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机场遇袭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机场遇袭

  (谢谢投票的童鞋和打赏的童鞋,继续要点票票,马上就过十二点了,新的一周,还请大家多多投票,大家支持给力点,明天或许有两更哦!)

  看到周节均几人,王程拉着王媛媛走上前去,目光扫过几人。【】周庆川和周庆山几人都不敢和王程的目光对视,只有周节均浑浊的目光依旧落在王程的面上,却也是不敢直视王程的眼睛。

  “我叫王程,江州人士。周节均,有机会来找江州做客,我会好好招待你们。”

  王程看着周节均淡淡地说道。

  经过一次次和高手的战斗,王程的实力稳步提升,此时的实力比之一个月前乃是天壤之别。他深深的明白,武者就是要在战斗之中成长。没有经历过战斗,即使天资出众,比常人也努力百倍,最后的成就也是有限。

  所以,他不介意有高手去江州市找他过招。江州是他的大本营,这里的三大高手有一个是他师傅,另外两个和他的关系也不错,在这里他进可攻,退可守,谁来都不怕。

  周节均浑浊的眼神逐渐的清明了起来,经过心中的一次次集中精神的争斗,终于战胜了王程留在他心中的猛虎。他的精气神也得到了一些好处,更为的集中凝练,不过他现在依旧不敢看王程的眼睛,只是点头,沉稳地道:“好,我记住了。王程,今日所赐,他日我周家必定会有所回报。”

  王程笑了笑,没有多说,拉着王媛媛转身就朝着专机登机专用通道走去。霍有鑫依旧跟在旁边,本来王程让他可以回去了,可是这家伙非要将王程送上飞机才走。

  目送王程三人的身影消失,周节均的气息才逐渐的凝重起来。看着周伟光,语气淡漠地道:“伟光,如果此子不死。包括你和伟浩在内的所有华人年轻一代,一生都会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周伟光一直克制自己的情绪。此时听了周节均地话,回想在黄氏武馆内自己在王程的拳头下毫无还手之力的表现,忍不住站起来看着王程消失的方向,沉声道:“七爷爷,您放心,不论用如何手段,他以后必定活不长久。”

  周庆川眼中也是闪烁着狠历的光晕,语气冰冷地说道:“叔。此子虽然实力道强大,气血浑厚。但是脾气火爆,过刚易折,或许不需要我们周家出手,他就会死于非命。”

  “回去我找老祖宗问问他的来历再说吧,我听说过江州武圣山,上面有座武圣庙。”

  周节均坐在椅子上,再次闭上了眼睛,语气平静下来。

  周家几人也都安静下来,他们的飞机还有十分钟。经历了港岛的事情,他们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平复心中的打击。

  霍有鑫亲自将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送上飞机。目送飞机起飞,自己才离开机场回家汇报情况去了。他知道,这或许是他的一个机遇,和王程拉好关系,以后或许会有所出路,走上和家族长辈设计的道路不一样的人生。

  飞机上。

  王媛媛躺在椅子上已经眯着眼睛快睡着了,她今天虽然没有做什么,可是也感觉到了疲惫。旁边,王程也微微眯着眼睛。不断的控制着呼吸,来调节体内的气血。让气血不断的变幻不同的搬运之法。

  地煞拳法,龙象拳法。虎啸九式!

  虎啸九式在王程的手中已经纯熟无比,王程也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这门拳法的厉害。这不仅仅是一种桩法,更是一门由内而外的发力技巧。他最后给周节均那一拳,以饿虎扑食的呼吸法门扑了出去,浑身的力量从筋骨迸发,比他以前寻常时候强大了许多。

  “两千年没人能练成的桩法,果然不同寻常,或许其中还有许多我没有发现的奥秘。”

  王程心中略微激动地想到。

  飞机落在机场的时候,果然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了。从中午开始,霍家专门给王程租的专车就已经在机场的停车场等着了。

  王恒带着王媛媛从机场走出来,来到门口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江州新来的公安局长孙清,上次在王程居住的小区抓人的时候,他是和唐强民一起来的,所以王程有印象。

  而且,孙清对王程也有深刻的印象。看到王程,他就上来和王程握手,没有了上次的冷漠,带着热情的笑容,笑道:“哈哈,没想到碰到你们了,王程,你和媛媛从哪里回来?上次的事情,真的多谢你。”

  有上次的事情,张益农被连根拔起了,孙清才真正的掌控了江州市的公安系统,是名符其实的公安局长。他现在和唐强民的关系很好,算是唐强民一系的人马了。所以也了解了许多王程的信息,知道这个少年不是一般的小孩子,说是天才也不为过,态度也就好了许多。

  王程和孙清握了握手,笑道:“出去有点事刚回来,孙局长这么晚了来机场是公务?”

  孙清穿着便装,左右看了看,对王程低声严肃地道:“的确是公务,不过我就是来走个过场,陪太子读书,任务有其他人指挥。你这么晚才下飞机,应该没车了吧?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反正我在这儿也没什么事。”

  王程能听出孙清的语气之中有一些无奈和怨气,身为江州公安一把手,可是却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做主,那么看来应该是上面有人插手了,或者是这次行动的目标非常的不一般,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过,对这类事情,王程不会多问,他还奇怪这个孙局长竟然会对自己讲这些事,看来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当然,王程也没有从孙清的话里听到什么实质性的信息,就是一些抱怨而已。

  当下王程摇头笑道:“不用了,谢谢孙局长好意,我们有车。”

  孙清楞了一下。他知道王程本事很大,尤其是医术很神奇,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其家世却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悲惨,他没想到坐飞机回来还有专车接送。随后笑道:“好,那你们早点回去,听唐书记说周末你要去他家里给唐老治病,到时候我也去凑凑热闹,到时候一起喝一杯。”

  王程扬了扬眉毛,他听出对方这是在很明显的示好,笑着点头道:“好,周末我一定去。孙局长那我们先走了。”

  孙清点点头,目送王程和王媛媛上车,然后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低声喃喃道:“不知道那家伙的消息准不准,都在这里布点两天了,人都还没出现。”

  这时,一个便衣走了过来,对孙清低声说道:“孙局,刚才吴队说人已经到了,看监控。上了一辆车的后备箱。”

  说着,便衣拿出手机,点开照片。示意给孙清,道:“孙局,就是这辆车。吴队说要马上在附近路口设立关卡严查这辆车,绝对不能让目标人物进入市区,这会很危险!”

  孙清楞了一下,也是面色凝重起来,没有了丝毫不满。虽然他对上头夺权有些不高兴,但是他也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抓住犯罪分子才是首要。将手中刚刚点燃的烟直接扔在地上,沉声道:“快。布置下去,把机场附近的路口都拦起来。每一辆经过的车都要查,目标可能在路上换车,附近的小路也派人去监控起来,发现可疑人物一定要上报,不要私自行动,目标很危险!”

  便衣急忙去将孙清的命令发布下去了,而孙清看着手机上传过来的车辆照片,皱着眉头,因为他看着这辆车有些眼熟,似乎刚刚才看过,仔细看了看,顿时心中一震,面色剧变,手都哆嗦了一下,差点没拿稳手机。

  这不就是刚刚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上的那辆车吗?

  孙清急忙拿出电话拨给了这次行动的指挥,开口就喝道:“吴队,我刚才发现那辆车了,刚走,快,我们追上去,千万别让车上的人受到伤害。”

  电话里传出声音,也很急切:“孙局长,那你快带人去,我马上就带队员过去。”

  孙清当下就上车,将警报器拿出去贴在车顶上,直接拉响,然后招呼十几个人就朝着王程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车内。

  小姑娘王媛媛趴在王程的身上,呼吸沉稳悠长,又是快睡着了,这丫头今天有些嗜睡。王程搂着小姑娘的肩膀,抓着一缕青丝,看着窗外的江州景色。

  开车的司机对王程说着今天的经历,可以说他在机场待了快一天。

  突然,车子摇晃了一下,随后砰的一声,车子的轮胎爆炸开来,整辆车也失去平衡,朝着一边开去。幸好因为是晚上了,司机一直开的都不快,所以能控制方向在路边稳稳的停下来,可是车内三人都是有些吃惊后怕,谁都没有经历过车祸。

  王程急忙拉着王媛媛下了车,对司机问道:“师傅,车胎怎么会突然爆掉?”

  司机师傅也是奇怪地来到爆掉的车胎这里,一边蹲下来查看,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今天天气有些热,可也不应该呀,车胎是上个月刚换的,按理说跑个上万公里都不会有事的。”

  嗤!

  一声利器入体的闷响毫无征兆的响起,随后司机师傅直接倒在了地上,脖子上一个大大的血洞,鲜血如柱的喷涌而出,顺着脖子流了下来,眨眼间就染红了一地。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满地鲜血,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叫,王程急忙捂着她的眼睛,将其拉到身后去挡住。因为一道身影已经从车底下迅速冲了出来,一柄雪白的匕首刺向王程而来。

  “快跑!”

  王程推了王媛媛一下,让她先离开这里。

  呼……

  一声呼啸,匕首已经来到了王程的面前,自下而上的刺向王程的咽喉,力道极大,速度也很快。可见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弱,而且下手狠毒,都是以杀人为目的的!

  王程第一次和有利器兵刃的敌人战斗。所以心中很是忌惮,急忙闪开,目光看去。才看清楚对方的面貌。

  只见对方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子,面貌没有丝毫的出奇之处。放在人群里不会多看一眼的存在,表情也是冷厉异常,眼神一片平静,毫无情绪。

  匕首擦着王程的肩膀刺过,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吹拂在王程的脖子上,让王程脖子的皮肤都一阵收缩,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是谁?”

  王程再次后退一步,始终挡在王媛媛的前面。看着中年男子沉声喝道。

  中年男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明显是没想到王程能躲开他的匕首。没有说话,他直接再次冲了上来,一步跨出,身体一个旋转,手臂甩出,匕首猛然再次刺向王程的胸口。

  这次,他用了更强的力量!

  “哥,小心!”

  王媛媛跑出一段距离就停下脚步,回头看到这一幕。急忙惊呼一声,担忧地提醒王程。

  王程背对着王媛媛,却没有如刚才一样退开。他不喜欢被动的防守。如形意拳高手一样,迎着对方的攻击也要硬上,以硬碰硬,决不后退!

  经过一次次战斗,王程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气势和战斗风格。

  眼神之中精光闪烁,王程瞬间出手了,施展出九元拳法之中的擒拿手,一把抓向中年男子紧握着匕首的手腕!

  “哼!”

  中年男子眼神再次闪过惊异,冷哼一声。手腕一转,匕首变幻了一个角度。重新刺向王程的咽喉,然后另一只手一拳打向王程的腹部。

  没有什么拳法招式。就是随机应变的一拳,可以看出力道不弱。

  王程也是一声冷哼,依旧没有退,见对方施展的匕首很灵巧,一时间无法躲避,可是拳法步伐都没有什么章法,都是随意而为,看似很不错,可是也没有国术拳法的威力,可以肯定这家伙不是国术高手。

  所以王程干脆不躲了,一只手掌硬抓向匕首的利刃,另一只手紧握成拳,轰然轰出!

  两者距离很短,动作也很快,没有时间做更多的变化!

  砰!

  一声闷响。

  王程一只手抓住了中年人的匕首,同时还挨了对方一拳,可是他的拳头也是结结实实的打在对方的右边胸口。

  中年人结结实实的挨了王程一拳,瞬间整个人都倒飞出去,手中的匕首也被王程抓着利刃夺了过去,王程的手心溢出一丝鲜血,脚下纹丝未动。

  砰!

  又是一声闷响,中年人撞在车上之后,才摔在地上,已经是狼狈不已。右边的胳膊都被打断了,他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此时也是震惊不已,双眼瞪大地看着王程,沉声道:“国术拳法?你是刘家的人,还是杨家的人?”

  “都不是!”

  王程淡淡地摇头,沉声道:“你是谁?”

  这时,远处响起了一声声的警笛声音,一辆辆警车已经肉眼可见,朝着这边高速冲了过来,王程已经认出第一辆就是孙清开的那辆车。

  中年男子靠着车门,听到警笛声,面色再次一变,没有回答王程的话,还能动的手迅速伸入胸口衣服里。

  王程眼神一凝,想到了许多电视电影里面那些人将手伸入胸口里面口袋拿出来的东西——枪!

  一声冷哼,王程脚下再次发力,他知道,绝对不能让对方将枪拿出来。跃马桩和猛虎下山结合,一步跨出五六米远,王程瞬间来到了中年人的面前,手掌眨眼间落下,一把抓住了中年人还能动的胳膊,在对方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时间内,就是咔嚓一声,王程将其左边的胳膊的关节也拉扯的脱臼了。

  哼!

  中年人一声闷哼,感觉到胳膊的刺痛,手掌刚刚插入胸口,就感觉无法动弹了。王程也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这次知道自己上错车了,选错对象了。这个少年自认不是刘家和杨家的人,可是实力也是强大无比!

  “你是谁?”

  中年人眼神凝视着王程,眼底闪过一丝绝望。

  王程感受着手心的刺痛,这才将手中紧握的匕首丢在一边,看了看只是伤到了皮肉,才对其说道:“我是谁你肯定不知道,说说你是谁吧?不说等会儿就没机会了,看到警察都来了吧?”

  中年人面色严肃,靠着车门一言不发,似乎一脸认栽的模样。

  “哥,你没事吧?”

  王媛媛看到王程手掌流血了,急忙跑过来抱着哥哥的手,带着一丝哭腔关心地问道,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

  王程急忙笑道:“我没事,就是皮外伤,已经不流血了,过几天就好!”

  王媛媛这才放下心来,眼睛还是通红,随后狠狠地瞪了坐在地上不说话的中年人一眼,却是不敢看后面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司机。

  王程看到那司机的尸体也是微微皱眉,心中一阵不舒服。他虽然出手果断,可是终究是没有杀过人,看到如此血腥的死亡场面,还是有些不适应。

  几个呼吸的时间,孙清也开着车赶了过来,一辆辆警车将周围都包围了起来,车灯照的通明,如白昼一般。

  十几个便衣都急忙冲了下来,看到中年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两条胳膊都软软的耷拉在一边,都知道估计是胳膊不管用了,可是都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中年人。

  “王程,你没事吧?”

  孙清满头大汗地跑到王程的身边关心地问道。他知道,要是王程在他的眼皮底下出事了,他绝对难辞其咎,唐书记都会很不高兴。

  毕竟,唐书记父亲的病,只有王程能治。

  王程摇摇头,目光落在那中年人身上,道:“我没事,孙局长,这人是谁?”

  一个中年大汉带着几个气息沉稳,身形矫捷的男子从后面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