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何不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何不敢?

  (今天早点更新,不过还是一更,抱歉,明后天恢复两更吧,让我再调整一下。【】谢谢所有支持的童鞋们,还请大家多多投票,多多支持正版,养肥的童鞋记得开启自动订阅,让我每天能看到你的支持哦,每天记得投票哦!

  拜谢!)

  江州市,公安局。

  王程和王媛媛一起坐在一间审讯室内。王程手上的伤已经经过了包扎,缠着纱布。孙清全程都跟在王程身边,不敢离开,害怕吴志新会报复王程。

  此时,一个孙清叫来的便衣在给王程录口供。吴志新和一个下属就站在一边,看着这个过程。

  “你在港岛做待了多久,给谁治病。”

  “两天,给霍白星和何家盛治病,你们可以自己去打电话证实。”

  …………

  “那你在之前见过蓝罗没有?”

  “没有。”

  …………

  “为什么当时不救下司机?”

  “我不知道车下面有人,当时轮胎爆了,司机下车去检查,那个人突然袭击当场就杀害了司机。”

  …………

  询问的过程持续了半小时左右,有时候吴志新会插嘴问一两句。

  最后,基本上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了,吴志新看着王程淡淡地道:“你通知长鹤道士没有?”

  王程目光直视着吴志新,摇摇头,道:“我没有做亏心事,为何要通知我师傅?”

  “那你不能走。”

  吴志新语气低沉地说道。

  孙清低声道:“吴队,程序都走完了,王程可以回家了。他也是受害者,你没有理由强行不放人。”

  “我说不能走就不能走。”

  吴志新看着孙清道:“这次行动我是负责人。”

  这次行动的整个过程,孙清一直被吴志新强势的压制着。心里的火气本来就不小。这家伙现在还一直故意为难王程,让他心里的火气此时再也无法压制了。当下他眼神就严肃起来,沉声道:“我说能走。吴志新。你是上面的人不假,但是你如此滥用职权。在我这里不行。”

  吴志新目光直视着孙清,嘴角一扯,不屑地笑道:“孙局长,你是在质疑我?”

  “我没有质疑谁,我只不过是公事公办,吴队长,要不要我通知唐书记来?”

  孙清丝毫不让地和吴志新对视,语气严肃地说道。

  王程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包扎的手掌,看了看小姑娘王媛媛小脸上满是疲惫,摇摇头,道:“吴队长,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想见我师傅,那你就自己去山上见吧,他一直都在山上,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着。而且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师傅来了,你确定你能自保?如果你是针对我。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过你,有什么招就放马过来,只是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来这样强行扣押我的话。我也不是任你捏的软柿子。”

  说着,拉着王媛媛就朝着外面走去。

  孙清对王程道:“王程,你放心回家,这里有我。”

  吴志新一步上前,挡在了王程的面前,沉声道:“我说过你不能走,长鹤道士不来,你就在这里呆着。”

  呼!!!

  回应吴志新的是王程不讲道理的一拳。

  吴志新面色一变,他没想到王程敢在这里动手。急忙太极拳施展出来,双手缠丝劲交叉挡在胸前。

  砰!

  一声闷响。吴志新被打的倒退两步,面色通红。前面被王程一拳打的脏腑移动。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此时再次一拳,顿时让吴志新咽喉一甜,差点一口血又要吐出来。

  “住手!”

  孙清看到王程又动手了,急忙上前去拉住王程,低声道:“都别动手。王程,你现在回家,吴队,你好好冷静的想一想,别一错再错。如果你想见长鹤道长,明日去山上就可以了。”

  吴志新狠狠地瞪了孙清一眼,这家伙明显是帮着王程的,什么叫都别动手?我根本没有动手好吧?他知道,自己在这里没有地利,也没有人和,目光锐利地看着王程,语气阴沉地道:“王程,今日之事,我记住了。”

  “哼,我也记住了。这你是自找的,我都不认识你,你一再为难我,难道我不能还手了?你们这些人的逻辑当真是奇怪,你的意思是,不论如何,以后你都会报复我是不是?”

  王程冷哼一声,双眼闪烁着怒火,瞪着吴志新怒气冲冲地喝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吴志新依旧狠狠地看着王程,沉声说道。他今日受到的欺辱,肯定不会就此揭过。

  王程听到这话,心头又是火气,瞬间就是一步上前,越过了挡在中间的孙清,对着吴志新就是一拳。

  在江州!

  谁都不能威胁他。

  在港岛,有个莫名其妙的人威胁,王程带着王媛媛有所顾忌能忍也就忍了,给别人留些面子,不能做绝,如冯棠山和黄尚白都是如此。

  可是,在江州,王程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大本营,这里官面上和武术界都是和他关系很好的人,师傅老道士还是第一高手。竟然也有人一再的为难威胁自己?

  王程绝对不答应,也不妥协!这不仅仅是他的面子,更是师门的面子。

  吴志新面色再次剧变,王程又一次出手,他也是没有想到,急忙就后退,不敢硬拼,体内还有一些内伤没有好。

  周围几个吴志新的队员都急忙上来帮忙。

  “住手。”

  “不准伤害队长。”

  “你敢!”

  几个吴志新的队员冲向王程。孙清也急忙转身去挡住王程,他此时不害怕王程会现在吃亏,而是害怕吴志新被王程打个三长两短出来,事后会有不小的麻烦。

  面对三个吴志新的队员,王程毫不退让,眼神凝聚。拳头呼啸而去。首当其冲的小李直接被王程一拳打的倒飞出去,摔出两米多远,将其身后的一个队员也撞的飞出去。

  “王程。你敢?”

  吴志新惊怒不已。他二十年来行走大半个国家,谁见到他不是小心翼翼伺候着的?谁敢如此对他一再的出手?

  王程一拳再次将一个年轻人打飞出去。步伐加速,追向吴志新,大声喝道:“有何不敢?你都敢,我有何不敢?”

  呼吸变化,王程双脚生风,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追上了气血不顺的吴志新,一拳毫不客气的就打在吴志新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脆响。

  吴志新的一条胳膊被打的脱臼。并且被王程顺势一把抓住了胳膊,将其拉到自己面前来。

  “说,你为什么针对我?我和你无冤无仇!”

  王程一只手将吴志新直接提了起来,手掌捏着他的血脉关节位置,让其气血几乎凝滞下来,沉声喝道。

  吴志新双脚离地,心中第一次升腾起了一丝惧怕,双眼瞪的很大,看着王程,大声呵斥道:“王程。你死定了,我要你死。你再敢动我一下,明天我就让你死。”

  啪!

  王程一巴掌排在吴志新的另一边胳膊。咔嚓一声脆响,顿时吴志新唯一能动的胳膊也被打的脱臼,无法动弹。

  “说!”

  王程冷冷地看着吴志新,就说了一个字。

  “你找死!”

  吴志新依旧怒视着王程。

  王程手指瞬间按在了吴志新的胸口颤中穴位置,然后稍微使劲,吴志新顿时面色剧变,这里是中丹田,是胸口大穴,其重要的地位仅次于心脉穴位。王程这一下子按下去。然后再次在周围几个穴位按了几下,吴志新瞬间感觉到自己气血堵塞在心脉附近了。气血运转瞬间下降了几个档次,与普通人无异。

  “放开队长。”

  “王程。你别冲动,放开他。”

  吴志新的队员和孙清都急忙对王程说道。

  王程一把将吴志新丢在地上,目光依旧冷厉,看着面色苍白的吴志新,沉声道:“我是中医,你的气血被我用独门手法封锁了一部分,也就是俗称的封穴截脉,我想你也知道。如果没有我亲自给你解开,你这辈子都只能当个普通人,现在说吧,你为了什么?”

  吴志新急忙呼吸急促起来,以呼吸来搬运气血,可是却是没有丝毫反应,反而因为呼吸急促而差点堵塞呼吸道,立刻知道王程所说不假,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一下。他身为化劲巅峰的宗师级高手,虽然比韩时非差一些,更不如领悟丹劲的黄德林,可是也比王程更为清楚气血搬运对武者的重要性。

  不能搬运气血,他就是一个普通人,顶多会点格斗技巧招式,可是无法以气血来爆发力量,劲道都无法凝聚起来。

  “你,你,你……”

  吴志新这次是真的怕了,看着王程还是很不服气的想说狠话,可是一时间说不出口,因为他害怕会再次激怒王程。

  孙清上来抓住王程的胳膊,面色焦虑地道:“王程,别冲动。”

  几个吴志新的队员也上来将吴志新扶起来,一个年轻人会些中医接骨的手法,两下将吴志新的胳膊接上了。随后一个个都怒视着王程,如果不是忌惮王程的实力,估计都冲上来了。

  “孙局长你放心,我知道分寸。”

  王程对孙清说了一句,然后再次看向吴志新,语气已经平静下来,道:“你不说,那我就走了。”

  说完,王程转身拉着王媛媛就朝着门口走去,一个个看热闹的便衣和制服都急忙让开道路。这个少年一拳把人打飞出去,他们刚才都看的清清楚楚,如此实力,他们谁都不敢挡在王程面前。

  而且,他们看出,局长孙清和王程的关系也是匪浅。

  看着王程一步步走远,吴志新面色变幻不已,当王程就要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喊道:“我们头儿是牛局长,他和你师傅长鹤道长一直有些间隙。”

  王程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转头目光惊异地看着吴志新。问道:“牛大海是你们局长?什么局?”

  吴志新沉声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你知道我们局长?长鹤道长告诉你的?”

  王程摇头,道:“不是我师傅说的。我见过牛大海。上周他在江州,去山上见过我师傅。好了。我知道了,既然你是牛大海的下属,我就不奇怪了,我先回家休息了。三个月后来找我,我给你治好伤势,疏通血脉。如果这三个月内你还不老实,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个普通人吧。”

  说完,王程就出了公安局的大门。拉着王媛媛上了一辆车离开了公安局。

  吴志新胸口剧烈的起伏,他身上没有枪械,如果有的话,他估计都会忍不住对着王程开枪了。

  他吴志新何时遭受过如此的屈辱?

  三个月!

  吴志新眼神阴冷起来,三个月内无法动手,几乎足够决定他的命运了。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不相信国内那么多中医高手,和诸多抱丹的武者高手,就没人能解开他身上的截脉手法,实在不行他就去找局长牛大海。

  他相信。牛大海绝对能解开王程的封穴截脉。

  孙清目送王程离开之后,才松了口气,急忙跑到吴志新跟前。问道:“吴队长,你没事吧?我已经叫了救护车,马上就到。”

  吴志新推开孙清,呼吸已经调整过来,可是依旧无法实现气血搬运,手掌在胸口几处大穴按了按,顿时传出一股刺痛,让他不敢再继续,沉声道:“不用了。孙局长。”

  说完,吴志新就带着几个队员离开了公安局。留下一句话:“孙局长,你自己派人把蓝罗押解到京城。”

  孙清一愣。接着就是面色难看起来,因为开始说好的,押解犯人吴志新的事情。他们当地警方只是配合抓捕,后续事情都不会管。

  现在吴志新交给他们去押送,明显是故意给他们找难堪。

  那蓝罗外面还有同伙,谁知道押送的路上会不会出事?一旦出事就绝对不是小事。

  “吴队长,这是你的事情吧?我们的任务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人我们交给你了。”

  孙清也语气不善起来。

  吴志新回头看了孙清一眼,道:“不,你错了。人是我们交给你的,接下来你们的任务是把人送到京城,那里会有人接应你们,祝你们顺利。”

  说完,吴志新带人快步离开了,他要立即去找人给自己治伤。

  封穴截脉手法,会让气血堵塞,时间越久对身体的伤害越大。到时候会降低气血爆发力度,即使恢复了,也会降低整个人的实力,甚至严重的会让吴志新倒退一个境界,需要很长的时间来修生养息恢复气血。

  即使如此,除非万不得已,他也不会去求王程!

  目送吴志新离开,孙清的面色也不好看起来,对下属严肃地说道:“给蓝罗带上手铐和脚镣,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十个人三班轮换。明天调集特警队过来押送去京城,一级戒备。”

  “是,局长!”

  “是!”

  几个便衣急忙去执行,气氛也严肃起来。他们知道这次的犯人是国际通缉犯,世界著名的杀手蓝罗。在欧美几大国家内都是通缉榜上前一百名的危险人物,总共加起来赏金超过五百万美元。

  而且,蓝罗在国内还有一个同伙,这是情报当中明确指出来的。所以,这次任务很危险,说不定就会有人来抢人,他们一个不注意说不得就会死在其中。

  孙清实在是不想揽下这个事情,可是吴志新直接走了,他不接也得接。他知道这是吴志新故意报复他,无奈的是,他还必须往里钻。

  叹了口气,孙清没多想,也回家去了。最近两天因为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没回家,现在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押解犯人的事,顺其自然,出事了,那吴志新也逃不脱责任。

  另一边。

  王程和王媛媛已经回到了家里。

  “媛媛,你没事吧?”

  王程看着小姑娘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不由地担心地问道。害怕今天晚上看到的血腥场面会在她心里留下心理阴影。

  小姑娘小脸很安静,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哥哥王程,随后就伸出双手,搂着哥哥的脖子,将小脑袋埋在哥哥王程的怀里,低声道:“哥,我有些怕。”

  王程有些心疼地轻轻地摸着小姑娘的脑袋,在其耳边柔声说道:“没事的,都过去了。别害怕,我一直都在你这边保护你。”

  “嗯!”

  小姑娘点点脑袋,眼睛微微眯起来,就这么趴在哥哥王程的怀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王程无奈,晚饭都还没吃呢。当下只能轻轻地抱着小姑娘来到她的卧室,轻手轻脚地将其放在床上,可是小姑娘的双手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脖子不松开。

  王程顿时没辙,不想叫醒她,只能就这么抱着小姑娘一起躺下来。看着王媛媛安静地面庞,王程露出一丝微笑,轻轻地低下头,在小姑娘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微微调整呼吸,以睡虎式的呼吸方式逐渐入睡。

  年底他们就回来了,王程此时有些不舍得到时候将小姑娘留在江州。

  可是,不留下能怎么办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