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上门去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上门去

  热门推荐:

  (第二更送上,谢谢大家的支持,还请多多投票,推荐票,月票都要,看的喜欢的打上一下最好,呵呵……更新的问题,前面说过了,就不说了,每天两更,至少万字……谢谢大家……)

  港岛,铜锣湾。

  鸿运保安公司总部。

  一个大房间内,冯棠山躺在一张大床上,面色苍白,一位老者正收拾着药箱,张非虎等几个中年人站在周围,门口还站着许多人,一个个都是面色严肃难看。

  “老冯,你这次受伤很重,真的,幸好对方不凝劲道,纯粹的力量攻击,没有给你留下暗伤,否则,我也没办法。”

  老者对冯棠山说道:“不过,现在对你来说也是重伤了,他的力量太大,让你脏腑移位,如果是寻常你这等年纪的老家伙,肯定当场就死了。以后切忌不能动武了,好好养伤,你一把年纪了,把一些事情看开一点,不要争强好胜。”

  “我回去给你开几服药,到时候你按时吃,两个月左右差不多就能将养起来了。”

  冯棠山眼神颓废地点点头,道:“谢谢你了,大哥,还让你跑一趟。”

  “哎,当年我们几个老兄弟,就我们两还活着了,能帮上你,我怎么会看着你不管。”

  老者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了。

  张非虎低声道:“师叔,我师傅没事吧。”

  老者摇摇头:“没什么大事,死不了,你们不要再给你师傅添乱就好了,老老实实的做你们的生意,知道吗?现在,你们都能好好的活着,就很不错了,整天惹事,迟早自己害死自己。”

  张非虎几人都是面色不好看,最近他们的确是麻烦不断,黑豹还坐了牢。

  砰!

  外面,突然传出一声响动。

  接着就是一声声吵闹,还伴随着惨叫。

  “冯棠山……出来……”

  一声呼喝传遍周围几栋楼。

  房间内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难看不已,尤其是冯棠山,挣扎着就要起来,沉声道:“竖子欺人太甚!”

  他听出了是王程的声音,自己都被重伤成这样了,以后都不能动武了,竟然还打上门来?一千万也找人送过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显然,冯棠山还不知道那二十多个人去找王程的事情。

  张非虎急忙上去将师傅冯棠山按住,眼神有些闪躲,担忧地道:“师傅,您别动,身体还有伤,我去就好了。那小子竟然敢找上门来,我带着兄弟们就算拼命也要把他们都干掉,我们人这么多,就算他厉害又怎么样?惹急了我……”

  冯棠山听到张非虎这语气就是不对,当下就看向张非虎,发现张非虎的眼神闪躲,沉声喝道:“惹急了你,你还敢怎么样?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

  张非虎急忙道:“没有,师傅,我随便说说,我什么都没做。”

  冯棠山看向后面几个中年人,都是当年跟着他的小兄弟,现在都是保安公司的人,沉声道:“说,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又派人去找人家麻烦了?”

  几个中年人都低下头不敢说话。

  张非虎也是双拳紧握,眼神有些惧怕。

  冯棠山转头抬手就给了张非虎一巴掌,气的浑身哆嗦,骂道:“你这个混帐,你这是丢人又丢份,我们行走江湖,讲的是规矩,行的是道义,我和那小子拳对拳的打了一场,我输了,丢人就算了,是我技不如人。”

  “你又找人去找事,这算什么?人家会如何看我们?如何看我冯棠山?”

  冯棠山不解气,又是一巴掌扇在张非虎的另一边脸上,两边脸上都留下了巴掌印。

  张非虎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不敢躲闪,沉声道:“可是他打伤了你,我们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那你可以亲自上门去挑战,输了也没人说你,你这么背后下刀子,还弄不死人家,让人家找上门来,你丢人还是我丢人?”

  冯棠山沉声骂道。

  要是背后下刀子能得手的话,冯棠山也不说什么了,毕竟得手了,事情也就完了。可是没得手,那就太愚蠢了。

  那还没走的老者淡淡地道:“你们师徒都丢人。”

  房间安静下来,没人敢质疑老者的话。

  “你看你教的两个徒弟,有一个能撑门面的吗?一个个都最擅长欺男霸女。”

  老者继续说道。

  冯棠山没说话,他无话反驳老者的话,听到外面的动静,沉声道:“来人,拿辆轮椅过来。”

  外面一个年轻人还穿着紧身训练服,急忙推着一个轮椅就走了进来。他们保安公司经常有人受伤什么的,备用了不少轮椅。

  “老总。”

  年轻人对冯棠山恭敬地喊道,他们平时都叫冯棠山总经理。

  冯棠山坐起来,挣扎着要上轮椅,张非虎和年轻人急忙上来扶着他坐上了轮椅,朝着外面走去,十来个中年人和年轻人也都跟着走了出去。那老者背着药箱,本来已经要走了,看着冯棠山的背影,摇摇头,叹了口气,也走在后面,没有离开。

  外面。

  王程站在鸿运抱拳公司的大门口,大门已经被撞烂了。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车堵住了大门,车内安静地坐着小姑娘王媛媛,王媛媛就坐在里面看着这边。

  霍有鑫和霍有文站在王程的两边。

  前面站着一群群穿着保安公司制服的年轻人,一个个都面色严肃的站在前面和王程三人对峙,露出一个个肌肉隆起的胳膊,非常的有气势。

  可是,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去。

  因为,不远处有三个人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是刚才被王程一拳打飞的,一拳打飞三个人,因为三个人当时冲过去连在了一起,所以一拳被解决了三个。

  没人敢小看还是学生模样的王程,更何况,他们其中不少人还认识霍有文,霍有文学武的武馆就在附近不远。

  “冯棠山呢?出来,偷偷摸摸的做什么?我本来想此事就此了结,你们却又来人在路上围堵我们……这就是你们的手段?”

  王程大声喝道。

  声音滚滚,附近距离近的保全公司的员工都感觉到了耳膜嗡嗡作响,纷纷又后退了几步。

  “我来了。”

  一声虚弱的声音从楼道传出,张非虎推着一个轮椅走了出来,冯棠山坐在轮椅上,双眼看向王程,勉强提高声音道:“此事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之前不知道,不然不会发生,你要如何就说,我能做到的,不会推辞。”

  王程三人都楞了一下,他和霍有文猜测到这件事估计冯棠山不知道。以对方老江湖的心思,绝对不会做如此白痴而又没有效果的事情,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那十几二十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将王程和霍有文怎么样的。

  只有一些上头的白痴才会不计后果的如此行事。

  看了看脸上有两个巴掌印的张非虎,王程知道应该就是这家伙,和他猜测的没多少出入。不过,冯棠山如此简单的承认了,而且还让他们开条件,这让王程三人都没想到,还以为要打过一场呢。

  还没打,就认怂了?

  这和王程认识的霸道的冯棠山有些不一样,看来,他是怕了王程了。

  目光在冯棠山的身上凝视了一下,王程淡淡地道:“你的身体可不好,冯前辈。”

  “拜你所赐,还好,不会死。”

  冯棠山咳嗽了一下,说道。

  “既然你承认错了,我和你不一样,不喜欢咄咄逼人,我们也没什么损失,那此事就此揭过也可以。不过我不希望还有下次……到时候,我可不会如此好说话。”

  王程平静地说道。

  张非虎仇视着王程,沉声道:“小子,你少装好人。”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张非虎,我还以为你会幡然醒悟,看来是我高看你了,你终究是个白痴。”

  王程立即看着张非虎不屑地道。

  张非虎顿时就有一股想冲出去的冲动,可是知道自己不是王程的对手,压制住了体内气血,咬牙切齿的样子很是无奈。

  “那你开车来我的地盘,撞了我的大门,如何说?这里是我的家,你不留个说法,我岂不是要搬家?”

  冯棠山语气一转,凝聚了一些气势,沉声道。

  王程好笑地看了冯棠山一眼,道:“冯前辈,你果然还是这样的霸道风格,就算只剩下一口气了,你还是不服输。怎么,你还想和我动动手?听说你们这里是南洋洪门在港岛的外门总部,有没有高手来和我过过招,如果我输了,我赔。”

  冯棠山正要说话,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那背着药箱的老者走了出来,淡淡地道:“还是我来吧。”

  老者轻轻地将药箱放在地上。

  “大哥,你说过!”

  冯棠山急忙说道。

  老者摇摇头,依旧语气平静,道:“我是说过,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如此败坏我洪门的名声。”

  冯棠山面色难看,知道大哥是生气了。当年,大哥说过再不动手,不参与江湖纷争,安心的当一个郎中,已经二十年没破规矩。

  没想到,现在还是破了规矩。

  最近,冯棠山的两个弟子接连都出问题,黑豹坐牢五年,他亲自出面解决此事还没能成功。张非虎也擅自派人去找王程麻烦,丢人又丢份,真的是丢尽了脸,不仅仅是冯棠山的脸,还有洪门在港岛的名声。

  老者是当年带冯棠山入行的大哥,虽然当年金盆洗手了,当了二十年的郎中,可是依旧一直都是在洪门挂了名字的,是正经的洪门中人,名叫马家义。

  王程和霍有文都面色凝重地看着这个老者。

  “年轻人,你是什么人,师承何人,和老黄的弟子站在一起。”

  马家义放下药箱,看向王程,在霍有文的身上扫了一眼,淡淡地问道。

  王程心中一震,知道这老者是真正的高手了,当下一抱拳,道:“在下王程,见过前辈,有文是我朋友。”

  “你师傅是谁。”

  马家义继续问道。

  “我师傅隐居多年,不让我随意透露。”

  王程也是面色平静地说道。

  霍有文对马家义不认识,不过他也知道此人不凡,还认识他师傅,当下也是抱拳说道:“王程是我们霍家的贵客,我是来保护他的。”

  马家义点点头,站在王程的面前,道:“按理说,我要给霍家和老黄一个面子。不过,你们都上门了,那就要说道说道了。你说,今日之事,当如何了结?”

  “前辈要如何?”

  王程沉声问道。他不知道所谓的江湖之中上门是多么恶劣的事情,只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被动,别人能不断的找他,他也能找上门来。

  “练武之人,那自然是用拳头来解决。我们派人去背后偷袭你们,也是我们不对,老头子我接你一拳。你来我们地盘闹事,那是你的不对,你也接我一拳,不论结果如何,此事终了,如何?”

  马家义气势一变,整个人都好像高大起来,给人锋芒毕露的锋锐感觉,好像突然出鞘的宝剑。

  即使没练过武的霍有鑫都被震慑的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看马家义。

  王程眉头皱起来,这个老者的实力他不确定,估摸着没有杨祐德和刘武中两位老爷子厉害,可是估计也差的不多了,至少是化劲巅峰的高手,比之冯棠山绝对是高出一个档次以上。

  “好!”

  王程答应下来,和高手交手,才是真正的交手,体内气血顿时沸腾起来,一只猛虎在心中清晰可见,浑身气息凝如实质。

  呼呼呼……

  呼吸调整,王程已经将呼吸变换为心有猛虎的意境,眼神满是冰冷。

  马家义眼中精光四射,沉声道:“好,你这份气势很不错,不愧屡次让老冯吃亏,还将他重伤,你出手吧。”

  霍有文刚才欲言又止,想阻止王程答应,可是王程一口就答应下来,让他很是担忧,害怕王程受伤,他心中会不安,毕竟他是有义务保护王程周全的,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出手了,为了王程的安全,他不顾规矩,必要的时候也要出手。

  王程对马家义点点头,道:“好,前辈注意了。”

  马家义脚下步伐变幻,踩了一个八字,双手很普通的放在两边没有动,只是对王程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手了。

  王程猛然身体一弓,如拉弓射箭一般,对着空中就是一声低吼。

  吼………………

  一声虎吼!

  比之上次与冯棠山对战的时候更加的具有气势,王程心中已经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虎啸九式乃是真正的实战拳法,呼吸也是实战呼吸法门,所以实战之中施展最有效果,也最能积累经验。

  不断的以虎啸九式来实战施展,才最有可能将其练成,进而将整个猛虎九式练成。

  此时,王程这一招虎啸山林已经可以发挥出一些实质性的威力了,而心有猛虎也有了至少五成火候了,随时都能在心中凝聚猛虎。当他心中的猛虎凝聚不散,自然永存的时候,就是练成了。

  周围一股股气息吹拂,很多人都感觉到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只觅食的猛虎,心中自然的感觉到危险。

  冯棠山面色难看,他两次都是在王程的这一招上吃了大亏。这一次更是让他以后几乎都不能动武了,这对一个武者来说,是最大的打击,比之死亡也不差多少了。

  马家义面色凝重起来,一只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斜下,紧紧地盯着王程。

  一声虎啸。

  王程气血沸腾,猛然深呼吸一口气,身体瞬间紧绷,双脚在地上猛踩,砰的一声,跃马桩的发力技巧融合猛虎下山,整个人都冲了出去,如离弦之箭一般,拳头就是锋锐的箭矢之巅。

  呼呼呼呼……

  一声声呼啸,王程刺破空气,一步就来到了马家义的面前。

  马家义整个人也是瞬间动了,手掌在身前一横,就搭在了王程拳头上,劲道一震,却是一股震劲,整个人都被王程强大的力量推的双脚离地而起,他也必须要后退,卸去王程的力量。

  嗤嗤嗤……

  马家义接连后退三步,然后再被王程强大的力量推的双脚在地上滑行了一米,然后两人都停了下来。

  “年轻人,你力气不小,可惜不凝劲道,终究是杀伤力不足。”

  马家义和王程面对面地淡淡地说道,气息依旧沉稳。

  王程也是知道这个道理,自己是纯粹的力量,前面能将冯棠山击败,是因为直接击碎了冯棠山的劲道,而现在他没能击破这个老者的劲道。这老者练的乃是洪拳和形意,主修震劲和横劲,防御力极强,直接将王程的力量卸去了大半,剩下的小半力量推着对方后退了这么远,也是没办法真正的将其击伤,只是震荡了其体内气血,让他短时间内无法凝聚全部气血发挥全力。

  愁!

  王程是真的心中发愁,如果自己会炮劲,或者鞭劲,对方绝对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就挡下来,必定会受伤,劲道可以传递伤及其体内。

  “该你了!”

  王程收回拳头,退后了一步,不多说自己拳法的事情,淡淡地对马家义说道。他虽然这一拳没能击败对方,可是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的确是化劲巅峰的宗师级武者。比之江州的两个老家伙差了一个境界,比之师傅老道士更是差了两个境界,他心中丝毫不惧。

  马家义也是调整呼吸,理顺体内气血,刚才王程那一拳对他的影响还是不小的,让他接下来不能发挥出完全的实力。

  “好,小朋友,你多注意了。”

  马家义点点头,认可了王程的实力,语气也变了一些。脚下已经是马步成型了,双眼紧紧地盯着王程,浑身气势凝聚。

  王程双脚扎在大地,双拳已经做好了地煞拳法之中的防御九式的起手式,脸色也是严肃凝重,只是点点头。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