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找上门的霍家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找上门的霍家

  (谢谢各位投月票的童鞋,我就不一一点名了,还请各位继续支持,推荐票也别忘记投……更别忘了订阅呀……)

  十八页兽皮,材质都是一样的,应该是从一整张兽皮上切割下来的,非常的厚实,边缘的切割面展示出的刀工也很不一般。W

  封面上没有任何的字迹,就是画着一条蜿蜒盘旋的巨龙,画的比较粗糙。但是那种传说中的神龙气势还是很充足的,给人大气磅礴的感觉。

  “哥,这个是神龙吗?”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了,好奇地问道。

  王程抚摸着兽皮,点点头:“嗯,是神龙。”

  小姑娘哦了一声,不再多问,和哥哥一起看看这本古老的拳谱。

  王程翻看封面,一股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好像看到那远古大地一般,大气,蛮荒,还有一种对抗的意蕴,那种古人与天地对抗求生存的精神气势。

  第一页,画着的四个人影或者站着,或是微微下蹲,或是出拳,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个小点来标识出血脉搬运的穴位。

  每个人影的旁边都写着一行行不认识的字迹,自己干脆利落,字里行间流淌出一种蛮荒大气。

  继续翻看,每一页都有四个人影,一共十八页,就是七十二个人影,每个人影的动作都不一样,总结起来就是一套七十二招的拳法。

  王程按照上面的人影做出了两个动作,一个是下蹲马步,身体会不断的摇晃;还有一个是出拳的动作,居高临下的出拳。

  没有多大的效果,威力很一般,和一般的外门拳法没什么两样。而且。动作之间的衔接也很有问题,前后动作会凝滞一下,感觉体内气血也会停顿一瞬间。这在交手之中是会致命的。

  “不对,看来没有完整的拳谱是难以练成的。回去找资料查查看。”

  王程摇摇头,将拳谱收了起来,不再去继续研究。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王程让王媛媛去收拾收拾洗澡睡觉,自己给李牧山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病人杨新水的情况。

  “一整天都很稳定,脉象越来越强。王程,你的针灸真的很厉害。”

  李牧山赞叹了一句,随后疑惑地问道:“你明天真的有把握让新水醒过来?”

  王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半岛酒店外面的风景,将半个港岛收入眼底,笑道:“李老,你放心,你知道我不说没有把握的话,我既然说了,肯定有把握。病人的情况比我预期的还要好一点点,我有八成的把握让他明天醒过来,到时候你们就能叙旧了。”

  李牧山放下心来。笑道:“我知道你的脾气,不会轻易说这种话,但是新水的情况有些严重,所以我也有些担心,如果出现意外,你也别在意,慢慢来,以你的医术就算明天不能成功,以后也一定可以。”

  李牧山这是在提前给王程打失败的预防针。毕竟他也是老中医,知道这种脑子里的疾病谁也说不清楚。到时候如果出了意外,他希望不会影响到王程的心态。

  “呵呵。好的,李老放心,就算失败了,我也不会撒手不管,我一定会治疗下去,病人醒了,我才完成治疗。”

  王程笑了笑,自信地说道。

  几年来,李牧山对他的关心很多,就想自己的长辈一样。不然,他也不会为了李牧山而来港岛给人治病,甚至没有提过报酬的事情,他也没想过要什么报酬,将李牧山看做了自己的亲人。

  “好,你能放平心态就好,那你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李牧山欣慰地说道,他遗憾王程不是他李家的后人,不能继承他李家的衣钵。

  “成,李老你也早点休息。”

  王程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王程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心态,再次在客厅练起了拳法。

  今天下午和冯棠山一战,那巅峰一拳的体悟,此时依旧在心中回荡,还没有完全消化。未来一段时间,王程都会因此而提高练拳的效率,直到将这种感悟完全消化体会,实力到时候也会提升一个档次。

  练拳开始,王程直接就是以地煞拳法起手,越是修炼,越是感觉到了这门地煞拳法的非同一般,不愧是武圣山传承两千年的独门拳法,内家气血搬运之巅峰,对身体的锤炼和掌控,都是不可思议的。

  小姑娘王媛媛洗漱完了,也过来和哥哥一起练拳,一直打了好几遍拳法,直到睡觉的时候才停下来。

  看到小姑娘的表情,王程就知道这丫头想干嘛。王程这次不管这丫头如何耍赖都不理会了,就是让她自己去睡觉去,小姑娘也就是耍耍小性子,不敢真的在哥哥王程面前胡闹,所以最后还是乖乖地去睡觉了。

  第二天,中午。

  王程带着王媛媛,坐上杨无忌开的车,朝着杨家别墅开去。

  “你们也今天离开港岛?要不要给你们也定张机票?”

  王程看着前面的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带着笑意地问道,他知道这两个家伙肯定没钱买机票了。

  悟信和尚是松了口气,他和杨无忌就在等王程的这句话,以他们练武之人的性子,是不会主动开口向王程要什么的,但是他们现在的确是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更别说买机票了。

  如果王程不给他们买的话,他们就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回内地了,比如说,联系有关部门什么的。

  “那你给我们一起买上机票吧,就当最后护送你们一程。”

  杨无忌淡淡地说道。

  王程笑了笑,点头答应下来,没有多说什么,已经习惯了杨无忌的嘴硬和爱面子,自顾自地拿出电话订了四张机票。

  这时,已经来到了杨家别墅。

  今天。杨家别墅里比较热闹,不仅仅有杨家的人,还有客人来看望杨家老爷子杨新水。门口停着一辆加长豪车,里面坐着司机和保镖。

  “王程医生您来了。”

  看到王程的车来了。杨家诚和杨家兴等杨家三兄弟都出来到门口亲自迎接王程,毕竟王程说过今天会让他们家老爷子醒过来,所以杨家一家子都有种迫不及待的心情。

  王程点点头,很随意地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走进别墅客厅,顿时一愣,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昨天晚上在拍卖会上遇到的那个霍有鑫,这家会跟着一个中年人坐在沙发上在和杨家的二姨太说着什么,旁边还有李牧山和周庆元。

  “王程来了……”

  “王医生来了……”

  “霍先生。这位就是我和你们说的神医王程,给我们家老头子就扎了两次针,就情况好转很多。王程说今天能让老头子醒过来,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等会儿老头子醒了,你们就知道他有多厉害了。”

  杨家二姨太对着中年人笑着说道,表情有些自豪。

  旁边杨家虹也拘谨地站起来,不敢看王程,低着头问好。

  霍先生和霍有鑫都比较惊奇地看向王程,两人都是昨天晚上在拍卖会上见过王程的。没想到今天来杨家看看杨新水的病情,竟然又遇到了王程?

  而且,王程就是那个在小圈子里已经流传开来的神医?

  不用药。不打针,只是依靠针灸就能治病的神医?

  至于怎么传出去的,这一定是依靠了光大中年妇女的口口相传,看看那杨家二姨太得意的表情就知道了,她认为杨家请来的王程,就是杨家的骄傲。

  霍家叔侄两都有些不太敢相信,王程太年轻了,甚至都可以说是年幼了。而且,他们一直以为王程是内地某个富豪家族的年轻一代。看其低调的风格,说不定是最早的一代富豪世家。

  没想到。王程竟然是医生,还是他们专门来求见的医生。

  “我顶。王程,竟然是你。”

  霍有鑫反应比较大,爆口一句,上来就搂着王程的肩膀,笑道:“没想到你还是医生?难怪这么厉害,竟然还会看古董。”

  这家伙的逻辑明显有错误,医生就该很厉害,医生就该能看古董?

  杨家的人都听的莫名其妙,你们认识?

  霍有鑫的叔叔霍明金急忙上来将霍有鑫拉了一下,对王程略微歉意地笑道:“王医生,抱歉,这小子从小就没大么小的,你别介意。”然后向杨家的人解释道:“我们昨天晚上参加半岛酒店的一场拍卖会,和王程医生见过面,王程医生在古董方面也很有见解,鉴别了拍卖会的压轴物品九国志是假的,后来经过拍卖公司专门再请来了许多专家鉴定,确定真的是假的。”

  “今天拍卖公司已经发表道歉声明了,呵呵,我以为王程可能是懂古董的,没想到竟然是医生,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倒是我们见识短了。”

  杨家诚等人都是愣住了,李牧山和周庆元也是瞪大眼睛看向王程,这小子还会鉴定古董?

  李牧山想起了上次王程和王媛媛去古老的店里玩的选宝贝的游戏,顿时微微恍然,看来上次王程不是全凭运气,而是真的懂古董鉴定的。

  想起自己的孙子李正祥因为这事儿还郁闷了几天,竟然输给了王程,很不服气。李牧山就笑起来,不知道王程还会些什么。

  王程苦笑,拍卖会的事他不好解释,自己的鉴定是什么本事只有自己知道,不说最好。而且,这位霍先生的称呼把自己抬高了一些,难道自己在这里是长辈了吗?看了看霍有鑫也是满脸郁闷,霍明金的话让他平白被王程矮了一辈。

  “霍先生见笑了,昨天的拍卖会,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碰运气,你们别当真,我不过是一个高中生,也很少接触古董,真的不会鉴定这一行。还有,我算不上什么神医,神医的称呼可不能乱说,就是会点针灸。”

  王程看了看杨家二姨太,对方眼神躲闪,心中知道大概就是这个中年妇女出去散布的谣言,微微摇头,看向杨家的人,道:“我还是先给病人治疗吧,我已经订好了下午的机票,治疗结束就要回江州了。”

  刚刚热闹的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杨家的人都是微微错愕,这就走了?

  霍家叔侄两也是表情愕然,走的这么着急,他们不知道呀?而且,他们就是来找王程的。

  李牧山也想王程多呆几天,急忙说道:“王程,要不你再呆几天,江州的事情,我可以打个电话给你们学校请个长假。”

  王程肯定地摇头说道:“别,李老,你知道我要回去给唐老治病,唐老的病情已经到了关键的治疗时期,不能耽误,我答应了一个月内让他老人家下床的。”

  李牧山皱着眉头,这事他知道,知道不能阻拦,点点头,道:“好吧,你先上去给新水治疗。”

  杨家诚几次想开口,都被李牧山止住了,等这次治疗结束之后再说。如果病人醒了,就让王程回去也没什么;如果病人没有醒过来,王程自己也不好意思说走。

  不得不说,李牧山很了解王程的脾气。

  可是霍有鑫这小子藏不住话,急忙上前开口道:“等等,王程,我们这次来是想找你治病的,能不能到我们家,给我大爷爷看看然后再回去?”

  霍明金脸色难看起来,王程的事儿他们是经过杨家二姨太听说的,然后经过杨家诚确认的。所以今天亲自过来见见,确认杨家老爷子的病情如果好转了,就想请王程去给他们家老爷子看看,他们家老爷子也是脑疾,不过人是醒着的,却是疯癫状态,生活不能自理。

  霍明金害怕霍有鑫贸然开口,会让王程反感,从昨天拍卖会上的表现就能看出王程是一个性格很强势的人,不会接受别人的安排。

  王程回头看向霍有鑫,摇摇头,道:“这个可能不行了,我下午要回去,而且,我不太喜欢港岛,下次可能不会再来了,你们最好再找其他人吧,比我医术好的医生有很多。”

  说完,王程直接朝着楼上病人的房间走去。

  霍家叔侄都面色难看起来,真的被拒绝了。同时也很疑惑,王程怎么就对港岛不喜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