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切都是算计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切都是算计

  热门推荐:

  (谢谢翻不起浪童鞋的再次打赏和东方童鞋的月票……今天还会有一更,谢谢各位支持……)

  刚刚还威胁的张非虎此时脸色震惊的一言不发,只是愣愣地看着王程,看着这个似乎掌握了一切的少年。

  冯棠山脸色有些发白,刚刚他的消耗很大,尤其是还没有获得他想要的收获,这对他是巨大的打击。

  两个律师也都是不敢相信,汤律师面色一喜,急忙说道:“如果这一切都拍下来了,就能有证据告他们谋杀。”

  冯棠山的律师急忙说道:“不可能,就算这里发生的一切被录下来了,也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打架斗殴,而且没有人受伤,不会有任何证据定罪。”

  “可是刚才张非虎先生说了什么?”

  汤律师反问。

  对方立即哑口无言,不管结果如何,动机是有的,这就可以追究许多了。

  张非虎气愤地不行,就想说话,但是想到王程说的这里的一切都被录下来了,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摄像设备在哪里,顿时立即不太敢说话了,害怕留下更多的把柄被对方抓住。

  “小子,你师傅是谁?”

  冯棠山站起来,气息有些虚弱地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再次坐了下来,看着冯棠山,笑道:“怎么,冯前辈又想拉关系了?我师傅你不需要知道,你也没资格知道。我们还是说说今天的事情怎么解决,你徒弟黑豹还在关押着呢。”

  张非虎将倒下的沙发扶起来,扶着冯棠山坐下。再次忍不住开口说道:“小子。我们不打不相识。只要你放过我师弟,这次就算是揭过了。”

  这厮再次强词夺理,颠倒黑白。

  冯棠山看了张非虎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了,才对王程说道:“你力道很强,但是却不凝劲道,看来不是现代国术一脉。那就是和这个小和尚一样,属于古武学传承。我说的可是正确?”

  王程点点头,道:“不错,那又如何?”

  “不如何,刚才只是想和你们切磋一下而已。”冯棠山轻描淡写地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揭过了,即使这里有录像,也不好追究什么,老家伙就是老家伙,道:“我徒弟黑豹的事情,我愿意给你一百万赔偿,给你们压惊。但是你要放弃起诉。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大家都是练武之人,这两位还是经常走动的。多个朋友多条路。”

  冯棠山看着杨无忌和悟信和尚说道。

  王程眉毛一扬,笑道:“哦?一百万?你知道港岛警署给了我多少钱才和解的吗?”

  冯棠山和张非虎都摇头,他们知道消息警署和王程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是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王程伸出一根手指,道:“一亿港币。”

  张非虎气息一下子重了起来,双眼圆瞪,就要上前,被眼疾手快的冯棠山一把抓住了。因为对面的杨无忌和悟信和尚都已经准备着呢,现在再动手,冯棠山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威力,绝对不是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再加上王程三人的对手。

  冯棠山沉声道:“小兄弟,做人可不能胃口太大,小心吃不下,你还年轻,想赚钱,以后有的是机会。”

  王程点头道:“不错,我还年轻,其实钱真的是小事,别人请我治病,我都是收费千万,赚钱对我来说不是事儿。可是,这口气我不能轻易咽下去,你亲自上门来找我,为的是什么?你的面子,你是混江湖的,老江湖,更在乎面子,如果向我一个外来的晚辈妥协了,你以后如何混?”

  这话说的冯棠山和张非虎再次面色漆黑,因为王程说的正是他们心中所想。

  王程丝毫不顾忌他们的面子,继续说道:“那么话说回来了,我为何要帮你们顾及你们的面子?因为黑豹找人打我,还因为他找警察冤枉我?还是因为你们一上来就摆架子让我去拜访你?还是因为刚才你们一言不合就主动动手?”

  “冯……前……辈……你告诉我,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们?”

  王程盯着冯棠山,一字一顿地说道。

  冯棠山双拳紧握,呼吸都急促起来,刚才苍白的面色再次通红,重重地一跺脚,站了起来,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你如何都不会让步?”

  王程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黑豹从头到尾都是犯罪的一方,而冯棠山也从头到尾也没有认错的姿态,反而各种摆架子,点到黑豹。

  对此,王程绝对不会忍。

  王程毫不掩饰:“不错。”

  如果你一上来就态度软一些,姿态低一些,也客气一些,并且坦然认错道个歉。以王程尊老爱幼的品德,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下。

  可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

  王程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他咽不下去这口气,凭什么我要成全你的面子?

  “好,我们走!”

  冯棠山盯着王程看了两眼,然后转身就走。

  张非虎和他们的律师也楞了一下,没想到会走的这么干脆,不过也都立即起身跟了上去。张非虎还想指着王程威胁一下,但是看到杨无忌和悟信和尚站在王程的身边,不敢伸手,只是脸色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们最好别出酒店。”

  对张非虎的威胁,王程三人都毫不在意,他们要是还敢找人来动手,王程三人到时候就会下重手。

  目送他们离开。

  杨无忌有些不爽地说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悟信和尚忠厚老实的脸上也很不爽快,有些遗憾,打的不爽。打的不够。

  王程反问道:“那你们还能怎么样?杀了他们?”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都是低声嘿嘿一笑。摇摇头。表示不敢。

  “汤律师。”

  王程看向还没走的汤律师。

  汤律师刚才有些发愣,铜锣湾大名鼎鼎的冯棠山竟然被打跑了,他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被王程叫了一声,急忙醒悟过来,看向眼前这个少年,已经有些微微地尊敬了,急忙答应道:“王先生。”

  “起诉胡大佑的事情如何了?”

  王程问道。

  汤律师点头道:“还有两天就开庭。证据我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

  王程道:“好,到时候按照正常程序走,我不在场可以吗?”

  汤律师微微皱眉,道:“原则上,我是可以全权代表的,只要一切证据都很清楚。但是原告不在场的话,法官那边可能会有些麻烦。”

  “无所谓,你就全权代表吧,如果有麻烦,你就找黄尚白。”

  王程很轻松地说道。

  汤律师心中无语。感情你把人家副署长坑上瘾了?但是他还得答应下来,除了找黄尚白。他也不知道找谁,当下点头道:“那好,我会尽量将官司打赢的。”

  说完,汤律师就当场起草了一份代理书,全权代表原告,王程签字之后,他就起身告辞了。他还需要将这份文件去交给法庭,提早准备,还要给警署的黄尚白也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别到时候出了麻烦事才去找人家。

  正要走的汤律师突然问道:“王先生,刚才你说的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录像了,是不是真的?”

  王程笑起来,摇头道:“肯定是假的。”

  汤律师和杨无忌,以及悟信和尚三人都是满脸无语,对这个少年心中更加的忌惮了,简直是有些阴险的恐怖。

  刚才冯棠山有些服软了,动手失败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被王恒潇所说的现场录像震慑住了,所以才转身就走,因为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了。要是真的有录像的话,他做的越多,说的越多,那么留下的破绽和把柄也会越多。

  汤律师满脸佩服地走了,同时也不敢把王程的事情随便处理了。他不知道王程还有没有后手,即使王程走了,他知道杨氏集团和王程的关系就不简单。到时候要是他没处理好,杨氏集团插手的话,他会很难招架。

  王程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平静和胸有成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不想起来,对杨无忌和悟信和尚笑道:“这次多谢两位了,我不会忘记你们这次的帮忙,以后免费给你们治疗一次。”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都楞了一下,因为他们没觉得是在帮忙,一直都认为是在还债,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两人心中一想,脑子都是好使的,瞬间明白自己两人是从头到尾都被王程算计了。

  王程遇到了麻烦,需要保镖,正好和尚受伤送上门了,王程索性就将自己两人算计套住了,以还债的名义当了保镖。

  过程和手法都很清楚明了,两人无奈,现在就算明白了,也还是无奈,因为一切都是他们自愿的。

  对视一眼,悟信和尚想起了回来的时候,在车上杨无忌说的话。让他以后别和王程说话,省的被卖了还会帮忙数钱,所以和尚满脸苦色无奈的转身去坐下来不说话了,记住了这次的教训。

  杨无忌则是一拳就打向王程,眼中闪烁着怒火,沉声道:“小子,竟然敢算计我,我看你是欠揍了。”

  王程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任由杨无忌一拳来到他的面前,也没有动一下,愣愣地看着,好像傻了一样。

  这样子,杨无忌还不好动手了,拳头停在了王程的面前,喝道:“小子,你怎么不出手,想挨打?”

  王程耸耸肩,靠着沙发还换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对眼前的拳头斯毫不在乎,无所谓地笑着说道:“反正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我还手了,那我们两就是互相斗殴,我技不如人被你打了也是活该。如果我不还手,那你就是纯粹的仗势欺人,我回去就要找杨老说说赔偿的事情了。”

  王程的确现在不是杨无忌的对手,但是要说智商上,那也是和悟信和尚一样,绝对的碾压。

  杨无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终究是江州杨家的人,而且还和家里有矛盾,和杨家老爷子不对头。

  只要将杨家老爷子搬出来,王程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会很不舒服。

  看着这家伙现在的表情,就知道是心里迟疑了,怕了。

  王程脸色就更加的自信了。

  果然,杨无忌收回了拳头,转身走了出去,悟信和尚也起身跟着走了出去,看也不看王程一眼。

  “小子,下次别在我面前提那个老家伙,不然我绝对揍你,有本事你就去找那个老顽固给你赔偿吧。”

  到了门口,杨无忌回头狠狠地说道,说完,砰的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其实也不远,也就是回房间了,就在对面而已,隔了两道门。

  王程摇摇头,他以后也不打算提这个了,提多了会反感,适可而止。

  “媛媛,出来吧。”

  王程对后面轻声呼唤道。

  王媛媛从后面的小客厅跑了出来,急忙来到王程的身边,看看哥哥有没有受伤,她刚才可是听到打斗的动静了,那动静绝对不算小。

  尤其是王程那一声虎吼,楼下楼上的人估计都听到了。

  看看客厅的凌乱就知道激烈程度,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刚才坐着的沙发都倒在一边;中间的茶几也歪了,上面还有一个脚印,要不是这是总统套间,茶几的质量绝对上乘,估计刚才就被冯棠山一脚踩碎了。

  长沙发也是歪着的,刚才已经倒了,被扶起来的。

  “哥,你没事吧?”

  王媛媛看着这里的一切,心中很担忧,抓着哥哥地手低声问道,眼神殷切。

  王程笑了笑,其实心中有些疲惫,刚刚那一拳他的消耗也是不小的,但是此时心中宁静下来,摇摇头,道:“没事,你放心吧,他们还拿我没辙,明天下午我们就回家。”

  王媛媛点点头,这次出来这么多事,让她很不高兴,还是家里好,就只有自己和哥哥,也没人敢欺负他们。

  “给大家讲个真事儿,前两年,两个西北的胡子在南方推着车卖切糕,被城管和派出所没收了切糕,两个胡子就去闹,派出所的人怕事情闹大,就陪了二十多万……嗯,就这么回事……”(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