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比别人先亲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比别人先亲

  (求支持,求票票,今天应该会有三更!)

  “霍老你身体好着呢,就别添乱了。【】”

  王程苦笑着对霍白城说道。

  说完,王程再次给何家盛把了把脉,脉象上比刚才好了许多,脉象强劲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糖尿病的特征,脏腑之间的表现依旧有些紊乱。

  这种情况,只能慢慢来将养。王程即使医术厉害,治病也不是一瞬间就能将疾病的根去掉的,尤其是糖尿病这种机制性的身体紊乱的疾病,更是需要时间来慢慢的恢复。

  霍白城心中是真的有些羡慕,看着何家盛如换了一个人一样的神态。恨不得自己也得个什么病,让王程来扎几针,然后也一样年轻个十岁。

  “何老,行了,这算是第一次真正的治疗。回去后,注意保持生活规律,糖尿病人该有的注意事项还是要保持禁忌。”

  王程对何家盛叮嘱道。

  何家盛郑重地点点头,此时王程说什么他都会毫不迟疑地去执行。而且糖尿病的各类禁忌他都保持了十几年了,也是习惯了,再多保持一年半载根本不是事儿,微笑道:“好,我知道了,王程,大恩不言谢。不管你以后能不能彻底的治好我,现在我是一身轻松,谢谢你。”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道:“好了,何老你们早点回家休息。我和媛媛也要回酒店了,明天一早要回江州。”

  “好,我让有鑫和有文送你们过去。”

  霍白城急忙说道,转身就去找霍有鑫和霍有文去了。下午霍有文来这里转了转,就被霍白城留下来了。

  亲自将王程和王媛媛送上车,霍白城和何家盛才转身回到别墅。何洪俊和何洪运两兄弟此时也是不敢对王程有丝毫的怠慢和不敬。看着父亲何家盛那年轻了十岁的模样。他们两人都是被吓到了,这样的手段,真的说是神仙手段也不为过。

  这样的神奇中医。即使何家在港岛是最为庞大的隐形富豪家族之一,关系遍布南洋和欧美。他们也是没见识过。

  随着何家盛,恭恭敬敬地将王程送上车,何家两兄弟才松了口气。

  车内。

  霍有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转过头看向王程,问道:“王程,你医术这么厉害,何老的糖尿病都能治,能不能治疗二十年的内伤?”

  霍有鑫开着车。给霍有文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别说这些。可是霍有文是个直性子,也是练武之人,肯定是有话就说。王程从车窗外收回目光,对霍有文问道:“什么样的内伤?多大年纪了?”

  霍有文严肃地道:“是我师傅,今年六十七岁了。他二十年前和南洋周家太极拳高手交手,被劲道伤了心脉,二十年来,我师傅气血一直都很虚弱。”

  “你师傅也是中医吧?”

  王程问道。

  霍有文点点头,道:“不错。我师傅也是中医,不仅仅开武馆,还继承了祖上的一个中医药堂。”

  “那你师傅自己不能治?”

  王程好奇地道。

  这类伤及心脉的内伤。几乎是无法治疗的。除非受伤者本身的身体脏腑足够强大,气血足够充盈,能自己慢慢的恢复。

  就像王程上次和马家义交手一样,如果不是王程修炼了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身体,气血强大无比,修复能力也强悍,可能也会留下永久性的内伤。

  如果不受伤者不具备这方面的条件,那几乎就没有治疗的可能性,只能任由其一直存在。被其折磨。同时还要食用一些固本培元的上好药材来巩固身体元气,不然就会短命。霍有文的师傅黄德林能活到六十七岁。那说明这些年就吃了不少的珍贵药材。

  而心脉受损对练武之人来说,那更是一种毁灭性的的打击。心脉是气血运转的动力根本,心脉受损,气血搬运就会受到影响。

  同时也说明霍有文的师傅黄德林当时和那周氏太极拳的高手交手的时候,已经是生死之斗,才会有如此严重的伤势,对方也是下了死手,直接攻击心脉。

  最后霍有文的师傅黄德林活下来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死了。

  霍有文苦笑摇头,道:“俗话说,医不自医。而且我师傅的医术比较拿手的也是外伤,跌打损伤一类的,他八成都能治疗。说起内伤,他给别人都治不好,更别说自己了。我看你给我大爷爷,还有何老治病,都是以针灸治疗内部经脉,肯定对内伤更加拿手,如果你能把我师傅治好,我和我师傅都会感激你。”

  王程笑了笑,没有立即答应下来,道:“明天我要回去,这次就不去了。下周来了,去你师傅那里看看吧,我不敢保证能治好。心脉上的伤势,太敏感了,一个不注意,就会马上一命呜呼。”

  霍有文立即笑道:“那好,我回去和我师傅说一下,到时候诊费我来给你,你别和我师傅说钱的事。”

  王程扬了扬眉毛,点点头,道:“好。”

  车子一路来到半岛酒店门口。

  霍有鑫和霍有文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上次的总统套房。说起来也是缘分,王程来了这里几次,都是住在同一个房间,以后来这里估计也会一直住在这里。

  能长期居住在同一个总统套间,每天的房费就是上万,半年下来就是一千多万。

  看来,开酒店,尤其是在港岛这样的地方开高档酒店,也是暴利。

  “你们早点休息,有什么事随时打我们电话。飞机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一早我就送你们去机场。”

  霍有鑫对王程客气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道:“好,今天麻烦你了,有鑫。”

  霍有鑫有些受宠若惊,上午他还觉得王程不过就是个医生罢了。可是看到何家盛的变化。他知道自己小看了王程,就算只是个医生,那也是个神医。和普通的名医不是一个概念,所以他的态度一下子就恭敬了许多。

  “呵呵。没事,那我们先走了。”

  霍有鑫拉着霍有文离开了王程的房间。

  王程目送霍有文离开,本来还想问问当年他师傅黄德林和周氏太极拳高手的战斗情况,可是人家都走了,他也不会将人拉回来,只能等下次来了再问。

  “我洗澡睡觉了……”

  王媛媛将自己的小包丢在沙发上,闷闷地说了一句,就去浴室了。

  王程嗯了一声。知道这丫头在闹脾气,也不惯着她,任由她自己闹去,自顾自地就来到客厅练起了拳法。

  牛大海能坚持五十年脚踏实地,王程没那份执着到骨子里地纯粹坚持。但是王程可以让自己白痴一个武者的执着坚持,将拳法融入自己的生活。王程今天对霍白城和何家盛说的那番话,其实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以后尽量不再接受新的病人了。

  练武,才是最重要的。

  老道士还等着自己有所成就。

  道门三大基础拳法本是一体,上次王程领悟这个之后。连贯起来对气血运转地效果再次提升。可是他还是没能将这三门拳法彻底的融合为一门拳法,所以这三门基础拳法他也一直没有放弃,每天都有坚持练习。而且。即使以后领悟了最终的融合为一的大成拳法,他也不会放弃,拳法就是要天长日久的不停的联系,才能在最后有所成就。

  练了两遍三大基础拳法,王程还是以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为主。几门拳法通过一遍,最后龙象拳法练到了六十一招。每多一招,王程就能感觉到明显的变化,那种气血的凝聚在加强,尤其是体内骨骼经脉也在一天天的发热。皮肉也逐渐的更加坚韧。

  此时,又配合真正练成的猛虎九式。三大高深拳法结合,王程对身体的气血的搬运凝练几乎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

  王程知道。自己有如此好的基础,只要坚持,一步步的走下去,日后必定会成为不输给老道士的高手。

  呼呼呼呼呼……

  一声声呼吸如风箱一样,心中猛虎时时刻刻都心中存在,王程每次练拳也是带着一股威势。即使改变呼吸,心中的猛虎也依旧在,九元拳法,地煞拳法,施展出来的威势都是上升了一个档次。

  可以达到以势压人的初步境界!

  现在的王程不再惧怕杨无忌和冯棠山这类国术高手了。

  随着王程的身体辗转腾挪,房间内的气息涌动,窗帘等轻一些的东西都微微晃动起来。

  王媛媛刚刚洗完澡,换上宽松的衣服,头发还湿漉漉的,站在门口看着哥哥王程练拳。她是唯一的一个每天见证王程一步步强大起来的人,不过,这丫头现在却是小脸紧绷,满脸都写着我不高兴几个字。

  呼…………

  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王媛媛就站在门口看了两个小时。她也想去陪着王程一起练拳,就像往常一样,可是她故意不去。

  结束的时候,王程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息,这一口气吐出来持续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虽然还达不到老道士那五六分钟的气息时长,可是他堪堪练拳两三个月的时间,就能有如此程度,也是足够惊人了,以后达到老道士那样的程度也只是时间问题。

  “你不是睡觉了吗?”

  王程看到小姑娘王媛媛靠在门口,淡淡地问道。

  王媛媛顿时委屈地双眼湿润起来,跺了跺脚,嘟着嘴,道:“我生气了。”

  “我知道!”

  王程结束了拳法,却并没有结束修炼。而是以跃马桩和猿啸九式的两门基础桩法站在那里缓缓的锻炼,同时舒缓刚刚因为练拳而沸腾的气血。

  跃马桩能极大的锻炼腿部的力量和弹跳能力,猿啸九式也能调理身体内部气血运转,王程一直都不曾放弃这两门武圣山的入门桩法。

  基础是最重要的,王程知道这是任何武学派系之中都认可的道理。

  比如形意拳当中,最重要的不是凝练劲道的五行拳,也不是调理气血的十二形。而是最基础的桩法三体式。

  所以,即使修炼了地煞拳法,王程也不会放弃武圣山的基础桩法。每天都会专门抽时间练好一会儿。

  王媛媛看着哥哥王程那轻描淡写的态度,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哼道:“那你就不会安慰我。”…

  “去睡觉去。”

  王程看了王媛媛一眼,随后语气依旧平静地说道,对这丫头的眼泪似乎没有看见。

  王程的记忆中清晰的记得,小姑娘王媛媛最后一次哭泣还是五年前。后来,逐渐懂事的小姑娘再也没有哭过,在王程的有意培养下,学会了坚强和独立。

  最近,因为王程的纵容。王媛媛的小姑娘性子越来越暴露出来了。在飞机上,王程收拾了这丫头一顿,让她觉得很委屈。

  不过,王程也有几年时间没有收拾过这丫头了。

  “哼,我讨厌你。”

  王媛媛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随后转身蹬蹬蹬地跑去了卧室,将卧室的门使劲地关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王程眼角抽搐了一下,可见心中还是有些不平静的,可是他克制住了。依旧将跃马桩和猿啸九式练了几遍。随后又将猛虎九式练了两遍,才收起了这次拳法的修炼,去了卧室。

  不过。王程发现卧室的门是反锁的。

  这丫头!

  竟然敢反锁房门了。

  王程无奈地摇了摇头,手掌在锁头上使劲地敲了一下,就将锁芯给敲坏了,随后就轻松的打开了房门。

  “哼,你来干什么。”

  王媛媛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哼声说道。

  王程走过去,爬上床,将被子掀开。看到小姑娘和衣躺着。还微微哽咽,双手捂着小脸。不给王程看到。

  “好了,不哭了。睡觉。”

  王程心中也是酸酸的,看到这丫头流眼泪,心里也不高兴。脱掉鞋子,王程也躺下来,顺手拉起被子,将两人都盖起来。

  小姑娘王媛媛停下了抽噎,露出了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哥哥王程道:“你不睡沙发了?”

  王程点点头,微微侧着身子,伸出手臂,小姑娘急忙挪动身体靠过来,脑袋枕着王程的胳膊。

  “今天为什么这么伤心?”

  王程搂着小姑娘,摸着她软软地带着香气地头发,低声问道。

  “你欺负我。”

  王媛媛瓮声瓮气地说道。

  “呵呵,是你先捣乱的。”

  王程笑道。

  “反正就是你欺负我,还不理我。”

  王媛媛嘟着嘴说着,随后扬着下巴,道:“我要你亲我一下。”

  王程看着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神,没有拒绝,低下头,在这丫头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好了吧?”

  “还要!”

  小姑娘不答应。

  王程想起了上次这丫头也是这么赖皮,可他还得依着,又低下头,在小姑娘的额头上又亲了一下。

  “我不要你每次都亲这里,要亲这里。”

  小姑娘在王程的怀里扭了扭小蛮腰,指了指自己的脸蛋。

  王程瞪了这丫头一眼,可是现在小姑娘不怕了,就是和王程对视。看这丫头今天伤心的样子,王程也狠不下心来,就低下头在这丫头嫩白地脸蛋上亲了一下:“好了吧?”

  王媛媛眼里的水汽已经消失了,嘴角都翘起来了,想了想,道:“不好,还要亲这里。”

  这丫头指了指自己如樱桃一样红润的嘴唇。

  王程伸手就在小姑娘的屁股上一巴掌,板着脸道:“还得寸进尺了,乖乖睡觉。”

  小姑娘不依的在王程怀里扭来扭去,双手伸出来搂着王程的脖子,直视着哥哥王程的眼神,道:“我不管,你以后肯定要亲张璇姐姐,那你要先亲我才行。”…

  “你的脑袋里整天想些什么?你哥我都没想,你倒是替我想了。”

  王程顿时哭笑不得地说道,敲了小姑娘的额头一下,脸上的严肃也是消失一空了。

  小姑娘看到哥哥笑起来,当下就是用力搂着哥哥的脖子,然后脑袋快速凑了上去,红红的嘴唇在哥哥王程的嘴唇上轻轻一点,一触即分,然后笑嘻嘻地道:“反正我不管,我就要比别人先亲你。”

  王程被在这丫头的突然袭击弄的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当下又是一巴掌拍在这丫头的屁股上,这一下着实力道不小,王媛媛都是疼的哎哟一声惨叫。

  “你翻天了你!”

  王程瞪了这丫头一眼,挥手又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拍下来。

  小姑娘又是哎哟一声惨叫,可是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因为她得逞了。将脑袋埋在哥哥王程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她也不管了,就任由哥哥打自己的屁股。

  看到这丫头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王程也没了继续收拾她的兴趣。只能无奈的放开,然后闭上眼睛,自顾自地睡觉了,今天他是有些累了,接连两场高强度的治疗,即使他练成猛虎九式,心中常驻猛虎,精神比以前强势,此时也是疲惫不已。

  王媛媛也疲惫了,可是刚才得逞了,有些兴奋,眨了眨眼睛,看到哥哥闭上了眼睛,心中小小的激动起来,又是凑上脑袋,在哥哥的嘴唇上使劲地亲了一下,还伸出小小的舌头舔了一下。

  啪!

  哎哟!

  王程怒了,使劲一巴掌打的王媛媛感觉到屁股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