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八十章 打的酣畅淋漓

第一百八十章 打的酣畅淋漓

  “住手!”

  黄尚白沉声大喝道:“老韩,王程,你们都给我住手。”

  所有人都能看到黄尚白的怒火,可是他的一嗓子却没有将王程和韩时非制止。回应他的是王程力道越来越大的拳头一拳在一面墙壁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拳印,随后韩时非不甘示弱的追击,劲道爆发,办公室的地板都被踩碎!

  外面其他区域的工作人员都纷纷跑过来看热闹,被韩时非的手下将门口挡住了,不准其他人进来,可是听到里面的动静,外面一个个警员都是震惊不已。

  都想问:这不是在拍电影?

  黄尚白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沉声说道:“老何,你去把他们分开。”

  这位中年人名叫何太生,看名字就很有意境,和何家盛的何家还有些亲戚渊源,同时和韩时非一样都是港岛警界的三大高手之一,主修的乃是太极,同时也修炼形意拳和八级。

  在南边的许多国术高手几乎都是精通各路国术拳法,尤其是修炼到化劲巅峰这种超级高手,各路拳法都能施展的精纯无比。

  听到黄尚白的话,何太生苦笑了一下,他平时很低调,很少出手,不像韩时非那么嚣张霸道,嫉恶如仇,上次还打死了嫌犯。

  “署长,这可能有些难度,这两人都很强。”

  何太生低声说道。

  “那你去帮老韩把那个王程收拾了,两个打一个总行吧?别让这小子把我们港岛警署看扁了,到了我们总部也敢这么嚣张。”

  黄尚白看着那气势高涨的王程,面色漆黑地说道。他没说把王程抓起来的话,因为他知道八成是韩时非主动出手的。他了解的王程是行事滴水不漏,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绝对不会在这里主动袭警留下把柄。

  不过,黄尚白也知道韩时非和陈高杨都是老手了,应该也不会留下太多证据。

  这就要看双方的手段了。

  何太生点点头。没有多说,直接就冲了出去。只见他手掌伸出。脚下踩着步伐,就已经加入了战团,瞅准了机会,一手挥出,就是太极揽雀尾,手掌搭在了王程的手腕上,随后就要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来将王程引导过来,打乱他的进攻节奏。给韩时非制造机会。

  可是,当何太生接触王程手腕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爆发过来,如洪水一样冲击过来,他根本无法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来化解,顿时被王程的一拳打在了肩膀上,身体直接倒飞回去!

  其他认识何太生的人都是看的目瞪口呆,何太生虽然平时低调,可是实力绝对是强大无比的,比之韩时非也是在五五之间的。

  怎么就被王程一拳打飞了?

  黄尚白面色再次难看不已。也很郁闷,好像他的下属都是一群饭桶一样。

  何太生其实也是尴尬的不行,他刚才有些轻敌了。只用了五分劲道,所以才无法抵挡,被打的飞出两米多远。重新站稳之后,何太生谁也不看,再次直接冲了上来,这次不敢保留,出手就是全力。

  轰轰轰……

  王程此时浑身气血顺畅无比,大地锤法施展的娴熟无比,让他有一种从内到外的酣畅淋漓。感觉根本停不下来,似乎能一直不停的出拳。

  一拳。一拳,又一拳!

  韩时非已经有些难以招架了。保持了几分钟的全力出手,此时他的气血已经跟不上了。看到王程那依旧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顿时心中震动不已。

  “老道士的徒弟都这么厉害了?这小子到底练了多久的拳法?”

  韩时非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他师傅是当年的民党大内高手,失败之后,从北方逃亡到南方来,最后定居在港岛,就是因为被老道士带人追杀。

  所以韩时非当年拜师之后,就听师傅说过江州几大高手的情况,其中一个叫做长鹤的老道士更是被定为仇人。

  韩时非后来当了警察,也利用职权之便经常查询江州市的信息,所以才会对江州武术界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

  长鹤道士是他师傅当年的一生之敌,年轻时两人就认识,各自加入了一个阵营,一生都活在老道士的阴影之下,多次交手都失败,最后更是被逼迫的逃到港岛才得以活下来。

  韩时非此时想在老道士的徒弟身上找回场子来,将老道士的徒弟好好的收拾一顿,所以才会主动出手,并且一次次不留手的出击。

  可是,没想到只有十八岁的少年王程,竟然实力如此强大。

  身体气血修为超过了他,并且抗击打能力也是强悍无比,有了当年长鹤道士的几分风采。甚至攻击力也是无比强大,与长鹤道士当年挨打功夫占据九成实力的情况截然不同。

  王程此时展现出的攻击力明显比防御挨打的功夫更为的强悍。

  那强大的力道,让韩时非都不太敢去硬碰硬了。

  还好,这时候何太生加入了站团,让他得到了喘息之机。不然韩时非怀疑自己会被王程耗到力竭而死。

  王程双拳化作两柄大锤,左右开弓,即使面对两个人也是毫不畏惧。不过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而且对方是两个超级高手,顿时接连被何太生抓住机会两记鞭手打在腹部,被打的后退两步。

  可也仅仅只是后退了两步,随后王程再次冲上来,丝毫不惧何太生的鞭手。

  何太生看的心中咋舌不已,他自己的拳法自己最清楚。这两记鞭手如果是其他普通人被打中,不死也要重伤,可是打在王程身上却是好像没有任何伤害一样。

  “爽快……吼……”

  王程低吼一声,虎啸席卷而出,猛然爆发,竟然一时间将韩时非和何太生两个人逼退了两步。让这两人都很没面子。

  周围的其他人听到那一声虎啸,都是被震慑了心神,大部分人都后退了一步。即使是黄尚白都是面色苍白,强忍着没退。身体摇晃了一下。

  “二打一,不厚道,算我一个!”

  霍有文看的热血沸腾,同时心中也担心王程面对两大高手会吃亏。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上去对上任何一个人都是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也依旧冲了上去。

  “有文,别!”

  张律师话还没说完,霍有文就已经冲了进入,顿时无奈的闭嘴。

  “张律师。你们在我们警署总部公然和我们的警员打架斗殴,一切都发生在眼前,不知道以你的本事会如何辩解?”

  黄尚白对着张律师沉声说道。

  张律师面色沉静下来,淡淡地道:“肯定是事出有因,你们的人将我的当事人带入审讯室,关闭摄像头,封住了玻璃,并且反锁了房门,不知道署长如何解释这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要对我的当事人进行刑讯逼供,最后我的当事人无奈反抗?”

  黄尚白看了陈高杨一眼。陈高杨面色煞白,急忙低头不说话。黄尚白当下就已经猜测到了大概的事情经过。

  “我们的警员办案自然有自己的考量。”

  黄尚白只能将用这句话敷衍一下,目光看向战团。等会儿再处理。

  砰砰!

  两声闷响,王程被韩时非和何太生两人联合击退,王程终究是年轻,交手经验不多,而且也只会道家几门拳法,实战拳法很少。被两个有丰富的打斗经验,而且修炼的都是实战拳法的高手逼的破绽百出,接连挨了几拳,被打的不断后退。可是依旧在战斗!

  霍有文加入战斗,缓解了王程的压力。可是他的实力和韩时非两人差距有些大,直接被何太生一个太极锤法搬拦锤给拍的飞回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狼狈不已。

  不过,他也为王程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

  王程瞅准了何太生对霍有文出手的这个机会,上来又是一声虎啸,声音震荡。在何太生一愣神的时间,拳头瞬间击中了对方的肩膀!

  轰!

  何太生紧随霍有文后面飞了出去,摔在地板上。

  韩时非侧面一记炮拳拳将王程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可以看出韩时非此时的气血已经不足了,不能发挥全力了,否则这一拳足以将王程打飞。

  “哈哈哈…………”

  王程一个呼吸就将被韩时非打的气血停顿恢复了过来,然后欺身上前,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拳,韩时非退无可退,只能双手在胸前硬挡!

  轰!

  韩时非也被王程一拳打飞出去,摔在墙角,狼狈不已,甚至嘴角都溢出了一丝献血,他已经挨了王程至少四五拳了,此时才吐血,也能证明他身体强悍。

  何太生本来是进去劝架的,没想要全力配合韩时非二打一欺负王程,说出去他面子上也不好看。可是面对王程压力过大没办法,让他打出了真火气,此时被打飞,更是恼怒不已,看到韩时非也被一拳打飞,爬起来就要再次冲上去!

  黄尚白终于抓住了机会,上来一把按住了何太生,知道韩时非这家伙已经无力再战了,只要何太生不去,王程一个人就打不起来,喝道:“住手,都别打了。”

  何太生有些不服地看着王程冷哼一声,随后抖了一下肩膀,抖掉了黄尚白按在他肩膀上的手,退后两步。

  王程呼吸微微急促,不断的调整呼吸来理顺体内的气血。刚才他至少挨了韩时非三四拳,挨了何太生至少两拳,这两人开始还留手,过几招之后就几乎都不留手了。王程挨打部位的肌肉还有些微微刺痛,不过没伤到筋骨就没事。

  深呼吸一口气,王程扭了扭身体,顿时身体内部传出噼里啪啦的一阵阵脆响。王程感觉到浑身骨骼都舒畅无比,经过这一场打斗,他已经彻底的消化了昨天晚上的收获,浑身筋骨都再次坚韧了许多。

  “多谢两位赐教!”

  王程微微一笑,表情平静下来,对着爬起来的韩时非和何太生抱拳说道。

  小姑娘王媛媛急忙跑过来拉着哥哥的手。小脸上的焦虑不安才消失不见,一双眼睛清澈无比地看着其他人,只要有哥哥在。她对谁都不惧。

  何太生冷哼一声,道:“小子。这里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王程眼神一凝,此时才注意到黄尚白等人都来了,对着何太生淡淡地道:“哦?那这里是你们可以随便打人的地方咯?”

  “不要胡说八道!”

  何太生急忙喝道:“是你先动手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先动手的?”

  王程反问道。

  黄尚白上来道:“好了,老何,你休息一下。王程,你这次来我警署总部打架,说说吧,我该如何处理?袭警?”

  张律师急忙道:“这肯定是一场误会。我的当事人肯定不可能主动袭警。”

  “你有证据?张律师,我们这里有至少三十个人能证明他袭警了,而且这办公室也有至少五个摄像头拍摄到了他攻击我们的韩队长。”

  黄尚白看着张律师沉声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不是他主动?”

  韩时非咳嗽了一声,几十个人都看向韩时非。

  王程看着韩时非平静地道:“我想韩队长能证明,是他主动向我动手的。”

  黄尚白等人都看向韩时非,都心想韩时非不会这么白痴的承认吧?

  陈高杨急忙在后面给韩时非递眼色摇头,让他不要说话,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到时候就能让王程吃个大亏。

  只有何太生摇摇头,他是在场最了解韩时非的。已经知道这家伙会如何做了。

  韩时非擦去嘴角的血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面色依旧平静,气血已经恢复平顺。只是两边肩膀和胸口还有些疼,微微伤到了筋骨,幸好王程没有凝练劲道,否则他此时不死都重伤了。

  “不错,王程说的对,是我先动手的。”

  韩时非无视了陈高杨的示意,点头承认了。

  黄尚白顿时面色黑的如锅底,自己人都承认了,这让他如何做?

  张律师微笑道:“黄署长。我想你听到也看到了吧?如果这不算证据,那什么算证据?我现在是不是有权起诉你们警署刑讯逼供。殴打我的当事人?你们要赔偿我的当事人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失!”

  黄尚白等人都是面色难看起来,嘴角抽搐。看看面前被毁于一旦的办公室。十几张办工作,二十几台电脑和其他的什么打印机之类的办公设备都被毁的一干二净。这还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什么电脑里面的资料之类的信息更是无法计算。

  初步估计,损失就不下数百万了!

  这样,你还要让我们赔偿你的损失?

  如果可以,黄尚白想抬手就给张律师一巴掌。狠狠地瞪了一眼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始作俑者韩时非,黄尚白头疼无比地道:“张律师这么说可严重了,这其中肯定有些误会,我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张律师还要说话。

  王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间,笑道:“好了,张律师,这些我就不追究了,既然韩队长都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了,我也大度一点,就当是一场误会好了。不然黄署长把我写上黑名单,我以后都不敢来港岛了。”

  黄尚白冷哼一声没说话,害怕自己说话引起王程的不满,让其改变主意追究他们的责任的话,到时候他们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

  如果是普通人,他们可以有一万个办法摆平。可是对方是王程,王程后面是霍家,他们只能用明面上的办法来。

  而且,即便王程如此说了,黄尚白也是将王程彻底的拉入了黑名单。以后会告诫下面的人见到王程就躲远点,别和这家伙纠缠。以他对王程的了解,也知道王程八成是不可能会主动犯事儿给他们把柄,所以两者之间不会是天天敌,那就别和这家伙有交集的好,不然吃亏又受气。

  霍有文揉了揉刺痛的肩膀,有些后怕地看了看何太生,心道这家伙还真的是不留手。太极拳搬拦锤可是刚猛无比的,差点打断了他的胳膊,低声道:“张律师。我们走吧,我还要去我师傅那里。”

  王程看了看表。就是提醒霍有文,他师傅黄德林和袁成清的比武马上就要开始了。

  张律师点点头,既然雇主都不想追究了,他也乐得轻松,当下严肃地对黄尚白等人说道:“黄署长你看到了,我的当事人都不想追究了,那我也算了,不过现在我们就要离开。你们没意见吧?”

  黄尚白面色难看地道:“离开可以,不过要签个证明。而且,就算是我们的人袭击你们在先,你们把我这里弄成这样,多少给你们个妨碍公务,损坏公共设施罪名,是可以的。既然你们不追究,那我也不追究,留下五十万赔偿,你们走吧。”

  张律师面色严肃的想要争辩。身为律师自然是要尽力的为雇主免除一切处罚。

  可是王程和霍有文都赶时间,所以不想再继续耽误下去,都表示愿意赔偿五十万。可是王程的银行卡是内地的。他也签不了支票,所以霍有鑫签了个五十万的支票交给了陈高杨。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黄尚白从陈高杨手中接过支票,沉声说道。

  其实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五十万是弥补不了这里的损失的,可是双方都怕麻烦,所以就都随便应付一下,各退一步。

  王程目光看到另外一个审讯室内的周庆川三人,然后看向韩时非,道:“韩队长。这三个人一起放出来吧,你带着他们和我们正好一起去看看比武。”

  黄尚白对此没有插手。这是韩时非的事情,也是武术界的事情。有些事是不能以法律去衡量的。

  韩时非眉头微皱,他不知道周庆川三人是谁,看了陈高杨一眼,陈高杨急忙低声解释了一遍。

  “放出来,手铐继续戴着,带上车!”

  韩时非听到是周家的人,当即就是毫不客气地说道。他最恨的就是那些南洋来港岛耀武扬威的武术世家的人,当年黄德林将周家高手击毙当场,他也是亲眼所见的。

  周庆川几人都是郁闷不已,被带出来,还戴着手铐。周庆川本来想反抗一下,可是被韩时非一巴掌按在减半上,立即就动弹不得,顿时老老实实地不说话,只是跟着走。

  “黄署长,再见!”

  临走,王程对也准备离开这里的黄尚白打了一声招呼。

  黄尚白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没有理会王程,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如果可以,他不想再看到王程。

  离开总署,王程几人和韩时非几人都上了自己的车。

  王程坐上车,伸手随意地搂着王媛媛的肩膀,小姑娘安静地靠在哥哥王程的身上,也不说话。王程靠在背椅上,微微眯着眼睛,再次调整呼吸,来恢复损伤的肌肉,也熟悉更为强大的气血运转。

  这一战,他的收获很大,同时也感叹自己的攻击手段的匮乏。人家出手就是形意拳太极拳八极拳什么的,他就只有地煞拳法当中的大地锤法拿得出手。

  霍有文揉着肩膀,担忧地看着王程,问道:“王程你没事吧?”

  他挨了一拳就感觉肩膀几乎都要断了,王程挨了至少五六拳,他担心王程会不会受了严重的内伤!

  王程目光睁开,霍有文顿时被王程眼中的精光刺的避开了视线,心中震惊不已,心道好锐利强悍的目光。

  好强的精气神!

  “没事,开车吧。”

  王程点点头,平静地说道。

  旁边,陈高杨开着一辆警车走过,其中坐着韩时非,还有周庆川三个周家的人。

  周庆川在车窗边上,举起被铐着的双拳,狠狠地对着霍有文做出了握拳的动作,目光凶横,他只能看到副驾驶位置的霍有文,看不到后排的王程兄妹两。

  霍有鑫看到了,沉声道:“这家伙这么嚣张。”

  “走,别管他,有他吃苦的时候。”

  霍有文拍了霍有鑫一下平静地说道,没有理会周庆川。

  霍有鑫点点头,发动车子跟在陈高杨开着的警车后面,一前一后朝着黄氏武馆开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