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现场解石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现场解石

  热门推荐:

  (谢谢打赏和投票的童鞋……今天两更完毕……还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王程触摸石头的一瞬间,就是一股清凉刺骨的翡翠气息传入自己的体内。W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如此清凉的翡翠气息,比他之前接触到的最好的翡翠都要更为清爽,就好像一块寒冰渗入血脉一样。

  一团碧绿中带一些蓝色的翡翠气息在石头中间漂浮着。

  “哥哥,咱们就买这块吧。”

  王媛媛看到哥哥王程面色有变化,就知道自己看中了,立即喜悦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撕下标签,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笑道:“好,媛媛说买,那就买下来。”

  “呵呵……”

  包成封在旁边再次不屑地笑了笑,不过没说话。毕竟王程是霍有鑫的朋友,看霍明金的态度也比较好,估计身份比较不简单。

  可是,如此简单的就随着一个小姑娘买下来一块全赌原石,真的好吗?

  后面的霍明金和霍有文听到王程的话,也都是嘴角抽搐。霍有文稍微好点,前面王程已经买了一块三千万的料子了,也说的是给媛媛玩玩儿。

  这次又是多少钱?

  霍明金看了看价钱,这块石头是一百三十万的。

  “王程,你这样买石头不好吧?”

  霍明金低声提醒了一句。

  前面那块石头是霍明金出钱买的,也是专门买给王程玩玩儿的。所以他不在乎王程怎么选,反正是随便玩儿,可是这次是王程自己出钱买的,他不想王程亏了自己的钱。

  王程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没事。就让媛媛玩儿吧。”

  小姑娘王媛媛急忙说道:“霍叔叔,我看石头很准的。”

  霍明金问道:“那媛媛怎么看出来这块石头有翡翠的?”

  小姑娘想了想,认真地道:“我感觉有。”

  霍明金这个珠宝公司的老总听了这话也是无语。因为基本上那些新手赌石都是这个方法,靠感觉。

  其实。说到底,所有赌石的人,谁不是靠感觉?要是真的所谓经验和那些特征描述有用的话,赌石还叫赌石吗?直接按照标准描述去挑选不就好了?也就不会有人为此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了,也不会有十赌九输,神仙难断寸玉的说法了。

  所以,其实都是靠感觉。

  只是小姑娘说的比较简单直白,没有其他任何的旁征引博。让人听了感觉很不靠谱。

  “呵呵,小妹妹,靠感觉的话,女人第六感这么准,不是每个都是赌石大师了?我看你选的这块石头就肯定要垮,可能什么都没有。”

  李泽杨笑呵呵地说道,这块石头他刚才看过,不看好,所以没要。

  王程笑道:“没事,输了也无所谓。开心就好。”

  “希望你输了的时候也能这么想。”

  包成封淡淡地说了一句。

  霍有鑫在价格便宜的里面挑选了两块石头出来,兴奋地道:“我这两块石头肯定要大涨,排骨妹。你们都要输了。”

  “切。”

  郑芸低声不屑地说了一声,也抱出了一块石头拿出来。

  王程没和他们说话,多说无益,争执也没有结果。和王媛媛再次选了两块石头,把五百万花光了,这两块石头王只有一块是王程自己选的,选了一块低水种的玻璃种,毕竟也不能都选顶级料子,不然到时候开出来吓到人怎么办?

  最后一块王程是真的碰都没碰。就让小姑娘王媛媛自己选的,看看这丫头真实的运气怎么样。

  四块料子。和五百万的赌约!

  万同是老板,被叫了过来当这次的公证人。周围几个珠宝公司的人也都围过来看热闹,同时也算是半个评委,开出来的翡翠还是要靠他们来估价。

  “呵呵,几位在我这里来玩个游戏,我万某人也来当个见证。这张银行卡是不记名无密码的,里有两千五百万,谁最后赢了可以来找我要。”

  万同手中晃了晃一张银行卡,这是刚才王程等五个人参加游戏的放的赌金,每人五百万,五个人就是两千五百万。

  至于买石头的钱,那自然也都是付了的。

  王程的钱都是霍明金付的,算是将刚才买王程那块料子的钱给了。

  “这次的游戏和上次不同,不仅有我们都熟悉的几个年轻小家伙,还多了一个内地的小朋友,他还带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呵呵,我听说他每次都会让她妹妹先选石头,很准,我对此很期待。”

  万同看着王程和王媛媛,笑呵呵地说道。

  兄妹两也都对万同点点头。

  周围看热闹的几十个人都笑了起来,让小姑娘凭感觉选石头,在他们许多行家的眼中就和小孩子玩儿游戏差不多。不过看到王媛媛漂亮可爱的模样,笑声都是善意的,也觉得王程这个哥哥大气,直接就将一千万给妹妹拿去玩儿找宝贝的游戏。

  “我看这次包成封要胜。”

  “上次郑芸那丫头运气好,赢了几千万,这次说不定也会继续呢。”

  “呵呵,虽然昨天郑芸才亏了一千万,我也觉得这次郑芸运气会好,女人有时候赌博的时候运气就来了。”

  “那不如说那个内地的小姑娘运气好呢,我支持这兄妹两。”

  “那我支持李家的李泽杨,听说他最近经常去请教几个著名的赌石老家伙,应该学了不少经验。”

  周围几个人低声笑着议论道,各自支持了不同的人。

  中间几个参加游戏的人听到了,面色各异。最郁闷的就是霍有鑫了,因为压根没人说他,更没有人支持他。

  难道我就这么没存在感?

  霍有鑫很郁闷。

  王程可能是最有底气地了,已经将万同那张银行卡当做是自己的了,等于是白捡了两千万。

  “好。那我们开始了,大家今天都时间充足,也难得有这么好玩刺激的游戏。所以我们就一块一块的解。让大家都过过瘾。”

  万同大声说道。说完就亲自拿着机器来解石了,这样的游戏的确很少。他也很想参加,可惜一个老家伙不好意思去参加年轻人的游戏。

  “谁的先来?”

  万同看向几人问道。

  李泽杨最有信心,或者是无脑自信,大声道:“万老板先解我的吧,这次我肯定能赢。”

  “年轻人有信心是好的,可是结果没出来之前,别表现的这么明显,免得吃亏。”

  万同笑着说了一句。就走过去来到李泽杨选的石头跟前。李泽杨这家伙选了七块石头,最便宜的一块五十万,最贵的一块一百五十万,也是唯一的一块上百万的石头,其他的都是一百万以下的。

  看来,李泽杨是真的很用心了,精挑细选出来了七块石头,想要以量取胜。只要每一块都出一个成色不错的翡翠,获胜的几率就很大,要是出了一块顶级的翡翠。那基本上就是胜券在握了。

  上次郑芸就是靠着一块极品玻璃种翡翠获胜的,当时那一块翡翠的价值就超过李泽杨和包成封当时的所有翡翠了。

  所以上次郑芸靠着一块翡翠就毫无悬念的胜利了。

  这次虽然参加的人多了两个,但是李泽杨估计。只要出一块极品翡翠,再加上一两块成色不错的,就稳赢了。

  万同拿起一块六十万的石头,直接就开始解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这块石头上,石头很干脆的被切开。万老板不愧是这里的老板,手法很娴熟,很快就将这块石头切了出来,还真的出绿了,而且还是价值七十万左右的冰种。颜色稍微差了一些。

  “不错,第一块就出绿了。小涨。”

  有人低声赞叹地说道:“看来李家小子的确学了一些东西。”

  “运气罢了,真的学了就有用的话。那些家伙不早就专门赌石发财了。”

  另外有人也是摇头说道。

  这话其他人都赞同,说到底其实是运气,加一点点的经验。

  一块冰种翡翠摆在了李泽杨的桌子上,万同开始解下一块。第二块又出了一块糯米种,算是垮了,最多值个十万左右。

  第三块,还是冰种,带了点飘花,可是水头比较好,颜色也比较正,价值应该在一百五十万左右,算是大涨了,这块石头原价才是七十五万。

  李泽杨的脸色越来越好看,已经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看向其他人了,可是却被所有人都无视了,让他有些尴尬。

  因为后面还有四个人,十几二十块石头没解开呢。

  第四块,四十万!

  第五块,三十万!

  第六块,七十五万!

  第七块,也就是李泽杨的最后一块出了一块极品冰种料子,价值四百万,真正的大涨。

  李泽杨的七块石头也都切了出来,总价值七百七十五万的翡翠摆在桌子上。这个价格周围几个珠宝公司都比较认同,谁都没有异议。

  五百万买的石头,解出来七百七十万的翡翠,也算是小赚,如果交给自己家的珠宝公司运作的话,就是大赚了。不过对这些家伙来说,这点钱都不是钱,图的就是个名头。

  “哈哈,万老板的手法还是这么熟练,佩服。”

  李泽杨哈哈大笑,觉得已经胜券在握了,他的计策也生效了,真的出了一块上品翡翠。

  只要其他人不出玻璃种,李泽杨觉得自己赢定了。

  可是,这么多石头,指不定就出了呢?

  所以,李泽杨说完,面色严肃下来,看向其他人的石头。

  包成封选了六块石头,这家伙想的估计也和李泽杨差不多,想以量取胜,所以选的数量不少。郑芸选了三块石头,可能是完全没想什么,就是凭感觉选了三块石头,一看钱也没了,所以就这三块了。

  至于霍有鑫,这家伙更绝。选了九块!

  这老坑坊里价格最低的就是五十万的石头,他拿了最开始推荐给王程的那块之外,剩下的全部都选的五十万的石头。

  我选九块石头。难道还一块都不出极品翡翠?

  霍有鑫心里是这么想的,他的想法也是和李泽杨以及包成封差不多。只要出一块极品翡翠,就基本上赢定了,也是想以量取胜。

  至于王程的那四块石头,大家都自动的忽视了,在场的人差不多都将王程当做了散财童子了。

  “呵呵,李泽杨的七百七十五万,下面我们来看看郑芸小姐的。”

  万同笑呵呵地来到郑芸面前。

  郑芸很是紧张,道:“万老板可要小心点。”

  “郑小姐对我还不放心?”

  万同笑了笑。就开刀了,机器很直接的就将第一块一百五十万的石头开了个窗。

  喝!

  直接就出绿了!

  而且颜色很正,也很透。

  “真的假的?郑芸这次的运气又这么好?这看样子不会是玻璃种吧?”

  大多数人都是不敢相信地看着那石头上面的绿色。

  平时郑芸偶尔也会来老坑坊,算是熟客,不过大多数都是收购别人出手的料子。她自己赌石基本上都是大亏,即使自己拿回去做成成品卖都是亏。可是,上次和李泽杨还有包成封玩儿这个游戏的时候,就赢了,直接出了极品玻璃种,让人大跌眼镜。

  可是后来她继续赌石的时候。还是亏。昨天似乎郑芸才赌垮了上千万,因为上次她赢了不少钱,所以最近赌石也很大方。输了觉得无所谓。

  这才过了一天,又是来玩儿这个游戏,她的运气就又来了?

  难道说,郑芸只有和其他人比斗的时候,才能有运气?

  李泽杨和包成封,还有霍有鑫都是嘴角抽搐,心中已经骂了,这女人不会是自己的克星吧?一来和他们赌就跟吃了药一样,直接就出玻璃种。你和上帝是亲切?

  希望只是一点点,最好下面都是石头!

  三人都如此想。

  只有王程觉得无所谓。反而高兴,因为开出来的这些料子基本上都是自己的。自然是越极品越好。

  万同看到翡翠颜色,也面色严肃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是慢下来,一点点的打磨,眼睛也开始放光,周围很多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真的是一块个头不小的高水种的玻璃种翡翠,颜色也很正,偏正阳绿,足足有一个半拳头大小,能做两三个手镯了,价值至少也是一千三百万,和上次王程在江州开出来的那块差不多了。

  自己的公司做成手镯和戒指项链等等运作的话,至少能卖出三千万左右。

  真正的大涨!

  “哈哈哈哈……李泽杨,你解出来那么多,又怎么样?也比不上老娘这一块……哈哈哈,剩下的两块我都不用切出来,就知道我赢定了。”

  郑芸看到那一块正阳绿玻璃种翡翠,忍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顾忌自己是女人的形象。

  李泽杨面色都黑了下来,再也没有了丝毫得意。他就纳闷儿了,自己七块石头,就都没解出一块玻璃种来,这女人就买了三块石头,第一块就出了玻璃种,让他们怎么活?

  别说李泽杨,包成封和霍有鑫都是面色难看不已,已经没信心了。

  这老坑坊的石头虽然都是精品石头,可是玻璃种这种顶级翡翠还是很少见的,一天能出个一两块就是高频率了。

  所以,他们没信心自己解出来的翡翠能打败这块玻璃种翡翠。

  李泽杨直接被郑芸气的坐了下来,沉声道:“你牛,郑芸,不过还没到最后呢,还不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郑芸不客气地笑道:“不管是谁能笑到最后,都绝对不是你,李泽杨,老娘已经秒杀你了。”

  李泽杨气的浑身颤抖,还没法发作。他总不能和一个女人对骂,更不能冲上去打人家,那他就真的丢人丢到家了,以后在港岛富豪圈子里都没脸了。

  万同的动作没停下来,解开第一块,继续将郑芸剩下的两块石头解了出来。别说,这豪爽美女今天的运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剩下的两块石头,一块解出三百多万的冰种翡翠,另一块解出一百万的冰种飘花。

  三块石头解出的料子加起来就是一千八百万左右的市场价格,超出了李泽杨的两倍有余。

  “擦,比上次还狠?”

  包成封都满脸忐忑,已经是一副认输的脸色了,看着万同开始解自己的石头了,一句话都没说。

  周围看热闹的商人和珠宝公司们都是沸腾了,看着郑芸都是双眼冒光,三块石头赌涨了两块,一块虽然现在垮了一点,可是拿回去她自己公司制作成品的话,绝对不亏,还能赚不少。

  也就是说,郑芸赌涨了三块,两块大涨!

  这对其他的珠宝公司来说是不小的打击,毕竟互相是竞争关系。郑芸如果最后赢了,这些石头就都是郑芸的,肯定不会有出手的意思,得到这么多高档材料,对周大福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咦?”

  万同解包成封第一块石头的时候,第一刀也出绿了,而且似乎也是冰种翡翠,顿时惊异地停了一下,随后继续动刀。

  其他人也都惊讶地看过来,上前了两步,想看的更清楚。

  今天还真的能出两块上品玻璃种翡翠?

  包成封惊喜的差点跳起来,他要真的也出了一块和郑芸那块差不多玻璃种翡翠,他就还有机会,只要剩下五块里面能出一块高冰种,就能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