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狭路相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狭路相逢

  (第二更,求票,求支持,求一切支持……过年了,求安慰,求红包……)

  给黄德林的治疗王程只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虽然心脉的伤势很严重,可也就就那几处心脉穴位。王程的治疗其实也很简单,为了明天让黄德林在擂台上胜出,暂时没有针对心脉的那一处伤势进行治疗,而是激活了黄德林的胸腹之中的几处大穴。

  蕴藏在其中的元气注入黄德林的心脉,足以让他明天能爆发全力而不伤及他的心脉。

  那一处心脉的伤势以后要慢慢地来治疗,王程想到反正以后要给何家盛治疗糖尿病,至少半年内都会来港岛,到时候顺带就偶尔给黄德林扎几针治疗一下就好了。

  黄德林的心脉伤势与何家盛以及霍白星的病不一样,并不需要每周固定来治疗。因为他本身就是化劲巅峰的武者,并且领悟了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之法的宗师级武者,只需要恢复心脉的伤势,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凝血为丹。

  王程只需要给黄德林稍微治疗引导一下,到时候黄德林按照王程的治疗来引导搬运气血,心脉自然就能慢慢地恢复了。

  归根结底,也是黄德林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的原因,这也是他活了二十年还没什么事的原因。

  王程心中也是松了口气,之前听霍有文说起,还以为是很严重的心脉伤势,担心无法治疗。

  “好了,黄前辈。明天你可以尽情的爆发压抑了二十年的实力。让袁成清知道你的厉害。”

  王程收起一根根玉针。对睁开眼睛,眼中闪烁着熠熠神光的黄德林笑着说道。

  黄德林站起来,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胸口一起一伏的,感觉体内气血非常的顺畅,心脉的伤势没有了丝毫的影响,随时都能爆发全部气血实力,忍不住对王程竖起了大拇指。赞叹地道:“小兄弟,老头子佩服,你这针灸,真是了不得。我现在感觉很好,都感觉不到心脉上的伤了。”

  王程急忙笑道:“这个心脉的伤肯定是还在的,黄前辈一定要注意了,别爆发过猛,血脉流通太过凶猛的话,要是将你的伤势引发了,就不好收场了。”

  黄德林点头道:“呵呵。我知道轻重,那袁成清还逼不出我的全力。”

  霍有文和黄佑兴都急忙上来。看到黄德林状态好的出奇,都是兴奋不已。原本他们对明天的擂台赛很悲观,此时却是都变得期待起来。

  “太好了,师傅,您好了,明天好好把那个袁成清收拾一顿,让他把房产都赔给我们,让他们无家可归。”

  霍有文地师弟兴奋地说道。

  黄佑兴对王程感激地说道:“王程,谢谢你救了我父亲,谢谢。”

  王程笑道:“不用谢,我不过是一个治病的,而且黄前辈说了会给我报酬,我们这就是公平交易。”

  黄德林也是笑道:“哈哈,放心,明天收拾了那袁成清,他双合武馆的房产就是我的了,我直接送给王程你。”

  港岛的一处房产,价值可是不菲,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

  王程点点头,道:“好,到时候我就不客气了。”

  “好,你不客气最好。”

  黄德林爽朗地道:“王程你们都别走了,今天晚上在这里吃饭。”

  言罢,黄德林就让黄佑兴去外面叫了一大桌子菜送过来。

  王程和王媛媛也是饿了,索性也就不去酒店吃饭了,就在这里和黄德林几人一起吃了一顿饭,直到十点多才离开武馆,坐上车朝着半岛酒店开去。

  霍有鑫开着车,霍有文表情很兴奋,这和平时冷静地他截然不同,对王程笑着说道:“王程,没想到你真的能帮我师傅治疗伤势,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回去就把诊费给你。”

  诊费的事,王程一直没说,就是因为霍有文提前说好的。

  王程点点头,道:“好,那处房产到时候我也转给你。”

  “别,我可不要,那是我师傅给你的,你收着就是了。”

  霍有文急忙摇头说道。

  王程笑道:“我在港岛要一处房产做什么?而且我不是港岛的人,那地盘也没办法过户给我吧?”

  “你可以收租,过户的事,只要到时候你收下就是了,我师傅自然会给你搞定。”

  霍有文肯定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王程当下也不说这个了,转移话题道:“当年你师傅和那个周氏太极拳的高手交手,最后结果如何了?”

  “我师傅还活着,结果自然是那个人死了。”

  霍有文语气自豪地说道。

  王程对这个结果丝毫不意外。

  霍有文接着语气低沉地说道:“不过,周氏家族一直想对我师傅报复。可惜经过那次和我师傅一战,周氏家族在港岛的势力都被连根拔起来了,他们的大本营在南洋,一直鞭长莫及。这次袁成清针对我师傅的武馆,其实就是有尼印周氏家族的支持。”

  “我上个月亲眼看到袁彪虎去机场接了几个周氏家族的人,此事我还没对我师傅说过。”

  王程倒是楞了一下,他早就听说过,南洋有许多华人家族。其中有些底蕴非常的深厚,最早的是从南宋末年蒙古南下的时候就迁徙过去了。随后明末,清末,以及民国时期都有许多华人迁徙过去。

  南洋俨然已经成为除了内地之外的第二大华人聚居区域。在几个国家中,有些国家内华人的人口比例占到了一半,其中坡伽星还是一个由华人建立的国家。

  “那明天周氏家族的人会不会参与?”

  王程语气有些担忧地说道。

  国内的诸多武术家族从民国时期经历建国时期,以及建国之后的动荡,其中经历一次次损失。许多武术精华都消失了。也是因为那一次次的动荡损失。让许多武术家族都隐姓埋名的隐居在民间。

  而南洋的那些武术家族几乎都是有着完整的武术传承的家族。其中高手众多。

  霍有文眉头紧皱,道:“我想肯定会,袁成清逼迫我师傅有一段时间了,明天就是他们以为的收获成果的时候。还有机会杀了我师傅给当年周氏家族的高手报仇,那周氏家族的人肯定会出现。”

  嗤!

  霍有鑫一边开车,一边听着王程和霍有文说着话。此时走到一个路口拐角处,前面突然窜出来一辆黑色商务车挡在了路中间,霍有鑫急忙踩刹车。与那商务车紧挨着停了下来,差点就撞上去了。

  哗哗……

  商务车的车门拉开,里面走下来四个黑衣大汉,两个中年人,两个年轻人。车里面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个绑着绷带的年轻人,赫然正是下午与王程和霍有文都交过手的袁彪虎。

  “是他们!”

  霍有文面色难看地说道。他没想到对方在黄氏武馆吃亏了,还会私下里找过来报复,这已经有些过分了。

  除非是死仇,很少有人如此做的。上次冯棠山这个黑、社会的头子都没敢这么做,只是他的徒弟私下里做的。

  王程也是点点头。眼中精光闪烁,按了按王媛媛的小手。低声对小姑娘道:“等下别下车。”

  王媛媛伸手搂着王程的脖子拥抱了一下,才点头道:“我知道了。”

  王程在这丫头的脑袋上亲了一下,道:“好了吧,放手。”

  小姑娘才笑嘻嘻地松开手,道:“我什么都没做。”

  王程对这丫头的无赖已经习惯了。

  霍有文已经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王程松开王媛媛,也下了车,将车门反锁上,对霍有鑫也说道:“有鑫,你也别下车,把车门反锁好。”

  霍有鑫正要下车,听到王程的话,急忙说道:“这怎么行,我们是一起的,要打架也是要一起上。”

  “呵呵,你以为和你们学校斗殴一样?你来了帮不上忙,一个不好就会受重伤。好好地在车里待着,把车门都锁好,看好媛媛就可以了。”

  王程对霍有鑫笑了笑,不容置疑地说道。

  霍有鑫楞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等王程下车之后,霍有鑫将车门都反锁好,和王媛媛坐在车内看着外面。

  王程和霍有文并排站立着,对面站着四个人。两个中年人也是下午见过的,是袁成清的徒弟。

  另外两个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弱,呼吸沉稳,气息悠长,应该练武有一段时间了。

  袁彪虎坐在车上,一只手绑着绷带,嘴里叼着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沉声道:“霍有文,别以为你是霍家的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今天我就打断你的腿,再把这个小子手脚都打断,让你们知道惹了我的下场!”

  说着,袁彪虎手指一弹,将烟头弹射出去,划过一道火星,朝着王程飞过来。

  王程手掌一挥,两根手指很灵巧地将烟头夹住了,随后手指猛然发力,朝着袁彪虎弹了回去。

  嗖……

  王程这一下弹回去的力道可是比袁彪虎扔过来的时候大了数倍,划出一声呼啸,火光化作一条直线。

  袁彪虎一惊,急忙抬起手掌挡在面前,王程弹射过来的烟头啪的一声打中了他的手心,撞在他手心的刚好是那火星,顿时火星四射。

  啊……

  袁彪虎顿时就是一声惨叫,急忙甩了甩手,将那刚才几乎黏在手中的烟头甩掉,手心烫出了一个黑点,大声喝道:“两位师叔,快帮我收拾他们,打断他们的腿,只要不死就好。”

  袁彪虎是袁家的嫡系传人,他的父亲和叔叔都是生意人,无意学武,所以不曾继承武学。那两个中年人虽然入门早,辈分也不低,可是在门内地位比袁彪虎低了许多。平时还要巴结袁彪虎。

  听到袁彪虎的话。两个中年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目光不善地看向王程和霍有文。

  “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

  其中一个中年人沉声喝道,他叫赵顺,乃是袁成清门下第三个徒弟。

  王程拦住了要说话的霍有文,现在他很想打架,磨练自己的拳法,对霍有文淡淡地道:“交给我。”

  练拳不经过实战。练的再多也是虚的。

  霍有文点点头,没有说话,就是双手抱胸地后退了一步。眼神戒备着,只要王程吃亏了,或者劣势了,他必定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是袁成清派你们来的?”

  王程问道。

  赵顺没有说话,一挥手,四个人一起冲了上来。两个中年人攻击王程的上盘,两个年轻人攻击王程的下盘。

  分工明确,而且攻击极为犀利。都是八极拳之中的冲击招式。

  不过,王程只是面色稍微凝重了一下。这四个人,那两个年轻人堪堪将八卦拳练到明劲境界而已,刚刚入门。而赵顺两个中年人都是化劲初期的小高手,想来他们资质一般,一辈子最多也就是化劲境界了。

  王程以前刚见到杨无忌的时候,对化劲境界的国术高手很是忌惮,可是经过这些时间的修炼,对化劲高手已经丝毫不惧了。

  面对着赵顺的拳头,王程没有丝毫的抵挡,直接就是一拳冲上来,以伤换伤。

  砰!砰!

  两声闷响。

  王程硬挨了赵顺的一拳,可是王程仅仅是身体顿了一下,肩膀上有些刺痛,并不是很严重。而赵顺硬挨了王程的一拳,直接被打的身体倒飞出去,将后面的一个年轻人撞倒在地上,两人都是狼狈不已。

  这一拳,王程还是收了一些力道,不然要是以全力的话,只怕那赵顺会被打的吐血。毕竟他们的师傅袁成清大意之下都在王程的拳头下吃亏了。

  而另外两个人也是攻击过来,中年人的拳头和一个年轻人的扫腿同时击中了王程的肩膀和小腿。

  面对下盘的扫腿,王程躲也没躲,只是脚下一凝,扎了一个马步。

  啊~

  那一个扫腿的年轻人只是一声惨叫,随后抱着自己的腿就是急忙后退,看的车上的袁彪虎以及霍有文都是惊异不已。

  他们知道这是王程的力量过大,骨骼很坚硬的结果。即使王程没动,只是摆了一个马步的姿势,对方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也对他造成不了伤害,反而会伤到自己的骨头!

  可以肯定,那年轻人的腿骨开裂了。

  王程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所以根本没有理会那年轻人,注意力放在一拳打在自己肩膀上的中年人身上。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拳头,随后王程毫不客气的就是猛然一拧,咔嚓一声,中年人胳膊当下就是脱臼,手腕骨骼都是微微碎裂。

  啊~~

  又是一声惨叫,中年人被王程一把推出去。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修炼了地煞拳法,龙象拳法,以及猛虎九式,王程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所以他的实战也就是以力压人,以势压人,没有什么技巧。

  再加上身体的抗击打能力,王程已经有了一些老道士那不败的雏形了。

  四个人很简单的就被王程放倒了,让王程自己都觉得没意思,看向依旧镇定地坐在车上的袁彪虎,沉声道:“袁彪虎,你说我现在再打断你的腿如何?”

  袁彪虎骨骼开裂的胳膊颤抖了一下,眼神有些慌乱,急忙喊道:“快出手,再不出手我们的协议就作废。”

  啪啪啪……

  商务车地副驾驶车门被打开,一个拍着手掌地年轻人走了下来,赞赏地看着王程,一边鼓掌,一边说道:“不错,不错,不错,没想到这次来港岛还能碰到你这样有意思的人。只练力,不练劲,你师傅是谁?少林?还是臧边的和尚?或者是武当的道士?”

  年轻人的语气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前辈质问晚辈一样,而且对国内的诸多古老武学传承也是有些了解。

  霍有文急忙上前来到王程的身后,低声道:“他叫……”

  还没说完,那年轻人笑道:“不需要你来说,我叫周伟浩,泥印人。”

  “周家的人,实力很强。”

  霍有文在王程身后低声地补充了一句,说明对方的身份来历。

  王程恍然地看向那年轻人周伟浩,双手背后,淡淡地笑道:“你猜了不少,可惜没有一个是我师门。而且,泥印人也把手伸到港岛来了,这伸的也太长了吧?”

  “哦?你有资格管我?你是谁?师门都不敢说的鼠辈。”

  周伟浩语气似乎很讶异,不屑地地说道。话音刚落,脚下突然就是一步跨出,周伟浩很灵巧地来到了王程的身前,欺身就是一拳,如一杆猛然刺出的长枪。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这一拳门道不简单。他也见识了不少的国术拳法流派,从周伟浩这一拳当中看到了形意拳和太极拳以及八极拳的影子。

  形意拳和八极拳是现代国术之中最酷似枪法的实战杀人拳法。

  这个周伟浩非常的不简单,实力强劲,而且很会耍心眼。显然他也是忌惮王程的实力,所以刚才故作姿态,吸引王程的注意力,然后突然袭击,想要以此将王程迅速击败,然后再摆平霍有文,那么就大局已定。

  可惜!

  王程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自从周伟浩下车开始,他就没有放松过戒备,反而心中更为的专注。

  在周伟浩出手的一瞬间,王程也是出手了,不退反进,也是冲上前来就是一拳,乃是实打实的地煞拳法之中的大地锤法!

  当年老道士练地煞拳法是以防御为主,配合锤炼身体的气血搬运法门,无人可以击破防御,成就不败。

  可是王程却是以攻击锤法为主,配合强大的气血力量来击败敌人,和老道士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砰!

  两人的拳头在空中碰撞。

  一声闷响。

  王程的浑身微微一颤,劲道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气血都凝滞了一瞬间,随后恢复正常,顿时心中震惊,好强大的劲道,震劲和鞭劲都有。

  周氏太极,果然不一般。

  如果是一般其他的武者,即使是霍有文这个化劲初级小宗师,硬拼这一拳估计都要吃大亏。只有王程身体坚硬,气血强盛,才能迅速的消弭这一拳的劲道。

  而周伟浩也是被王程这一拳打的后退了一步,纯粹的对拼,他的力量也是不如王程。即使他已经快要达到化劲的中期,将太极和形意都练到了一定的境界,也不能弥补力量上的差距。

  “力量果然不错!”

  周伟浩面色凝重地说道,眼神凝视着王程:“可惜,力量终究是力量,不凝劲,都是虚的。”

  “谁说力量就一定打不过劲道?”

  王程沉声反问道。

  “我说的。”

  周伟浩呵斥一声,随后再次冲了上来。

  主练的是太极拳,却是一次次的主动出击,这周伟浩也是一个异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