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想不败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想不败

  热门推荐:

  (谢谢打赏的童鞋,今天还是两更!)

  现场气氛很凝重,有些电影里两大帮派火拼的肃杀之气。W

  只是,现在双方的人数有些不成正比。就算算上王媛媛,王程这边也只有四个人。

  霍有文和霍有鑫都紧紧地看着王程,都很担心王程会在这里受伤,这样他们回到家肯定会被骂。最重要的是,要是王程受了伤,耽误了下次给他们大爷爷的治疗,那他们的罪过就大了,会成为家族的罪人。

  门口的车内,王媛媛也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双大眼睛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哥哥王程,有些紧张。

  冯棠山和张非虎也是看着王程和马家义。冯棠山心中犹豫,犹豫要不要鼓动马家义将王程彻底留下来,害怕马家义不听自己的话,也害怕马家义就算全力出手也留不下王程。

  马家义气血凝聚,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许多,胳膊上肌肉紧绷,脸色红润饱满,皱纹都消失了大部分,双眼炯炯有神。

  毫无征兆的,马家义突然就一步跨出,后脚猛然在地上一跺,接连三步,每一步都能蓄力,冲向了王程,距离王程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才突然出拳。

  轰……

  马家义的拳头一出,就是一声[轰鸣,好像一道闷雷落下一般,一股劲风朝着四周扩散出去。这乃是洪拳之中轰天锤的大杀招,劲道之强,乃是洪拳最强几招之一。并且他还融合了形意拳的震劲。

  王程急忙左脚后退了一步。双拳架在身前。要硬碰硬的将这一拳挡下来。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马家义停在了原地;而王程却是整个人后退了五步,才双脚站定下来。如马家义之前被打退一般,地上的水泥石板也被王程踩碎了几块,脚印清晰可见。

  过程很简单明了,就是一拳,没有任何的招式变化。王程比马家义多退了两步,算起来是输了。可是这一场比斗不论输赢,只要交手了就算结束了。

  呼呼呼……

  王程急促地呼吸了几下,双手依旧保持着交叉架在身前的姿势,不是他不想动,而是现在动不了。那震颤的劲道传遍他的全身,体内血液都是颤抖不已,无法凝聚,浑身骨骼都好像要散架了一样,脏腑之中也有些震荡。

  好强大的震劲!

  王程心中有些惊骇,如果不是他气血足够强大凝实。这一拳足够将他气血打散,伤及心脉。那样就会留下永久性的内伤。以后练武之路都会被限制,体内有隐患,再也无法达到巅峰。

  震劲不愧是被称作最适合阴人的劲道手段。

  不过,即使真的留下了暗伤,王程认为自己也有能力恢复,不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足足呼吸了九下,王程才让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气血恢复了运转,双手活动了一下,气血还是有些散漫。

  双眼凝视着马家义,王程没想到冯棠山的背后还隐藏着如此的高手。在形意拳之中,震劲和横劲是最难练成的两种劲道,他将洪拳和形意拳结合起来,将震劲几乎修炼到大成的抱丹境界,让王程心中惊叹。

  天下英雄何其多?

  “前辈承让了。”

  王程对马家义平静地抱拳说道,神色看起来如常。只有他和马家义两个当事人知道各自的情况。

  马家义此时也恢复了如一个老头子的模样,身形有些佝偻,这一拳对他的负担也不小,转身拿起地上自己的药箱子,看着王程,道:“你气血浑厚凝实,比老黄的弟子都要强,如果假以时日你能凝练出劲道,从北疆到南洋,年轻一辈之中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

  这个算是夸奖了,也是说王程在气血程度上,在现在的年轻一辈之中当属巅峰了。可是不凝劲道,杀伤力弱小,战斗力也是不足。

  王程心中苦笑,武圣山武学是不凝劲道的。而且,他以后气血还会更为浑厚凝实,力道也会更大,到时候就更加的难以凝练劲道。因为劲道是一种凝练力道,将力道赋予属性的一种高超的格斗技巧。

  就像用同样的力气,有些人打人特别疼,有些人打人不疼却能把人打退,有些人打人当时不疼,过会儿就会疼等等的效果。

  力气越大,越是难以凝练出劲道,因为力气过大很难感受那种精巧细微的力道技巧。这也是王程修炼杨无忌传给他的鞭手,和刘武中老爷子传给他的刘氏炮拳的时候,练不出味道的原因之一。

  武圣山武学身为历史悠久的传统武学,和近代国术有一些内在的冲突。而且,武圣山武学终究是道家武学,讲究丹道,以养生为本,以寻求长生为核心。

  “呵呵,这个就不劳烦前辈操心了,既然你我一拳之约已经结束了,那我就告辞了。”

  王程笑了笑,随意地说道。

  “好,你可以走了。”

  马家义直接说道,没有询问冯棠山的意见,既然他出手了,那他自然可以做主。

  冯棠山也是松了口气,不让他来做决定也好。

  “好,告辞,我希望今天遇到的事情是最后一次,不然,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讲规矩。”

  王程看了看张非虎和冯棠山一眼,对马家义说道。

  马家义的眼中也是煞气闪烁,此事的确是他们丢人了,沉声道:“好,我马家义在这里给你保证,不会再有人去找你麻烦,你王程与我们的恩怨也就此结束。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

  “有前辈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告辞。”

  王程转身就走。

  霍有文深深地看了马家义一眼,刚才听到马家义自报家门。听到马家义这个名字。他才在心中想起来这是谁。

  三十年前。马家义是南洋洪门的核心年轻一代之一,来到港岛想要在这里发展捞金,因为当时的港岛是告诉发展时期,现在的诸多港岛富豪都是从那个时代崛起的。

  可是当时的港岛是很混乱的,南洋和东亚的各大势力都在这里聚集想要捞取好处。马家义当时实力还不是很强,所以失败了,带领的十几个洪门兄弟都死在了这里,他也无颜回去。就在这里扎根下来了。

  霍有文听过马家义的一些传说,一双洪家铁线拳,打穿了两个寨子,为了救两个兄弟不惜孤身犯险,最后救出来一个,也身受重伤,被称作洪义无双。

  后来,马家义金盆洗手消失了,有人说他回南洋洪门总部了,没想到还留在港岛。

  霍有文曾经听武馆的一个师兄说过这些。当时他的年纪还小,只是当做一个江湖传说故事来听的。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真的见到了传说中的马家义。

  “告辞。”

  霍有文也抱拳说道,然后才转身离开。

  霍有鑫小跑着去将车门打开,让王程上车。

  王媛媛来到王程身边,担忧地低声道:“哥,你受伤了?”

  霍有文坐在前面,语气微微凝重地道:“震劲的内伤最是繁琐,要慢慢将养,还好你底子厚。如果是我,估计都要重伤,被震劲打伤,留下的暗伤很难恢复。”

  王程搂着小姑娘王媛媛,轻松地笑了笑,让小姑娘安下心来,看着车子离开了这条街道,才说道:“没事,小伤,几天就好了。有文,你知道这个马家义吗?”

  霍有文点点头,将自己知道的传说故事说了一遍,王程表情也是凝重起来,没想到真的是一个江湖前辈。

  霍有鑫大声叫道:“那个老家伙这么厉害?”

  “很厉害,在港岛属于最厉害的几个高手之一。”

  霍有文沉声说道:“比我师傅也不差多少。”

  王程很想问问霍有文的师傅是不是抱丹境界的超级武者,那样的话,就是和江州杨祐德以及刘武中一样的境界了。

  只是如此问有些唐突,王程没问出来。如马家义这样的化劲巅峰境界武者,在哪里都是属于顶级高手了。和霍有文这样的化劲初级小宗师虽然都是化劲境界,可是到了化劲这个境界,每前进一小步,都是巨大的进步,对实力的提升都是巨大的,所以两者差距犹如天壤之别,不可比喻。

  霍有鑫也安静下来,这小子以前就是个花花公子,平时也干过欺负弱者的把戏,整天忙碌的就是吃喝玩乐。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有点颠覆了他的世界观,原来在普通世界之外,还有这样一个充满刺激,动辄就是杀人的武者世界,他需要时间来消化。

  王程的形象在霍有鑫的心中再次拔高了数个档次,不仅仅是起死回生的神医,还是武者高手。

  车子按照之前的计划,朝着霍明金的珠宝公司开去。王程坐在车上不停的调整呼吸,以地煞拳法的呼吸法门配合龙象拳法的呼吸变化来搬运气血,只是十几分钟,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气血凝实起来,滋润着五脏六腑和骨骼筋脉,比他想象中的要快。

  看来,地煞拳法果然是防御性和修复性都极其强大。化劲巅峰的武者施展的震劲都能抵挡下来,并且还只留下很简单的气血震荡,只是调息一会儿就好的差不多了。

  王程心中苦笑,难怪老道士当年能赢得不败道士的称号,他仅仅将地煞拳法修炼到了入门,就是如此耐打了。那老道士将地煞拳法修炼到大成,只怕是同境界以下的武者对他的伤害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可是,防御越强,攻击就越弱。很难有人打破这个规律,攻防兼备,并且都能达到巅峰的武者,在历史上也是不曾出现过。

  难道,自己也要像师傅老道士一样,以后只能被动防御,当个所谓的不败?

  王程心中沉思起来。

  路上,霍有鑫接到一个家族的电话,是他老爸打来的。警署刚才和霍家联系了。询问这次袭击的事件。那二十几个年轻人已经被逮捕了,即将开始审问。

  王程呵呵笑道:“警署这次行动效率这么快了。”

  霍有文点头道:“不错,警署最近几年的效率的确提升了许多。港岛现在讲究一切公开透明,不能浪费纳税人的钱,警署在竖立新形象,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慢,可能早就被投诉信掩埋了。”

  王程对霍有鑫道:“有鑫,你让你爸转告警署黄尚白。问他道歉信发了没有。”

  霍有鑫点点头,此时他对王程的话不敢丝毫的怠慢。之前还有些将王程当做一个少年对待的话,此时就是一个神医高手的身份了,即使看着王程年纪比他小了好几岁,他也不敢再对王程开一句玩笑了。当下就按照王程的吩咐拿出电话来打给父亲,让父亲转告警署副署长黄尚白。

  在港岛警署,黄尚白坐在办公司内,面色严肃地看着文件。最近他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郑康成被判了十五年,同时郑康成渎职的事情也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所以他没有立即按照之前和王程的约定刊登道歉信。害怕被媒体挖出郑康成和黑虎的事情,到时候就麻烦了。想过段时间平息了再说。

  叮铃铃……

  电话响了。

  黄尚白眉头微微皱起,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电话来,沉稳地道:“我是黄尚白。”

  “黄署长,我是霍明福,我有个朋友让我转告你,问你道歉信刊登了没有。”

  电话里,是霍有鑫父亲霍明福的声音。

  黄尚白和霍家打交道不多,接到霍明福的电话也是诧异,更诧异的是,霍家竟然为王程出头,虽然霍明福他的朋友是谁,可是黄尚白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是王程。

  黄尚白声音严肃起来,道:“霍先生你好,请你转告你那位朋友,我们警署的道歉信会在一个月内刊登在官方媒体上。”

  “好,我会转告,不过,我那位朋友的耐心可不好,你应该也知道,黄署长再见。”

  霍明福很干脆的就要挂了。

  黄尚白急忙问道:“霍先生,你那位朋友在你家吗?”

  “没有。”

  “那和你们霍家是什么关系?”

  黄尚白急忙追问。

  上次是杨家,这次是霍家,这小子究竟认识多少港岛的富豪?还让他们都能为他出头?

  黄尚白重新考量起王程的身份和能量。

  霍明福语气不善起来,淡淡地道:“黄sir是在审问我咯?”

  黄尚白一愣,随后急忙道:“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情况。”

  “我犯法了吗?”

  霍明福问道。

  黄尚白面色难看起来,道:“没有。”

  “那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霍明福不客气地问道。

  “好,霍先生不说就算了,我还有事要忙,有事再联系。”

  黄尚白不想继续说下去。

  霍明福也直接道:“好,再见。”

  啪!

  挂了电话,黄尚白一拳就砸在桌子上,被气的不轻,他不知道霍家的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客气,看来王程在霍家的分量不起,拿起电话直接说道:“明天在我们官方媒体上刊登一封道歉信。”

  这边。

  霍有鑫将车子开到了一栋大厦门口,霍家的珠宝公司就在这栋大厦内。这一条街都是高档奢侈品汇聚,港岛几大有名的珠宝公司都在这里,或者是总部,或者是分部,一个都不少。

  霍明金亲自下楼来迎接王程,笑道:“王程你来了,听说这次路上出了点事,你和媛媛还好吧?”

  王程点点头,看了看这大楼,微笑道:“还好,多谢霍先生关心了。”

  “那就好,我们进去吧,遇到麻烦直接让有鑫和有文去解决,你和媛媛是我们霍家的客人,只需要安心游玩就好了。现在我们去看看翡翠,刚才我接到消息,老坑坊那边来了一批货。等会儿我们去看看,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捡到好东西,如果别人开了好料子,我们也能收下来。”

  霍明金笑着说道。

  老坑坊是港岛这边珠宝公司都知道的一个卖原石的地方,那里的原石都是从缅甸运过来的老坑料,很贵。所以只是面对高档珠宝公司以及富豪开放的一个赌石的地方,寻常人很少知道。

  霍有鑫听到赌石,顿时就是双眼放光,搓了搓手,兴奋地道:“叔,又来新料子了?哈哈,好,等会儿我们就去看看,上次周大福郑芸的运气很好,让她得意了很久,这次我要找回场子。”

  “胡说,这次是去给王程收集料子的,你到时候给我老实点。”

  霍明金当下就严肃地对霍有鑫说道。这小子每年在赌石上花的钱至少也是上千万,每次都是以公司的名义去玩儿,除了少数几次能赚一点,或者回本,其他的时候都是赌垮了,这小子的运气是真的差,可就是还爱玩儿。

  如果不是霍明金管着霍有鑫,估计这家珠宝公司这几年都快要被这小子玩儿跨了。

  霍有鑫讪讪一笑,急忙拉上王程,笑道:“那我这次就小玩儿一下,王程,等下你也试试手气,随便挑一块,算我的。”

  王程随着霍明金走进大厦,对这边的高档赌石坊也有些期待,点头道:“好,到时候我也试试手气。”

  霍明金好奇地看向王程,道:“王程你也玩儿这个?哦,也对,你和媛媛身上的首饰价值可不低,我估摸着得上亿吧?是你收购的料子,还是自己开出来的?”

  王程点点头,道:“有些是买的,有些是朋友送的,有些是自己弄的。呵呵,江州也有赌石的地方,只不过市场比较小,老坑的也不多。”

  小姑娘王媛媛扬了扬手腕,露出了手串和手镯,看的霍家三人都是眼睛有些花。这东西在港岛都买不到,除非定制,做着一对,不花个一亿,也差不多。

  “那好,等会儿你和有鑫随便玩玩儿。”

  霍明金收回目光,点点头说道。

  霍有鑫对着王程兴奋的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他就知道拉上王程肯定有收获。小姑娘王媛媛鄙视地看了霍有鑫一眼,这家伙自己做坏事还拉上哥哥。

  几人进入大厦内部,看到了里面霍家珠宝公司的柜台。霍明金带着几人再次进入后面,用自己的专属钥匙,以及密码打开了一个密室库房,里面放着珠宝公司的存货,有原料,也有成品。

  密密麻麻的东西很多,大多数都是黄金制品,最近黄金价格下跌,很多人都购买黄金首饰,所以黄金市场很火热。

  中低档的翡翠也很多,高档的很少。

  霍明金拿出一个金属箱子,再次输入密码才打开。里面放着两块翡翠,大的有两个拇指大小,小的只有一个拇指大小,都是中档的祖母绿。这两块祖母绿是霍明金今年一年的收获,到现在还没舍得卖出去。

  现在倒是成了王程的了。(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