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唐书记来看戏吧

第一百三十四章 唐书记来看戏吧

  (谢谢各位的月票和打赏支持。``-`)

  最近江州风云变幻。

  宋长江升迁省城,直接就是二把手市长,以后前途无量。

  唐强民上任市委书记,成为了江州一把手。连带着下面产生了许多变化,之前章市长退休,加上现在换班子,很多人都挪了位置。

  而公安局副局长张益农一直都稳坐在副局长的椅子上,没有上去,也没有下去。因为张益农是江州本地人,从基层干警一步步登上现在的位置的,在江州警界威望很高,说一句话很管用,现在刚刚上任的孙局长都要倚重张益农。

  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张益农的作风很不正,长久在江州掌权,已经形成了一种土霸王的帮派风气。

  上次市医院附近那个所长,张强远走的就是张益农的关系,两人也是亲戚,都姓张。

  在江州这种历史比较久的地方,一个姓的本地人,都会沾亲带故。太极拳馆的杨祐德和港岛的杨新水,两人的名字都是在一个族谱上的。

  张益农正在宾馆和一个刚刚加入工作的年轻人‘谈工作’,当然,是女的。这时候突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张益农拿起电话就骂道:“你个混小子又打扰你爹的好事……”

  张益农还没骂完,电话里就传出来张小伟凄惨的声音。

  又是被打了,又是绑架勒索,又是恐怖分子什么的。

  什么东西?儿子吃亏了。

  张益农脸色阴沉地道:“你稳住,我马上来。”

  放下电话。张益农就穿上衣服就离开了。工作也没彻底谈完。

  而在另一边。王程一把拿过了张小伟的电话,平静地道:“打完了吧?”

  张小伟被王程一脚踩在地上,刚才还是一脸惧怕,此时打完电话,知道老爸要来了,立即就恢复了嚣张得意的神情,大声道:“小子,你知道害怕了吧?现在放了我。跪下来叫爷爷,爷爷就可以考虑饶了你。不然,老子把你抓进去弄死你,把你妹妹抓起来放到胡同发廊去接客!”

  啪!

  王程这次没有用手,而是一脚踹在了张小伟的脸上,立即就是几颗大牙再次飞出,一口鲜血喷出去,张小伟的舌头都差点被咬断,满脸的痛苦。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王程冷冷地盯着张道。

  张小伟感觉自己的脸颊都失去了知觉。耳朵嗡嗡作响,脸颊骨头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吓的不敢说话了。

  这家伙提及王媛媛,王程一脚不解气,又在另一边脸颊上扇了一巴掌,沉声道:“你以为你爹就能一手遮天了?你能打电话,我也能打电话,我没心思和你们这些白痴人渣整天打架吵架,今天就一次性解决了你们。”

  周围很多住户都已经回家了,听了张小伟的话,都不敢再留下来,害怕自己被波及到。

  不过,留下的少数人还是对张小伟的嚣张霸道感觉到了厌恶,有几个人拿起石块木头什么的就丢过去砸张小伟。

  那开始被张小伟抓住强行按手印地刘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扶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这里,丈夫常年不在家,孤儿寡母的害怕也是正常。

  王程说完,就拿出自己的电话来,打给了唐乐乐。

  “乐乐姐,在家干嘛呢?”

  王程一脚踩着张小伟,一边面带微笑地打着电话,小姑娘王媛媛也跑来王程的身边,对着张小伟的肩膀就是一脚。

  唐乐乐正在家吃饭,现在是晚饭的时间,今天难得他们一家子都在,老爸升迁了,爷爷身体即将恢复,唐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庆祝一下。

  接到王程的电话,唐乐乐笑道:“吃饭呢,小程吃饭了没?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我爷爷肯定很高兴。”

  “不了,我这边有些事,我能不能和唐书记说两句。”

  王程语气平静下来。

  唐乐乐知道估计是出事了,看了看老爸唐强民,对王程说道:“好,你跟他说。”说着,唐乐乐就将手机递给了父亲唐强民,道:“话注意点。”

  唐强民瞪了女儿一眼,这丫头帮着外人说话,不过对王程的事,他自然是不能轻视。经过几次接触,他很清楚王程的脾气,如果不是真有麻烦事,必须要自己出面的话。估计不会打来电话,而且还是指名道姓的要和自己说话。

  “小程,是我。”

  唐强民拿过电话点头说道。

  王程又一脚在张道:“唐书记,我能不能向您反映个情况?”

  唐强民一愣,随后点头道:“当然可以,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你说。”

  躺在地上的张出唐书记的时候,都是浑身一震,惨叫挣扎的张小伟停止了动作和声音,瞪大了眼睛看向王程,心中震惊,难道这小子和唐书记有关系?

  张小伟的同事直接转身就跑了。

  地上那几个躺着的年轻大汉也是浑身一震,纷纷停止了动作,看向王程。

  一下子安静下来。

  王程继续说道:“唐书记知道我住的小区吗?xxx路上的一个小区,现在正在拆迁,是华誉地产开发,你知道吧?”

  唐强民站起来离开了饭桌,来到沙发上,道:“嗯,我知道,怎么回事,你可以直接说。”

  “现在有自称是什么住建局的人,带人要我们签合同,要我们无偿将土地捐献给国家建设,不签合同就打人。刚才已经有我们小区的一个大婶和他儿子被打了。要强迫大婶签合同。我看到了就阻止了。”

  王程娓娓道来:“然后。他们几个人就要来打我,我自然要还手,这个人自称叫做张我是恐怖分子,阻碍他们执法公务,唐书记,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唐书记站了起来。沉声道:“他父亲叫什么。”

  王程看向张小伟,一脚踢在这家伙的额头上,道:“你老爸叫什么。”

  张话,害怕对方是真的在和唐书记告状。但是王媛媛又是学哥哥王程一脚踢在这家伙的脸上,吓的张道:“我爸叫张益农,公安副局长。”

  王程对唐强民说道:“他说他爸叫张益农,可能马上就会到了,唐书记要不要亲自过来看看戏?”

  唐强民面色严肃地道:“好,我马上就到。你自己注意安全。”

  说完,唐强民就挂了电话。直接拿起了外套,对家里人说了一声:“小程有点事,我过去看看。”

  唐乐乐急忙也跟了上去,道:“爸,我也去看看。”

  唐老爷子看向唐强民,道:“去看看吧,强民,要秉公处理。”

  唐强民严肃地道:“爸,我知道。”

  他们都知道,以王程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主动犯法的,秉公处理,就是帮王程了。

  父女两立即出门,坐上专车就朝着王程家的方向开去,路上唐强民给刚刚上任的公安局长孙清打了个电话。

  王程挂了电话,低声对王媛媛说道:“媛媛,你站远一点。”

  王媛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话地站的远了一些。

  周围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基本上所有人都回家去了,知道今天估计要出事,不想自己被牵连。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如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一辆商务车后面跟着两辆警车开了进来,三辆车都鸣着警笛,直接将小区门口封了起来。

  一队队警察从两辆警车上面跑了下来,竟然还穿着防弹服,大部分手中都拿着警棍和防爆盾,少部分还拿着枪械。

  张益农是个身材微微矮小的精干中年人,带着十几个警察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因为躺在地上的张小伟已经在大声地喊着:“爸,我在这边,快来救我,爸,快来救我……”

  王程一个人站在中间,面前躺着张小伟和几个大汉,直接面对张益农等人,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们。

  “小伟,谁打的你。”

  张益农上来大声地问道,眼神带着杀气地看着王程。

  张小伟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是没爬起来,两只胳膊都被王程卸掉脱臼了,无法发力,只能用眼神看着王程,道:“爸,就是他,就是他袭击我们,最近我工作忙,这一片要开发,开发商是华誉地产我下班了还来走访这里的住户,想了解他们的要求,制定两方都满意的拆迁方案。”

  “没想到这不准我们来拆这里,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爸,你小心点,他练过功夫,很厉害。”

  张成了被无故殴打的人民公仆,虽然刚才听到王程说了一个什么唐书记,但是他不相信王程这里一个穷了,就算唐书记真的来了又怎么样?

  自己老爸在这里呢,自己老爸是副局长,抓走这小子去录了口供,办成铁案,唐书记又能如何?

  张了,我要你死。”

  张益农急忙让两个人上来将张小伟扶起来,让随队来的医生检查,地上的伤员也都被抬了过去。

  这时,张益农才看向王程,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十几个警察围了上来,都警惕地看着王程,还有两把枪都对准了王程,王程依旧平静地道:“王程。”

  “你知道你今天犯了大案子吗?”

  张益农沉声道:“把你父母叫过来。”

  “我父母不在。”

  王程摇摇头说道。

  “谁叫你打人的?”

  张益农一挥手,几个警察就上去要将王程铐起来,道:“说是谁指使你的。你的罪行可以轻一些。”

  张益农不太相信王程这个小子会专门殴打自己的儿子。可能是谁看自己不顺眼才让这个小子来的。

  至于是谁……张益农表示看自己不顺眼的人太多了。他也不可能知道究竟是谁。

  王程淡淡地道:“你不问问我,直接就信了他的话?”

  “他是受害者,你是打人的,难道受害者还会冤枉你?小子,别胡搅蛮缠。”

  张益农不屑地道,说的好像是真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受害者?他是你儿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就是受害者了?”

  王程好笑地反问道。

  “你没受伤。”

  张益农有些不耐烦。挥手道:“有什么要说的,跟我们回去说吧。”

  几个警察上来就要抓王程,其中一人拿出了手铐。

  王媛媛在不远处就要过来,被王程用眼神制止了,小姑娘满脸担忧委屈地站在那里,很想上去和哥哥一起面对这些,害怕哥哥真的被抓走了。

  “恐怕我不能和你们去。”

  王程摇摇头,退后一步,躲开了四五个警察的擒拿。

  “小子,你这是拘捕。你知道后果吗?我们现在击毙你,你也白死了。”

  张益农沉声道:“你知道受害者是我儿子。你就该知道我现在有多愤怒,你最好老实听话点。”

  王程看向大门口,面对所有警察,怡然不惧,还是摇头道:“还有人没来,我肯定不能跟你们走,而且,谁对谁错,谁有罪,谁没有罪,不是你说了算。”

  “哼,这里我就是法律,你说我说了能不能算?我说你是恐怖分子,你就是,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这次我不让你坐二十年,我不姓张。”

  张益农露出了嚣张的性格,果然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小区门口,一辆黑色商务车和一辆越野车开了进来,王程对张益农点头道:“好吧,你们抓我吧。”

  说完,王程主动伸出双手,让一个警察愣愣地给他戴上了手铐。这几个警察也是没见过这样的犯人,你要拘捕就坚决点,不拘捕就一开始就老实点不就行了?

  前面反抗,现在又主动戴上手铐,是为何?平白给自己增加了罪名?

  几个警察都是面面相觑。

  张益农也是楞了一下,不过知道这里不能久留,当下沉声道:“带走。”

  嗤!

  黑色商务车和越野车停在了警车后面,唐强民和唐乐乐从商务车上走了下来,唐乐乐看到王程被几个警察戴上手铐,急忙大声喊道:“住手,放开。’

  唐乐乐上来就拦住几个要带走王程的警察,将王程从两个警察的手里拉出来,喝道:“放开,谁让你们抓人的。”

  几个警察都傻眼了,尤其是张益农,他转身才看到后面的唐强民以及越野车上下来的孙清,脸色立即就是不好了。阴沉地看着王程,知道了王程为何前面拘捕,刚才有主动要求被捕,他是故意的,故意拖时间,目的就是要等唐书记和孙局长过来。

  躺在担架上的张小伟也是傻眼了,唐书记真的来了?

  张益农此时没时间去想为何唐书记和孙局长会过来,急忙上前去,向唐强民恭敬地说道:“唐书记怎么来了,来这里是有事?”

  唐强民看着被戴上手铐的王程,语气淡然地说道:“张局长这么晚了来这里抓犯人?”

  张益农点点头:“对,刚才接到受害人报警,说有人在这里故意袭击政府工作人员,扰乱秩序,还将人打成了重伤。”

  “孙局长知道吗?”

  唐强民问道。

  后面的孙清走上来,面无表情地摇头道:“我不知道,可能是张局长自己查办的案子吧。”

  孙清是从别的地区调过来的,上任局长不过三天的时间,还在摸情况。

  “我刚才接到受害人报警,害怕出事,所以立即赶过来了,还没来得及向孙局长汇报。”

  张益农急忙解释道。

  唐强民看向王程,道:“这就是犯人?他年纪还小吧?”

  张益农眼角抽搐,这里有个眼睛地人都能看出来唐强民认识王程,唐乐乐拉着王程还没放开,可见关系不一般,你还在这里装不认识?

  “不知道,只知道他叫王程,无父无母,受害人张小伟是住建局的工作人员,来这里调查一些住户意见,被他无故殴打,还有几个张小伟的朋友也被殴打,情况很恶劣,受害者伤势比较严重,多处骨折,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

  张益农一张嘴说的就是一套一套的,好像一切都是他亲眼所见一般。

  王程笑道:“张局长,事情不是你说的这样吧?你儿子想不给一分钱就把这里所有住户都赶走,强迫我们签合同,你知道吗?你所谓的受害人是你的儿子,你怎么不说?”

  “你还是学生吧?这位同学,你知道说话要讲究证据的吗?如果你没证据,最好别胡说,唐书记会公正处理的,你打人了,事实摆在这里,受害者还在车上处理伤势。他的确是我儿子,但是我会秉公处理。”

  张益农沉声说道,想用证据来将事情搅浑。

  王程挣脱两个警察,让唐乐乐站在一边,平静地道:“谁说我没证据?”(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