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又是老道士的敌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又是老道士的敌人

  (抱歉,今天两更没了,出了趟门,晚上才回来,过年的事,真不好说,本以为可能没事,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突然就有事了。【】还请大家见谅……多谢大家的支持,票票还是不能少哦,今天的推荐票有些少呀,求票,推荐票月票都交出来吧……)

  “他外号叫蓝罗,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中年大汉走过来,对着王程淡淡地说道,眼神在王程的身上上下审视。

  孙清急忙来到王程身边,低声道:“这是吴队长,王程,你的伤没事吧?我们叫了救护车了,等下去医院看看吧。”

  中年大汉吴队长慢慢地来到他所说的蓝罗旁边。蓝罗面对十几把枪,以及吴队长等人,面色还是没有多少变化,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下场。

  王程对孙清摇摇头,手心的伤口已经止血了,他的血液比普通人要粘稠一些,更容易凝结起来。

  “没事,就是小伤,已经愈合了,不需要去医院了,我想马上回家。”

  王程将王媛媛挡在身后,不想让她看到血腥的场面。而对那走过来的吴队长没有过多的理会。

  孙清点点头,答应下来:“好,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等等!”

  吴队长上来严肃地说道:“回去录个口供再说。”

  孙清笑道:“吴队长,没事,王程我认识,明天录口供也一样,不过是走个过程,这人都抓到了。”

  王程也是如此的想法,反正也没他的什么事儿了。

  不过,吴队长来到那被他称作是蓝罗的中年人面前。平静地说道:“那可不一定,我还有不少问题要弄清楚,他为什么会在机场进入王程的车?他是如何知道这是他的车的?据我的消息。两天前,蓝罗就在港岛。王程。你也是刚从港岛回来的吧?你能不能给我详细确切的证据,证明你这两天在港岛做什么?有什么人能给你证明?”

  蓝罗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淡淡地道:“吴志新,你果然还是如此。”

  “我一向是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我就是如此!”

  吴队长,吴志新语气很坚定地说道。

  “你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敌人的机会。”

  蓝罗不屑地说道。

  孙清开口道:“吴队长,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王程去港岛是给一个病人治疗的。他每周都会去一次,病人的家属给王程安排了专机和专车,每周都会接送,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他小小年纪,如何会治病?据我所知,他不过十八岁吧?而且,根据我的消息,蓝罗在港岛就是和一个大家族有牵涉。”

  吴志新眼神还是审视着王程,满脸怀疑地说道。

  王程手掌中间的血液已经凝固起来,他本不想惹事。只想安静地回家。可是听到吴志新的话,王程忍不住皱眉,道:“吴队长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拿不出证据,你就可以断定我和这个蓝罗是一伙的?”

  吴志新点点头,看着王程,道:“不错。”

  “那你有证据证明我和他是一伙的吗?”

  王程反问道:“就算我是被告,你是原告,你也要提供足够的证据来给我定罪吧?”

  “小子,我们队长不会错的。”

  吴志新身后一个身材壮实的年轻人沉声说道,眼神不善地看着王程。

  “呵呵,我也认为我不会错。”

  王程呵呵一笑。语气不屑地说道。

  呼!

  那年轻人一下子就上前一步,对着王程喝道:“小子。你找茬?”

  王程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看向吴志新。淡淡地道:“吴队长,这就是你们的执法态度?仅仅凭借自己的猜测就能定罪抓人?”

  “呵呵,这还真就是我们的执法态度,也是我们的权力。我知道你,王程,长鹤道长的徒弟,现在你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录个口供,然后我们也不会为难你,毕竟我没有证据给你定罪。不过,你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什么架子,就算是走个过场,你也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去走完这个过场。”

  吴志新笑了笑,随后语气逐渐严肃地说道。

  孙清看到气氛不对起来,急忙说道:“吴队长,这个蓝罗是王程抓住的,他是有功的吧?你这样说,我可不会坐视不理,我会如实向上汇报。”

  “那你就去汇报吧,小李,把蓝罗和王程都戴上手铐,带上车!对了,还有那个小姑娘,也是嫌疑人之一,一视同仁,全部都戴上手铐!”

  吴志新对孙清冷哼一声,随后招招手,对身后的下属说道。

  其中一个年轻人上去给蓝罗戴上手铐,蓝罗两条胳膊都被王程打的脱臼,所以无法反抗。另外一人快步上前,就要给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也戴上手铐。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想平复心中的火气和躁动的气血。他感受到了小姑娘王媛媛紧紧抓着自己的小手已经满是湿润的汗珠,她害怕了。王程心中的火气也几乎无法压制。

  “吴队长,你确定要这么做?”

  王程盯着吴志新,沉声说道。

  孙清也是着急的满头大汗。他看的出,这个吴志新对王程是有成见的,所以这次是故意如此做为,劝解道:“吴队长,王程和我们唐书记都是好朋友,他是绝对不可能和这个蓝罗有什么关联的。”

  “孙局长,你这个逻辑我可不赞同,和唐书记是好朋友就是好人了?蓝罗当年是我的手下,因为不满工资待遇离开了岗位,没想到最后走上了为钱杀人的道路。我对他比谁都了解,他在国内至少还有三个同伙,目前确认了两个,还有一个没有确认,我们还在调查。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吴志新看着王程,嘴角一扯,道:“王程。你现在跟我们回去,交代清楚这两天你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等我们核实了,自然会放了你。我劝你现在最好老实一点,不然,在我们手底下动手,可不是一般的拘捕这么简单。”

  刚刚戴上手铐的蓝罗大声道:“胡说八道,吴志新,不是你一味排挤我们。我们会离开?”

  吴志新冷哼一声,没有理会蓝罗,示意手下队员将其压入车内,目光再次看向王程。

  王程将王媛媛护在身后,沉声道:“跟你们走一趟也行,那不要给我妹妹戴手铐。”

  “不行,一视同仁,小李,快点带他们上车,我们在江州的时间不多。”

  吴志新对那年轻人催促道。语气有些不耐烦。

  小李一把就先抓向王程身后的王媛媛,看其手法,是很简单的擒拿手。不属于王程认识的任何一门拳法。可是却很简单有效,似乎是专门为擒拿而创造的手法。

  啪!

  王程一把抓住了小李的手腕,看着吴志新,沉声道:“我说了,不准碰我妹妹。”

  王媛媛站在王程的身后,紧张的没说话,可是表情很委屈。

  孙清也走上前来,将王程和王媛媛挡在身后。

  可是,孙清还没说话。吴志新瞬间就动手了。只见他上来一把就将孙清拉到一边,一拳就打向王程的面门。沉声道:“小子,这是你自讨苦吃!”

  王程双眼精光暴射。这个吴志新的态度,他如何看不出就是在故意针对自己?可是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家伙,不过他刚才说出了王程是老道士的徒弟,那么王程猜测只有一个可能。

  这家伙和老道士不对付,所以牵扯到了王程的身上!

  见到王程的时候就认出了王程的身份,想来这个吴志新也专门调查过老道士和王程的身份信息。

  对方是有备而来!

  上次是那个初入罡气境界的超级宗师牛大海,这次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吴志新。老道士的敌人还真不少,而且还都是不一般的高手。

  还好,吴志新不是牛大海那般无敌的高手,只是化劲巅峰。

  所以,王程在吴志新出手的一刹那,也是毫不客气的出手了。他手掌一推,将小李一把推开,巨大的力道推的小李撞向吴志新。

  吴志新冷哼一声,脚下步伐划过一个半圆,赫然是八卦拳的步伐,还有太极的影子,躲开了撞过来的小李,手掌在空中旋转,然后猛然一把抓向王程的面门而来,拳风呼啸,劲道极为凝聚!

  果然不愧是化劲巅峰的宗师级高手。

  王程最近遇到的高手越来越多,随着他的实力提升,现在也只有这种化劲巅峰的宗师级高手才能入他的法眼了。

  没有松开王媛媛,王程不放心。他一手抓着小姑娘的小手,另外一只受伤的手紧握成拳,和吴志新硬碰硬的对拼了一拳!

  砰!

  一声闷响。

  王程早有准备,所以下盘马步稳健,纹丝未动,可是手心的伤口再次裂了开来,献血挥洒出去。

  吴志新却是吃了小亏,因为他从没想过王程力道会如此的巨大。他对武圣山武学了解的很清楚,这一派武学不凝劲道,以搬运气血,修生养性为主。长鹤道士当年也是以一身皮糙肉厚闻名于世,在当世堪称无敌。

  可是,没有谁会惧怕长鹤道士的攻击!

  因为武圣山武学的攻击性很弱,只练力道,不凝劲道。同时长鹤道士也主修的是横练防御法门,所以让很多人都认为武圣山武学只能被动的防御,这也符合道家无为的核心思想。

  吴志新也一直是如此认为的,此时就吃了亏,眼神惊异地看着王程,知道自己了解的可能有出入,沉声道:“小子,不错,再来。”

  “哼,再来就再来。”

  王程对吴志新丝毫不惧。

  这里是江州市,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他都不惧。旁边还有一个孙清看着,事后吴志新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依旧只是一只手,手心的心血还在溢出,王程对此没有理会。面色沉静。面对吴志新的不断攻击,沉稳面对,始终将王媛媛护在身后。脚下也踩着九元拳法的步伐,逐渐出现一个半圆。时时刻刻都以自己的正面来面对吴志新。

  砰砰砰砰!

  两人不断的交手,吴志新展现出的武学修养很是高深,主修的乃是八卦拳,同时还修炼太极和形意,对三大内家拳都有不错的领悟。所以他的攻击手段非常的繁多,对王程不断的展开攻击,一拳拳下来,几乎没有重复的招式和技巧。

  如果是一般人。别说是挡了,估计招架都难。

  可是,他就是无法将王程击倒。不过王程一只手也是无法抵挡的,硬抗了吴志新至少五招,两边肩膀和右边胸口都挨过拳头,肌肉还有些刺痛。

  吴志新还是心中有分寸的,不敢强行攻击王程的左边心脉,如果一个不慎打死人了,就算是他也会真的有不小的麻烦了。

  “小子,不错。不错,老道士挨打的功夫你学了八成火候了,再接我一拳试试。”

  吴志新面色难看起来。七八个他的队员都看着呢,可以说是他丢了一个大人。王程从头到尾都是一只手,还硬抗了他的五六拳,竟然现在还完好无损的站着。别看他嘴上说的轻松,好像一切尽早掌握,实际上心中没有了一点点的底气。

  几个吴志新的队员都是面色惊异,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王程呼吸依旧沉稳,体内气血高速搬运,对挨打的部位不断的进行修复。肌肉的刺痛在减轻。同时双眼凝视着吴志新,王程语气依旧平静地道:“吴队长。今日之事,日后必有回报。”

  “呵呵。你还是先过了今天再说报复我的事吧。”

  吴志新不屑地笑了笑,脚下猛然就踩着直线冲了过来。这明显是形意拳直进直冲的进攻方式,双拳接连交换,一拳乃是炮拳,一拳乃是钻拳,两种拳法和劲道都是杀伤力极大的进攻技巧。

  而且,吴志新的钻拳是朝着王程的左边心脉去的!

  这一招,吴志新生出了杀心,王程如此年纪展示出的实力,超过了他的想象,而且双方还结下了仇怨,这让他很忌惮。

  王程心中一直很平静,猛虎常驻,威势融入自己的精气神,冲着冲过来的吴志新就是一声虎吼,气息爆发,声浪滚滚。

  吼…………

  一声虎吼直入吴志新的双耳,震慑的其脚下动作都满了一拍,双眼有些发花。

  周围距离近的人都是耳膜嗡嗡作响,一时间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只有耳边阵阵虎啸。

  王程瞅准了机会,第一次主动出击,松开了王媛媛,双脚迈出,猛虎下山一跃而起,双手抓向吴志新的咽喉和心脉。

  你想杀我,那我也不客气。

  王程不是以德报怨的人。

  吴志新被一声虎吼震慑地楞了一拍,此时气势已然不足,气血也缓了下来,急忙后撤。可是王程已经来到面前,让他面色瞬间巨变。此时他展示出了高超的现代国术的修为,双拳瞬间从形意变化成为了太极,划过一个大圆,双手缠丝劲交缠,抓向王程的双手,想要消弭王程的力道。

  可是,当吴志新接触到了王程的双手的时候,面色再次剧变,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王程,巨大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冲击过来,他的缠丝劲根本不能抵挡,直接被王程打在右边胸口和肩膀。

  咔嚓一声脆响,在每个人耳朵边都清晰的响起。

  吴志新的左边肩膀直接被打的骨骼脱臼。王程终究是没有打在他的心脉,拳头移动了一下,打在肩膀上,不然这一下吴志新不死也要重伤心脉。

  呼呼呼……

  吴志新倒飞出去,带起一声呼啸,直接撞在车上。吴志新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临危不乱,急忙再次施展太极拳的技巧,将身上的力道传递到了身后的车上,一声声脆响响起,整辆车的所有玻璃都在瞬间被震的粉碎,碎屑飞射出去。

  不过,饶是如此,吴志新还是被巨大的力量震动的脏腑微微移位,面色通红,一口鲜血就吐在地上,双眼死死地盯着王程。

  周围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这两人交手速度太快,动静太大,好像看大片一样。

  王程将吴志新一拳击飞,脚下就是迅速的后退,再次来到了王媛媛的身前,将小姑娘护在身后,心中才安定下来,看着吴志新的目光,抱拳沉声道:“吴队长承让了。”

  “抓起来,袭警。通知武圣山藏鼎观的长鹤老道士,让他来领人,他不来就不放人!”

  吴志新呼吸几口气,调顺了气血,站起来一挥手,看着王程大声呵斥道。

  几个吴志新的队员都跑上来将王程包围了起来,可是都不敢强行上去,毕竟王程才在他们面前将他们的队长给打的吐血。

  要知道,之前,吴志新在他们心里可是神一样的人物。带领他们执行过几次任务,都是无往不利,无人可挡。

  孙清愁眉苦脸,他知道自己没辙了。他只能挥挥手,招呼两个自己的嫡系便衣上来将王程围起来,对吴志新说道:“吴队长,我来吧。”然后,低声对王程说道:“王程,配合一下。有我在,你放心,不会让你吃亏,这些都是我的人。”

  听到孙清的话,王程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这一趟是避免不了的了,将双手伸出,让孙清给自己戴上手铐,低声道:“媛媛不能戴。”

  王媛媛睁着大眼睛看着孙清,小手抓着哥哥王程的衣角。

  孙清点点头,不敢看王媛媛的眼神,没有给小姑娘戴手铐,直接招呼两个下属就带着王程兄妹两就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吴志新面色再次难看,看着王程的背影,愤恨不已。他想给王程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吃了大亏,最后还让孙清把人带走了,有孙清在,他自然知道自己不能将王程怎么样。

  他这次来江州执行任务,抓人是其次,最主要的目的是给江州的三大武学流派一个下马威和警告。

  可是,第一个目标就失败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