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六章 神秘传承

第六百零六章 神秘传承

  大年初初一不休息,再次祝贺大家新年快乐,事事如意,求票,求支持!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平复下体内因为刚刚接连施展神象步伐所引起的气血涌动,浑身都有些躁动。然后他再次施展神象步伐的时候,又和上次有了一丝不一样,好像更加的沉重了一些。

  因为,他经过这几天的感悟,对这门秘法又有了更多的领悟。

  明灯和尚将这些都看在眼里,神色之中出现了一丝惊异,他不知道王程到底是什么妖孽,悟性达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程度,当真羡慕长鹤道士收了这样一个徒弟。

  长鹤道士看到明灯和尚看着王程,当即就缓缓移动了一步,来到王程跟前,依旧警惕地防备着明灯和尚。

  现在是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时刻,长鹤道士的心中也最是戒备的时刻,预防任何事情发生。

  明灯和尚收回目光,变得低眉顺眼地,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对着长鹤道士双手合十,没有说话,然后紧张地看了王程一眼,就看向那面石壁。

  砰……

  砰……

  砰…………

  王程接连三步神象步伐,已经显得很轻松娴熟,好像如正常的马步桩法一样。

  轰……

  轰…………

  再次两步!

  轰鸣声更大,好像铁锤在不断砸着大地。

  王程已经满脸通红,体内气血膨胀到极限,他只能再踩出一步来,这也是他承受的极限,而且要一点点的来,不然一下子再爆发气血的话,就会受重伤。

  而且,那石壁上依旧没有动静,没有出现金刚宗最强的那本武学秘籍。

  所以,他的右脚继续缓缓迈出。每一丝丝动作,都让他浑身气血沸腾,周围炙热的气息一股股的席卷出去,整个大厅的温度好像都提升了一些。

  当他的右脚开始一点一点的下落的时候。他体内气血再次爆发,鼻息间流出了两股鲜血,不停地滴落在地上,浑身皮肤都变得通红无比,肉眼可见一股股鲜血在皮肤下面流过。

  长鹤道士满脸的担心。可是他也知道这时候他和明灯和尚都不能做任何事情,只能任由王程继续下去。

  不然,一旦被强行打断,不但会前功尽弃,更会对王程造成巨大的伤害,留下严重的内伤。

  呼呼呼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很是急促,胸口好像风箱一样的起伏不已。最后他右脚落在地上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好像落叶无声一样。

  可是,王程的右脚肉眼可见的沉入了地面石板三分之一厘米左右的深度。在石板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

  一丝丝气息这才从他双脚周围剧烈的激射而出,在周围呼啸。

  嗡嗡嗡嗡……

  也就在这时,石壁上出现了一声声轰鸣声,整个大厅都开始晃动了起来,大量的灰尘和细小的碎石从顶部和上掉落下来。

  长鹤道士急忙站在王程身边保护王程,防备意外发生。

  明灯和尚则是一步冲向石壁,想要拿到应该会出现的武学秘籍。

  只可惜……

  石壁上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没有如前面几个一样出现一个石盒,就是在不停的震动,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运动一样。发出一声声硬物摩擦的声音。

  “快走,这里好像要塌陷了!”

  长鹤道士对王程低声说了一句。

  王程点点头就要转身和师傅一起离开这里。

  明灯和尚靠近仔细地摸索着石壁,想要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好像没有听到长鹤道士的话。对周围越来越剧烈的震荡似乎也没有注意一样。

  砰……

  就在这时,那石壁猛然碎裂开来,大量的碎石冲击出来,将明灯和尚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急忙转身闪开,躲开这些剧烈的碎石。

  一道道裂缝从石壁上出现。一直延伸向石壁上而去,一片片碎石从石壁上掉落下来。

  这里看似真的要塌陷了。

  王程挪动脚步就想走,可是当他脚步发力的时候,顿时神色惊骇,眼中出现一丝慌乱!

  因为,他没办法移动自己的双脚了,一双脚被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好像长在了那石板上一样,任由他如何发力,也不能提起来。

  “王程,快走!”

  长鹤道士看到那一片石块激射出来,发现王程还愣在原地,急忙伸手去拉,低喝一声。

  王程急忙伸手推开了师傅长鹤道士的手,害怕被师傅巨大的力量拉扯之下,自己的双腿会断,喊道:“师傅,别动我,我的腿不能动。”

  长鹤道士一愣,双眼立即看向王程的腿,的确发现王程的双腿在发力,可就是不能离开地面,被死死地吸在了地上。

  同时,奇妙的事情也发生了,那石壁上激射出来的碎石从王程的身周呼啸而过,没有伤及他一丝一毫,所有的石块都躲开了他的身体,只是逼迫的长鹤道士闪到了一边。

  一直延伸向顶部的那些裂缝当中的碎裂石块掉落下来,也没有伤害到王程的丝毫,全部都掉落在他的身边。

  躲在一边的明灯和尚和长鹤道士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惊异。

  接着……

  石壁上碎裂的石块当中突然出现了光线,竟然是联通了外面,一股冷气从外面冲击进来,让大厅内的气温瞬间下降了许多。

  那照射进来的光线没有照在其他的地方,直直地照射在了王程的眼睛里。那刺眼的光芒让他立即闭上了眼睛,可是即便他闭上眼睛,在眼帘的遮挡下,他依旧能看到那白色刺眼的光芒,光芒之中似乎有些人影在晃动,还有些文字一样的影子在闪烁。

  哗啦啦啦……

  随着石壁上的石头不断的破碎,透过缝隙照射进来的光芒越来越多,不断闪烁着照射在王程的眼睛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所有照射进来的光线都集中在了他双眼的位置。

  明灯和尚看到这一幕神色大变。黑着脸仔细地盯着王程,然后他身形一闪,靠近看向那碎裂的石壁之中,果然看到有一些特殊形状的间隙。外界光线通过这些特殊的间隙就能形成一些特殊的光影投射给王程的眼睛。

  他在这个角度看不到那些光影是什么,除了王程那个位置,其他任何的角度都看不到。

  这必然是金刚宗最高武学机密!

  绝对不能传给外人!

  明灯和尚心中肯定地想到,随后双脚发力,就要去打断那光影的投射。阻止王程看到那些影像。

  但是,长鹤道士自从进入天池的时候,就时刻警惕着明灯和尚。到了这武学密藏之后,他更是警惕万分。

  所以,在明灯和尚即将发力的时候,长鹤道士也突然出手了,几乎还先一步。他一出手就是全力,天罡雷劲毫无保留,带起一声凌厉的呼啸。

  为了保护自己的徒弟,长鹤道士可以不惜代价!

  轰……

  长鹤的天罡雷劲刺破空气。瞬间就来到了明灯和尚的背后。

  明灯和尚神色一变,转身伸手以手掌硬接下了长鹤道士的天罡雷劲,一声罡气爆响之后,顿时道道罡气四溢,雷劲爆发,让他浑身颤抖了一下,手掌以及整个手臂都出现了麻木之感,几乎失去了知觉!

  好霸道的武圣山天罡雷劲!

  明灯和尚也不得不赞叹武圣山的武学当真是霸道,如果不是他的气血此刻还高出长鹤道士半个境界,估计会毫无还手之力。

  当下。他呼吸变化,以六龙六象境界的浑厚气血流过麻木的胳膊,直接就恢复了大半知觉,然后一掌就拍向长鹤道士。呵斥道:“长鹤,你徒弟已经得到我金刚宗武学根基龙象拳法,和神秘的八部天龙咒,我决不允许我宗门最强武学再流传给你徒弟。”

  有了最强根基龙象拳法,王程就有了修炼任何金刚宗武学的基础,所以得到了那门最强武学。也有机会修炼。

  这样一来,金刚宗的武学几乎就从根基到绝顶的两门核心武学,都被王程这个外人得到了!

  明灯和尚如何能愿意?

  但是,长鹤道士也沉声喝道:“明灯,这是各人机缘,你强求不得,只能说我徒弟是身负奇缘。而且这是你金刚宗武学密藏,乃是你宗门祖师爷设立,说明这也是你宗门祖师爷的意思。还有,这门武学的传承方式如此特殊,你现在打扰王程,你自己也得不到,岂不是等于将这门武学断绝了传承?”

  轰……

  两人对拼了一掌。

  长鹤道士刻意避开了王程的位置,也带着明灯和尚拉开了和王程的距离,以此保护王程。

  那落下的石块越来越多,一道道激射下来的光线也都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所有的光线都集中在了王程双眼的位置。

  王程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看到了许多信息,心中也立即明白了这是一种奇妙的传承方式,绝对是那金刚宗最神秘的掌门武学。当即他迅速地以自己的记忆来将所有看到的东西都铭记下来。

  更神奇的是,那一道道光线照射下来的光影,在王程的脑海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便是他不去刻意地记忆这些信息,也能清楚地刻印在脑海里,好像看电影一样的浏览其中的画面。

  到最后,那一道道光影已经字他脑海里汇聚成为了一个个人影,每一个人影都在动,或是扎马步,或是出拳,或是变化呼吸,或是发出一道道声音……

  嗡嗡嗡嗡……

  那一道道声音也奇妙地凝聚在了他的耳朵里,好像在念经,又好像在述说什么。

  但是,他什么都听不懂,只是听着这声音就感觉自己的思绪极其的安详稳定,因为神象步伐躁动无比的体内气血都迅速地平复下来。

  这声音之中也蕴藏着巨大奥秘。

  明灯和尚目光凝视着那顶部已经掉落的差不多的石头,神色难看无比。他没有继续再和长鹤道士动手,因为老道士刚才那一番话也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祖师爷明显是设置了高明的机关,只能站在那里以神象步伐打开了武学密藏的人才能得到这门武学的传承。

  一旦他现在去破坏了传承,王程固然是得不到这门武学,可是他也得不到。

  而且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得到,这门金刚宗最神秘,最强大的武学也就失传了。

  那么,以前那些历代掌门是如何传承的呢?

  明灯和尚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没有人可以回答的疑问。

  凝视了长鹤道士一眼,明灯和尚冷冷地道:“老道,你徒弟得到我金刚宗三大传承,其中还有掌门绝学,也算是入我门中。自此他就是我金刚宗的新一代掌门。”

  “这不可能,他是我武圣山的继承人,和你金刚宗没有关系!”

  长鹤道士摇摇头,也是不容反驳地沉声说道。

  “哼,那他身负我金刚宗绝学!”

  明灯和尚冷哼一声,不服。

  长鹤道士淡淡地道:“龙象拳法是你当初履行明德承诺传给他的,八部天龙咒也是你和他的交易,我们并不欠你什么。这门所谓你金刚宗的掌门绝学,也不是我们抢的,是我徒弟有这个运气和实力得到的,说起来我徒弟本来就不欠你金刚宗什么,你反而因为我徒弟进入这里,得到几门传承武学。”

  “应该是你谢我徒弟才对!”

  明灯和尚面色一红,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被气的。他又想说话的时候,可发现有动静,突然神色惊异地看向大厅顶部。

  王程头顶正中央的位置,突然照射下来了一缕缕光芒,然后大厅内恢复了平静,没有任何动静。

  那中央一缕缕复杂无比的光线照射在王程的双眼之上,只是维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不知道其中蕴含着什么信息。

  然后,所有的光线都停止了。

  那照射进光线的地方也被破坏一空,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同样的光芒,刚刚密集集中在王程双眼的光线也变得散乱起来,照射的整个大厅都是。

  大厅只是维持了片刻的安静,随后就被两大高手打破。

  明灯和尚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用行动表示。只见他脚下一跺,身体冲了出去,一把抓向王程。

  长鹤道士也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一拳冲向明灯和尚的后背,另一只手一把抓向王程的肩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