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王程是骗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王程是骗子?

  (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继续求支持,大家有票的别留着呀,今天还是两更!)

  在场十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程的身上。中文

  王程顿时感觉到不小的压力,捏了捏小姑娘王媛媛的小手,摇头笑道:“霍老过奖了,我可不是什么神医,就是会点医术罢了,说神医太抬举我了。”

  杨新水表情微微严肃地开口道:“王程,这可不是过奖,我觉得你当得起神医。不管别人听了舒不舒服,反正我是认的,老头子我这条命就是你救过来的。周庆元当时都束手无策,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入土了。”

  杨新水的话霍白城很赞同,这里其他的人都不太了解当时的情况,和杨家关系最好的霍白城知道杨新水当时是真的一只脚已经入土了。周庆元当时过来也不过是吊着一口气而已,没有丝毫救人的手段。

  “这么说,小兄弟你的医术是真的很厉害?”

  中间坐着的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看着王程带着淡然地微笑,说道:“那你能不能给老头子我把把脉?”

  王程看向老者,笑道:“老先生,我治病是有规矩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好奇起来,他们都是一方富豪,对自己的生命都看的很重要,平时都比较注重养生,也认识不少的名医。

  所以,一般有钱人都活的比较长,这不是没道理的,那是人家刻意地想要活的长久。而穷山沟里的穷人一般也活的比较长,这是人家生活的环境好,而且日复一日的坚持劳动,生活简单,也符合养生最基本的规律。

  反而是社会的中下层一般是寿命最短的,各种疾病不断,并且很难根治。

  在场的富豪都认识不少名医,自然知道有些名医是有自己的规矩的。他们都理解这种做法,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不然如何能成为名医?

  只是,这个场合你讲规矩,是不是不合适?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想的。

  “那小兄弟你治病是什么规矩,可否让我们都知道一下?说不定,我们以后就会找小兄弟救命。”

  那老者看向王程依旧微笑着说道,似乎没有丝毫的不满。

  周围地其他人都点点头,虽然都看王程太年轻了,只有十几岁,和那边一直嘟着嘴坐在那里的林奕小姑娘差不多的年纪。可是霍白城和杨新水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肯定不会认为这两人会帮助王程来忽悠他们。

  而且,杨新水之前的病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的,本来今天看到杨新水都感觉不可思议。毕竟一周还听说杨新水都在办理后事了,怎么突然就活生生地出现了?

  能治好杨新水,他们相信,这个王程多少是有些本事的,以后说不得真的就有要依靠王程救命的时候。所以都只是看着王程,或是疑惑,或是好奇,并没有人露出不屑和不相信的神情。

  王程看了杨新水和霍白城一眼,随后淡淡地笑着说道:“任何人,找我把脉,就算是让我看病了,那我就要按照规矩收诊费。”

  在场的十几个人都是微微一愣,那五个年轻人包括林奕小姑娘都是摇头,只是把脉就要按照看病收诊费?

  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可是,王程丝毫不惧的和所有人的视线对视,这就是他的规矩。

  我是年纪小没错,可我也是医生,我也有自己的尊严,我不是玩儿杂耍的,你开口就让我去给你把把脉来试试我的本事?

  成,拿钱来。

  我的本事不需要谁来试,有就是有,爱信不信。

  王程非常不乐意看到别人在自己面前摆谱,好像自己非要给他看病一样,爱看不看。

  那老者笑容僵硬了一下,眼角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后淡淡地道:“哦?如此也对,有劳动就要有收获,才算是公平,我们当年打天下就是劳动起家的。更何况小兄弟是身怀绝技的人,既然我都开口了,那小兄弟你说说要多少诊费才能给我这个老家伙把把脉。”

  说着,老者语气也严肃起来,盯着王程道:“不过,既然你收了诊费了,那我要是有病,你是不是也要给我治好呢?”

  霍白城和杨新水都是面色犹豫,房间内的其他人也都是微微面色一变。几个老者都是摇摇头,中年人和年轻人都保持着严肃,知道这老者和王程可能是对上了。

  杨新水开口道:“老何,你那病,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知道,不需要小兄弟把脉了吧?”

  霍白城也开口道:“不错,老何,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矩,小兄弟的规矩也没什么不对。今天我请你们来是一起聊聊天的,新水的病刚好,大家聚聚,别把气氛浓没了。”

  同时,杨新水和霍白城都对王程暗中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了。

  一直对王程不满的林奕小姑娘也被房间内压抑的气氛弄的老实下来,坐在那里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只是眼神时不时地看着王程,眼珠转动,不知道想些什么。

  可是,王程却是笑了起来,看了看担心的小姑娘王媛媛,拍了拍她的手,对杨新水和霍白城笑道:“杨老,霍老,这位老先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们之间没有恩怨。他身上如果有病,那就是一个病人,而我是一个行医之人,所以就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如果他真的出诊费,按照我的规矩来,让我给他治疗,那我也没有理由推辞。”

  “不过,我的规矩还有一条就是,不管病能不能治,诊费不会退。但是如果病情复杂,治疗繁琐,会追加,这个霍老是知道的。”

  王程的话让房间内除了杨新水和霍白城之外的其他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林奕小姑娘都是严肃地看着王程,觉得王程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治病还要先收钱?不管能不能治好诊费不会退?病情严重还会追加?

  这有些霸王条款的意思了。

  “呵呵,果然是内地出来的医生,小兄弟你把内地医院的这一套学的很完整了。”

  另一位老者笑了笑,很随意地看着王程说道,可是眼神里的那一丝不满和不屑表露无疑。

  他们认识不少名医,要请谁,不是一个电话的事儿?谁不会来?

  还需要遵守所谓严苛的规矩?

  可是,何老却是好像和王程杠上了,看着王程,开口道:“那小兄弟你的诊费是多少呢?”

  “一千三百万,不是港币!”

  王程平静地说道。

  房间内的人都是微微吸一口气,一千三百万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小数字,小姑娘林奕都能拿着三千万去玩儿赌石。可是,看个病,诊费就是一千三百万?这可就不便宜了。

  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没见过这么高收费的,最多就是上百万就了不得了。

  大多数人都看向杨新水和霍白城,这两人是找过王程治病的,见两人都点头确认了这个数字,大家都是摇头苦笑起来。

  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价格都敢叫。

  而且,最重要的是,还真有人会给。

  真的是有市场就有需求。

  那么,王程的医术值不值一千三百万?

  除了霍白城和杨新水,其他人都是暗中摇头,显然不认为王程价值一千三百万。

  “好,一千三百万我给了,小兄弟你过来给我把把脉吧。”

  出乎所有人预料,何老突然开口道:“不过,小兄弟你可要看好咯。”

  王程也心中微微诧异了一下,他的规矩几次变动,绝对是越来越苛刻。就是因为他经过几次治疗觉得给人看病很麻烦,总有些麻烦上身,所以想设立更高的就诊门槛来阻拦这些人。

  没想到,就这么苛刻的规矩,还是有人要让他去看病。

  王程的心中也是有些无语了,不知道这个何老是不是在赌气,不惜花一千三百万非要实现他自己说的话,让自己过去给他把脉。如果真的是在赌气的话,他还真的不想去,因为如果对方是这个目的,那他去了,就说明他输了。

  可是,话也已经说出去了,人家已经答应他的规矩条件了,他还能怎么拒绝?

  无法拒绝。

  王程只能平静地道:“那好,我这就给何老把把脉。”

  说完,王程松开小姑娘王媛媛的手,让她安静地坐着别动,起身朝着何老走去。周围的几个老者也都让开位置,目送王程去给何老把脉。

  不过,霍白城,杨新水等几个老者都是摇头,知道情况的两个中年人也是微微摇头。

  王程对此视而不见,安静地来到何老面前,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腕。何老手上很消瘦,脉象也是很奇特,脉象上显示肾脏等脏器很虚弱,血液动力不足,心脉也稍微虚弱,而且影响到了头部的几处穴位,其中就有睛明穴等影响视力的穴位。

  这是什么病?

  可以说全身都是病。

  王程临床经验少的缺点显现出来了,他的理论知识非常的丰富,并且通过自己的智慧将其理解透彻,几乎什么情况都能把握出来,甚至也能整理出专门的治疗方案出来。

  可是,让他将疾病的确定学名说出来,这就难倒他了,因为他就治疗过几个病人,九成九的病他都没见过。

  所以,此时,他说不出这是什么病。不过,却并不妨碍他诊脉和治疗,能治就行。

  “何老,你的病多久了?”

  王程问道。

  何老整个人都很消瘦,脸上老人斑也很明显,听到王程的话,还是笑了笑,保持平稳地语气,道:“十几年了。”

  十几年了?

  王程心中微微震动,被病痛折磨了十几年,难怪这位老人家身体如此消瘦,精神也有些低迷。而且这种病很复杂,说实话他还真的是不好治疗。

  几乎整个身体的方方面面都被影响了,各方面的功能都比正常人低了一个档次。

  “你可看出是什么病了?”

  何老看着王程问道,眼神有一丝戏虐。

  王程看了看何老的眼睛,微微皱眉,道:“何老你视力是不是不太好了?”

  何老点点头,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不错,有视力下降好几年了。”

  “是什么病,我还不知道,因为我还没遇到过这种病。”

  王程的话一出。

  房间内忍不住传出几声嗤笑,另外几个老者都是面带微笑地摇着头,几个中年人也是摇摇头有些带鄙视地看了王程一眼。

  那几个年轻人,更是肆无忌惮地发出了嗤笑。

  开始他们听说王程治疗好了杨新水,都以为王程有些本事,不看因为王程的年纪而小看了他。可是现在,看到王程诊脉连是什么病都看不出,不由地都有些失望,同时也认为自己刚才高看了王程了。

  只有林奕小姑娘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有些担忧地看着王程。

  “呵呵,小兄弟你连我得了什么病都看不出来?”

  何老笑了起来,看了王程一下,随后看向霍白城和杨新水,因为王程是他们介绍的。

  是什么病都看不出来,你们也好意思说是神医?

  霍白城和杨新水都是面色难看,没有看向何老和其他人,只是疑惑地看着王程。他们一个是亲眼见过,一个是亲身体验过王程的医术,对王程那是有绝对信任的,根本不相信王程会看不出老何是什么病。

  因为,老何的病,他们都知道。十几年前就得了,现在每天还在吃药,饮食各方面也都是按照规定严格执行的,才能一直保持不错的身体状态。

  王程看到周围的人都好笑地看着自己,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他也丝毫不以为意,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依旧握着何老的脉搏,不过已经换了另一只手,淡淡地说道:“我只看过几次病,不知道一些病症当然很正常。”

  其他人更是摇头,只看过几次病,就敢给人治病?不怕治死人?

  何老还是笑了笑,他似乎有意要和王程玩玩儿,继续说道:“那这么说,你是能看出病症,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病?那你能不能治呢?”

  王程扬了扬眉毛,随后皱眉道:“你这个病虽然复杂,身体内部几乎都有问题,并且影响了头部一些穴位,视力下降是其中表现之一。不过也还是可以治疗的,就是过程很复杂。要是让我治疗的话,花销可不是一千三百万这么简单。”

  何老看着王程,如果不是顾忌霍白城和杨新水在场,他可能就要说一些过分的话了。

  可是,旁边有个中年人却是有些忍不住了,开口低声笑道:“呵呵,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医生,我已经赶走了。如果他还问我要钱的话,那我就要报警了。”

  其他几个中年人和年轻人也都是点头,认可了这句话。意思很明显了,他们认为王程是骗子,根本不会治病,就是来骗钱的。

  他们遇到过这样的江湖骗子,一般都不会真的将其赶走彻底得罪人家,少少的给一些钱打发就是了。

  林奕小姑娘看到自己的父亲也如此摇头,顿时狠狠地瞪了父亲一眼。

  王媛媛也是不满地看了其他人一眼,忍不住说道:“哼~我哥哥治病很厉害,好多人求着我哥去,我哥还不不想去。”

  “呵呵……”

  那说话的中年人再次呵呵一笑,看也没看王媛媛一眼,只是依然摇着头,似乎不屑于和小姑娘争执。

  王媛媛顿时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还想说话,可是看到哥哥王程的严厉眼神,只能闭嘴不说话了。

  何老看着王程,语气淡漠地说道:“年轻人,不要为了钱就不顾一切了。你知道我的病是没办法治疗的吗?你连我的病都认不出来,就狂言可以治疗,年轻人,你是骗不了老头子我的。”

  说着,何老又看了霍白城和杨新水一眼,意思是说你们两个老头子被骗了。

  王程面色严肃下来,听了那中年人和何老的话,只是眼神凝视了一下。他也是看也没看那说话的中年人一眼,看着何老,淡淡地道:“我是不是骗子,我自己最清楚,何老你的病,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治,但是我确定我能治。”

  “王程!”

  “王程~!”

  霍白城和杨新水都急忙喊了王程医生,语气稍微严厉了一些了,好像呵斥晚辈一样,示意王程不要再说了。他们不理解王程此时的做法,因为他们知道王程不是贪财之人,给杨新水治病甚至一分钱都没要。霍明金开始的邀请也是明确的拒绝的,是霍明金死皮赖脸的求着才将让王程答应下来的。

  王程看了霍白城和杨新水一眼,道:“霍老,杨老你们放心,我能说出这番话,自然就是有把握的。”

  霍白城和杨新水都是微微震动,目光惊疑起来,难道王程真的可以治老何的病?

  何老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地道:“小兄弟,你已经在我这里赚了一千三百万了,就不要继续了。”

  “呵呵,无所谓,何老你不要我治,那就算了,我也省得麻烦。不过一千三百万是规矩,那我也会一分不少的收下。”

  王程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