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洪门又怎么样?不伺候

第一百一十六章 洪门又怎么样?不伺候

  (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求一切支持,十二点之前还会有一更……求大家的支持给力一点点呀……票票有些少呀……)

  王程很坦然地接过杨家兴端过来的茶,一口就喝光了,点头道:“病人的情况比我预期的好一些。”

  杨家兴急忙问道:“那我父亲明天真的能醒过来吗?”

  杨家诚等人也都看向王程,李牧山和周庆元两位老中医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拿捏不准,就算现在病人的情况好转了许多,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问题。

  毕竟,脑袋里有淤血,这个是很难说的准的。起码,要是让他们两个人来治疗的话,是没有把握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将养,慢慢等待。

  李牧山和周庆元又轮流给病人把了把脉,虽然知道王程的行针效果会很不错,但是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脏腑之间已经有了活力,血脉开始有了冲劲。

  但是,能不能醒过来,两人还是不敢肯定。

  王程却是很肯定地点头,眼中闪烁着自信地光辉,对杨家兴等人说道:“明天应该没问题,记住这段时间别给他吃任何药物。”

  杨家诚肯定的点头道:“我们一定会听王程医生您的,这段时间绝对不会给我父亲吃任何药品。”

  “嗯,这样就好,今天我的治疗就到这里吧,明天我再过来,李老,周老。这里还是麻烦你们了。”

  王程站起身来。就要告辞了。对李牧山和周庆元笑着说道,有两位老中医看着,他也很放心。

  李牧山笑道:“你的医术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我很期待明天你怎么让新水醒过来。”

  老兄弟有救了,李牧山的心情很轻松,就想着明天团圆的场面了。

  周庆元也是很期待的神色,病人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很稳定了,五脏六腑之间有了活力。但是要说醒过来。他绝对不敢说这个话,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别说是一天了。

  王程也是微笑着,道:“好,到时候两位可以仔细地看着。”

  杨家兴急忙说道:“王程医生,还是不要这么着急离开吧?一起吃了午饭再走吧。”

  王程摇摇头,道:“不了,我回酒店还有事,你们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没处理完。上午一个叫黄尚白的副署长还来和我交涉了一下,希望我不要声张。我们暂时签署了和解协议。下午还有那个黑豹背后的人要见我,也想私下和解。”

  “呵呵,这些事,我都要尽快处理了,明天给病人治疗完了,我就要回江州。”

  王程表情随意,好像没有把说的这些事放在心上一样。

  杨家诚低声说道:“王程医生,这次的事情你小心点,如果可以的话,退一步也是可以的,我派人调查了一下,这个黑豹的身份不简单。”

  王程惊讶地道:“哦?他是什么身份?就算再不简单,欺负人了还想耍赖不认账不成?他不简单,我也不简单,到时候他们要来软的,那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谈,他们要是来硬的,我也有两个保镖呢,绝对不怕他们。”

  说着,王程看了看杨无忌和悟信和尚。

  杨无忌和悟信面对周围的人都是面色沉着平静,两人已经开看了,反正已经丢人了,无所谓,再忍一天就过去了。

  只是,李牧山此时才认出杨无忌来,惊讶地道:“无忌,你怎么在这里?”

  杨无忌当即苦笑,本来以为李牧山认不出自己了。毕竟在江州的时候,他很少去古街,也很少和李牧山见面,没想到还是被认出来了,当下恭敬地抱拳道:“无忌见过李老,我来港岛办些事,和王程碰到了,就帮他处理一些麻烦。”

  李牧山微笑点头,道:“哦,那就好,有你保护,我就放心了,都是江州的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本来刚才李牧山也想开口留下王程和王媛媛,让他们住在这里。他实在有些不放心这兄妹两出去住酒店,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他一晚上都没睡着。这兄妹两是他带出来的,要是在他手上出事了,他绝对会愧疚至死。

  现在看到杨无忌,李牧山稍微放下心来。虽然这小子叛逆了些,这在江州是出名的,经常惹是生非,但是那手上的拳**夫的强大,绝对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杨无忌面色抽搐了一下,可是面对李牧山,心道我是被坑的,表面上还得老老实实地道:“李老你放心,有我在呢,他们不会出事。”

  李牧山点点头:“嗯,那就有劳你了。”

  杨无忌心中好受了点,当王程的保镖以来,总算是得到一句好话了,王程使唤他们就像使唤下人一样,让他心头恼火。

  杨家诚看了看杨无忌和悟信,心中没印象。但是李牧山说有杨无忌在就没事,他也相信了一些,可还是低声对王程说道:“王程医生,你可不能掉以轻心,那黑豹原名叫胡大佑,是洪门堂口的人,他师傅是冯棠山,是洪门在港岛的话事人之一。”

  王程和杨无忌听了都是很惊讶,王程惊讶的是这什么洪门都出来了?这不是电视上的东西吗?

  这帮会现实里也有?

  至于杨无忌,就是面色微微凝重起来,低声道:“洪门的人?那我倒要会一会。”

  王程面色古怪地问道:“真有洪门?”

  杨家诚几兄弟苦笑了一下,他们是在港岛长大的,对这里的地下帮会最清楚,更清楚洪门在南洋的势力。

  “王程医生,洪门在南洋影响力很大,你小心点。最好是不好和他们过多的纠缠结怨。能和解就和解吧。”

  杨家诚劝说道。

  洪门当年南下。主要势力就遍布南洋各国地下。港岛这里相对来说薄弱一些,至于内地,那就是一片空白了。

  王程眼中闪烁着精光,看了看拉着自己的手的,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好了,李老,杨大哥,你们都别送我们了,我们自己走吧,给我们一辆车就可以了,也别给我们开车了。”

  杨家诚看了看李牧山和周庆元,周庆元自从听到洪门二字,就站在后面不说话了。

  “好吧,王程医生你多注意。随时和我们联系。”

  杨家诚不再多说。

  李牧山也关心地说道:“无忌,这里你最大。你多多照顾一下王程和媛媛,知道吗?”

  杨无忌无语,感情自己不仅仅是保镖,还成保姆了,只能无奈地道:“知道了,李老,您放心吧,有我在他就死不了。”

  李牧山听了这话顿时瞪了杨无忌一眼,杨无忌讪讪一笑,道:“好吧,李老你放心,我绝对保护好他们兄妹两,不会让他们少一根毫毛,谁敢欺负他们,我打断谁的手脚。”

  “嗯,如此就好,不过也不要太暴力了,打断手就好了。”

  李牧山点点头很随意地说道。

  周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下,奇怪地看向李牧山,就连王程也不例外,这还是那个医者仁心的李老?

  李牧山却是很自然地看了所有人一眼,淡淡地笑道:“出门在外,如果有人欺上门来,自然要打回去,我们行医之人也不会任人欺负。”

  听了此话,所有人都是点点头,承认了这个观点,但是王程几人对李牧山的认识也多了一层,这可不是一个烂好人。

  李牧山和杨家诚等人将王程四人送到门口,目送他们开车离开。

  周庆元在后面低声说道:“洪门如今已经变样了,不好对付了。”

  车上。

  王程好奇地问杨无忌:“洪门是干什么的?”

  杨无忌开着车,看了后视镜里的王程一眼,道:“你以为是干什么的?帮会而已,还能干什么?”

  “收保护费?”

  王程问道。

  “当然不是,现在谁还收保护费,大帮会都漂白了。洪门在南洋有很多产业,帮会的人基本上吃喝不愁。而且他们的高手也不少,当年集体南下,帮会根基一直都不弱。”

  杨无忌对这些似乎知道不少,道:“不过,港岛不是他们的地盘,这里的所谓洪门也不过是他们的附属外门。当年他们南下的时候,就彻底的放弃了这边,全部移民南洋,那里才是他们的地盘。”

  王程听了,有些恍然地点点头,道:“也就是说,我们不必怕洪门?”

  “嗯!”杨无忌很自信地道:“别说是这里仅仅是外门附属,就算是真正的洪门,也不不必怕,我和和尚在呢,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悟信和尚在副驾驶位置上点点头,道:“不错,洪门虽然也算是历史悠久,但是比起我少林,还很年轻。”

  王程笑着说道:“大师,你们少林比起我武圣山,也只能算是后起之秀。”

  悟信和尚顿时无语,双手合十,不说话了。

  杨无忌笑了起来,道:“和尚,你不是这话,除非我在,不然这小子狡猾地很,以你的智商估计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

  悟信和尚面色难看起来,摇摇头,还是不说话,心中倍受打击,小衲的智商有问题吗?

  王程无语地看着前面地两人,辩解地道:“和尚,我可是帮你治病疗伤的,这么快你就活蹦乱跳了,还不是靠我?找其他人你可没这么快就好了。你没钱给诊费,我就让你帮我两天忙,算是坑你吗?一千三百万就请你们两个人当两天保镖,可是我亏大了,你们不愿意的话。行,现在你们就把钱给我,我立马让你们走。”

  此话一出,车内安静下来,杨无忌老老实实的开车,悟信和尚也微微闭眼假寐,调整呼吸,心中默念经文。

  他们没钱。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这情形,低声笑起来,伸出手掌和哥哥王程拍了一下手。

  “滴滴滴……”

  王程的电话响起来,是汤律师打来的。

  “喂,王先生,你们现在在酒店吗?”

  汤律师的声音有些焦虑地问道。

  王程诧异了一下,这还不到下午,听汤律师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道:“正在回酒店的路上,最多一小时就到了,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胡大佑,也就是袭击你们的黑豹,他的律师和师傅想见见你,我们在铜锣湾这边……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汤律师说道,声音有些奇怪。

  王程皱眉,道:“让我们过去见他们?”

  汤律师急忙说道:“对,他们说有些不方便走不开,所以希望你能过来一趟面谈。”

  “呵呵,他们不方便那就不要见面了,不然耽误了他们的事情怎么办?法庭上见就好了。”

  王程笑了笑,很轻松地说道。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汤律师估计是被威胁了,但是王程绝对不是愿意吃亏的人。

  你要求我,还让我跑腿?

  门儿都没有,你爱来不来,求人还摆谱装架子,对不起,我不伺候。

  王程面色不屑,管你是不是洪门的话事人,管你洪门是不是很牛,反正过两天我就走了,你敢来江州报复我?

  在江州,有老道士和唐家在,王程还真的是明里暗里都不惧谁。他们要是真的找到江州去了,王程就有办法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那边的汤律师听了王程的话,语气踌躇起来,低声道:“王先生,要见你的是胡大佑先生的师傅冯棠山先生,冯棠山先生在铜锣湾住了有五十年了,管理了不少街道……”

  话意思是说,收着不少街道的保护费。

  “汤律师,我还有事,一小时后到酒店。他们要面谈,就过来我酒店见见;如果不谈,就算了,法庭上见。记住,我给了你一百万美元的佣金,而且,你不必怕他们。”

  王程语气平静地说道。

  汤律师语气顿时一变,道:“好的,王先生,我知道了,我会转达你的意思。”

  “那就这样。”

  说完,王程挂了电话。(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