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的保镖有些敏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的保镖有些敏感

  热门推荐:

  (第三更,求票,求订阅,求支持!)

  杨无忌目光也变了,看着后视镜的王程,语气很不好:“还让你上门去见他们?”

  王程靠着背椅,任由小姑娘靠着自己的胸前,手掌很自然的抚摸着王媛媛柔顺的头发,脸色平静地道:“嗯,无非是想摆摆架子,估计是看昨天杨家出面了,以为我们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会怕,想掌握主动权。”

  “别管,他们摆架子就摆去,我们不理,一群老家伙而已,整天就知道自以为是。”

  杨无忌张口就有些暴躁地说道。

  这家伙在江州杨家就和他爷爷杨祐德不对付,见面几乎就会吵架。所以在外面,见到那些在他面前倚老卖老摆谱的老一辈,都会很看不顺眼。

  更何况,这次那个冯棠山还是故意摆架子,想颠倒黑白,杨无忌更加不可能理会。

  王程自然也是这个意思,他不会因为叛逆而看不顺眼一些前辈,但是他不吃亏的性格和杨无忌是很像的。

  车子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几人比较意外地看到了汤律师坐在酒店大堂,同行的还有一个老者和两个中年人。

  王程几人立即停下了脚步,看了过去。

  汤律师立即站了起来,对王程几人招手,示意王程他们过去。

  但是,王程和杨无忌是什么性子?

  怎么可能会过去?

  王程就拉着王媛媛站在那里没动,杨无忌和悟信和尚站在兄妹两的两边,一副保镖的摸样。

  “我回房间了,汤律师你带他们上来吧。”

  隔了一点距离,王程说话的声音比较大,中气十足。

  说完,王程转身就拉着王媛媛带着杨无忌两人上了电梯。

  那坐着的老者就是冯棠山,在港岛几十年,自从他当上洪门在港岛话事人之后,就没人敢这么轻慢过他。

  在南方,最是讲究规矩,更讲究辈分和资历。以冯棠山在洪门的资历和身份,的确是有资格摆架子。

  但是他这次找错对象了。

  冯棠山身边的两个中年人,一个是他找来的律师;还有一个是胡大佑,也就是黑豹的师兄,冯棠山的大弟子张非虎。

  “师傅,我去把他们抓过来,一群内地来的小辈也敢这么没大没小不懂规矩,简直就是看不起我们。”

  张非虎面色难看地沉声说道,说话间就站了起来。

  冯棠山的面色自然也是不好看的,但是他一辈子什么都经历过了,所以沉得住气,不然也不会亲自过来一趟了。

  听了张非虎的话,冯棠山沉声道:“虎子,我们上去吧。”

  张非虎楞了楞,这还是他那个脾气火爆的师傅吗?

  他有些不敢相信师傅冯棠山会让步,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二次让步,亲自上门就算是一次让步了。

  汤律师刚才见王程等人没过来,怕冯棠山生气,所以有些不敢说话。他出生在港岛,在港岛长大,小时候就听说过铜锣湾冯棠山的名头。当知道黑豹的师傅是冯棠山的时候,如果不是他的职业操守比较强,而且也收了一百万美元的佣金的话,他都想把这件案子推掉了。

  见冯棠山似乎不是很生气,汤律师急忙说道:“对对对,冯师傅,张先生,王程是医生,这次来港岛是给杨氏集团董事长治病的,刚才从杨家别墅治病回来,可能比较累,所以先回房间了,各位见谅。”

  “就麻烦各位和我现在上去谈谈吧。”

  冯棠山站起身来,深呼吸了两口气,压住了心中的火气,听了汤律师的话,讶异地道:“哦?他是医生?来港岛是给杨家看病的?我看他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吧,如此年纪,就算是从会说话开始学医,又能有几分本事?”

  张非虎也是不屑地道:“小小年纪,还会治病?不会是骗人的吧?杨家的人那么傻?”

  汤律师在前面带路,说道:“这个具体的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杨家老爷子已经在恢复了。他们从南洋请来的周庆元医生也承认了王程的医术。”

  冯棠山眉头皱了起来,语气凝重地道:“周庆元也承认了?如果是这样,那肯定有几分本事,虎子,等下别冲动,他们有高手。”

  张非虎楞了一下,正想着等会儿给王程他们一个下马威,竟然让他和师傅跑了一趟,见了面不过来敬礼打招呼也罢了,竟然理都不理地转头就走了,不能饶恕。

  听了师傅的话,张非虎疑惑地道:“师傅,那小子还是拳法高手?”

  语气是明显的不相信。

  冯棠山站在电梯里,有些不适应,他很少坐电梯,道:“那个王程的确是有些拳法根基,气血不弱,但是还不如你。不过另外两个就不好说了。”

  张非虎面色凝重起来,他知道师傅所说的不好说,就是不确定的意思。内在含义就是说,即使是师傅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稳胜,不说出来是为了面子而已。

  “王程身边的两位先生是他的保镖。”

  汤律师解释了一句。

  冯棠山再次皱眉,沉声道:“汤律师你知道这个王程究竟是什么人?是内地哪里人?”

  汤律师点头,这个没有隐瞒的意义,有心去查的话,都能找到资料,道:“资料上显示,我的委托人王程是江州市人,在湘省。至于他具体的身份,登记的是学生,高三在读生。”

  电梯里所有人都是楞了一下。

  高三学生跑来港岛给杨氏集团董事长治病?

  张非虎和他的律师都是面色古怪,他们也是首次了解到王程的身份信息。

  出了电梯,几人没有说话,张非虎得到师傅冯棠山的暗示,知道有高手之后,脸上也没有了嚣张,只是沉静。

  汤律师按了门铃。

  王程亲自来开的门,对几人笑道:“汤律师来了,请进,这位就是冯前辈吧,闻名不如见面,请进,都进来坐吧。”

  作为主人,王程还是很热情客气地招待了几人。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坐在大客厅的单独沙发上,几人进来,他们也只是抬眼看了看,不多理会。但是两人都是浑身戒备的,随时都能暴起出击。

  冯棠山抱拳对王程说道:“小兄弟,冒昧前来,打扰了。”

  王程招呼几人坐下,让王媛媛给他们都倒了茶,微笑道:“打扰不至于,有些事情总是要处理的,您是前辈,您有事就可以直接说。”

  王程就是喜欢这么开门见山,这么干脆,绕弯弯最没意思。

  冯棠山楞了一下,他没想到王程会这么干脆,毕竟王程是优势一方,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他正想着要如何开口呢,听了王程的话,当下也就不犹豫,直接开口说道:“这次来是想谈谈我徒弟黑豹和小兄弟的事情。此事是我们不对,豹子年轻的时候犯了事,去了内地躲了一阵子,前几年刚回来,我没有好好管教,所以有些暴躁,做事容易冲动。”

  “这次冒犯了你们,我们愿意赔偿。”

  说话的时候,冯棠山有意无意地看向杨无忌两人。

  汤律师听了冯棠山的话,也看到他的态度,顿时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开始冯棠山找他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话和这个态度。

  前面的冯棠山是直接要求撤销起诉的,并没有认错,更没有说要赔偿的意思,好像错的是王程一样。

  现在,竟然主动认错了。

  汤律师惊讶的同时也好奇,知道绝对不是冯棠山突然幡然醒悟了,而是承受了压力,不得不认错。

  不知道是王程还是他的两个保镖给了冯棠山这么大的压力,让他竟然改口了。

  汤律师心中对冯棠山的忌惮去了大部分,面色郑重起来。

  王程让王媛媛回里面的书房去,才对冯棠山说道:“冯前辈,既然你们是为这事来的。那么你说,我来港岛给病人治病,带着我妹妹,举目无亲,来酒店开个房间,有人无故侮辱我和我妹妹,我让他道歉,有没有错?”

  冯棠山楞了一下,摇头道:“自然无错。”

  王程点头,继续说道:“对,我让他道歉,他不道歉还动手,我还手有没有错?”

  冯棠山面色难看起来,知道王程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但是这说的还是事实,他无法否认的事实,不过他还想辩解一下。

  但是王程就直接说道:“没错吧?”

  这让他怎么说?摇头?还是点头?冯棠山身边的张非虎都面色通红的紧握双拳了。

  王程站起身来,面色激动地道:“我出手重了点,的确打伤了人。但是我肯定没错,那冯前辈你徒弟黑豹上来就对我们动手,还要赔一百万,幸好当时我两个保镖在,不然你徒弟肯定会更加猖狂。”

  “我和我妹妹出去散步的时候,你徒弟真的更加猖狂的带人来打我们,我还手反击没错吧?”

  “你徒弟黑豹被我打了,又联合警察来黑我,颠倒黑白,想要栽赃嫁祸给我们,要不是有人救,我们估计已经被冤枉驱逐出境了。那我问前辈你,我现在起诉他们,要求赔偿,我有错吗?”

  一席话,说的冯棠山和他徒弟张非虎,还有他们请来的律师都是哑口无言。

  按照王程所说的事实,的确,王程真的是没有做错过什么,是纯粹的受害者。

  那么,黑豹和郑康成就是罪大恶极了。

  “那前辈你来找我,不知道要如何解决?你也看到了,我和我妹妹受到很严重的打击,如果不是我有些拳脚功夫,不知道会有多凄惨。”

  王程坐下来,喝了口水,看着冯棠山沉声说道。

  一上来就将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位置,将对方说成是罪大恶极,再将话头踢回去。

  王程这一招屡试不爽。

  杨无忌和悟信和尚就是这么被坑的当了他的保镖。

  冯棠山沉吟着,但是他的徒弟张非虎忍不住了,脸色通红,噌的就站起身来指着王程,沉声喝道:“小子,你少说这些废话,我师弟不对在先,但是你打了我师弟就够了,还想怎么样?”

  杨无忌瞬间起身,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个跨步来到王程身前,一把抓住了张非虎的手指,眼神锐利的盯着张非虎。

  王程坐在椅子上,对着张非虎耸耸肩,很随意地道:“这是我的保镖,请你不要轻易对我动手动脚,经过你师弟黑豹的事,我的保镖有些敏感,以免引起误会,最好你们都坐着别动。”

  冯棠山瞪着眼睛看向王程和杨无忌,面色忌惮,但是王程的话也让他心头火起。

  而两个律师,都是面色凝重而且难看,打起来就不好收拾了。

  张非虎想抽出自己的手指,发现根本拿不出来,好像被铁钳夹住一样,心中惊骇,看向杨无忌。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