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奇的治疗方案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奇的治疗方案

  王横江将王程的事情给文城桦说的时候,文城桦是不相信的。【】一个十八岁的神医,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八成都会认为这是个骗子。

  可是,见了方进文,文城桦信了一部分。毕竟方进文最近的变化实在是有些明显,只要是明眼人看看方进文最近几个月前后的照片,都会认为是两个人,也会被王程的医术震惊,这真的说是神仙手段也不为过。

  抱着试试,有希望就不放过的心态,文城桦才带着女儿文欣来找王程看看。

  听到王程的话,文城桦也不以为意,他们已经感受过太多的失望,低声道:“不能治也没关系,麻烦你了,王程。”

  站在后面的文城琳也是微微叹了口气,这一丝丝希望也是破灭了,拿着围巾要给文欣重新包上。

  文欣一双眼睛眨呀眨地看了看王程,随后低下了头。

  方进文和王横江也是一起摇摇头,知道这也不能怪王程。这么严重的外伤,除了去整容有一些希望,其他的任何方法估计都没希望治疗吧?不过,王程皱着眉头,伸手抓住了文城琳手中的围巾,看着文欣的脸颊,低声道:“我先试试,我治疗手段是针灸中医,所以见效稍微有点点慢。”

  文城桦说道:“没事,我们可以等等看,只要你有把握就可以。需要小欣躺下吗?”

  文城琳担忧地问道:“会不会疼?”

  方进文说道:“不会疼,王程针灸用的针不是银针,是玉针。那一套针用的翡翠就得上千万。”

  玉针的事,文城桦和文城琳已经听王横江说过。所以也没有多惊奇。

  王程从武圣山上下来,心情比较低沉,所以没有多说。直接道:“不用了,躺在沙发上就好了。”

  文城桦皱起眉头。左右看了看,道:“需要脱衣服吗?”

  文欣和文城琳顿时都看向王程,毕竟是女孩子。

  王程摇摇头,道:“不需要,躺在那里就好了。”

  “那你能认清穴位?”

  文城琳又是皱眉问道。他们也见过不少中医的,中医针灸最重要的就是确定穴位。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还有怀疑,可以离开。

  文城桦和文城琳兄妹两都是再次皱眉,不太习惯王程的说话语气和态度,他们真的还从没受过这种态度。

  文欣低声道:“我相信你。”说着,小姑娘就去沙发上安静地躺下了。

  其他人也就安静下来,只是文城桦兄妹两还是有些担心。终究还是看着王程太年轻了,要是治出了毛病就得不偿失了。

  王程拿出了包着玉针的布包,来到文欣的身边,再次给文欣把了把脉。摸了摸头部的几处血脉。

  这种外伤,说实话,估计还没人能用针灸来治疗出效果的。

  针灸刺穴都是治疗内伤和内部疾病。是内部血脉上有毛病,才会通过刺激穴位来调理的。

  而外伤的伤势,在血脉上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所以脉象上很正常。一般的针灸手段就会失去效果。

  王程看着这外伤,心中也是在思考。要治疗这脸上的伤势,他觉得应该加快脸部细胞的运转,加快脸部的新陈代谢,并且提供足够的养分能量,这需要刺激穴位元气。到时候让表面受伤的皮肤都褪去。重新慢慢地长出新的皮肤。

  就好像蛇蜕皮一样。

  心中有了定计,王程就思考要刺哪些穴位了。

  以王程自己逐渐建立起来的针灸理论。其核心就是百汇穴,这个和人体所有经脉穴位都有连接的大穴。

  所以。在几人的注视下,王程第一针直接就刺入了小姑娘文欣的百汇穴之中。王程刺穴的速度很快,文城桦和文城琳两人都没怎么注意到,就看到一根碧绿的玉针扎在了文欣的头顶,两人都是心中一抽,害怕王程出错,急忙看向文欣,看到文欣面色如常,眼神依旧很宁静,才放下心来。

  “文先生,不知道王总和方总给你讲了我治疗的规矩没有?”

  王程一针刺入百汇穴,一边把脉关注文欣体内血脉的动静,一边平静地说道。

  文城桦楞了一下,才低声说道:“王总给我说了,诊费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道诊费,文城琳脸上就有些不自然。一千三百万的诊费,有些太贵了,而且还不确定能不能治好。

  可是,这就是人家的规矩,王横江说过他来出诊费也可以。可是文家怎么可能让王横江出?所以,最终还是要乖乖地准备好了诊费。

  王程心中注意着血脉上的变化,第二根玉针再次出现在文欣的额头神庭穴上,接着,第三根,第四根……

  一转眼,王程确定了治疗方案之后,下针就更加快了,十几根玉针就眨眼间就立在文欣的额头和脸颊上。

  王程继续说道:“诊费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少。我要说的是,在我这里针灸治疗之后,你们不要再给文欣吃药了,不论内服还是外用的,都不要用了。”

  “而且,说到诊费,因为这是第一次治疗,我就不收取其他的费用,只要一千三百万诊费就好了。如果我的治疗有效果,会持续治疗的话,我会收取额外的治疗费用。按照文欣的伤势和我的治疗方案,大概每次治疗会要一千万的治疗费用,这些我都说在前面。”

  文城琳一直都皱着眉头,忍不住说道:“那你确定能治好?还有,你收费太贵了吧?第一次就要一千三百万的诊费,每次治疗还要一千万?我没见过收费这么贵的!”

  王程摇头,手指在一根根玉针上跳动。如灵动的精灵,一边平静地道:“不确定能治好,所以我说是要看效果。这次治疗完毕。会在一个月内见效,如果效果和我预想的一样。那么每个月治疗一次,持续一年,差不多就能完成治疗。至于收费高不高,这就是我的标准,我和王总,方总算是朋友,所以你们来到我家门口了,我不好推辞。之后的治疗。你们如果嫌贵了,可以不再来就是了。”

  几人都是面色一变,知道王程这话就有推辞的意思了。也就是说,人家不想治,可是有熟人带路,还来到家门口了,我不能推。

  如果你们还嫌弃收费贵,不来就是了!

  文城琳还想说话,文城桦急忙拉了他一下,摇了摇头。王横江和方进文也都急忙给文城琳打眼色。示意她在别多说话了。

  “文小姐,相信王程,他肯定可以治好。他是神医。”

  方进文这次是被王横江坑过来的,因为王横江害怕自己的面子不够。此时他也不得不说句话,害怕关系弄僵了。他可是现场最了解王程脾气的,弄不好就得罪人家了,到时候你们跪下来求人家,人家估计都不一定愿意理会。

  如果要在文家和王程之间选择一方支持的话,方进文绝对是毫无二话的支持王程的。文家固然也厉害,可是和能让自己年轻十岁的神医比起来,还是分量太轻了。

  文城琳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的诸多不满压制下来。她只希望自己的侄女文欣能好起来,如果王程真的能将文欣治好。这些钱他们很乐意给。

  就是怕王程治不好,还会留下隐患!

  不过。文城桦看着王程针灸的动作,倒是心中增添了许多信心。他们这几年没少找过各个名医,也有几个国手级别的中医给文欣施展过针灸,都没有王程这么自信和动作随意,仿佛信手拈来。

  “那王程,你说的效果,是什么效果?”

  文城桦直接问道。

  王程看着文欣的眼睛,看到那如水一般淡然安静地眼神,心中的那些悲伤也逐渐的安静下来,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舒畅,听到文城桦的话,淡淡地道:“我预想的效果,是和蛇蜕皮一样。到时候文欣脸上的受伤皮肤会逐渐脱落,里面长出新的皮肤。这一个月内,文欣可能会感觉到脸部肌肉发痒,这些结疤的地方可能会有裂开的地方,到时候你们不要惊慌,文欣也要克制自己不要去破坏脸上的皮肤,直接来找我就可以了。”

  瞬间,文城桦和文城琳都是双眼放光。躺在沙发上的文欣也是眼中闪烁出喜悦,眼神定定地看着王程。

  王程对文欣点点头,第一次露出了一丝微笑。

  文城桦激动地道:“王程,你说的是真的?我女儿脸上的伤势真的可以蜕皮,到时候重新长出皮肤?”

  文城琳也是激动不已,如果真的是这样,别说是一亿,即使是十亿他们都愿意给。

  王程点点头,眼中也是自信的光辉闪烁,不过嘴上却没有说满,这是他的习惯,做事留下余地,道:“如果我的治疗没有出差错,到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治疗顺利,每个月来我这里治疗一次,一年左右就可以痊愈了。”

  文城桦急忙点头道:“好好好,我们记下来了,您放心,诊费我们绝对不会少的。除了不能吃任何药物,还有其他的忌讳吗?比如饮食方面的。”

  “那肯定有,这些你们应该都知道才对,这类外伤都是忌辛辣和刺激性食物,和往常一样吃些清淡的就好了。”

  王程随意地说道:“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吃药,脸上也不要擦东西,什么都不要擦,每天用清水洗洗脸就好了。”

  文城桦急忙一一记在心里。

  方进文和王横江也都松了口气,同时也都是心中震动,觉得王程的医术似乎又厉害了许多,这种外伤都能自然治疗而不用动刀吃药?

  到时候一年后如果真的好了,传出去估计会震惊世界。

  放在世界上,除了整容一途,任何人都没有其他任何的办法。

  两人都在心中将王程真正的定位为了神医。他们知道王程每次说话都是不会说满。可是既然说了,就有不小的把握了。

  当下,王程不再说话。这种治疗方式看似神奇,其实也是非常的麻烦。难度和神奇程度是相匹配的。

  几乎在脸部所有的重要穴位都要刺穴,并且要连接百汇穴,刺激一些穴位的元气融入血脉。还要通过百汇穴来连接全身重要的血脉来向脸部提供更多的血液养分,如此才能有王程预想中的效果。

  所以,消耗不少。

  王程这次治疗持续了真正一小时,用了三十根玉针,每一根玉针的颜色都淡了一些。

  治疗完成的时候,王程再次把了把脉。这次脉象和开始已经不一样了。在王程的人为干预下,脉象出现了变化,身体机能朝着脸部倾斜。

  所以,小姑娘文欣的脸上有一些红润的感觉,这是气血充盈的表现。

  “好了,回去注意我说的那些,一个月后如果有效果就来。没效果的话,就另请高明吧,我是没办法。”

  王程说话很干脆。

  让文城桦和文城琳两人都是无语,还好两人都慢慢地习惯了王程的风格和方式。

  “那要是没效果。耽误了小欣,我们找谁去?”

  文城琳忍不住说道。给了一千三百万了,如果没效果。还耽误一个月的其他治疗方案,岂不是又亏钱,还耽误时间?

  王程扬了扬眉毛,也是不客气,道:“那你们可以不找我治疗,就当没来找过我,那诊费我也不要了……慢走……不送……”

  “你……”

  文城琳也是来了火气,瞪了王程一眼,没说出话来。闷哼了一声。

  文城桦急忙上来将妹妹拉到自己身后,对王程说道:“王程。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我妹妹也是关心小欣。所以着急了些,说话不注意,你别在意。我们相信你可以的,诊费我们不会少的。”

  “小姨,我没事,我很好,我相信他。”

  文欣走过来拉着文城琳的手摇了摇,低声说道。

  文城琳满脸恼火变成了疼惜,搂着文欣,将围巾给她重新围上,低声道:“小欣这么乖,这么聪明,肯定能好起来,老天爷也舍不得小欣受苦。”

  王程对文城桦点点头,本来心中开始就不太好受,看到这场面,心中也是有些揪心,当下就说道:“好了,那你们一个月后再来。记住我说的事情,不要吃药,不要用任何东西来洗练,就用清水就可以了。”

  “好,我们会注意的。”

  文城桦急忙答应道,面对王程一再叮嘱的事情,他知道这肯定很重要:“那我们就告辞了,诊费我们会打过来。”

  王程点点头,不想多说话。

  王横江上来笑道:“王程,这次谢谢你了,给了我老王一个面子。以后有什么事,我老王即使倾家荡产,也绝对不推辞。”

  王程看了这家伙一眼,随后道:“好了,我想休息一下,你们都走吧。”

  方进文看出来王程的心情不好,拉着王横江和文城桦几人就都走了出去。只有小姑娘文欣慢吞吞地,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王程,她心思敏锐,似乎能感受到王程心中的那种悲伤。

  王程目送几人离开,王媛媛将房门关好,小跑着来到哥哥王程的身边,低声道:“哥,你怎么了?怎么不高兴?是不是不想给他们治病了?那我们就不治了。”

  刚才小姑娘王媛媛一直都没说话,就是安静地在一边看着整个过程,她和王程从小一起长大,从没见哥哥这么低落过。

  即使当年身患疾病,父母都离开南下,丢下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她知道哥哥也没有多么悲伤,只有坚强。

  现在,是真的心中低落,很是悲伤。

  王媛媛忍不住紧紧地搂着哥哥王程。

  王程也顺势将小姑娘搂在怀里,下巴顶在小姑娘的额头上,心中想到下山的时候,老道士一个人回小屋的落寞身影,低声叹了一口气,道:“我没事,也不关他们的事,那个文欣也挺可怜的。”…

  王媛媛点点头,刚才她一直都没说话,也是替文欣有些可惜,那张脸她都不敢看,害怕晚上睡不着做恶梦。

  “好了,没事了,快去给我做饭去。”

  王程拍了拍小姑娘的小脸,笑着说道。

  王媛媛点点头,自信地道:“好,哥哥你想吃什么,什么好吃的我都能做。”

  “烤乳猪。”

  “额,不会!”

  “烤全羊!”

  “还是不会,说点正常的。”

  “那就煮点牛肉吧。”

  王程笑呵呵地说道。

  练武之人不吃肉怎么行。

  小姑娘点点头,从哥哥王程的怀里站起来,去厨房做饭去了。

  王程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心中一只小老虎看似威风凛凛,其实终究是幼小。当下站起身来,直接就施展了一招猛虎下山,轻轻一跃,体内气血瞬间运转,速度比之前上升了一个档次。

  看来,果然心有猛虎才是猛虎九式的关键,心真正的化作了猛虎,才能真正的修炼猛虎九式。这是一套最注重心境的桩法,和佛家的禅法,道家的那些坐桩有些相似,以心境为主,可是猛虎九式更为凶猛。

  王程经过和牛大海过招,面对那巨大的压力,终于是在自己的心中凝聚出了一只小老虎,虽然是小老虎,可也是虎。

  所以,猛虎九式再次从王程的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和顺畅度顿时就上升了一个档次。

  王程心中微微激动,他想要在老道士气血燃烧完毕之前将猛虎九式彻底练成。让老道士到时候为自己高兴,他收下的弟子练成了武圣山两千年来无人练成的拳法。

  到时候,他也能走的更加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