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程的悲伤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程的悲伤

  (第二更送上,求支持,求票,求订阅……)

  老道士站起来的一瞬间,就好像变成了一座山,目光看着牛大海,就能让牛大海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好像如泰山压顶的气势。【】

  牛大海气息也是丝毫不弱,看着老道士,自信地道:“我就是这么自信,这么多年来,你哪次不是仗着皮糙肉厚才能不败?还记得五十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只在我手上走了十招。”

  “那你现在接我一拳试试。”

  老道士淡然地说着,随后脚步一步缓缓地跨出,下一刻瞬间就来到了牛大海的身前,一拳打了出去。

  呼呼呼呼…………

  一股剧烈的旋风凭空升腾起来,随后老道士一拳就打了出去。这一拳非常的玄妙,王程集中了全部注意力才看到,老道士在出拳的一瞬间,脚,身体,手臂,拳头,都练成了一道线,力道传递凝聚在拳头上。并且力道经过骨骼筋脉跳转,没跳转一次,力道就会再次增强!

  当老道士一拳挥出的时候,全身力量增强了数倍凝聚到了拳头上,所以霎时间就凭空升腾起了一股旋风。拳罡,看到老道士的拳罡,王程毫无意外,只是双眼凝视着牛大海,看牛大海如何应对。

  这一拳!

  可不比牛大海刚才那几拳,威力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王程知道,老道士天罡拳法进入正轨,领悟罡劲,以拳罡爆发出来,威力会不可思议。

  昨天王程仅仅是被老道士的拳头碰到了一下,就直接被打飞。

  牛大海急忙后退了一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后退。满脸全是凝重严肃,双手化作一道道圆圈,拳头挥舞。缠丝劲几乎凝为实质。一道道罡气在双手之间旋转,几乎要凝聚成为大缠丝劲的地步。可惜还是差了一步。

  轰……

  老道士的一拳。

  牛大海的缠丝劲罡气瞬间破碎,即使牛大海的卸力技巧再巧妙,也是被这罡劲打的飞出去,毫无悬念的飞出去,那庞大的劲道根本无法卸去。

  呼呼呼……

  一股旋风随着老道士的拳头吹拂出去,随着牛大海飞出,沙土都被卷起来。

  一直飞出近六米远,牛大海才强行控制了身体平衡。双脚落地。砰的一声,牛大海的双脚直接插入了地面,一股泥土瞬间翻飞出去。强行不后退一步,强行将自己承受的劲道传入地面,牛大海面色通红,脏腑都受到了剧烈的震荡。一丝献血从嘴角溢出,牛大海双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老道士,嘴角颤抖了一下,开口道:“这就是天罡?”

  牛大海一生修炼现代国术,精通各类现代国术拳法。对诸多古代武学有些不屑一顾。因为即使是老道士这类自称不败的,也只是被动防御,而无法击败敌人。古代武学不凝劲道,牛大海认为即使练到巅峰,力道再大,杀伤力也无法与现代国术相比。

  这是两种武学理念。

  现在,牛大海被老道士真正的击败了。

  一拳,高下立判。

  天罡拳法能够凝练出罡劲,以老道士那强大的力道凝聚出的劲道,威力有些不可思议。

  老道士也是面色微红,呼吸两下才平息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牛大海,道:“不错。这就是天罡,我也不过是初步修炼。牛大海。我武圣山武学不是那么简单的,当年初次见你,你击败了我,五十年后,我也击败了你。”…

  “十年后,我徒弟也能击败你,信不信?”

  牛大海看向站在老道士后面的王程,双眼闪烁着精光,上前一步,双脚从泥土之中拔出来,沉声道:“你弟子的确不错,可是十年就想击败我,这不可能。就算给他三十年,他都不可能击败我。”

  “废话,三十年后你必定成为一堆黄土了。”

  老道士呵斥道。

  “哼!今日我败就败了,让你弟子以后见到我小心点,告辞。”

  牛大海冷哼一声,没有多留,转身就走了。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伤势有多严重,到了他这个年纪,伤及脏腑的伤势都是重伤,幸好他精通三大内家拳,所以对疗伤也比较在行,回去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可是,牛大海知道,经此一战,他以后的实力至少会下降一成。

  终究是老了,气血在衰弱,今日消耗也是巨大。他以后再也无法爆发出刚才的强悍实力了,气血不足,身体也无法负荷。

  目送牛大海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老道士没有去阻拦。

  王程不由问道:“师傅,为什么不留下他?”

  老道士回身坐在那还完好的椅子上,平息体内躁动的气血,目光悠远,道:“留下他又能如何?”

  “他说当年是他杀了大部分师兄们。”

  王程低声说道。

  “呵呵,他一直都是如此说的。不过,那是他胡说的,他本意是想救人,可是结果不是他能掌握的,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过去了。”

  老道士笑了笑,眼底深处有些许悲伤:“王程,你还有两个师兄活在世上。以后见到了,就对他们说,老道对不起他们。”

  说到最后,老道士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王程身心俱震,他看的出师傅老道士这是发自肺腑的话,眼睛微红,低声道:“师傅……”

  “好了,最近你安心修炼,不要放下拳法,年底比武的时间就要到了,这次比武非同小可。我想清静一下,等你地煞拳法有所突破再来见我。”

  老道士喝止了王程的话,起身走回了小屋里,留下王程站在外面。

  王程目送师傅老道士的背影消失在木屋,木门自动关上了,发出一声轻响,整个院子都安静下来。

  这时。外面唐乐乐和王媛媛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两人都是面色通红,脚下虚浮,累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程!”

  “哥……”

  两人齐声喊道。

  王程急忙对两人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随后走了过去。

  “走吧。”

  来到门口,王程对两人说了一声。随后面色平静地朝着山下走去。

  王媛媛和唐乐乐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的苦色和无奈,她们刚刚一路费尽力气的跑了上来,还没说一句话,也没坐下休息一下,就又要下去了?

  还没看到热闹呀!

  可是,看着王程的面色,两人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走了过去。王媛媛勉强提气快步追上哥哥王程。拉着哥哥地手,低声道:“哥,那个坏蛋牛大海呢?”

  “走了。”

  王程平静地道。

  “他败了吗?”

  王媛媛好奇地问道,她比较好奇这个,在她看来,坏人就应该不会有好下场。

  王程点点头,道:“嗯,败给我师傅了。”

  王媛媛和唐乐乐听了都是笑起来。

  可是,王程的心中却是也开心不起来。牛大海固然嚣张强势,可也是个人物。他的实力和他的执着配得上他的嚣张强势。

  至于以前的事情,他听老道士的话,知道也不是那么简单。而让王程心中沉重的是老道士刚才的表现。他最近医术越发的精湛,眼神也更加的好使,能看出老道士身体有些不适了。

  气血在亏虚,日复一日不停地亏虚!

  王程此时想起来了之前每次见老道士为何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经过刚才的一战,看到老道士全力施展拳法,气血沸腾的表现之后,他明白了那是什么感觉。

  老道士的气血在亏虚,在燃烧,生命在透支。

  所以。每次他看到老道士,都会觉得似乎老道士在变得虚弱。在变得衰老。

  这种感觉现在越发的明显,王程知道。老道士在用自己强大的气血燃烧,给自己续命,继续活下去。如果是旁人,谁都没有老道士如此强大的气血,估计早就气血衰竭而死了。

  可是老道士的气血之强大,估计整个世界都少有人能比拟,所以他还活着。

  王程叹了口气,他知道,老道士命不久矣。究竟能活多久,就要看他的气血能支撑多久。刚才的一战,消耗不少,就等于让老道士少活了不少的时间。

  “哥……”

  王媛媛看出哥哥的心情低落,摇了摇王程的手,低声道:“你怎么了?道士爷爷打败了那个坏蛋牛大海,你不高兴吗?”

  王程勉强笑了笑,道:“高兴。”

  王媛媛还想再说话,唐乐乐急忙拍了这丫头一下,给她打了个眼色,示意别说了。王媛媛这才闭嘴不说话了,知道哥哥有心事,只是安静地走着。

  三人一路很诡异的安静走下山,路上也没有碰到牛大海,不知道牛大海是不是走路回市区了,还是直接就步行离开了江州。

  对这个徒步行走了五十年的狂人,王程知道不能以常理度之,说不定明天又会来道观。

  唐乐乐开着车,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家,停下车,对王程说道:“王程,有些事看开一些,别想那么多,勉强不来,做好你自己的分内事就好了。”

  王程对唐乐乐笑了笑,道:“我知道了,乐乐姐,谢谢你今天送我跑了这么多路。”

  “没事,你是我们唐家的恩人,我帮你开个车没事儿。”

  唐乐乐笑着说道。

  说完,王程对唐乐乐就挥挥手,拉着王媛媛回家了。唐乐乐也开车回家了,她还急着回去看看爷爷的病情怎么样,经过王程今天的治疗是不是会有不错的效果。

  王媛媛不想看到哥哥沉重的样子,晃了晃哥哥王程的手,低声道:“哥,你开心点呀,你还有我,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王程楞了一下,笑了笑,将小姑娘搂了过来,摸着她的脑袋,笑道:“你想赖我一辈子呀?这么狠。”

  “对。我就要赖你一辈子,你别想丢下我。”

  王媛媛撒娇地笑道。

  “那可不行。”

  王程摇头,一本正经地道:“你哥我还要成家。还要娶老婆生孩子,带着你怎么行。”

  “那你娶我呀。看我这么漂亮。”

  小姑娘跳到哥哥的面前,转了个圈,笑眯眯地得意说道。

  “臭美。”

  王程在小姑娘的脑门儿上敲了一下,笑道:“少胡思乱想这个,你是我妹妹。”

  “哼,又不是你亲妹妹,别以为我不懂。”

  小姑娘哼了一声,抓着王程伸过来的胳膊就不放。搂着哥哥的胳膊走上楼梯:“反正我不管,这辈子我都要跟着你。小时候你都答应了我的,你是男子汉,说话要算数。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叫你姐姐。”…

  王程瞪了这丫头一眼,小时候他是以为自己活不过二十岁,才会这样说的。

  走上楼梯,来到门口,兄妹两停了下来。因为门口站着好几个人,有两个是王程认识的。其他还有三个人他都不认识。

  认识的两个是王横江和方进文,上次在港岛拍卖会上还见过。

  “王程你回来了,我们刚到。准备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方进文急忙上来亲热地说道。

  王横江也是笑道:“王程,上次在港岛一别,我和老方有参加了几个拍卖会,可惜最后也没买到好东西。”

  其实他们在这里等了快半小时了,王横江害怕王程会直接拒绝,所以没有打电话,直接等人回来。

  王程看了几人一眼,在那三个陌生人身上停留了一下。这三人有些奇怪。一男两女,男子四十岁左右。衣着得体。另外一个年轻女子和唐乐乐差不多的年纪,很是文静。面容不算美,却有一种内秀的美。两人带着一个少女,少女看眉宇间和王程差不多的年纪,可能小一些,脸上围着围巾,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眼神很宁静清澈,眉目之间也很清秀。

  王程点点头,收回目光,道:“这周又去了港岛一趟,前两天刚回来,你们进屋来吧。”

  “你好。”

  那中年男子对王程点头致意,带着微笑,眼神却还是有些怀疑,只不过隐藏的很深。

  年轻女子和少女也对王程点点头。

  王程没有多说,打开门,让几人都进屋。王媛媛刚才和哥哥说话让她很开心,所以很主动乖巧地去给几人倒水去了。

  方进文和王横江倒像是主人一样,招呼中年男子三人坐下来。

  “呵呵,谢谢媛媛,媛媛比上次更加漂亮可爱了。”

  王横江和方进文接过王媛媛到的水,都是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让小姑娘开心地笑了起来。

  王程坐下来,看着几人,开门见山地说道:“方总,王总,有事就说吧。我最近比较忙,明天还要去港岛一趟,那边有个病人,每周都要去治疗一次,江州还有个病人每周也要治疗一次。”

  方进文给王横江打了个眼色,示意他来说。

  王横江站起来,先是介绍了一下,道:“王程,这位是文城桦先生,那位是文先生的妹妹文城琳,这位小姑娘是文先生的女儿,文欣。”

  “这位就是我给你们说的神医王程。”

  王横江在神医上面着重了一下语气。

  文城桦上前来和王程握了握手,笑的有点苦涩,道:“王程医生,我听王总说了你的医术,就求王总帮帮忙引荐,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王程点点头,道:“王总和我说过,有一位烧伤的小姑娘让我治疗。我只说试试,看过情况之后再说。”

  “就是她?”

  王程的目光落在围着围巾的文欣身上,文欣顿时移开视线,不好意思和王程对视。

  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

  文城桦点点头,道:“不错,就是我女儿文欣,她烧伤有六年了,我们也请过不少医生,都没办法,你看看能不能治?小欣,过来给王程医生看看。”

  文城琳一直都没说话,很安静,推着文欣来到王程的跟前。文欣慢慢地伸出自己的手,递到王程的面前。

  王程拿起文欣的手腕,从光洁嫩白的手腕上看出不是全身烧伤,上次王横江说似乎只是面部。

  脉象很正常。

  王程摇摇头,又拿起文欣的另一只手腕,这只手的脉象也很正常。

  这也不奇怪,毕竟是烧伤,而且已经六年了,早就结疤了。身体其他的各方面都正常无比,脉象自然也就很正常。

  王程的目光落在文欣的脸上,淡淡地说道:“脉象上很正常,把围巾拿下来我看看伤势吧。”

  文欣的眼神迟疑起来,低下头去。

  “小欣,和以前一样,给医生看看。”

  文城桦急忙低声说道。

  文欣点点头,站在后面的文城琳从后面解开了围巾。

  小姑娘文欣的面容也露了出来,看的王程也是微微皱眉。文欣脸上眼睛以下的脸部肌肉纠结在一起,鼻上也是如此,两边的脸颊上也是坑坑洼洼的,一直延续到脖子上。

  “医生,怎么样?”

  文城桦看到王程的眉头皱了起来,急忙担心地问道。

  方进文和王横江也都很期待地看着王程,这位文城桦的身份可不一般,如果能治好,他们就等于是帮了大忙。

  王程伸出手,慢慢地在小姑娘的脸颊上触摸了一下,让文欣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王程低声问道:“疼吗?”

  文欣摇摇头,低着头,道:“不疼。”

  声音也很清脆清晰,那么声道应该也是好的。

  就是烧伤了脖子到眼睛的位置,眉宇之间还是很清秀的,皮肤也很光洁,眉如远黛,眼睛如宁静的秋水。

  王程迟疑地道:“不好说!”

  顿时,几人都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