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零一章 金刚宗的秘密

第六百零一章 金刚宗的秘密

  readx;王程看着明灯和尚,没有回答。

  “老和尚,我徒弟是和明德有约定。不是和你明灯,你冒充明德来算计我,我没找你算账,你就已经赚了。”

  长鹤道士盯着明灯和尚,沉声道:“你别以为我老道士是任你耍的。”

  明灯和尚摇摇头,道:“道长你多虑了,我这次回中原,一是报仇,二是打开我金刚宗山门。不会对你徒弟有任何不利,他现在身怀我金刚宗龙象拳法,说不得以后我金刚宗还要靠他来传承也不一定。”

  “他是武圣山弟子。”

  长鹤道士不容置疑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现在,徒弟王程是长鹤道士最看重的,也是他认为这辈子最大的收获,是武圣山最强的希望。

  如果谁想打王程的注意,那长鹤道士会不惜代价的和对方死磕到底。

  “当然,他是你武圣山弟子。”

  明灯和尚缓缓地说道:“但是,他的龙象拳法还是我传的。所以,我这次只是想靠他领悟的龙象真意打开我金刚宗山门。之前我答应的所有东西,依旧有效,我会帮他解决气血逆转的难题。”

  王程心中微微一震,此刻才想起来,自己体内的气血依旧在逆转而行。他最近修为再次突破,而且得到一次奇遇,那块超级极品玉石融化融合到了身体里,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气血逆行所带来的不适,所以他竟然都不自觉的忘记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虽然,气血逆行即为仙,实力大增!

  可是,王程依旧想做回人,从人做起,一步步地自然成仙,才是王道。

  “大师回印度佛宗只怕也有更大的图谋吧?”

  王程看着明灯和尚,平静地问道。

  明灯嘴角溢出一丝苦笑,知道自己面对的没有一个是愚笨之人。直言道:“我也已经命不久矣,可是心有执念,想回佛宗做一些事情。希望你们能看在明德的份上,帮我这一次。”

  王程没有再说话。看向自己的师傅。

  轰……

  长鹤道士突然手掌伸出,一掌拍向明灯和尚的脑袋,手掌上凝聚出一层罡气。

  王程和巴勒都是微微一惊,没想到长鹤道士会突然出手。

  可是,明灯和尚却是坦然面对。只是双手合十,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任由长鹤道士一掌拍下来,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呼…………

  长鹤道士的手掌在明灯和尚的脑袋上面停了下来,一股掌风吹拂在明灯和尚的脸上。长鹤道士的手掌停了下来,距离明灯和尚的脑门儿只有丝毫间隙。

  再进一点,以长鹤道士的实力,绝对是一掌能拍碎明灯和尚的脑袋。

  “道长,老衲已经勘破生死。”

  明灯和尚双手合十,语气淡然地说道。

  王程低声道:“师傅。我可以跟明灯大师一起去西域一趟。”

  “多谢小施主体谅老衲。”

  明灯和尚眼睛一亮,立即就打蛇随棍上地说道。

  长鹤道士也不含糊,当即说道:“好,既然我徒弟答应了。那我就和我徒弟一起陪你走一趟西域金刚宗。老秃驴,你要是敢算计我们,我不介意让金刚宗真正的灭门。”

  “道长放心,老衲不会让你们吃亏。”

  明灯和尚当即满口保证地答应下来:“武圣山和我金刚宗无冤无仇,我也没有理由要加害你们。”

  旁边的巴勒说道:“长鹤,那你和你徒弟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就先回武圣山等你们。”

  长鹤道士知道巴勒现在已经彻底心灰意冷。想回去休息,不再走动。他也就没有多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玉牌,递给了巴勒。说道:“你回武圣山,把这个交给长虚道长,他会安排好你。”

  这是长鹤道士在武圣山的信物。

  巴勒点点头,他认识这个东西,将玉牌随手装好,对长鹤道士抱拳道:“那你们保重。”说着。他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道:“王程,你看好你师傅。”

  王程郑重地答应道:“前辈放心,我不会让我师傅有事。”

  对师傅长鹤道士的情况,王程最是清楚不过,也知道师傅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可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

  而且,一旦出事,就是无法挽回的大事。

  长鹤道士神色不耐,不想提及此事,对巴勒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巴勒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当下他也没有拖泥带水,转身就朝着南方走去,一个人,一个影子,很是轻松潇洒。

  王程拍了拍身边的红雪,眼神看向西方。

  说实话,他对西北方向一直都很是好奇。

  因为,那里是一个交汇之地,是中华武学和印度武学交汇的地方,同时那里还有阿拉伯一族的文化,其中也会有一些武术传承。

  那里,是亚洲三大文化的汇聚之地。

  他修炼龙象拳法达到触摸第二境界的时候,就感觉都了更深处的奥秘。这门传自金刚宗的最高拳法,其中自然而然的就蕴含了来自印度的修炼秘法。

  也说明了,金刚宗当年的确是传自印度佛门。

  此刻他领悟出的第二境界神象呼吸之中,在心脉搬运气血的时候,就有一丝带动肺部呼吸的秘法。

  龙象拳法修炼到越高深的境界,就有越多印度佛宗的修炼秘法。王程有预感,这门拳法修炼到到最后,很可能就是一门融合了华夏和印度诸多武学奥秘的内家拳法。

  这也才能解释,这门拳法为何到最后会有诸多不可思议的效果。不领悟天,也不领悟地,更不领悟其他一切,只需要修炼自己的气血,领悟龙象奥秘,就能自然而然进入先天,甚至最后还能进入先天之上的更高境界。

  去金刚宗看看,就算不能解决气血逆行的困扰,也能寻找一些印度佛宗武学的奥秘。

  这是王程的打算。

  明灯和尚站了起来。一把就要抓起地上的袋子打算抗在肩膀上,袋子里装着纳烨的尸体。

  王程主动说道:“大师,我来帮忙吧。”

  明灯和尚看了看王程身边的汗血宝马,又看了看长鹤道士。他得到长鹤道士点头允许之后。才将手中装着尸体的袋子递给王程,道:“注意一点,这厮尸体很沉。他已经一只脚踏入先天秘境,领悟先天呼吸奥秘,身体开始脱胎换骨。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只是可惜死在了我们手中,一位即将成就先天业位的高手,就这么消失了。”

  说着,明灯和尚的语气之中是真的有些遗憾。

  这是一个武者对于另一个武者的遗憾。

  王程带着一丝好奇地接过纳烨的尸体,的确是感觉到手中一沉。纳烨本就是大块头,足足一米八多的身高,虽然没有满身隆起的肌肉,可原本这么大块头的身体估计至少也有一百公斤左右,可是王程能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尸体至少有将近两百五十公斤。

  如此一算。纳烨的身体比同样体型的普通人重了将近两倍!

  有些神奇。

  而且,王程还触摸到纳烨尸体的骨骼筋脉。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他还能感觉到其身体的温度,而且在没有心跳的情况下,血液竟然还在很缓慢地运转。

  这么神奇?

  王程打开袋子,看着纳烨紧闭双眼的脸庞,很是平静安详的样子。他伸手在其鼻息之间触摸了一下,没有一沾即走,而是一直感受了足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手指突然颤抖了一下……

  因为。他确定自己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一瞬间,他的面色变得严肃无比,一把将纳烨的尸体放在马背上,然后追上了师傅和明灯师傅。

  “明灯大师。纳烨当年修炼的是什么拳法?”

  王程开口好奇地问道。

  明灯和尚一愣,然后放慢脚步仔细想了想,皱眉道:“老衲也不知道。明烨是在我之后入门的,那时候我已经去了印度佛宗,我从没见过他。不过,根据我知道的消息。他修炼的是金刚宗最厉害的一门拳法。”

  “大师不是说,金刚宗最厉害的是龙象拳法?”

  王程反问道。

  明灯和尚看向长鹤道士。

  长鹤道士开口道:“龙象拳法太难练,金刚宗已经将龙象拳法当做筑基拳法。金刚宗还有另外一门厉害的拳法,只不过一直以来,金刚宗的规矩是这门拳法只传给掌门一人,这或许是明烨当年叛变的最主要原因,因为他没办法成为掌门。为了得到这门拳法的传承,他只能判处师门,抢夺这门拳法。”

  “那这门拳法是什么?有什么效果?”

  王程心中更加好奇。

  长鹤道士摇摇头,道:“当年我和明德认识,他是内定的掌门人,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只有真正成为掌门之后才能知道,才能开始修炼,其他人谁都不知道这门拳法的秘密,甚至名字都不知道。”

  这么神秘?

  王程又看向明灯和尚。

  明灯和尚也摇头道:“道长说的对,这门拳法只有历代掌门一个人能接触,其他人谁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有一门最厉害的掌门拳法,但是拳法是什么,有什么神奇效果,谁都不知道。”

  “不过,据我所知,这门拳法乃是当年从印度佛宗传承出去的一门至高拳法,和**佛陀秘法合称佛宗两大至高拳法,一内一外,有不可思议的奇妙!”

  王程不再多问,回头看了看马背上明烨和尚的尸体,眉头更是紧皱起来。

  **佛陀秘法,就在他的口袋里,只是现在没有时间去研究。而且,他也不想让明灯和尚知道自己得到了**佛陀秘法。

  本就已经修炼了龙象拳法,让其不满了,如果还让这老和尚知道了**佛陀秘法在自己手中,只怕这老和尚心中会恶念滋生。

  三人一马,缓缓地朝着西北方向走去,在雪白的丘陵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王程每走一步,都在体会神象真意,同时运转大地脉动,时刻体会着地煞气息,一股股冰冷的气息从大地传入双脚,随后传遍全身每一寸,这是精纯的地脉煞气,以地煞来淬体。

  修炼龙象拳法的二象之力,以及地煞拳法的煞气淬体,奇妙之处就在于,要不停的走,不停的以双脚去感悟大地的奥秘。

  王程此刻就在这种过程,体内二象之力时时刻刻都在滋生,同时经过煞气淬体,融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这是一种奇妙的修炼过程。

  三人走到下午时分的时候,四周依旧是一片空旷,没有任何可以住宿的地方,一座山都没有,只有一望无际的雪白,和凛冽的寒风。

  但是,三人都不是普通人,这些寒气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即便是夜幕降临之时,三人也没有停下来,依旧步伐迅速地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明灯和尚行走之间就好像是磨盘在挪动一样,每一步都扎实无比,步伐深沉,如一个行走人间的佛陀金刚。

  而长鹤道士,每一步就显得有些飘渺,同时还有些沉重,很是矛盾。这是因为老道士没有彻底领悟天罡和地煞奥秘,所以无法完全驾驭天罡和地煞两种拳法意境,只能勉强使用。他只能以强大的气血将这种内在矛盾在体内压制下来,一旦失控,就后患无穷。

  王程走路比两大高手更为神奇一点,每一步都踩的最深,好像大象狠狠地踩着大地一样,可是步伐又很细碎,好像双脚不曾离开地面一样的移动,雪地上就没有留下他的脚印,而是两条线……

  黑夜中的呼啸寒风,也没有对三人造成任何阻碍,反而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此加快气血运转,能低于严寒。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初升的时候,三人走了数百公里才看到有人影出现。

  那是两个骑着枣红马的黑脸大汉,两人手中都拿着长管猎枪,追逐着一头黄羊。

  砰……

  其中一个黑脸大汉枪法不错,一枪就击中了那黄羊的大腿,黄羊发出一声低鸣惨叫,随后就倒在了地上挣扎着无法站起来。

  另一个大汉追上去,一把捞起受伤的黄羊,一拳打在黄羊的脑袋上,将其打的昏迷过去,随后一下摔在马背上绑起来,哈哈笑道:“好枪法……”

  笑声在雪原上戛然而止。

  因为,两人看到了王程三人,以及那匹骑马人一看就移不开视线的汗血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