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章 印度明灯

第六百章 印度明灯

  布赫刚刚去治伤,就得到了消息,说是长鹤道士带着王程和巴勒在阿古拉的山上抢走了一批大雪山的武学秘籍。

  阿古拉作为大雪山的大师兄,一直都掌握着大雪山最精华,最核心的几本武学秘籍,比如白熊拳法以及**佛陀秘法。

  所以,布赫立即就坐不住了,带着人马就追杀了出来,想要不择手段地将长鹤道士和王程,以及巴勒都留下来,奠定自己的威严,增加争夺大雪山宗主的筹码。

  “杀”

  布赫挥舞着斩马刀,冲着长鹤道士的方向就是一声厉喝,声音传出很远,不过因为伤势的原因,没有足够的震慑力。

  周围数百精锐蒙族武士也都一起挥舞手中的斩马刀,大声喊道:“杀”

  数百人汇聚起来的喊杀声在空旷的雪原上传出很远,还有几十个手持猎枪的蒙族武士对着天空开枪,一声声枪响更为刺耳,让天空的飞鸟都急忙惊叫着飞远了。

  刘桦没有真的开车离开,而是直接翻身上了车顶。他拿出自己背上的狙击枪就架了起来,对着那冲过来的马队就是一枪,冲在前面的一个蒙族武士直接倒在了地上,当场死亡。

  刘桦的两个年轻下属也都急忙在车上架起自己的狙击枪,也一起对这马队就开始射击。

  “道长,您放心,他们跑过来至少要三分钟,我们可以杀掉他们一小半的人。这次我们来,带了足够的弹药。”

  刘桦对着长鹤道士大声保证地说道,满脸都是凶狠而冷静的表情。

  两个年轻人接连开了三枪,那边应声倒下了六个蒙族武士。

  而且,他们都是盯着那些拿着猎枪的蒙族武士开枪射杀的,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削弱对方的实力。

  刘桦知道,只要对方没有枪械。那么剩下的那些武士就对长鹤道士以及王程,巴勒这样的顶尖高手没有任何威胁。

  人马多?

  在三大高手面前,那不过是多一些被宰杀的草芥而已。

  布赫一个人还受了重伤,根本不可能是长鹤道士的对手。最多和受伤的巴勒打平。

  所以,三个狙击手都极为镇定,显然是胜券在握。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三个人,三把狙击枪。就杀掉了十几个手持猎枪的蒙族武士。

  王程也一跃来到车顶上,举目看向越来越近地布赫,沉声道:“杀布赫,中间那个绑着绷带的老家伙,他一死,剩下的人都不足为惧。”

  杀贼先杀王。

  “好!”

  刘桦答应一声,就给两个下属打了一个眼色,三个人一起朝着布赫开始狙击。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同时响起,封锁了布赫的三个方向。

  坐在马背上的布赫神色难看无比,心中有些骑虎难下的难受。看着身边一个个武士倒下。自己这边的气势已经开始衰弱,可是却又不能退去,现在大雪山正需要一个能站出来的勇士,如果他带着人马刚出来就被打了去,一定会被大家所鄙视,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就算这一会儿倒下了十几个人,他也要坚持冲过去,就算不能杀了长鹤道士几人,只要把他们赶跑。也能有些颜面地去。

  蒙族武士,就是要死在马背上。

  这也是所谓的马革裹尸。

  可就在这时,布赫突然眉心直跳,知道有危险。他急忙摆动马头想移动位置。可然后三声枪响就瞬间响起。

  空气之中子弹穿破空气的声音刺激着布赫的耳朵,他能听出三颗子弹的位置。

  可是,他在这方寸之间,没办法移动,因为左右和后面都是紧挨着的蒙族武士,他只有向前走。

  关键时刻。布赫双腿力,低喝一声,气血爆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可是他依旧被一颗子弹射中了大腿,如果他不躲的话,估计会被这颗子弹射中胸口。

  嗤的一声闷响,布赫的身上鲜血飙射出来,不只是这一枪的伤口,还有之前的两个刚刚包扎的伤口也重新崩裂了,鲜血染红了身体。

  一股股刺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布赫心中怕了,害怕对方再来一次,他没有自信每次都躲过。

  他的目光远远地看着那车顶上站着的年轻人,大喝道:“所有人,都停下来,去”

  他第一个止住了胯下的骏马。

  其他人听到他的喊声,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其实,这数百蒙族武士看到死了几十个人,已经不剩下多少士气了。所以此刻布赫一停下,他们都立即停了下来,想左右移动,不想成为活靶子。

  刘桦三人也在这时停下了射击。

  刘桦的眼神询问地看向长鹤道士,想问还要不要继续开枪。

  王程居高临下地看着布赫那一群人停在那里,冷冷地说道:“继续开枪,能杀几个就杀几个,打怕他们。”

  然后,长鹤道士也沉着脸对刘桦点点头,表示同意王程的话。

  刘桦这才对两个下属点头,一起继续开枪射击。

  砰砰砰

  又是三声枪响先后响起,布赫身边的三个蒙族武士应声倒下,一个更是被凄惨的爆头,脑浆挥洒到周围其他人的身上,彻底打散了这些人的心理防线,纷纷调转马头开始往跑。

  布赫也黑着脸,知道这时候要保护自己。他现在不是全盛时期,如果三个狙击手配合要杀他的话,真的不是难事。

  所以他混在人群里一起头就跑。

  刘桦三人没有手软,对着那一个个背影继续开枪。

  每一声枪响,就有一个蒙族武士倒下,显示出了三人高而稳定的枪法。当然,也因为对面几百人聚集在一起,所以很容易被击中。

  王程从三人身上看到了那种极度冷静的自信,以及对手中枪械的信任。

  一直到布赫等人到山谷口,刘桦三人才停了下来,一路上又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对布赫再次形成了一次重创。

  想来,现在大雪山当中,牧仁已经完全凌驾于布赫之上了。

  而布赫又是老二,排名在牧仁之上。脾气非常的暴躁,所以他会刻意地去压制牧仁。那么,可以想见的是,不久之后,两人之间就会爆战争了。

  巴勒淡淡地说道:“牧仁是大雪山第一聪明人。果然如此。”

  长鹤道士也点头道:“当年在战场上,牧仁有好几次就用脑子活了下来。这家伙,现在最后还算计我们一次。不过,我也乐于成全他,帮他重创布赫,让他多一些胜算。他掌控大雪山,总比布赫要强。”

  巴勒也点头同意。

  布赫暴躁嗜杀,穷兵黩武。如果由他掌控大雪山,肯定会在短时间内搞出一些事情来。

  不过,从长远来看。牧仁的威胁却是最大的。

  在牧仁的掌控下,大雪山修生养息几十年之后,定然会有更大的展,找机会南下也不无可能。

  只可惜,长鹤道士知道自己不能杀了牧仁,下不去手。

  “师傅,我们走吧。”

  王程从车顶上跳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他对煞劲领悟越来越精深,心中的杀意也越来越凝聚,所以刚才才会主动要求刘桦三人多杀一些人。

  他想控制下来。可是暂时却没有办法。

  地煞拳法一旦领悟了煞劲,就不是想停就刻意停下来的。只要他双脚踩着大地,就会自然而然的不断的感悟地煞真意,心中煞气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凝聚。

  所以,他身上的杀意也越来越重。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的气息,眼中的担忧一闪即逝,终究还是没有说话,选择了相信王程自己能解决一切问题。

  “刘桦,你们自己去吧。把赵家小子带上,我们还有些事。”

  长鹤道士对刘桦三人严肃地说道:“这次多谢你们帮忙了。”

  刘桦再次上前来敬了一个礼,严肃地说道:“道长,您言重了,没有您,也没有现在的我。”

  赵耀阳上来说道:“道长,王程,我想和你们一起走。”

  长鹤道士拍了拍刘桦的肩膀,表示了对他的肯定,然后看着赵耀阳认真地说道:“赵家小子,我们还有其他事情,你失踪了这么久,尽快去报平安吧。”

  赵耀阳张了张嘴,还是很想和王程三人一起去,觉得还会有刺激冒险的事情。

  就好像这次大雪山的战争一样,他这辈子也没想过会经历这种事情,对心境是极大的磨练。可是,看着长鹤道士不容置疑的语气和表情,他心里的话还是没说出来,只能点头答应下来,上前和王程拥抱了一下,感激地说道:“王程,谢谢你这次的救命之恩,有机会来南洋,我绝对好酒好菜的招待你,我这辈子欠你一条命。”

  王程呵呵笑道:“好,有机会我去的。”

  赵耀阳神色闪过一丝惆怅和无奈。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和王程比较了,再次郑重地点点头,又对长鹤道士抱拳行礼,才转身和刘桦三人一起上车离开了。

  这次大雪山的战争,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王程看向师傅。

  长鹤道士的目光看着南方,道:“我们去少林。”

  少林?

  王程的眉毛一挑,没想到师傅会说出少林这个目的地来。

  “哼,少林和龙虎山这次不地道。我不亲自上少室山一趟的话,他们肯定都忘记老道我的名字了。”

  长鹤道士语气不善地说道。

  显然,因为上次少林和尚和阳平一起袭击的事情,让长鹤道士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如果几天前在路上真的让他们得逞了,那么长鹤道士和王程的下场绝对很不是直接武圣山,放弃大雪山之行,成为众矢之的。

  还好,长鹤道士和王程的实力都足够应付他们。

  王程对此也是极度赞同,道:就去少林。”

  巴勒显得很无所谓,身上的伤口也经过了处理,神色平静地只是跟着师徒两朝着南方走去。

  雪地上,一连串脚印一直朝着南方延伸,三人一马步伐轻快地越过两座雪白的山丘。

  可是,走出十几公里之后,三人看到远处一座山包上坐着一个壮实地人影,人影的面前摆着一个布袋。

  正是前面从大雪山先一步离开的明德和尚。

  或许,他不是明德和尚。

  正因为他身份的疑问,所以长鹤道士和他分道扬镳了,但是也因为他和明德和尚长相一样,所以长鹤道士没有出手。

  这时候看到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他在等我们。”

  然后,他带着王程和巴勒一步步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老和尚神色之中满是那种脱的享受感,或许是因为杀了纳烨得报大仇的关系,神色安详地看着长鹤道士三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这次多谢你们帮忙,我才能手刃明烨。”

  长鹤道士浑身戒备着,目光盯着老和尚,沉声道:“你究竟是谁?”

  王程和巴勒也都气血高运转,时刻准备战斗。

  这老和尚因为龙象拳法突破的关系,现在的实力还在长鹤道士之上,气血之雄厚,天下少有人及。

  老和尚目光坦然地看着长鹤道士,低声道:“道长,你不必防备我。明德是我胞弟,我是他大哥。”

  双胞胎?

  王程神色之中闪过一丝恍然,难怪当年认识明德和尚的师傅都一直没现他是假的。

  长鹤道士眉头紧皱,沉声道:“据我所知,明德没有说过有兄弟。”

  老和尚摇头道:“我们兄弟两从小就进入金刚宗,我们师傅见我资质更高,就将我送入印度佛宗学习武学,一去就是几十年,后来听闻金刚宗遭遇灭门大祸,我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他或许已经忘记我这个大哥了。可是,我却不能忘记我的弟弟,我这次中原,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他报仇。”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难怪你们长相一样,大师如何称呼?”

  长相一样,似乎就只有双胞胎这个可能才能解释了。

  老和尚双手合十,低声道:“老衲法号明灯!”

  好法号。

  明灯,明路之灯,照别人,也照自己。

  王程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明灯和尚,觉得这个老和尚变得越的深不可测起来。

  明灯和尚看着王程继续说道:“道长,我和你徒弟还有一个约定,我想履行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