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择手段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择手段

  “长鹤,明德你们现在有什么要说的?”

  布赫一步踏上前来,满脸凶狠地喝道:“阿古拉死了,你们必须要为他陪葬。”

  “陪葬……”

  “陪葬……”

  “杀了他们……”

  周围不少的蒙族武士都跟着喊了起来。

  “哼!”

  长鹤道士当即就是冷哼一声,声音如一声闷雷在周围乍响,面对对方上千人,也是毫不示弱,甚至将对面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沉声喝道:“阿古拉死了,与我何干?他死于自己的徒弟手上,自己教不好徒弟,自作自受!”

  周围听到这话的大雪山高手和武士们都是神色难看无比。

  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大雪山内部祸起萧墙。

  大雪山第一年轻弟子巴图勾结老毛子,差点将大雪山直接打击的灭门,这事儿还这怪不得别人,更别说长鹤道士三人可是帮了大忙的。

  “如果不是我们帮你们杀了纳烨,你们全部都要死。现在你们还恩将仇报想杀我们?哼,果然不愧是铁木真的后人,一群白眼狼。”

  长鹤道士毫不客气地对布赫几人呵斥道。

  布赫面色漆黑,杀气凝聚,气血凝聚之下,身上几个刚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又开始迸裂流血了,呼哧呼哧地急促地呼吸着,一双眼睛几乎要将长鹤道士三人吃了一样。

  “布赫,好了。”

  牧仁上来淡淡地喝了一句,伸手要一把将布赫拉过来。

  可是,布赫根本不吃牧仁这一套。他肩膀一抖,直接挣脱了牧仁的手,转身盯着牧仁沉声道:“牧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老道士他们有勾结,哼。”

  牧仁顿时浑身一震,瞪着布赫也是不客气起来,冷声道:“布赫。阿古拉刚走,你想干什么?我和长鹤有什么?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大雪山的事情?这时候你还不用用你的脑子?”

  布赫冷哼了一声,也觉得自己有些理屈词穷,转身去处理伤口里面的子弹。不再说话。

  两个蒙族武士用一块牛皮做成的担架抬着阿古拉走了过来,轻轻地放在了中间。

  巴叶和艾丁桑,阿穆尔等年轻人的神色都出现了一丝悲伤,周围的那些大雪山蒙族武士更是沉默下来,一股悲伤的氛围在这里凝聚。

  阿古拉浑身都是鲜血。左边一条胳膊被斩断了,右边一只手五根手指没了,腹部一道巨大的伤口,清晰可见其中的内脏,一股股鲜血还在流淌出来。

  可是,他现在还有一丝丝气息。

  勉强的睁开眼睛,阿古拉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天空,用最后一丝气息喃喃说道:“师傅,我错了。”

  说完,他的气息就消失无踪了。临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死不瞑目!

  当年,他师傅让他们谨防老毛子,让他们不要窝里斗,让他们……

  阿古拉一条都没有做到,最后的结局就是满门被灭。他自己死了,他自己的几个徒弟都死了,就剩下了一个欺师灭祖的巴图。

  所以,他死不瞑目,除了留下了一个欺师灭祖的巴图,其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在场所有大雪山的人都神色黯然。有些感性的人甚至留下了眼泪。

  王程静静地站在纳烨的尸体前,看着周围跪下来的黑压压的一片大雪山人群,心中一片平静,心中还在回味刚刚的战斗。体会战斗中的领悟。

  可以说,他是一个武痴。

  “阿弥陀佛……”

  明德和尚低声宣了一声佛号,淡淡地说道:“阿古拉已经去了,可是大雪山欠我们金刚宗的,也还要归还。”

  “老秃驴,你找死!”

  布赫怒极。一把挣脱给自己包扎伤口的艾丁桑,冲上来就对着明德和尚出了一拳。

  如果是布赫全盛时期,明德和尚还要慎重出手。

  可是现在,布赫的实力最多还剩下一半,明德和尚当然是丝毫不惧。他一挥手,巨大的手掌凝聚出一层实质一般的罡气,将布赫的拳头抓在手中,然后胳膊发力,直接将布赫打的踉跄后退好几步都没站稳。

  “明德,你干什么?”

  牧仁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明德和尚和长鹤道士,语气也有一丝不善地说道。

  明德和尚神色严肃地说道:“我只是要取回我金刚宗的东西,还有当年你们蒙族骑兵去印度佛宗抢夺的**佛陀秘法,这是我应得的!”

  “不可能!”

  牧仁坚决地摇头道:“老和尚,就算阿古拉已经不在了,我们也不可能答应你,我们大雪山还没有沦落到任人欺辱的地步。”

  明德和尚身上气息升腾,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

  牧仁和布赫几人也都急忙浑身戒备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受了伤,所以实力下降的厉害。

  如果明德和尚和长鹤道士师徒两联手的话,他们大雪山在场的高手还真的不一定能挡住。

  可是,大雪山所有人的身上依旧升腾着杀气,任何时候,他们都有自己不屈的骄傲。

  而这时,巴勒跪坐在阿古拉的尸体旁边,目光看着长鹤道士,语气平静地说道:“阿古拉已经死了,我可以离开大雪山了。”

  布赫和牧仁的神色再次一变,没想到这时候巴勒竟然要脱离大雪山了,那对他们绝对是雪上加霜的事情,也表示阿古拉北山一脉彻底没有人可以顶住,即将消失。

  “巴勒,你做什么?”

  布赫沉声呵斥道:“你是大雪山的人。”

  巴勒肯定地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大雪山的人。”

  说着,巴勒很坚定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长鹤道士的身边站定下来。

  长鹤道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笑的很开心,拍了拍巴勒的肩膀,笑道:“好,好,好,巴勒。我还认你这个兄弟。”

  巴勒的神色很是复杂,一时间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沉默地站在那里。

  蹭蹭蹭……

  周围。一把把斩马刀摩擦的声音异常的刺耳,阳光下,一把把刀锋反射的阳光也很是刺眼。

  现实中数百人手持刀锋的场面,还是有些震撼的。

  数百蒙族武士此刻好像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士兵,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因为。他们谁都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高手,并不是人多就可以取胜的,更何况,山上还有隐藏的狙击手。

  王程来到师傅长鹤道士身边,体内气血经过这一会儿的搬运,已经恢复过来。他神色警惕无比,看着牧仁和布赫说道:“牧仁前辈,我想你是忘记了你和我们的交易。想想吧,你们这次为什么会差点遭遇灭门之祸。就是因为你们不团结。你们三大高手各自为政,被巴图抓住了空挡,被老毛子抓住了机会……”

  “你下不去手,我们可以帮你杀了布赫,从此你就是大雪山唯一的主人,大雪山新的宗主。在你的带领下,大雪山凝聚起来,绝对会比过去更加强大,那才是你和你师傅都想看到的大雪山,现在的大雪山根本就已经是名存实亡。”

  这番话的效果极好。也说到了一些人的心坎里。

  布赫带着艾丁桑和阿穆尔立即拉开了和牧仁的距离,神色警惕无比,面色阴沉地看了看王程,又看了看牧仁。沉声道:“牧仁,我就知道你和他们有猫腻。你徒弟巴叶天天和那个小道士在一起,没想到你们会和汉人勾结……”

  “哼,布赫,你说话注意点。我牧仁这辈子还没做过对不起大雪山的事情,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牧仁瞪了布赫一眼,又使劲地瞪了王程一眼,有些疲惫地转身就走了,好像要回去处理身上的伤口了。

  巴叶也使劲地瞪了王程一眼,就是这个小子让自己的师傅此刻陷入两难的地步,如今在大雪山会处境艰难!

  王程对这师徒两的目光反而是回以微笑,对自己的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阿古拉一死,大雪山就剩下两个人了。剩下的布赫和牧仁之间的矛盾必然会进一步地激化,他这时候挑拨离间一下,让两人的矛盾直接摆上台面来,效果绝对是出奇的好。

  或许,在未来的短时间内,布赫和牧仁之间就会有一场战争,到时候会进一步的削弱大雪山的实力。

  砰……砰……砰……

  又是三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在大雪山的峡谷内好像雷鸣一般。

  噗噗噗……

  三颗子弹射在那最前面一排蒙族武士的脚边,大口径的子弹掀起一片泥土。

  那一排排拿刀的武士顿时都停下了脚步,虽然一个个依旧是凶神恶煞的样子盯着王程四人,可是没有谁再上前一步。

  布赫黑着脸目送牧仁带着一批人离开,又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沉声道:“老道士,小道士,老秃驴,你们等着。”

  说着,布赫就转身带着他的一批人离开了。

  至于阿古拉的尸体,牧仁和布赫都没有处理。而是由一个大雪山的专门负责此事的老者来处理的,好像祭祀一样的身份,穿着很古朴隆重,带着几个人将阿古拉的尸体抬走了。

  明德和尚也拿着一个布袋将纳烨的尸体装了起来,准备带回西域金刚宗。

  王程站在师傅长鹤道士跟前,低声道:“师傅,他到底是不是明德大师?”

  长鹤道士神色疑惑而严肃,有些郁闷地说道:“如果光看相貌,他是明德老秃驴无疑,我几十年前就认识明德,不可能认错。可是纳烨说的话也绝对不是故意骗我们的,此人虽然心狠手辣,可他也不屑于骗人。”

  “那他不是?”

  王程轻声问道。

  长鹤道士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能确定明德和尚的身份。

  只是,师徒两以及巴勒都对这个老和尚保持了足够的戒备。

  明德和尚对这师徒两也没有多说话,双手合十弯腰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背着装着纳烨尸体的袋子,面色有一丝凄苦地转身朝着山谷外面走去。

  周围剩下的蒙族武士都开始陆陆续续地散开了,不再围着王程几人,而是开始善后工作,处理那遍地的尸体。

  初步估计,这次大雪山死的至少有上千人,加上伤者,起码两千人以上,毕竟那数百佣兵全力开火可不是说着玩的,重机枪的扫射也是人命收割机器,那一片片的尸体叠在一起,看着有些可怖。

  长鹤道士带着王程和巴勒朝着牧仁的房间走去,对巴勒低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巴勒好像一下子放松了很多,或许是看透了许多事情,没有一丝之前那种凶悍,语气淡然地说道:“我去你武圣山上住住吧,也不知道我的时日还剩下多少,就在你的道观度过余生吧。”

  长鹤道士没有反驳,只是说道:“也好,我那吃的住的都有,随便你住多久。”

  巴勒点点头,不再说话,眼神深深地看了北边那座山峰一眼,那是阿古拉的地盘。

  如今,阿古拉死亡,其旗下势力必定是一盘散沙。

  牧仁和布赫绝对会对北山的族人以及其他资源进行抢夺,他们三人名义上是师兄弟,可是在关键时刻谁都不会客气,尤其是现在只剩下了两个竞争者,谁弱一点就会处于劣势,一个不好就是死亡的下场。

  事实上!

  刚才牧仁先走一步,并不是回去处理上是,就是带人抢先一步去了北山。在智商上,牧仁绝对是可以碾压布赫这个莽夫的。

  当长鹤道士和王程,巴勒走到半山腰上的时候。牧仁就从后面一条山路上走了回来,后面跟着巴叶和几个高手,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几个箱子,是从阿古拉山上带回来的东西,都是大雪山的典籍,以及一些比较值钱,或者是比较机密的东西。

  “恭喜牧仁前辈。”

  王程看着牧仁,微笑着说道。

  牧仁深沉地看着王程,道:“小道士,你以为吃定我了?”

  王程摇头道:“不敢。”

  牧仁看着长鹤说道:“长鹤,你徒弟比你不择手段。”

  长鹤道士平静地说道:“目的是正确的,就足够了。”

  唯结果论!

  牧仁冷哼一声,没有和长鹤道士争论这个,将巴叶手中的一个小箱子直接丢给了王程,沉声道:“这是你要的东西。”

  王程眉毛一扬,轻轻打开箱子看了看,看到里面的几本书都是自己要求的。当下他也不客气,将腰间藏着的那本自己抄写的红雪桩法直接丢给了牧仁。

  牧仁接过红雪桩法的时候,手有一些颤抖,然后装进自己的大衣里面,带着巴叶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