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谁更狠?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谁更狠?

  热门推荐:

  (新年第一天,到处跑了一天,累的不行,还喝了点晕晕乎乎的,还是强撑着给大家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年快乐!)

  比武开始,外面的大门也正式关闭了。

  最后几个进入比武现场的几个人自然也就吸引了几乎大部分人的目光。尤其是其中还有黄德林的徒弟霍有文,最重要的是霍有文此时被一个中年人抓住了无法挣脱。

  韩时非转头看去,也是面色凝重起来,其他大部分人不认识这来的几个人是谁,可是他知道。

  除了那袁成清的大弟子成大及其他几个弟子之外,另外三个人,都是南洋周家的高手。

  那一个老者,和制住霍有文的中年人,以及另外一个年轻人都不是简单人。其中,那老者是泥印周家的代表高手之一,名叫周节均,辈分上比之黄德林几乎还要大一辈;而那中年人则是周庆川的一个堂兄弟,名叫周庆山,实力高强;年轻人是周家年轻一代的标志性高手之一,与被王程打进医院的周伟浩同辈,名叫周伟光。

  三人都是周家的高手,而且还几乎代表了老中青三代的精英高手。

  “没想到袁成清把你们都惊动过来了,周节均,你有十年没离开过泥印了吧?”

  韩时非站起身来,对着那老者淡淡地说道。

  周节均在周家地位比较高,十年前的时候,实力就几乎进入抱丹境界,只差临门一脚。在南洋有不小的威望。最近十年回到周家在泥印的总部闭关修炼拳法。想要突破境界。彻底步入抱丹境界,成为真正的宗师级大高手。

  十年过去了,现在周节均离开了周家总部,韩时非猜测这个周节均估计已经突破了。

  在场许多人的目光都从中间交手的两人身上移开,落在了门口的几人身上,知道今天的比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可能,这场生死决斗当中,决定胜负的因素已经不是参加比武的两人了。

  “看来周家对袁成清的支持力度很大。”

  “老黄有危险了。”

  “不错。周家周节均我听说过,成名很久的高手了,比当年被老黄打死的周庆藩还要高一辈。”

  “周家这次图谋不小,估计是想再次进军港岛。”

  “嘿嘿,他们想的很美好,想再次入侵港岛几乎不可能。”

  周围的客人都是低声议论着。

  王程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目光直视地看着一手抓着霍有文肩膀,一手抓着霍有文手腕的周庆山,时刻保持气息的凝实,随时都会出手。在王程如此气息逼迫之下。周庆山也是惊异不已,微微后退了两步。防备地看着王程,心中有些震惊这个少年的气息之浑厚深沉。

  “这次有人欺负老夫晚辈,老夫自然要亲自来走一遭,韩时非,你对老夫有意见?”

  周节均双手背后,气派很足,自称老夫,好像狭义小说当中的前辈一样,目光看着韩时非:“别说是你,当年你师傅见到老夫我,也不敢任意说三道四。”

  韩时非不屑地一笑,他和王程有一点很像,那就是特别的讨厌这种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故意摆姿态的老家伙,当下沉声道:“周节均,你也配和我师傅相比?你周家能与我师傅相比的,也就只有周泰安那老不死的吧?”

  周泰安是周家现在的老祖宗,堪称一代老不死,年纪上百岁。周节均见了都要叫爷爷的存在,在周家就是一言九鼎的太上皇。可此时被韩时非如此的出言不逊,周家几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即使是被带着手铐的周庆川三人都是面色愤怒地看向韩时非。

  “韩时非,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周节均刚刚前辈的风采瞬间消失不见,面色漆黑地看着韩时非,沉声喝道。

  “呵呵,那你试试。”

  韩时非有恃无恐地微笑着说道,将对方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

  砰砰砰!

  擂台上的战斗还在继续,袁成清已经彻底的落入了下风,差点被黄德林的两记崩拳打的掉落下擂台,已经是险象环生。

  周家来的三人看到擂台上的战斗,还有韩时非身后铐着手铐的周庆川三人,都是面色严肃。周庆山手中再次发力,将霍有文压制的刺痛不已,可是却始终坚持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让周庆山很不满,不过他还是对擂台上的黄德林喝道:“黄德林,你徒弟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想他的一条胳膊被我废掉,那就现在自己跳下来把他带走,我保证亲自将他交到你手上。”

  擂台上交手的两人顿时停下了动作。

  黄德林的面色难看不已,他要是下去,那就是输了,盯着袁成清沉声道:“没想到你们这么卑鄙!”

  袁成清的眼神也是有些茫然,这个情况他提前是不知道的。他之前认为自己对上黄德林是稳赢的,并没有想过在擂台上还弄些其他下作的动作。即使现在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黄德林的对手,他也没想过要使诈。

  最基本的武者素质,袁成清还是有的。

  “我,我不知道。”

  袁成清面对黄德林的眼神,不敢直视,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哼!”

  黄德林对袁成清冷哼一声,知道此时对这家伙说什么都没用了,转头看向周庆山,沉声道:“周庆山,你们周家的人果然还是一样的卑鄙。”

  “成王败寇,黄德林,我想你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当年你杀了我周家弟子,在港岛成为大英雄,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袁成清,你还不动手,看什么?废物。”

  周庆山对黄德林说了一句。随后就对袁成清呵斥道。

  袁成清楞了一下。听到废物很是恼怒。可随后就是犹豫。此时是当着几乎所有港岛武术界人士的面,他如果真的听从周家的指令去攻击黄德林,获得了比武的胜利,那么他可以想象,他将会成为港岛武术界的公敌!

  可是!

  只要能得到比武的名额,获得官方的认可,再加上周家高手的支持,即使成为港岛武术界的公敌又如何?

  只要双合武馆能发展壮大。成为所有人的敌人又如何?

  袁成清心中思索了一瞬间,随后就是猛然朝着黄德林出手了,他知道他现在没有了退路。双脚踩碎了一张椅子,袁成清八卦拳配合八极拳瞬间爆发出呼啸,拳头眨眼间就来到了黄德林的面前。

  黄德林面对这几乎偷袭一样的攻击招式,他恼怒不已,可是却无法做什么,只有战斗,只有胜利才能将对方的任何手段都击败!

  砰砰砰!

  两人眨眼间又交手了两招,虽然袁成清占据了先机。可也只是与黄德林战成了平手,没有占据到任何的优势。

  周庆山面色再次一变。知道黄德林这些年心脉受损,可是实力却是不退反进。他手中力道再次增加,咔嚓一声脆响,将霍有文的左边胳膊关节卸掉了,看着擂台上的黄德林沉声道:“黄德林,你再敢还手,我就把你徒弟这条胳膊的筋骨全部打断。”

  霍有文忍住没有惨叫,只是咬着牙对师傅喊道:“师傅,别管我,我没事。”

  擂台上的黄德林终究是受到了影响,霍有文是他选择的黄氏一脉武学的传人,如果霍有文被废掉了,他不知道争取那比武名额还有什么用。所以,担忧霍有文的安危,他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一拍,袁成清立即抓住了机会,上来就是接连几招八极拳的攻击招式,招招不离黄德林的要害,让黄德林狼狈不已,虽然没有受伤,可也差点跌落下去输掉比武。

  “住手!”

  韩时非双眼怒目而视,盯着周庆山沉声道:“周庆山,你这是影响比武的公正,我是这场比武的公证人。如果你再继续这样,那这场比武我宣布作废,就算袁成清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获胜了,也不能获得参加比武的名额。”

  韩时非的话让擂台上的袁成清楞了一下,抓住机会不断进攻的节奏也慢了下来。

  可是,周庆山不屑一笑,手掌再次在霍有文的另一条胳膊上一拍,咔嚓一声脆响,将霍有文右边胳膊的关节也卸掉了,看也不看韩时非,只是双眼仇恨地看着擂台上的黄德林,沉声道:“袁成清,杀掉黄德林,就算你得不到比武的名额,我周家也会补偿你。黄德林,你看到了,你要是敢还手,你徒弟的两条胳膊都要被我废掉!”

  说着,周庆山抓着霍有文的手腕,一副要发力捏碎骨骼筋脉的样子。

  黄德林面色焦虑不已,他的心中已经乱了,手上的拳法也跟着乱了,被越来越狠辣的袁成清逼迫的不断左右躲闪。

  “你们!”

  韩时非狠狠地瞪着对方三人,脚下一步跨出,就是一把抓向周庆山,想将霍有文救出来。

  这时,一直等待机会的王程也动了。他能感应出那周节均的气血强大,虽然周庆山的实力也不弱,可是对他没有多大的威胁,最大的威胁是后面的那周节均。他一个人出手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是一击不中,对方绝对会使出更加狠辣的手段对付霍有文,所以他才一直在等机会。

  终于,韩时非出手了。

  王程也在同一瞬间出手了。

  果然!

  周庆山三人也是时刻戒备着。

  在韩时非出手的一瞬间,周庆山就拉着霍有文微微后退,周伟光和周节均同时上前来。

  “在老夫面前你也敢出手,韩时非,你还嫩了点。”

  周节均冷哼一声,手掌微微一转,就是一招太极拳,周氏太极拳乃是现代国术之中名气不弱的太极一脉。

  而周节均这一拳乃是实打实的精纯至极的缠丝劲,一把黏住了韩时非,就让韩时非手中的劲道如蛮牛入海。消失无踪。

  “丹劲!”

  韩时非心中一惊。急忙就后撤。

  这时。

  王程猛然一拳也袭击而来。周节均冷哼一声,一手以缠丝劲消弭了韩时非形意拳的劲道,然后反手就是一记推手将韩时非推的后退两步。然后他转身就是手臂一甩,噼啪的一声破空之声,一只手掌就甩了过来,结结实实的鞭手。

  啪!

  王程的一拳与周节均的鞭手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脆响,随后王程被编辑爆发打的微微后退了一步。周节均也是急忙收回手掌。将手掌背在身后,只有周家两人和霍有文看到周节均的手掌已经是通红不已,微微颤抖,无法紧握。

  王程的拳头也被打的微微刺痛。不过,比起周节均要好不少,周节均施展鞭劲,没想到王程的力道如此巨大,所以虽然以丹劲将王程打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他自己也被强大的反震之力震的手掌刺痛,手掌筋骨差点失去知觉。

  周节均一双眼睛瞪的很大。死死地看着王程,他知道在这里。王程比韩时非的威胁更大,看着刚才被他忽视的少年,沉声喝道:“小子,你也敢向我出手?你师傅是谁,有没有教过你尊重前辈?”

  “废话真多,我师傅只教过我有人动辄自称前辈,就打上去!”

  王程根本不想和这老家伙废话,提气就是再次跨步冲了上来。依旧是大地锤法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拳头如锤,带起一声呼啸。

  周节均本想再次出手,可是他身边的周伟光先出手了。年轻人终究是想出风头,而且他看到王程被周节均打的后退,肯定有不小的消耗,而且对方年纪如此小,认为实力也不过就是如此。

  “伟光,小心!”

  周节均急忙低声提醒了一声。

  可是已经晚了。

  周伟光以太极搬拦锤上去与王程硬碰硬,想要正面将王程击溃,竖立他第一次来港岛的威信。

  即使是韩时非此时都微微不忍看周伟光的下场。

  轰!

  太极拳的搬拦锤法与地煞拳法的大地锤法碰撞,瞬间就是一声轰鸣。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程脚下纹丝未动,下盘马步功底绝对扎实,目光不屑地看着对面。因为对面周伟光被他一拳打的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又弹射回来被周节均一把拉住,如此才稳住身形。

  周伟光在墙壁上被装的晕晕乎乎的,右手颤抖不已,浑身皮肤通红,气血躁动不休,差点就晕厥过去。如果不是被周节均拉住,估计他还会弹射来到王程的面前,再挨一拳!

  好强的力道!

  所有人都是看的心惊不已。

  “把我朋友放开。”

  王程看着周庆山,淡淡地说道。

  没有将霍有文救出来,周节均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预估,达到了抱丹的初级境界,在这个比武现场绝对是属于无敌的存在,因为港岛的老一辈高手都没有来。

  王程和韩时非心中都是发愁。

  那边擂台上的黄德林和袁成清都停下手来。他们两人此时也知道了,决定他们比武胜负的不再是他们自己,而是外面的这些人。

  周庆山一脚踢在霍有文的膝盖上,让霍有文瞬间单膝跪地,然后看着王程呵斥道:“你想干什么?你再敢动手,我马上就踢断他的腿。”

  霍有文急忙喝道:“王程,师傅,别管我,杀了袁成清,赢这场比武,我就算死了也值了。”

  周庆山一挥手,一只手按在了霍有文的咽喉关节上,顿时让霍有文无法说话,呼吸都有些困难。

  “住手!”

  王程呵斥道:“周家的人都只会做如此卑鄙的事情?”

  “哼,你捏断伟浩的手骨的时候,为何不如此说?”

  周庆山认出了王程,冷哼一声喝道。

  “哦?又来说这个?是我上门去捏断你们周伟浩的手骨,还是我强行抓住周伟浩捏断了他的手骨?一个个白痴,自己送上门来被打了,不怪自己实力不济找错了对象,反而怪我太强不给你们欺负,怪我还手?那你们周家岂不是无敌于天下了?想干什么,别人都不能反抗了?”

  王程这话不仅仅是对周家的人说的,同时也是对其他所有港岛武者说的。提醒他们,此时是选择战线的时候了。

  周家的霸道,谁都能看到。

  周节均急忙沉声说道:“小子,你有些力气,不过也就只是如此了,不凝练劲道终究都是虚的。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只要你现在不再插手,你打伤伟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你与我周家也再无恩怨。我们只是想为当年被黄德林打死的周家族人讨回一个公道。”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安静下来,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是那个冲动的动荡年代,很多在场的新一代武者都过惯了安逸的生活,不想继续打生打死了,现在没有谁想去做出头鸟招惹麻烦。

  韩时非上前来沉声说道:“讨回屁的公道,当年周家想在港岛占据十条街,谁不让就打,我们出手反抗,这就是你们的公道?”

  “韩时非,你是公家的人,我不想与你争辩,当年的事我也不想说。今日我就想以江湖手段来了解此事,袁成清,出手,杀了黄德林!”

  周节均只是看了一眼韩时非,然后对着袁成清沉声说道。

  擂台上的袁成清冷哼一声,心中已经彻底的升腾起了杀念,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大喝一声,冲上前来对着黄德林就是一招杀招。

  韩时非面色难看不已,沉声道:“好,你想要江湖手段是吧?好好好,周节均,周庆山,这是你们逼我的。”说完,转头对陈高杨喝道:“把他们的手铐打开。”

  陈高杨楞了一下,看了看戴着手铐的周庆川三人,有些疑惑,和这三人有什么关系?难道要用这三人去将霍有文换回来?

  “打开!”

  韩时非再次说了一声。

  陈高杨没有多想,急忙将周庆川的手铐打开。周庆川挣脱双手的一瞬间就要跑,因为他知道韩时非绝对不是放了他这么简单。

  可是,韩时非和王程的动作更快。两人几乎同时一把抓住了周庆川的两边胳膊,以周庆川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挣脱。

  紧接着就是咔嚓两声脆响!

  周庆川的两条胳膊在王程和韩时非的动作之下,瞬间就被捏的脱臼,而且两人还故意伤及其筋骨。

  “周节均,如此江湖手段,就是你想要的?”

  韩时非手上再次发力,对着周家几人沉声说道。

  啊~~~

  这让周庆川顿时发出一声惨叫,面容扭曲不已。

  王程都是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韩时非的手段会是如此的激烈,如此的毫不退让。可是,他想了想,这似乎也是目前最有效的手段。

  对周家妥协只会让其得逞,霍有文也会无故被伤害。

  你周家狠?

  那我比你们更狠!

  如此想着,王程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心中很赞同韩时非的如此做法,手上力道也是瞬间加重,咯吱一声微鸣,周庆川的一块肩膀骨头真的被他捏碎了。

  周节均三人瞬间都是面色剧变。(未完待续。。)R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