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五章 二龙二象

第六百一十五章 二龙二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呼……

  咕咕咕…………

  一股股气泡从王程的嘴里吐出来,在水中发出一声声清晰的闷响。

  王程急忙吐出一口气息,将体内气血缓慢搬运起来,四肢总算是感觉到了一丝炙热,赶忙摆动双手双脚,想要上去,离开这太过冰冷的水中。

  可是。

  这时候上面的冰窟窿又掉下来一个人影,正是他师傅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阻止了王程出去的方向,伸手指了指里面漆黑的水中深处,然后就游了过去。

  王程浑身肌肉骨骼都还在颤抖,他看着师傅的动作,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强忍着让自己身心颤抖的冰冷寒意,勉强摆动手脚游动着前行。

  哗哗哗哗哗……

  划动水的声音和吐出气息的声音在水中异常的刺耳。

  王程咬紧牙关,憋着一股气,一直跟着师傅游动了足足近五分钟的时间,他感觉体内气息都快耗光的时候,才发现漆黑的水中终于出现了一丝亮光,那一丝亮光异常的敏锐,而且一看让人眼睛都感觉到了一股冰冷,似乎能冻结视线。

  哗啦啦……

  前面,王程发现师傅已经出去了。他立即紧跟着两步,几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奋力地跟上师傅的节奏,从水面上钻了出来。

  嘶嘶……

  王程的脑袋一钻出来,就急忙吸着空气。

  可是,周围那袭来的更为冰冷的寒冷,让他吸气的动作顿时一滞,随后脸上的水就被凝结成为了冰晶,冰冷的气息吸入体内,浑身都为之一僵,五脏六腑都几乎被冻结。

  好冷!

  他看到师傅长鹤道士走上来之后,立即就在原地开始练拳,不停地动。身上不停地有碎冰落下来。

  这里的温度,冷的不可思议,估计得有零下六七十度,甚至更低。

  相比之下。王程感觉水中似乎更加的温暖了!

  真的是有了对比才知道珍贵。

  “快出来练拳,不然不出半小时你就要被冻僵。”

  站在地面上的长鹤道士对着王程急忙喝道。

  王程一个激灵,知道自己必须要行动了,急忙从水中钻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和上半身。将凝结起来的冰晶甩掉,然后才仔细看,发现这里是一个洞穴,到处都是厚厚的冰晶的洞穴,自己站的地方似乎就是入口,雕刻着两座冰晶金刚像,应该也是金刚宗的地方。

  砰!

  他当即就扎下马步桩法,龙象拳法就搬运起来,一步一步地必须不停地动,才能让身上的凝结成的冰掉落。不把自己冻僵。

  可是,周围那好像要将血液冻僵的冰冷气息不断地冲击过来,让他不得不加快呼吸,加快动作来搬运气血,维持自己的体温。

  身体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气血也被动的提升了一些,而且也更为凝聚。

  二龙之力的滋生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一股股炙热的暖意从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之中缓缓地出现,让王程总算是感觉到了一股暖意从体内透出来,缓了一口气。

  旁边。长鹤道士的天罡拳法也修炼的极为紧张,一张脸也涨的通红,可是他终究是气血浑厚无比,一边练拳还一边开口说话:“这里是当年明德和尚带我进来的。乃是金刚宗的秘密之一,只有金刚宗最核心的弟子才能进入这里。”

  其实这也是废话,不是实力高深的核心高手,根本进不来,或者勉强进来了也会被冻死。

  王程从小出生在南方,所以真的是从没有想象过世界上会有这么冷的地方。吐出一口气息都不会变成白雾,而是变成了一片细小的冰晶掉落了下去。

  似乎,电视上出现的南极北极看起来也没有这么冷吧?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的神色,继续说道:“这里是修炼纯阳内家功法的最佳之地,我体内没有纯阳气血,所以不能久留,你自己把握一个度,一旦坚持不住了,就离开这里,从原路返回,我在上面等你。”

  王程神色微微一愣,刚刚被冻的好像思维都运转不灵了,所以一些事情没想到。此刻他仔细一想,师傅没有纯阳气血,在这里的确是要消耗气血来维持,所以的确是不小的负担。

  当即,他急忙说道:“师傅您放心,我心中有数,您快离开这里吧。”

  长鹤道士对王程严肃地点点头,道:“记住了,切莫逞强,你还年轻,这也是初次尝试,就算这次机会错过了,以后每年冬天都可以过来继续修炼。”

  “弟子知道!”

  王程也满口严肃地答应下来。

  长鹤道士没有废话,转身就跳入水中,原路返回离开了这里。

  这冰冷的洞窟之中,就只剩下了王程一个人,他此刻修炼了一遍完整的龙象拳法,体内气血已经逐渐的活络了过来。

  再加上,他本身就领悟了道家纯阳,体内气血时刻都有纯阳气息,所以能自然而然地抵挡一部分寒意,算是有一层天然保障。

  可是,他此刻突然敏锐地感觉到了,体内纯阳气血和龙象拳法有一丝不契合!

  在平时,因为他修炼武学有不少,所以没有细细地感受。

  此刻,他只修炼一门龙象拳法,而且此地冰冷刺骨,让他思维更加清晰敏锐,所以能清晰地感受到,龙象拳法和道门纯阳似乎有一丝貌合神离的样子。

  看似好像很融洽,可是深层次还是两个不相干的存在。

  呼呼呼……

  吐出一口口气息,王程没有停止龙象拳法的修炼,一边修炼尽快融合滋生的二龙之力,一边仔细地思考着问题所在。

  或许!

  就是纯阳的原因!

  王程眼中光晕闪烁,没有任何情绪,只有一片冷静,身上的衣服都被冻的碎掉了,只剩下了一点点还连接在一起,看起来比乞丐更加的可怜。

  他体内纯阳高照,龙象和鸣。

  可是。却没有真正融合在一起。

  王程不断地深呼吸一口一口的气息,突然心中一动,气息变化了一点,呼吸不再搬运纯阳。心中烈日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顿时,他体内气血的温度就明显的下降了一些!可他不为所动,依旧一步步地修炼龙象拳法,体内四肢百骸和五脏六腑,骨骼肌肉当中滋生气血的速度越来越快。二龙之力也越来越浓郁。

  一股龙吟之声在身周缓缓升腾!

  在王程体内,现在龙是龙,象是象,而且二象之力早就稳固,所以强过龙之力。

  散去纯阳,单纯地以龙象拳法来抵抗周围的寒意,让王程感觉到了有些勉强,刺骨地寒意侵入骨髓。

  可是,他依旧没有停下,也没有重新凝聚道门纯阳!

  道门。有道门纯阳;佛门,也有佛门纯阳。

  龙象拳法终究乃是佛门拳法,所以和道门纯阳会有一丝不契合。

  王程就以这次闭关为契机,来重新领悟出佛门纯阳,如此与能让龙象拳法完美契合。

  一时间,他的心思变得极为单纯而洁净,心中只有一龙一象,动作也变得越来越缓慢,龙象拳法在他手中变得圆润自在而随意。

  体内的二龙之力在极寒的压迫下,迅速的滋生完毕。然后和二象之力开始纠缠!

  龙象,龙象,在这门拳法当中,终究是一体的。

  王程一步步地修炼。开始朝着洞窟里面走,越往里面,寒意越是浓郁刺骨。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一双腿都差不多被寒冷入侵地失去知觉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了体内的二龙二象猛然全部纠缠在一起,不断地互相交融!

  体内四肢百骸深处滋生出一股磅礴的炙热气血。让他失去知觉的双腿也缓缓地重新感觉到了筋骨的存在。

  呼呼呼……

  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息,眼中闪过一丝龙象气息,不再是龙和象,而是龙象。

  二龙二象真正开始融合,他即将真正的踏入二龙二象的境界!

  浑身气血都重新焕发出了新的活力,温度陡然升高!

  二龙二象,比之一龙一象强大了两倍有余!

  这一修炼又持续了足足半天的时间,王程才感觉到体内磅礴的气血彻底地稳了下来,浑身温度也提升了一些,似乎能和周围的寒冷抗衡了。

  可是,他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这个山洞很长,周遭都是不知道多厚的冰层,王程一步步走进去,寒冷之意越发的浓郁。他不满足于二龙二象的境界,他要触摸更高的极限,突破自己的极限,想要在这里领悟佛门纯阳!

  他知道以后要继续修炼龙象拳法,道门纯阳几乎就是一个枷锁,不领悟佛门纯阳,就和龙象拳法不能完美契合,二龙二象境界可能就会成为他以后无法打破的极限。

  王程在冰窟当中闭关修炼的时候,长鹤道士站在冰面上扎下马步,红雪在他旁边左右走动着。

  突然,长鹤道士睁开了眼睛,视线看向金刚宗山门所在的方向,神色微微疑惑。

  只见一群人步伐匆匆地跑到金刚宗山门,然后传出一阵吵闹声。

  接着,那一大群人就分散朝着周围搜索过去,好像在寻找什么。

  “这里有火堆,还有吃剩下的骨头,他们还没走远,在周围找!”

  不一会儿,长鹤道士就听到了呼喊的声音,知道那些人发现了自己和王程刚刚吃饭休息的地方。

  他轻轻皱眉,心道:这些人,难道是明灯和尚的人?找自己和王程做什么?

  他自认为自己和王程都不亏欠明灯和尚和金刚宗什么,所以心中无愧也无惧。

  而且,他知道明灯和尚现在应该也已经圆寂了!

  除了明灯和尚,这西北之地,并没有谁能威胁到他的高手。

  “这里有马蹄印,在这里!”

  又一声发现的声音响起,一大群人追寻着冰面上的马蹄印追踪了过来。

  足足有二十多个人,每一个都比普通人气血浑厚许多,显然都是练家子。不过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袄,手中高举着火把,在夜空之中前行,一直追踪到了天池深处,找到了长鹤道士和红雪这里reads;。

  呼呼呼……

  一个个火把跳跃着,闪烁着火焰的声音。

  二十多个雄壮的西北大汉将长鹤道士和红雪包围了起来。

  一个面色黝黑,留着络腮胡子的高大中年人走出来,目光惊异看着长鹤道士和红雪,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长鹤道士竟然穿着单薄的衣服,沉声问道:“老先生,你们同行的可是还有一个少年?”

  长鹤道士没有否认,点头道:“不错,那是我徒弟。”

  周围二十多个大汉都松了口气,可随后就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要上来将长鹤道士吃掉一样。

  中年人一挥手,阻止了蠢蠢欲动的自己人,对长鹤道士问道:“你徒弟人呢?”

  长鹤道士指了指不远处的冰窟窿,道:“下去了,你们是谁?找我们做什么?”

  中年人高举着火把看了看那边的确是有个冰窟窿,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上下仔细打量着长鹤道士,严肃地说道:“老先生,我们家晚辈说,你和你徒弟拿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所以我请你们还给我们,我们西北马家就当没有见过各位,此事也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如何?”

  “西北马家?马继北可在?”

  长鹤道士看了对方,声音平静地问道。

  顿时,二十几个大汉都沉默下来,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忌惮无比。

  中年人的声音变得小心谨慎起来,问道:“老先生知道我们家老爷子?”

  “呵呵,你问问他还记不记得长鹤老道,让他来和我说话吧,我不想和你们废话。”

  长鹤道士一挥手,手中罡气闪烁,一股气息就吹拂过去,将对面的中年人逼迫的后退了三步,撞在后面同伴的身上才站稳。

  罡气!

  中年人面色大惊,摸着胸口的刺痛,对方只是一股气息就将自己撞的几乎受伤。他看出长鹤道士可能不是普通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一个凝聚罡气的绝顶高手。

  如此高手,绝对不是他们这二十几个人能招惹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