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爸是局长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爸是局长

  (谢谢支持,第二更送上!)

  道观内的藏书非常的多。

  王程在这里几个月的时间,看的也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还好的是,上次长虚道长请人全部整理了一遍,分门别类的放起来,统称道藏。

  王程直接找一些上古典籍就好了,里面的文字也是非常的复杂难懂,其中还有一些字迹和兽皮拳谱上的字迹相似,应该就是时代相近的。

  除了这些,王程将以前的那些考古专家考察藏鼎整理出的许多资料都查了一遍,那些资料上有详细解释藏鼎上的复杂文字和图案的各种意思,有些是明确的意思,有些是猜测的意思。

  到了下午黄昏时间,王程才结束了查找资料,去向长鹤老道士以及明德和尚告辞。可是刚进入后院,发现只有老道士一个人在喝茶洗涤肠胃,明德大师已经不见了。

  “师傅,明德大师呢?”

  王程问道,心中猜测估计是已经离开了。

  “和尚已经走了,他就是为履行承诺而来的,做完了自然就要走了。你要回家了?”

  老道士语气有些萧索,现在能和他交谈的同辈之人就那么几个,杨祐德和刘武中面对他都有些放不开,好像晚辈。

  王程点点头,心中记下了明德大师,道:“嗯,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师傅,明德大师的师门是哪里?”

  按照前面明德大师所说的话,他绝对不是少林之人,那么天下间还有哪个佛门有如此强大的拳法?

  “呵呵。老和尚来自西域。好了。你别问这么多,以后你遇到了就知道了,我也不需要你陪,你回去照顾媛媛吧。”

  老道士笑了笑,没有告诉王程。

  王程点点头,心中记下了西域,也就是现在的西部之地,和老道士说了一声。就转身下山去了。

  坐上末班车,回到家已经是华灯初上。

  王媛媛站在小区门口等着王程回家,不过这次小姑娘不是闲着没事在那里晃悠,而是在人少的地方练拳,小区许多熟人都知道兄妹两练武不少年头了,所以对她练拳也没什么奇怪的。

  现在,小姑娘王媛媛练拳勤奋了许多,态度也极为的认真。

  “哥。”

  看到王程出现,小姑娘开心地收起拳法,跑了过去。一天没见,她心里很想念哥哥王程。直接就扑到了王程的怀里,双手搂着哥哥王程的脖子,有些不满地道:“你都去了一天了。”

  王程无奈的将这粘人的小丫头放下来,笑道:“我去了一天,你有按时吃饭吧?”

  “嗯……”

  小姑娘点点头,道:“这几天我没去上课,今天我们班主任都没说我。嘻嘻,她知道你是第一名,都不敢说我了,还给我说呀,家长会我可以特例不用叫家长了。”

  “那就好,我也懒得跑一趟了。”

  王程也微笑着说道,本来还想这丫头开家长会的时候,自己去了会不会尴尬,现在不用去了,就少了个事。

  “来人呀,打人了……强拆了……打人了……”

  这时,里面传出来一声大喊,还带着焦急和哭腔。

  王程和王媛媛听到这声音立即听出来是后面一栋楼里的刘婶,在这小区也住了不少年了,都比较熟悉。

  小区其他人听到了,都急匆匆地走过去。

  王程兄妹两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这让他想起了上次那个来自己家发拆迁通知的那两个人。看来自己小区的确是老了,很多人都想在这里动心思了,这里的位置极好,是老的市中心区域,周围学校医院超市什么都有。以前很多人就一直想开发这里,但是都怕代价太大,所以一直没有动,不过周围很多地方都重新开发了新的高楼大厦。

  来到后面的院子里,动静已经很激烈了。

  两个身穿制服的年轻人带着几个大汉,在逼迫一个中年妇女签订合同,中年妇女就是刘婶。刘婶的老公不在家,只有他儿子,和王程差不多大小的一个小伙子,正在上高二,此时已经被打倒在地,浑身都是泥土,校服都被打烂了。

  “这个合同我不会签,你们想一分钱都不赔,就拆了我的房子,有本事你们打死我,不然我死也不会签。”

  刘婶在两个年轻大汉的手中挣扎着,两个年轻人抓着她的手要在合同上按手印。

  那两个身穿制服的年轻男子就是上次去王程家里送通知合同的,那合同至今王程也没看过。本来,他们以为送达通知了,到时候直接过来赶人就是了,可是最近换届,唐书记上位成为一把手,严抓各种违法乱纪。

  所以,他们不太敢弄的过分,就想了个办法,重新拟定了一份合同。只要让这里的住户都签了合同,那么就是住户自愿不要赔偿支持国家建设了。

  就算以后追究起来,即使知道了没有赔偿,只要有那份对方签字画押的合同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张大婶,你签字画押了,就是支持国家建设……”

  穿着制服的小张上来对刘婶沉声说道:“光是反抗,就是抗拒执法,扰乱公务,是违法的。”

  被打的鼻青脸肿地刘婶儿子躺在地上大声喊道:“你们这是强制的,不是我们自愿的,你们想不花一分钱就要拆了我们的房子,你们才是犯法的,我们要去告你们……”

  砰!

  小张转身对着刘婶儿子就是一脚,沉声骂道:“小子,你爹不在家,你给老实点,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刘婶看到儿子又被踢了,母爱爆发,急忙奋力挣脱两个大汉的手掌。扑过去将儿子抱着。哭着大声喊道:“你们这群杀千刀的。都是畜生,强抢我们的房子,还打人……”

  周围聚集过来的很多小区住户都愤怒起来。

  “就是,你们不能这样,要想拆我们的房子,就拿正常赔偿合同来,哪里有白拆房子的道理?”

  “我们明天就去市政府告你们。”

  事实上,两天前有小区的人去市政府门前伸冤了。人都没见到一个,就被几个保安打出去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而且还有人守在医院病房门口,不准他们离开。

  “前天老邢去市政府告状,不知道怎么样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就是,和老李一起去的。”

  此时,一些人才想起这回事来。

  小张站在几个大汉地中间,对着周围几十个围着的住户凶狠地大声呵斥道:“你们都是一群刁民,市政府是你们随便就能进去的?做梦。那两个刁民已经被收拾了。下半辈子都别想出来了,都老实点听话。就不会吃苦头,现在来签字的就是好公民。”

  小张再次一把抓向地上的刘婶。

  周围有两个小伙子看不下去冲了上去,立即就被几个健壮的大汉打倒在地,打的鼻青脸肿的爬不起来,其他人顿时都怕了起来,不敢上去。

  “你们这群杀千刀的都不得好死。”

  刘婶再次被强行抓起来,被小张抓着手指向合同上强行按上去,灯光下,看着有些惨烈。

  王程急忙走过来,喊道:“住手。”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王程,纷纷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是王程。

  “小程,这事你别管了,你爸不在家。”

  有人立即提醒道。

  刘婶头发散乱地看到王程,也是喊道:“小程,你别管我,你身体不好,这群畜生要打你。”

  小区的人几乎都知道王程的身体情况,知道他是有先天心脏病的,稍微不对,可能就会病发身亡。

  那小张也是看向王程,认出了王程,笑道:“小子,你来了正好,上次老子走的着急,没好好收拾你。昨天来找你,结果你不在家,没想到你现在就自己跑出来了,哥几个,上,把这小子抓起来,我要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

  “还有,把他妹妹也抓起来,都是抗拒执法,故意扰乱国家建设。”

  这家伙扣帽子的能力也是一流。

  几个年轻大汉立即就不怀好意地走向王程,领头之人一把就抓向了王程的肩膀,看起来还有些章法,有擒拿手的味道,只不过却只是会招式,而不能真正的发挥擒拿手的威力。

  每种内家拳法的擒拿手都是不一样的,是有内在奥秘的,配合特殊拳法才能发挥出完全的威力。

  黑暗中,王程的脸色平静下来,松开王媛媛地手,低声道:“站在一边小心点。”

  王媛媛点点头,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其实小脸上有些跃跃越试。

  呼……

  一只大手抓下来。

  王程不退反进,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今天练了龙象拳法,与地煞拳法相辅相成之后,身体再次经过一次洗筋伐髓,体内气血一直都有一种不吐不快的饱和之感。

  所以,王程一出手就是全力,抓住对方的的同时,力道勃发,猛然就是一拉,用了特殊的技巧,对方的胳膊咔嚓一声,被王程拉的当场就脱臼了,整个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冲向王程,王程膝盖立即抬起,顶在对方的肚子上。

  砰!

  一声闷响,一米八左右的大汉冲过来之后,练王程都没摸到,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惨叫不已,另一只手已经脱臼,如面条一样的瘫软在一边。

  其他几人都是一愣,没想到王程的手上功夫不弱。

  小张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道:“难怪你小子这么嚣张,原来是练过的,不过你打伤执法人员,你罪加一等,死定了,哥几个,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负责。”

  他身边的另一个制服男子低声道:“张哥,这样不好吧,出了人命就闹大了。”

  “是他先动手的。打死他。我也有办法摆平。这几个兄弟都是我以前认识的,全都是刑警队的好手,告这小子一个袭警,他就完蛋了。”

  小张很得意地说道,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几个大汉看到头儿被打的趴下了,不用小张喊,四五个人就直接冲了上来,攻下盘的。攻击头部的,抓手的,各分其职,一看就是经常练习过配合的。

  王程眼中闪过煞气,体内气血翻滚,手上就是一拳,乃是九元拳法,砰的一声,就打在一个大汉的面门,一声惨叫。大汉直接倒地,两颗大门牙掉在地上。

  呼……

  再次一转身。王程对背后偷袭的一个家伙,手肘发力,毫不客气的对着他腰间就是一下,咔嚓一声脆响,肋骨断了,也跟着倒地惨叫。

  王程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拳法招式施展的也是无迹可寻。很多人练拳,练了几年也不知道如何打架战斗,只会一招一式的按照顺序施展拳法招式,被练散打的打的满地找牙,觉得练拳无用。

  实战拳法,不可能会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的施展出来击败敌人,而是随机应变,见招拆招,每一招的作用都是不一样的。

  砰~

  一招再次放倒一个大汉,王程双脚蓄力,瞬间就是跃马桩,一步跃出,跨出三米有余,来到小张面前,一把抓住小张的手腕,在其还没反应的时候,就手臂一抖一扣,将其手臂拉的脱臼,同时也将刘婶救了出来。

  一转眼间,不过五六个呼吸的时间!

  六个大汉都倒在了地上,全部都惨叫不已,有的胳膊动不了,有的腿动不了,有的浑身刺痛无法动弹,都被打中了要害。全部都震惊的不敢相信地看向王程,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别人不知道,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可是刑警队的,天天训练格斗和体能,已经有三年了,寻常的普通人,五六个人也不是他们一个人的对手。

  有些时候,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武林高手了。

  现在却是全部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几下子就摆平了?

  身上的刺痛,还有心中的羞愧,让他们都面色不断变化。

  而小张则是已经被王程一脚踩在了地上,踏在他的胸口上,一条胳膊脱臼了,脸上还有一个拳印,鼻血直流,这还是王程手下留情了,不然一拳打断他的鼻梁都是轻松的。

  “你……你……你敢打我……你,你死定了……”

  小张此时还非常嚣张的抬起还能动的胳膊指着王程,浑身刺痛,胸口王程的那一只脚好像千斤巨石一样压着他,难以动弹,语气却是依旧嚣张:“我知道你,王程,你爹叫王建海,被你爹抛弃的小子,你敢打我,你敢动我兄弟,老子让你明天就死在大街上。”

  啪!

  王程一巴掌就扇在这家伙的脸上,看了看旁边一动也不敢动,浑身颤抖的另一个制服年轻人,然后对小张淡淡地说道:“你还没搞清楚状况。”

  此时,周围小区的人才都反应过来,纷纷觉得不可思议。

  “小程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每天看到他和媛媛练拳,还以为是为了锻炼身体,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厉害。”

  “小程好样的,打死这群畜生。”

  周围几个刚才不敢动手的,此时找到机会了,上去就对着那几个躺在地上的大汉一人一脚,踢完了才解气,他们最近没少受气。

  而刘婶则是对着小张就扇了好几巴掌,大声地喊道:“你们这些畜生,活该被打,被打了还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

  “我爸是副局长,你们都要完蛋,我让我爸把你们都关起来……”

  小张大声地喊道,被接连几巴掌,脸上已经满是血迹,几颗门牙也掉了出来,说话有些含糊。

  另一个制服年轻人几乎是以祈求的眼神看着小张,求他别再说了。

  王程不想和这类白痴二代纠缠,从小张的口袋里拿出电话,亲自塞到小张的手里,平静地道:“你爸是局长,那我给你机会,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抓我。”

  小张和地下几个爬不起来的壮汉,以及周围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王程这是要干嘛。

  打了人,还让小张叫自己当局长的老爸来?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不是等着被抓吗?

  “小程,这样不好吧,到时候我们都被抓了怎么办?”

  刘婶立即说道,她老公常年在外面打工,她害怕出事,去将自己儿子扶了起来。

  周围其他人也都纷纷后退了一步,不太敢参与进去,要是小张老爸来了,把他们都抓进去,谁能给他们做主?

  民不与官斗!

  根深蒂固的思想。

  “没事,刘婶儿,有我在呢。”

  王程给了刘婶一个安心地笑容。

  小张看到王程不在乎的样子,顿时大怒:“好,小子,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我不让我爸关你十年,我不姓张。”

  说着,小张就拿着王程递给他的电话,点开屏幕之后,拨通了自己老爸的电话打了出去,通了,立即喊道:“爸,我是小伟,我被人打了,我在xxx,我来这里办事,按照规定给他们签个合同,他们不签合同,还打人,被我和我朋友都打了,还绑架挟持了我们,让你来领人,还说要杀了我们,你快来救我们,他们都是恐怖分子……”

  刘婶和周围其他小区的人都是纷纷面色一变,都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胡说八道,真的是什么都敢说。

  只是,王程依旧面色平静地看着小张。(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