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牧仁的借刀杀人

第五百九十九章 牧仁的借刀杀人

  交易完成!

  王程默默地拿着箱子,跟着师傅以及巴勒准备一起走自己山上的住处。

  “不能去了,我们现在就走。”

  长鹤道士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看着北山那边的情形,神色严肃而肯定地说道。

  巴勒也是眉头一皱,思考了一下,随后说道:“不错,现在不能继续留在大雪山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王程当然是点头同意,没有多说,转身就跟着一起走下山去了。事实上,他刚才就想让师傅马上离开这里了,免得夜长梦多。

  牧仁刚刚进入屋子,就站在自己的屋子里面,透过窗户看着山路上的王程三人。看到三人直接转身就下山了,他神色复杂地说道:“他们果然走了,老道士和小道士都是聪明人。”

  巴叶看着王程还带走了那匹从艾丁桑手上抢走的汗血宝马,低声道:“要不要我带人去拦住他们?汗血宝马是我们大雪山不能丢失的血统。”

  “没事,让他们带走吧,这样才有效果。那不是我们的东西,是布赫的东西,要追也是布赫去。”

  牧仁语气淡漠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冷漠,以及杀意。

  王程在那么多人面前故意挑明了牧仁和布赫的矛盾,差点让布赫和牧仁当场打起来。牧仁当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他故意放王程三人带着汗血宝马离开,还有那几本书,绝对会吸引布赫过去。

  而且,他已经让人悄悄地去布赫那里散布王程和长鹤道士拿到**佛陀秘法的消息。他用的这一招,也是借刀杀人!

  巴叶也是聪明人,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一些东西,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牧仁盯着巴叶,语气异常严肃地说道:“巴叶,我到现在只剩下你一个徒弟,你是我牧仁一辈子全部的希望。所以。你要明白一件事,你以后注定会代表大雪山,你和王程之间是不可能的事情。”

  巴叶浑身一震,脑袋低下去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道:“师傅,您多虑了。我和王程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武圣山弟子,还是一个汉人,是我一生的敌人。”

  “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和他的身份就好。这本书给你。切记不可外传。”

  牧仁将从王程手中得到的红雪桩法直接就给了巴叶,他现在已经没有修炼的机会离开,有些皱眉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是真的。我大雪山第一桩法果然名不虚传,其实这是一门模仿汗血宝马的象形拳法,必须要有汗血宝马才能修炼。王程那小道士肯定也修炼了红雪桩法,所以才会抢走一匹汗血宝马。”

  “你以后如果再碰到他,不要和他硬拼。这小道士身兼武圣山武学和我大雪山第一桩法,并且还修炼了金刚宗武学,最重要的是。他将这几门不一样的武学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有不可思议的领悟能力。如果他不死,将来的武学成就是不可限量的,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武者,在中华大地几千年来也没有出现几个。你和他是同龄,也注定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他的阴影,所以你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与之为敌。”

  牧仁顿了一下,郑重地说道:“你以后只需要展我大雪山一脉,在这里修生养息,就足够了。他在南方有更多敌人,不可能专门出手对付你。”

  巴叶的眼神有些黯然地看着地面。她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她并不想未来背负整个大雪山的希望,一辈子都居住在山上。她想去外面看看。

  不知道为何,她此刻心中很想去武圣山看看!

  当然,她不可能说出来,只是双手紧握,压抑着情绪,低声说道:“是。师傅,巴叶知道应该怎么做。”

  “嗯,最近你就专心研究红雪桩法,我们和布赫之间也太平不了多久了。就看这次老道士和小道士能不能重创布赫”

  牧仁叮嘱了一句,就转身继续处理伤口去了。

  巴叶也急忙跟上去帮忙,知道这次师傅伤的很重,已经伤及元气,因为年龄的关系,注定没有办法完全恢复。

  另一边,王程三人一路穿过大雪山的山谷,朝着南方走去。

  山谷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不过蒙族武士们的尸体已经被收拾完了,还剩下大部分骏马的尸体,很多蒙族武士跪在一匹匹淤血的骏马跟前低声哭泣,这是他们的伙伴。

  看到王程三人走了出来,大多数大雪山的蒙族武士都露出了一丝仇恨的光芒,更多的则是冷漠。

  他们都看到了王程三人做过什么。表面上,除了王程击败了巴图,他们并没有对大雪山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巴图是叛徒。

  祸起萧墙,最是无奈,也最是无法泄,只能自己吞吃苦果。

  所以,才会有很多大雪山的蒙族武士不愿意压抑自己的怒火,于是将怒火倾注在了王程三人身上。

  如果不是忌惮这三大高手的实力,估计不少人已经冲了上去。

  在很多人的心中,巴勒也成了叛徒。

  哒哒哒哒哒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中,从北山方向追出来了几十匹骏马,马背上的几十个蒙族武士都是练家子,每个人的气血都是异常的雄厚。

  “律”

  这一队马队在王程三人前面停了下来,领头的蒙族武士掉转马头,目光凶狠地盯着巴勒,沉声喝道:“巴勒,你真的要跟着汉人走?你忘记了,你是我们蒙族最荣耀的武士?阿古拉已经走了,你再一走,我们北山一脉就要消失。”

  不得不说,大雪山三大高手之中,阿古拉的确是势力最大的一个,他名下的高手最多。这几十个蒙族武士之中,有十几个都有国术抱丹武者的实力,气血雄厚无比,排成一队,很有威慑力。

  可惜。在王程和长鹤道士,以及巴勒的面前,就不算是什么了。

  王程现在全力爆煞劲,估计一招就能击败抱丹境界的国术武者。他已经脱离了最虚弱的时期。步入了古拳法修炼者的强势境界,不是同境界的国术武者能比拟的。

  当然,这些蒙族武士也是修炼大雪山的武学,也属于古拳法一脉,只不过实力是相当于国术抱丹武者。

  巴勒盯着那当先的中年人。平静地说道:“阿力,我当年就说过了,阿古拉如果不在了,我就会离开大雪山。”

  “但是,阿古拉是被巴图这个畜生杀死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为他报仇,而不是分崩离析,阿古拉在天之灵不会安息的。”

  中年人阿力仇恨无比地喝道。

  “我没有义务为阿古拉报仇,我现在只想平静地度过剩下的日子。”

  巴勒摇摇头,拒绝了对方。迈步朝着南方走去。

  长鹤道士和王程两人都保持着警惕,也迈步走了出去。

  汗血宝马乖巧地跟在王程的身后,随着王程红雪桩法修炼的越来越纯熟精深,他和这匹汗血宝马在气血上就会有一些比较奇妙神秘的联系。

  所以,王程就算是要将这匹马赶走,它也不会走,而且还能感应到王程的气血方位,从而寻找到王程。

  第一桩法,其中有诸多不可思议的奥妙。

  如果可以的话,王程是不想将这门桩法还给大雪山的。以免将来让大雪山的高手更强。

  突然,一声破空之声刺耳响起!

  一把刀从空中斩了下来,直接斩向王程而来,并不是朝着巴勒去的。

  那蒙族中年大汉阿力的实力绝对不弱。一刀下来,刀锋呼啸,面色凶狠,喝道:“你们要走,那就留下一点东西来吧。”

  “哼!”

  王程冷哼一声,他连巴图的刀都不怕。还会忌惮这个更弱的蒙族武士?

  他身体一转,就躲开了刀锋,然后转身就是一拳冲了上来,大地锤法凝聚煞劲,一拳击中阿力的腹部。

  砰的一声闷响,阿力壮实的身体直接被王程一拳从马背上打的滚了下去,滚出几米远撞在马蹄上才停下来。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腹部气血僵硬,一时间有些不能力。

  武圣山的煞劲,就是这么霸道。

  剩下的几十个蒙族武士都拿出自己的斩马刀来,刀锋在空气中呼呼直响,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以及巴勒,跃跃欲试,想冲上来又有些不敢。

  巴勒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忽视了这些人,继续朝着南方走去,表示自己已经和大雪山没有瓜葛,不管这些事情。

  长鹤道士眼中凶光一闪,对着另一个蒙族武士凌空就是一拳天罡拳法,一道凝聚雷劲的罡气就呼啸而起。

  一声轰鸣。

  那蒙族大汉连人带马被打的飞了出去,飞出七八米远才重重地摔在地上吗,然后人和马都在地上颤抖着,无法动弹,浑身气血筋骨都麻痹无比。

  武圣山雷劲,更为霸道。

  长鹤道士对这几十个蒙族大汉喝道:“全部都滚,不然我把你们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几十个蒙族大汉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那里。

  王程摇摇头,拉着似乎要动怒的师傅转身走了,在这里不能多呆。

  三人带着一匹马,一直走出了大雪山的范围,才都稍微松了口气。

  不远处,一辆白色越野车停在雪地之中,走进了才能看清楚,在远处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一辆白色车子。

  看到王程三人之后,车子动起来,缓缓地开了过来。

  车上,开车的是一个好像一块石头一样没有一丝情绪的中年人,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王程从巴图手中救下来的赵耀阳,后排还坐着两个年轻人。

  嗤!

  车子停下,赵耀阳立即就跑了下来,兴奋地对长鹤道士抱拳说道:“道长,幸不辱命。”

  长鹤道士点点头,笑着夸奖道:“赵家小子,还不错。”

  赵耀阳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又对王程抱拳道:“王程,你的实力已经过我太多了,佩服。”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了一个微笑,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其中生了什么。

  肯定是昨天晚上长鹤道士让赵耀阳离开了大雪山去搬救兵了,车上的三个人,就是他找来的救兵。

  开车的中年人走了下来,上来就严肃无比地对长鹤道士敬了一个礼,严肃地说道:“道长,又见面了。”

  长鹤道士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欣慰地说道:“刘桦,你的枪法进步了。”

  “谢谢道长夸奖,不过我不敢当,我没能击杀目标!”

  刘桦神色有一丝凝重地说道。

  他到现在还记得刚刚不久前在山谷的那一战,以前一向最是信任热兵器的他,此刻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

  在纳烨那种绝世高手,以及长鹤道士,明德和尚这种顶尖高手的面前,枪械还有什么用呢?

  只有一丝丝的威慑作用!

  可以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杀伤力,只要他们愿意,子弹是碰不着他们的!

  当时如果不是有长鹤道士和明德和尚,以及王程三人联手限制纳烨的话,刘桦知道自己三个人三把枪是无论如何也伤不到纳烨一丝一毫。

  在纳烨的面前,除非是大面积的无差别覆盖性攻击武器,不然其他的枪械都是摆设,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刘桦身后站着的两个背着狙击枪的年轻人也是神色严肃,见识过刚才的场面,他们站在王程三人面前感觉自己低了一头。

  长鹤道士对刘桦摇摇头,肯定地说道:“不,没有你们的帮忙,我们杀不掉纳烨。你们不了解纳烨的实力达到什么地步,如果不是你能会被他杀死。不说了,我们快走吧,这里不安全。”

  刘桦看了看车子,皱眉道:“道长,要不你们开我们的车走吧,我们可以走去,就当是一次训练。”

  长鹤道士再次摇头道:“不需要,你们走吧,我们自己走。”

  刘桦见长鹤道士三人都是一副高人的模样。王程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他也是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也没有多说,三人再次一起对长鹤道士严肃地敬了一个礼,就转身上车准备离开了。

  不过,这时候王程和长鹤道士,以及巴勒都是耳朵一动,然后一起转身看向大雪山的方向,三人的神色立即都出现一丝凝重。

  三个狙击手的听力也是远常人,过了两个呼吸之后也是神色严肃地看向大雪山的方向。

  只见大雪山的山谷口冲出来了一大群黑压压的蒙族武士,每个蒙族武士都骑着马,挥舞着斩马刀,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拿着猎枪,直接朝着长鹤道士几人这边冲了过来。

  居高临下之下,马队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越过几公里的距离。

  长鹤道士目光最是敏锐,一眼就看到了马队领头的正是身上缠着许多绷带的布赫。

  布赫挥舞着手中的斩马刀,表情有些疯狂。未完待续。最新章节百度搜--╯蓝√色√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