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明德和尚的三门拳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明德和尚的三门拳法

  (第三更来了,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票,求订阅,求一切支持……谢谢……)

  第二天。W@@@..

  王程和姑娘王媛媛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轨迹,一清早就起来跑步练拳,然后吃了饭就去上学。

  不过,王程只是将姑娘送到学校去,嘱咐姑娘中午回家自己吃饭。王程自己没去上课,而是去了武圣山。

  来到山上道观,王程也没有立即去老道士的院子。而是在道观门口,站在藏鼎的下面看了起来。

  藏鼎上雕刻的一道道花纹,还有一些字迹,在他眼里现在都变得神秘起来,顺着还没搬走的梯子,王程爬了上去。

  那藏鼎中间的半圆铜球上依旧是光洁溜溜的,以前上面的兽头雕刻自从上次王程在上面摔了一跤就不见了,到现在也没有再出现,如果再出现的话,估计会更吓人。

  这事儿很诡异,也让王程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王程至今不明白,但是也乐于接受更好的变化。

  拿出那本在港岛拍卖会上买下来的兽皮拳谱,王程翻看拳谱,看着上面的字迹,和藏鼎里面的字迹对比,果然是一个风格,笔划有些相似,都是从象形文字过度到更高阶文字的一种过度字体。

  这种字体最是难以考究,所以很多专家来藏鼎考察研究这座青铜大鼎,也没彻底弄明白里面的文字讲的是什么,只是研究出一些比较好认的字体的意思,无法解释所有的意思。

  王程将手中的拳谱一页一页的翻过。和藏鼎上的文字一个一个对比着。还真的找到了几个一模一样的字体。这更加证明了这本古籍是和藏鼎差不多是一个时期的,也就是三国之前的某个朝代的。

  “王程,你来了,长鹤道长这几天来了客人。”

  长虚道长看到王程站在藏鼎上,打了一声招呼:“你过去看看吧。”

  听他的语气,这来的客人可能不简单,他知道王程是长鹤道长的传承弟子,所以让他去看看。

  每次。长虚道长见到王程都有些不自然,因为按照古代传承概念,王程才是这里的主人。

  王程微微皱眉,对长虚道长笑了笑,将兽皮拳谱收了起来,道:“好,我这就去看看。”

  完,王程就从藏鼎上下来,快步走向道观后院。道观的道士们都在忙碌,已经结束了练武。王程一路来到后面的院子门口。听到里面传出来老道士中气十足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间,他越来越关心老道士了。

  “哈哈,老和尚,你还是这么能喝酒吃肉,来,再喝一碗。”

  老道士爽朗地笑着道,那声音,周围附近的人都能听到。

  还有另一个声音,应该是老道士嘴里喊的老和尚:“长鹤,你还是这么误人子弟,当年就是你骗我吃肉喝酒。”

  “那你现在别喝了。”

  “这自然不行,我已经被你带坏了,并且领悟佛门真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那就少废话,干了。”

  “干!”

  王程走进去,看到屋前,老道士和一个眉毛都已经雪白的和尚坐着喝酒吃肉,桌子上摆着一大坛酒,还有一堆猪肉牛肉。

  “程来了,来见见明德和尚。”

  老道士红着脸,看来是喝了不少,看到王王程突然出现,笑着道。

  王程看向那眉毛都已经雪白,但是面色却极为红润的和尚,恭敬地道:“子王程,见过明德大师。”

  明德和尚身材略微壮实,坐在那里就好像一尊佛陀一般,可惜脸上还有油腻,笑道:“别这么多礼,你就是老道士的武圣山传承弟子吧?”

  王程平静地道:“应该就是我了。”

  老道士瞪了王程一眼,喝道:“话老实。”

  明德和尚哈哈笑道:“好了,别管老道士,就该随意,王程过来,一起吃肉,一起喝酒。”

  又是一个酒肉和尚。

  王程想起了单纯的和尚悟信,走了过去,坐下来直接就拿起一块卤猪蹄啃了起来,老道士做的卤肉是真的有一手,要是在江州开个专卖这卤肉的铺子,估计会火的不行。

  明德满是油腻的手一把就抓住了王程的手腕,随后就是头不已,看着王程满意地道:“不错不错,练拳多久了?”

  老道士得意地笑道:“王程才拜入我门下不到两个月。”

  明德顿时愣住了,身体都是微微一震,差将屁股下面的椅子震的散架,语气惊讶地道:“才练拳两个月?”

  他查看王程的脉象,这气血淳厚程度,可不比一般练武十几年的优秀武者来的差了。

  王程不顾老道士炫耀的心情,急忙笑道:“大师别被我师傅糊弄了,我虽然拜入武圣山门下只有两个月。不过我从七岁就已经开始扎马步了,只是因为身体有先天之疾,一直不曾真正练拳而已。”

  明德和尚微微头,如此来,好像的通了,但是仅仅扎马步,可不会这么好的效果。还是皱着眉头,松开了王程的手腕,明德和尚赞叹地道:“如此,你的资质也是了不得,两个月时间能练成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领悟三位一体,还有那地煞拳法也练的透彻。老道士当年有你一半的悟性,此时只怕也已经练成周天拳法,成为世界第一了。”

  看来,这老道士最近没少在明德和尚面前吹嘘自己的弟子。

  长鹤老道也不尴尬,反正喝了酒就是脸色红润的,也看不出不好意思,直接喊道:“老和尚你不服?要不要我们现在来比划比划?我是没机会练成周天拳法,但是我徒弟以后必定可以,我徒弟以后就是世界第一。”

  如果是百年前,估计就是天下第一。但是现在,那自然就要世界第一,全球第一,才霸气。

  不过,两人都是推崇武圣山的周天拳法,让王程心中好奇不已,不知道这门传承两千年的拳法有多厉害。

  可是,道第一,王程急忙道:“师傅,我可不敢当世界第一,每天那么多人来挑战我,烦都烦死了。”

  老道士顿时瞪了王程一眼,喝道:“都是世界第一了,害怕人挑战?你那出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知道这句话吗?”完,老道士看向明德和尚,道:“和尚,你当年的话算不算数。”

  明德和尚放下酒杯,头,仔细地看着王程,道:“我话自然算数,不然过了三十年,我不会再来找你。”

  “那好,这子现在就交给你了。”

  老道士挥挥手,就将王程卖了。

  王程有些傻眼,急忙道:“等等,师傅,大师,你们这是在什么?我怎么了?”

  明德眼神凝视,上下打量着王程,似乎是在看什么,一双油腻的手掌合十,语气严肃地道:“王程,三十年前,我和你师傅长鹤比武打赌。谁输了,就输给对方一门绝技,但是有规矩只能自己学,不能传给弟子后人。”

  “你师傅赢了我半招,所以我输给他一门绝技。当时他没要,他知道自己笨,可能学不会,所以让我以后传给他的传承弟子。三十年后,我来履行承诺来了,没想到你才拜入他门下两个月,看来天意让我要将一门绝技传给你。”

  “不过,你学会了,也不能传给其他人,这个规矩不能破,你可愿意遵守规矩,跟我学一门拳法?”

  明德和尚没理会长鹤道士满脸的愤怒,老道士也就是装作愤怒,让自己的弟子白学一门和尚的绝学,让他沾沾嘴上的便宜也没什么。

  王程听完明德大师的话,心道你们当年真的是闲的没事干,这话不能。看了看老道士,知道老道士这是从很早的时候就在为自己的传人做打算,心中为老道士的用心感动,站起身来,对明德恭敬地抱拳道:“子愿意,多谢大师成全。”

  明德和尚头,心中对王程很是满意,此子资质非凡,心思明澈,尊师重道,真的是绝佳的传承之人,可惜被老道士捡到了。不过,自己一门拳法传给他,估计还会被他发扬光大,当下道:“好,我比你师傅长鹤道士年轻两岁,学武和他差不多。但是他武圣山藏鼎观一脉擅长炼气血,凝血脉,煅筋骨。所以,老道士一身皮肉筋骨的结实程度,堪称天下第一。而我这一脉佛门,比之少林名声,但是时间却更久远,传自西域,更擅长进攻。”

  “我有拳法三门可供你选择,龙象拳与你道家三门基础拳法一样,专注气血,同时兼顾锻体,强化筋骨皮肉。”

  “般若拳,乃是一门进攻拳法。”

  “还有一门密藏拳法,是纯粹静桩拳法,注重心境,也可以是我佛门的静禅桩法。”

  “这三门拳法,你想要学哪一门?”

  明德和尚目光锐利地看着王程,没有了刚才的慈眉善目,一双眼睛好像两柄利剑一般。和尚自己专注进攻拳法,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这锋锐的气势绝对非同一般,比之刘武中和杨祐德要强大许多许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