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何为复兴?

第六百一十三章 何为复兴?

  金刚宗的山门坐落在天池深处一个神秘的山谷内,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只有深入进去才能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而这深处人迹罕至,进来的道路也异常艰险曲折,没有熟门熟路的人领路,根本无法走进来,所以几十年来也几乎没有人进来过。

  一座座石头雕刻成的金刚,一座座佛陀,一个个雕刻着诸多佛教文化的柱子,房屋,大殿……

  乍一看,这山谷内显得很有佛门气息,显得很庄重。

  可是,仔细一看,就发现这里相比于一般的传统寺庙少了一份肃穆,多了一份刚猛。

  这就是金刚宗。

  一片死寂,没有丝毫人气的千年宗门。

  明灯和尚坐在最里面的一座面目五官肃穆的巨大金刚石像下,这座金刚石像是金刚宗祖师爷雕刻的,一座充满佛陀气息的金刚石像。

  根据金刚宗典籍记载,当年金刚宗祖师爷在巅峰时期打遍佛门无敌手,在中华西北修炼五十年之后成就金刚佛陀,回到印度佛宗,无一人是其对手,被称作是佛门第一高手,印度另一大宗门婆罗门当时也不敢招惹金刚宗。

  可惜,那终究是过去了,金刚宗之后一千多年,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可以比拟祖师爷的无敌高手。

  “弟子无能!”

  明灯和尚双手合十,对着祖师爷惭愧至极地说道:“弟子辜负了列位祖师爷的期望……,导致我宗门复兴的最后一丝希望断绝……”

  想到自己再过不久就要去见诸位祖师爷了,明灯和尚的心中就是满腔的无奈,以及愧疚,还有不甘。

  他被摩罗三个印度老和尚偷袭得手,被一道六字大明咒打成了重伤。五脏六腑都已经破碎,现在硬靠着强大的气血修为强行续命。

  所以,他的气血每时每刻都在减弱。而且是在迅速的减弱。

  他的身体现在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火炉,需要不断地提供鲜血来做燃料才能维持燃烧。一旦鲜血耗尽,生命之火也就随之熄灭了。

  坐在祖师爷的石像前,明灯和尚低声开始念金刚经,神色逐渐安详起来。

  一切已经过去!

  王程得到师门掌门绝学之后,他想将王程和长鹤道士困死在里面,避免金刚宗绝学外传。

  同时,他也是真的被王程那骇人的天赋以及智慧压迫的有些心生恐惧。他害怕王程修炼金刚宗武学之后,将来做到佛道兼修。成就惊人。那么他寻找的金刚宗传人将来或许会被武圣山吞并!

  综合种种,他终究是做了决定。

  现在,他心中真的后悔了,他做梦也想不到王程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修炼成掌门绝学,从而打开武学密藏。

  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人死如灯灭!

  他知道,自己死了之后,金刚宗的一切都会随他而去,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他并不知道非洲还有几个佣兵是金刚宗弟子,或许知道了也不在意。因为那都是外门弟子,资质不足,不足以承担宗门的传承责任。

  世界上。以后或许不会再有金刚宗了。

  蹬蹬蹬……

  突然。

  明灯听到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以及一道密集的呼吸声。

  他缓缓地回头一看,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

  天池边。

  长鹤道士站在一块石头上扎下地煞拳法的桩法马步,恢复气血,治疗内伤,神色平静。关键时刻,恢复伤势的,也还是他修炼了一辈子的地煞拳法。

  水边,王程在冰面上打开了一个窟窿。从其中拿出一些清水来给红雪洗洗身体,同时也治疗一下红雪的伤势。

  刚才。红雪硬用身体承受了印度密宗三个大和尚的一击,体内骨骼和脏腑肌肉都受到了损伤。只不过依靠天生强大的气血,可以迅速的恢复,对它来说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势,顶多算是重伤。

  这一路上只需要王程陪和它一起修炼红雪桩法就好,最多三天就能彻底恢复。在红雪桩法的作用下,经过锤炼,甚至能让红雪的脏腑和骨骼肌肉恢复之后变得更为强大一些。

  哼……

  红雪鼻息间呼出一股白气色气息,用脑袋靠近王程的肩膀触碰了一下,感受着王程给自己清洗身体,眼神很是享受的样子。

  这匹马,跟着王程之后,就变得情绪极其丰富了起来,或者可以说是变得聪明了起来,很人性化。

  王程拍了拍红雪的脑袋,低声笑道:“好样的,你救了我一次,我一定会记得,以后你就跟着我,有我在,就有你在。”

  说着,王程揉了揉红雪的毛发,用清水清洗了一下最后一处伤口,就结束了治疗。

  事实上,他也没有怎么治疗,就是用清水清洗了一下,然后揉了揉它的伤处,活动血脉。他在人类当中是名医,神医,可是对动物来说,他就不懂了,因为他不是兽医,所以不会擅自治疗动物,而且对红雪来说真的不需要任何外力治疗。

  它天生强大的气血,就是它最大的依仗,只要不是直接致命的伤势,它都能依靠自己的气血慢慢恢复伤势。

  呼呼呼……

  红雪似乎懂得了王程的话,呼吸了两下,使劲地点了点脑袋。

  王程哈哈一笑,翻身就坐在了红雪的背上。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一变,体内红雪桩法的气血运转,就和胯下红雪体内的气血联系了起来。

  红雪立即就明白了王程想表达的意思,浑身一抖,将身上的水迹和血迹都甩的干干净净,水花四溅,然后马蹄迈动,就跑了出去。

  哒哒哒哒哒…………

  马蹄飞速踩踏着地面。王程坐在马背上稳如泰山,呼吸时刻都在变化。他对红雪桩法的修炼和领悟已经到了很深的境界,虽然还没有大成。可至少也有小成境界,现在这门桩法对体内气血的掌控。以及对身体的锤炼作用都是异常的明显。

  尤其是坐在红雪背上的时候,他的修炼效果更佳,比之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都更为有效。

  只能说,第一桩法,名不虚传。

  红雪也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气血的变化,它体内庞大的气血迅速的运动起来,浑身炙热无比,受伤的地方发出麻痒的感觉。在恢复伤势,疼痛已经轻松了许多,让它很是舒服,跑的也更加卖力欢快。

  一人一马,都享受这种感觉,就在这天池周围驰骋了起来!

  长鹤道士站在石头上依旧继续恢复自己的伤势,目光看着王程,他想到自己这次带着王程离开京城,一路北上大雪山,然后再次进入西北所经历的诸多事情。王程俨然已经成长起来,不论是对武学的领悟理解,还是面对敌人的智慧层次。都已经在自己之上了。

  让他这个师傅面对徒弟的时候,都有些压力了,可更多的是高兴和欣慰。

  或者,他认为自己的徒弟是天生奇人,生来就和普通人不一样。

  只不过!

  他担心的是,王程在体内领悟出的佛门金刚意境!

  武圣山,终究是道门。

  佛道终究是不同的。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王程此刻坐在红雪的背上,异常的稳重。还有一丝金刚气息,这就是佛门金刚的意境。而不是道门地煞的意境。

  这是长鹤道士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他相信王程自己清楚一切。也能知道应该怎么做。

  事实上,王程心中早有打算!

  王程骑着红雪一路奔驰出去了十多公里的路程,抓住了一只猎物就回到了师傅疗伤的地方,开始烧火烧烤猎物做饭。

  他们一路从大雪山走过来好几天,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就是喝了些水。

  即便他们是顶尖武者,气血修为惊人,可是身体也是需要食物来维持消耗的。

  所以现在王程和长鹤道士都饿的不行,不是肚子饿,而是浑身上下所有部位都有饥饿感,刺激着神经,很是难受。

  一大只重达三十多公斤的猎物架在了火堆上,估计也就够师徒两吃个八分饱。

  生火,做饭!

  王程将猎物烤的快熟的时候,香气四溢,旁边的红雪也是嘴馋的流口水,这家伙也是一个肉食动物。

  汗血宝马气血如此强势,的确是需要吃肉食才能维持身体的消耗,王程也不奇怪,随便撕下来一块八成熟的烤肉丢了过去。

  红雪张嘴接触咀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然后一双眼睛又是直盯盯地看着王程手中转动的猎物。

  王程苦笑了一下,对红雪说道:“你的胃口不小,再给你一只腿,我少吃点就好了。”

  说着,他又撕下来一只后腿丢给了红雪。

  红雪张嘴发出一声欢呼高兴的声音,然后低下头就开始吃了起来,呼哧呼哧地很是迫不及待的样子。

  王程有些尴尬,似乎,最近几天自己也没有给它吃过什么,而红雪也没有抱怨的样子。

  毕竟是刚刚跟着他的,所以他和师傅不吃饭的时候,也就自然而然的没有想起来还有红雪需要吃东西。

  歉意地看了红雪一眼,王程将这家伙深刻地记在了心里,以后会记得每天给它准备吃的。

  “师傅……吃饭了!”

  王程抬头看向依旧在练拳的师傅,叫了一声。

  长鹤道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息,体内受创的脏腑已经恢复了小半,再过两天就能全部恢复了,苍白的面色先恢复了红润平静,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这冰天雪地里也没有丝毫冷的感觉,反而身周散发出一股股炙热的气息。

  “老了!”

  长鹤道士一跃而下,感慨了一句,就坐在火堆旁边,拿起一只后腿就吃了起来。

  王程等师傅开始吃了,自己才开始吃,一边吃一边说道:“师傅,您最近半年最好不要再动手了,如果再有什么事,就让我来吧。”

  经过这次大雪山和金刚宗之行,明灯和尚死了。

  可是和明灯和尚一样燃烧气血的长鹤道士也是受创不轻,即便这几天能恢复内伤,可是有些东西也是不能恢复的。

  比如说看不见的生命力!

  长鹤道士气血消耗很大,可是他的气血是不可再生的,是积累下来的,消耗了就没有了。

  如果下次再碰到这样的重伤,那老道士就和明灯和尚的下场差的不多了……

  王程身为名医,已经看出了师傅的状态,所以才会如此说。

  看似说的很随意,可是长鹤道士很明白徒弟的意思和心意,淡淡地说道:“我心中有数,你不需要担心我,能看到你的成长,我即便马上和明灯一样,我也会瞑目。我相信武圣山在你手上,一定会再次复兴。”

  王程吃肉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继续吃了一口,问道:“师傅,您说的武圣山复兴,何为复兴?门徒众多?主宰武术界?还是掌握实权?或者是三者兼有?”

  长鹤道士也楞了一下,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也继续吃肉,道:“我老了,有些事情也没有你看的清楚,所以只要你想做,那就去做。只要你不做欺师灭祖,背叛民族国家的事情,我都支持你。”

  王程咧嘴笑了笑,道:“师傅,您看我像是大奸大恶之人吗?”

  长鹤道士回忆王程入武圣山门下之后所做的一幕幕,摇头道:“你自然不是!”

  “所以师傅您放心,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您也到了养老的时候了,这次回武圣山,您就和巴勒前辈在山上修养吧,剩下的俗事,就交给我了。”

  王程语气极其肯定而自信地说道,眼神坚定地看着师傅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呵呵一笑,道:“如此也好,我和巴勒给你做后盾,坐镇武圣山,你就去闯荡吧。不过,这次回去,我先带你去龙虎山一趟,有时间了,你还要去一趟全真教。”

  王程想到这次龙虎山和少林寺的所作所为,点头道:“师傅,我想先去少室山一趟。全真教的事情,先放一放吧。”

  长鹤道士眼睛一亮,去少室山这也是他开始的想法,去给那些老秃驴一些颜色看看。可是现在他状态不稳,所以想回武圣山修养一段时间再去近一些的龙虎山,之后才考虑去少室山的事情。

  现在他看着王程,看出这小子明显是想以自己为主。

  一股金刚气息在王程身上凝聚,随着呼吸变化,他身周气息涌动,赫然凝聚出了一座若隐若现肃穆的金刚佛陀形状。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长鹤的徒弟。老道士我一辈子天不怕地不怕,我们就去少室山,让那些秃驴看看,我老道士的徒弟不是他们那些小秃驴能比的。”

  长鹤道士哈哈一笑,很是大气地决定下来。

  道门弟子,用佛门金刚真意击败少林弟子,是不是会很有成就感?

  那些少室山的佛门弟子,会不会羞愧的无地自容?

  肯定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