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何家的隆重欢迎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何家的隆重欢迎

  回到江州,王程总算是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安心的练武,安静地上课,上课时间大部分都才查找资料,还在破解那本兽皮古籍拳谱,各类解读已经将厚厚的一个笔记本写了大半。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是期末考试,同时也是第三次模考。

  本来对王程还有些担心的何秀英看到王程又回到教室上课了,也是安心不少。虽然没看到王程看课本和复习资料,不过只要看到王程在教室,她就有了一些安慰。

  现在虽然几乎所有老师羡慕何秀英,可是她的压力也是巨大无比。要是最后王程考砸了,她这个班主任的责任就大了。为此,何秀英几乎经常失眠,可是还不能过分的去约束王程,只能任其发展。她知道王程的性格,越是管他,可能效果会适得其反。

  老老实实地上了几天的课程,到了周末,王程照例去给唐老治疗。这次的治疗也很顺利,唐老的恢复也已经进入了正规,王程推测只需要再治疗两次就能痊愈了,现在唐乐乐每天扶着唐老已经勉强能走几步了。

  这次倒是没有碰到牛大海,唐老对牛大海的事情也是只字未提。

  王程也是没有多问,他知道,以后他肯定还会有机会见到牛大海的。

  从唐家回到家的时候,王程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号码是王程熟悉的号码,来自南方深市。王程想了一会儿。等电话快要断了的时候。才拿了起来。

  “小程,吃过饭了吗?”

  话筒里传出一声沉稳地声音。

  王程微微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吃过了。”

  “钱还够用吗?”

  沉稳地声音继续问道。

  “还有钱。”

  王程依旧平静地说道。

  “媛媛还好吧?”

  “嗯,媛媛还好,已经上初中了。”

  “好,年底我们就回去了,到时候就在江州不出去了。”

  听到这话。王程眉头皱了皱眉,问道:“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不想出去了。我让你阿姨给你卡上打了五千块,不是生活费,是给你的零花钱,你想买什么就买。”

  沉稳地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

  王程淡淡地道:“你和媛媛说两句吧。”说完,就将电话给了站在旁边的小姑娘王媛媛。

  王媛媛看到哥哥的样子,就有些怯怯地模样,拿起电话,低声道:“叔叔好。”

  “呵呵。媛媛有没有听哥哥的话?”

  王媛媛点点头,乖巧地道:“嗯。我很听话。”说着,对哥哥王程吐了吐舌头。

  “你哥哥最近身体还好吗?”

  沉稳地声音压抑地问道。

  王媛媛想了想,道:“哥哥身体很好,已经没事了。”

  那边沉默了一下,显然是对王媛媛的话不相信,认为是安慰的话,随后说道:“你好好照顾你哥哥,别惹你哥哥生气。我和你妈妈等两个月就回去了,到时候给你买好吃的。”

  王媛媛低声道:“哦,我知道了。”

  啪!

  电话挂了,王媛媛将电话放下,看向王程道:“哥,叔叔和妈妈要回来了。”

  王程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刻刀,对着一块翡翠在仔细地刻画着什么,一丝丝玉屑掉落在桌子上。王程握着刻刀的手掌非常的沉稳,头也没抬,平静地道:“我知道了。”

  “我做饭去了,哥你想吃什么。”

  王媛媛轻轻地上前来,凑到跟前问道。

  王程手上的动作放慢了下来,道:“随便你。”

  王媛媛点点头,没有多说话,转身去厨房做饭去了。小姑娘轻手轻脚地,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刚才的电话王程的父亲王建海打来的,王媛媛知道哥哥王程是不太想接电话的。

  王程心中一片安静,一边雕刻手中的翡翠,心中时不时地浮现一个中年的身影。手中的翡翠却是被王程慢慢地雕刻出了一个年轻貌美女子的形象,然后也没有仔细地修,就随意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王程记忆中的母亲。

  深呼吸一口气,王程手上的刻刀没有停下来,又拿起一块翡翠刻画了起来。手腕翻转,手指灵巧的跳动,刻刀如精灵一般的在翡翠上来回划过,最后出现了一个少女的形象,这是陪着王程过了**年的王媛媛。

  随手将雕刻出的翡翠王媛媛也放在桌子上,王程再次拿出一块翡翠雕刻起来,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又一个人物活灵活现的出现。

  这次是一个寸头老者,正是武圣山上的老道士。

  将老道士的翡翠雕刻也放在桌子上,王程停了下来,看了看桌子上的三块翡翠人物雕刻,心中一片宁静。

  接下来,王程一挥手,又拿出一块翡翠,从上面割下来一块块翡翠制作成玉针。

  雕刻,是王程的一个爱好,因为这会让人安静下来,这是王程以前锤炼心性的方式。而现在,同时也是王程的一个修炼方式。随着拳法的修炼,他的身体越来越强壮,力量越来越大,平常生活中一个不注意,力量使用过大,就会造成不好的后果。

  王程用雕刻来锻炼自己对力量的控制,这是他每天至少都会雕刻半小时的原因之一。

  刻刀王程都换了好几把了,更换的刻刀做工越来越好,材质也是越来越重。这样拿在手中才不会没有重量,同时也会增加力量上的控制难度,起到更好的锻炼效果。

  细微的力量对王程来说最有考验和修炼效果,所以王程不仅仅每天会用玉石翡翠来制作玉针。还会用一些木头之类的东西来雕刻出一个个随意想象出的形象。

  在沙发旁边的柜子上已经立着几十个木制的雕刻。有形象的。也有抽象的。

  “哥,吃饭了。”

  王媛媛炒了两个菜,端上桌子,对王程呼唤道。

  王程点点头,手中的刻刀最后刻出了一根玉针。这根玉针比之前王程制作的所有玉针都要长,足足有巴掌长,两头都很尖细,只有中间粗壮一些。晶莹剔透,闪烁着碧绿的荧光。

  拿着玉针,王程轻轻地在自己的胳膊上的一个穴位刺了一下,轻轻的转动玉针,一股微弱到清凉感觉进入王程的气血。

  “每天接触翡翠,不知不觉就吸收了不少其中的清凉气息。看来最近练拳效果明显,和这个也有重要的关系。”

  王程心中如是想到,眼中精光闪烁。

  他脖子上带的项链上的翡翠玉石的颜色都淡了一些,手上的手镯和手串的颜色也淡了不少。不过因为沾染了人体的汗渍水分,翡翠的整体颜色也深沉了些许。所以两相抵消,外表卖相倒也是看不出什么来。

  只是王程能感觉到翡翠之中的气息少了许多。那清凉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缓缓的融入他的身体血脉。

  王媛媛身上带着的翡翠首饰也是如此,其中的玉石翡翠的气息减少了一些,可是流失的速度要慢了许多。

  玉养人,也是有道理的。

  坐在饭桌上,王程拿起小姑娘的手腕看了看,然后放下,也没说话,自顾自地端起碗开始吃饭。

  王媛媛已经习惯了哥哥每次接了南边的电话都会沉默不说话的表现,所以她也不说话,兄妹两就这么安静地吃饭。

  吃了饭,王程突然说道:“他们回来了,明年我要出去上学,你在家呆着。”

  小姑娘王媛媛楞了一下,随后急忙说道:“我不,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是去上大学,你去干嘛?”

  王程板着脸问道。

  “我,我,我……”

  王媛媛我了好几下,不知道怎么说,她才上初一,不可能明年去上大学,顿时委屈地嘟着嘴,道:“我不管,反正我要跟着你。”

  “我不是你爸,也不是你妈,别跟着我。”

  王程平静地说道。

  “你是我哥。”

  王媛媛肯定地道。

  “不是你亲哥。”

  王程看了小姑娘一眼,提醒地道。

  “那我嫁给你,当你老婆。”

  小姑娘突然眼睛一亮,笑眯眯地说道:“这样我就能跟着你一辈子。”

  “小屁孩,整天就会乱想,老老实实地在家上初中。”

  王程在王媛媛地脑门儿上敲了一下,随后严肃地说道。

  “哼,我不小了,我十二岁了。”

  小姑年不服。

  王程没理会这丫头,放下碗筷,自己回房间去练拳去了。因为睡虎式的固定睡觉时间比较长,所以最近王程睡觉也早了一些。不然每天早上起来那么晚,也会耽误事。

  王媛媛闷闷不乐地收拾了碗筷,也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早。

  王程和王媛媛匆匆吃了点早饭,就坐上车去了机场。

  今天又是去港岛给霍白星和何家盛治疗的日子。这样每周一次外出,慢慢地成为了王程的习惯。因为要尽早回来,所以早上也要赶时间。

  坐上熟悉的车,坐上同一架飞机,中午下了飞机,又坐上霍有鑫和霍有文的车,直接奔至霍家的别墅。

  霍白城和霍明永已经在家里等着了,王程给霍白星的治疗,经过两次之后,也走上了正规。霍白星的病情也是彻底地得到了控制,所以王程只需要每次都按照自己的治疗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病人就会慢慢的好起来。

  每经过一次次治疗,霍白星的情况都会有明显的恢复。

  经过上次的治疗,现在的霍白星已经不吵不闹了,神智逐步的恢复了正常,剩下的就是要慢慢地恢复记忆。

  霍白城和霍明永等人都是激动不已,等着霍白星康复的那一天。

  耗费一个小时。王程完成了这次的治疗。收起玉针。看着床上躺着睡着了的病人霍白星,对霍白城等人说道:“病人的情况慢慢好起来了。你们平时没事可以带着他出去走走,多讲讲以前的事情,说不定他哪天突然就会清醒过来,这样会缩短很多治疗的时间。”

  霍白星的儿子霍明永急忙答应下来:“好,我明天就带我爸去公司转转,再去老家那边走走,给我妈上个坟。说不定能帮他想起来什么。”

  霍白城点头对王程感激地道:“多谢你了,王程。”

  王程摇头笑道:“霍老,再不要说谢谢的话了,咱们这就是一笔买卖交易。”

  “呵呵,对对对,就是买卖交易,你现在去老何那边?”

  霍白城点着头,笑着问道。

  “嗯,我现在每次来港岛只能待一两天的时间,今天去给何老治疗了。晚上再去给有文的师傅看看。明天我就回去了。”

  王程眼神在几人的身上扫了一眼,说道:“我在江州那边还有两个病人。以后我不会再接受新的病人了。”

  霍白城几人都是一愣,随后都点头表示明白,记在心里,不会再给王程找麻烦,随后将王程送上车。

  车上,霍有文对王程笑道:“王程,我师傅听说你给我大爷爷还有何老治疗,对你的医术很佩服。”

  “呵呵,到时候和你师傅倒是可以交流一下,我对外伤经验不多,可以向你师傅讨教一些经验。”

  王程笑着说道。

  霍有文摇头道:“最近我们武馆有些事,可能我师傅没那么多时间和你闲聊。等会儿你给何老治疗完了,差不多就快晚上了,去我师傅那里吃饭吧。”

  王程点头道:“好!”并没有问他们武馆的事情,开武馆遇到的事情无非就是被同行排挤,然后就是要通过交手来解决。

  经过和冯棠山和马家义的事,王程不想插手港岛武术界的事情。港岛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水很深。

  车子一路来到何家的别墅,距离霍家别墅不是很远。不过却是建在了风景更好的位置,好像一个欧式庄园一样,占地很大。

  听到王程要过来的消息,何家盛和两个儿子亲自出来在门口迎接,还有何家盛两个早就出嫁的女儿也站在门口候着。

  其他的小辈,更是站了一大群,足足三十多人在门口迎接王程。

  当霍有鑫将车子开到何家别墅门口的时候,也是被这阵仗吓了一条,惊奇地道:“何老给王程这待遇真的是国家级别的待遇呀,呵呵,十年前,港岛首长来何老家里做客,也没这么隆重。”

  王程也是眉头皱了起来,无奈的下车。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的不想面对这样的阵容。

  “王程来了!”

  王程刚下车,何家盛就健步走上来,一把就握着王程地手,笑着说道,眼神有些激动。

  没有得过糖尿病的人是绝对无法理解何家盛此时的情绪,十几年的糖尿病折磨着他,一朝解放,那兴奋会持续很久。

  上周王程给他治疗之后,一下子就让他变成了正常人一般。去医院也检查了一下,各项指数的表现也在恢复,医院的主治医生们都是不敢相信,纷纷询问何家盛是用什么治疗的,都说这是医学界的奇迹。

  何家盛自然不可能将王程说出去,直接从医院回来,用何家的能量消除了医院内的检测数据。

  不用一会儿就口渴喝水,不用时不时地上厕所,甚至睡觉都睡不好,走路不用拄拐棍!

  何家盛对王程的感激,是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不能理解的。

  “快,进来,媛媛也来。”

  何家盛亲热地将兄妹两招呼进去,霍有文和霍有鑫都是被忽略了,让这两人无奈地苦笑起来。

  还好,何洪俊两人没忘记他们,将霍家两兄弟拉了进去聊天。

  “何老最近感觉还好吧?”

  王程一边走,一边问道,对周围十几二十道好奇的目光没有多少理会。

  何家的后辈弟子对王程都很好奇,因为能治疗糖尿病的医生,说出去只怕没人会不好奇。更何况,王程太年轻了,说是年幼都不为过。如果不是慑于何家盛的威严,何家的年轻人早就上去问王程各种问题了。

  听到王程的问题,何家盛哈哈一笑,道:“我好的很,这要多谢你王程,让老头子我活的像个人。”

  “如此就好,我还担心我的治疗会有副作用。现在看来效果很好,那等会儿我就能放心的给何老治疗了。”

  王程笑着说道。

  “好,我没事,好得很,你放心去做就好了。”

  何家盛很大气地说道,他现在对王程是有一百个信心。

  来到何家盛休息的房间,何家大部分年轻弟子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只有何家俊兄弟两还有何家盛的两个女儿跟着,都想看王程的治疗。两兄弟是见过,所以想再看,两姐妹是没见过,所以更想看是如何的神奇。

  何家盛脱了上衣躺在床上,王程仔细地把了把脉,脉象已经在恢复了,而且很强劲,气血增强了不少。

  如此,王程知道自己上次的治疗效果很好,所以这次治疗就更加放心大胆的施为。

  一根根玉针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密布在何家盛的胸腹之间的各处大穴,头顶上只有一枚玉针刺入百汇穴。

  王程的治疗还是以百汇穴为核心。(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