几人都面色凝重起来,知道王程不简单,当下不再说话,谨守少说少错的原则。

  而杨无忌听到悟信和尚的话,放下心中的心思,也是急忙开口道:“还有我,王程,只要你能治好我队员的伤,我和和尚都欠你一个人情,你有需要就说一声。”

  张云山目光有些躲闪地王程,放下对王程的质疑,低声道:“也算我一个。”

  秦风和谢醒瑜都沉默下来,不过两人自然都是希望王程真的是神医,那样秦风就有救了。

  王程在几人身上扫了一眼,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威势,看的几人心中都是震动不已。这一刻让他们都有一种面对自己家族长辈的错觉,吓的几人都不太敢说话了,即使是杨无忌和悟信和尚都是如此。

  “和尚,上次你和杨无忌的确是帮了我的忙,我记在心里。既然你都如此说了。我肯定给你面子,病人过来,我给你看看。”

  王程微微皱眉,对悟信和尚点点头,然后看着面色苍白的秦风,平静地说道。

  秦风还有些迟疑,可是杨无忌的急性子发作,一把抓着他的肩膀,就将他推到了王程的面前,道:“人家给你看病,你墨迹什么,快过去,治好了我们还有新任务。”

  秦风不由地对王程抱歉地笑了笑,王程点点头,没有多说话,一把抓起了他的手腕,顿时摸到了他的脉搏。

  王程顿时再次皱眉,脉象虚弱,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弱的伤势,最重要的是,脏腑之间是被柔劲震伤的,伤及内里。

  如果是普通人,此时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秦风明显修炼的是内家拳,靠着不弱的内家修为保住了一条命。

  “怎么受伤的?”

  王程声音低沉地问道。

  秦风没说话,杨无忌再次急性子发作,开口道:“昨天和一个高丽棒子交手,他被缠丝劲打伤了。对方是太极高手,我们五个人一起出手,好一会儿才拿下。”

  “你们是干什么的?”

  王程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上次在港岛,杨无忌和悟信和尚似乎就是去干什么事了,说是去杀人,随后悟信和尚就受了内伤。

  现在,秦风也是如此,内伤更加严重。如果不是王程,其他的中医估计很难治疗,除非有可遇不可求的珍惜中药材。

  杨无忌摇摇头,道:“这个你最好别问,我也不能告诉你,以后你有机会就会知道。”

  “不说也罢,不过他的伤势有些难办。缠丝劲至柔,你是练太极的,应该知道太极是至柔至刚,缠丝劲练到极致,也很刚猛,穿透性很强,他的脏腑没有被震碎,说明对方还没有凝练到极致。”

  王程淡淡地道:“这种伤势,只能慢慢养。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个良好的环境,我可以帮他把脏腑其他的伤势治好。可是缠丝劲的伤势。这个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没法一下子治好。回去多练拳,以气血调养,再吃一些补药,三个月左右就能好。”

  杨无忌几人都是松了口气,其实他们把秦风送来的时候,是昏迷的,十分钟前刚醒过来。他们甚至都以为秦风就要死了。

  毕竟,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一般的人。乃是一个领悟了丹劲的超级高手,全力一击之下,秦风还一直没有断气,就说明这家伙的体质很强悍了。

  可是他们也知道,这种伤势,在全世界也找不出一个巴掌的人能治疗。

  秦风心中激动,苍白的面色都红润了一下,急忙问道:“会不会留下后患?”

  王程看了他一眼,道:“我治疗,要么治不好。要么就会彻底好。”

  秦风了然地点点头,恭敬地抱拳道:“我为刚才的话道歉。多谢你帮我治疗,救命之恩,我将来一定会报答。”

  王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你别谢我,谢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吧。现在去躺在沙发上,把上衣脱了。”

  房间内的几人都对王程有些无语,觉得这个少年的脾气真不好,有些难以相处,果然有本事的人都是脾气古怪。只有杨无忌和悟信和尚知道王程就是这种脾气,不熟的人,别想用话就能套近乎。

  几人急忙将沙发让开了,让秦风躺了下来。上衣脱掉,秦风露出精壮的肌肉,胸口和腹部有两个清晰可见的拳印,这是一拳攻击下来,造成的淤血,此时还没有散开。

  王程仔细摸了摸两个拳印,心中微微震惊。这两拳可不简单,即使是他想要硬抗下来也要受点内伤,这秦风能硬抗下来,而且还活着,可见体质绝对比一般人要强不少。

  一挥手,王程拿出了自己装着玉针的布包,布包摊开,一排排玉针出现在几人面前,看的几人都是眼睛放光。尤其是谢醒瑜,身为女子,天生就对这种玉石珠宝有好感。

  看到谢醒瑜想说话的样子,悟信和尚急忙对她摇了摇头,示意保持安静,谢醒瑜顿时安静下来。可是依旧双眼放光地看着那一根根晶莹剔透的玉针,她是识货的人,知道这每一根玉针拿出去,在市面上都不会下于百万。

  此时,谢醒瑜才相信了,王程可能真的有高超的医术。不然,弄这么贵的玉针来干什么?显摆浪费?

  在几人的注视下。

  王程摸着秦风的胸口几处**位,尤其是被两个拳头打中的部位,心中盘算着治疗的计划。这两个位置一个靠近中丹田颤中**,一个靠近下丹田会阴**。可以说对方是冲着秦风的命来的,如果真的击中了这两处大**当中的任何一个,秦风肯定当场就会死,想来当时应该是被秦风稍微躲开了致命的位置。

  然后又送来了王程这里,让他感叹秦风是真的命大。

  “疼不疼?”

  王程按了按中丹田的**位,低声问道。

  秦风眉头紧皱,点点头,表示很疼。

  王程松开手,随后一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了中丹田的位置,快的在场几个高手都没看清楚,不由的都是微微咋舌。

  杨无忌心中对王程忌惮不已,知道此时王程的实力已经超过他了,已经不是以前可以任由他欺负的少年了。

  这样的事实让杨无忌不敢,也不愿意去相信,因为他作为江州本地人,他知道王程的底细。王程仅仅拜入武圣山门下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已,就超过了练武二十年的他,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放下心思,杨无忌仔细看王程救人,既然王程已经都如此强大了,他只能接受事实。他心中唯一庆幸的是两人虽然以前关系不是很好,但也不是敌人。

  短短的两个呼吸的时间,王程迅速的将一根根玉针刺入了秦风胸腹之间的一个个大**,每一个玉针都在震动,这是属于王程自己独特的行针之法。

  “忍住!”

  突然,王程对秦风说了两个字。

  秦风一愣,以为接下来会很疼,紧咬牙关,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王程接着拿出一根比较粗长的玉针,瞬间就没入了秦风的百汇**。

  如此,三大丹田顿时在王程的玉针之下连接在了一起,上丹田与中丹田,以及下丹田练成一线,并且通过玉针内在联系了起来。

  秦风瞬间感觉到一股股暖流在脏腑之间流动,受伤的脏腑迅速的被修复,气血也恢复了高速运转,让他浑身都有些燥热,几乎难受的想动。这让他立即明白了,刚才王程让他忍住,不是会很疼的意思,而是让他忍住这种舒爽感觉,不要泄了心中的一口气。

  为此,秦风憋的满脸通红,苍白的面色已经红润起来,看的杨无忌几人都微微侧目。尤其是张云山和谢醒瑜两个第一次见到王程治疗的年轻人,几乎看的是目瞪口呆。他们都是从小练武,见识过不少中医的,从没见过如此奇特的治疗手法,更没有见过见效如此迅速的治疗。

  两人也明白了,难怪之前悟信和尚说是神医,如此手段,说是神医真的不为过。

  治疗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一小时。

  王程这是第二次治疗武者劲道制造的内伤,上次悟信和尚的内伤还比较轻,就是被震荡了脏腑。那种伤势即使不治疗,慢慢养着,以悟信和尚的气血搬运实力也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自己治愈。

  可是这次,秦风的伤势如果不治,短则一个月,长则一年,身体就会垮,脏腑会彻底的坏死,那时候就是断气的时候了。

  呼!

  王程吐出一口气,也有些疲惫,一根根玉针迅速的拔了出来。当最后一根玉针拔起来的时候,秦风立即站了起来,胸腹上那清晰的拳印已经消失不见了,淤血被清除。感受到体内强劲的气血,似乎比他健康的时候都要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秦风真心实意的恭敬地对王程抱拳行礼,感激地道:“多谢神医治疗,在下一定铭记于心。”

  王程将一根根玉针收起来,很淡然地点头,语气平静地道:“别以为这么简单就好了。记住不要动武,三个月后会彻底康复。”

  “是,在下一定谨记。”

  秦风再次恭敬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