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忍忍就过去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忍忍就过去了

  热门推荐:

  (谢谢打赏和投票的童鞋,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各种支持……)

  港岛,半岛酒店。W

  杨家兴将王程和王媛媛送到酒店门口。

  “王程医生,酒店没房间了,我就住在附近。你想用车的话,这是我的电话,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开车来接你。”

  杨家兴将自己的名片递给王程,略微恭敬地说道。

  王程看了杨家兴一眼,接过了名片,随手装入口袋里,点头道:“我知道了,杨先生,其实你不必这样。”

  杨家兴急忙说道:“不,王程医生,如果昨天我送你们过来,给你们当导游的话,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我知道你不怕,但是终究是麻烦是吧?所以,你就别推辞了,你也不希望你妹妹出现什么意外吧?”

  王程点点头,想起今天的事情,微微皱眉,道:“好吧,那麻烦你了。”

  杨家兴松了口气,心道总算踏出了这一步,露出笑容,道:“不麻烦。”

  王程虽然看起来年纪小,才十七八岁,但是给杨家兴等人的感觉就是难以接触,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

  确定下来,王程就告别杨家兴,拉着王媛媛进入了酒店,看着小姑娘一直没说话,很安静,低声问道:“媛媛,今天害怕吗?”

  王媛媛遥遥脑袋,大眼睛看着哥哥,道:“不怕,哥哥你在我就不怕。”

  王程的脚下顿了一下,握着小姑娘的手更加紧了紧,一股莫名的东西在心中触动,点点头,轻声道:“今天是哥哥不好,没保护好你,以后不会这样了。”

  王媛媛低下头,道:“哥,是我没用,不能帮你。我回去一定好好练拳,以后可以帮你打坏蛋,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王程笑起来,搂着小姑娘的脑袋,进入了电梯,笑道:“好,回去好好练拳。”

  小姑娘狠狠地点点下巴:“嗯。”

  走出电梯,兄妹两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王程让王媛媛到旁边的小客厅去看电视,自己去开门,从猫眼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正是杨无忌和悟信和尚。

  准确的说,是杨无忌搂着悟信和尚的肩膀,将悟信和尚架起来的。

  这和尚受伤了,而且是昏迷的。

  王程急忙打开了门,杨无忌立即扶着悟信和尚走了进来,低声急促地说道:“王程你能治伤吗?内伤!”

  王程知道这家伙找自己就没好事,但是他不能拒绝,点头道:“放到沙发上去。”

  杨无忌立即道:“放到卧室去吧。”

  王程也当即摇头,道:“不行,那里是媛媛晚上睡觉的地方。”

  杨无忌无奈地道:“好吧,放沙发上,你快给他看看,他被内劲打伤了脏腑,路上暗劲爆发就晕过去了。”

  王程帮忙将晕过去的悟信和尚放在沙发上,疑惑地道:“怎么不送医院?”

  “不行,这里医院我们不熟,害怕走漏消息,而且医院治不了。”

  杨无忌也没隐瞒地说道,眼神看着王程:“我听说你来港岛就是给人治病,应该医术还可以吧?是跟李老学的?快给他看看。”

  王程抓起了悟信和尚的手腕,暗劲打伤了脏腑,这伤势西医医院的确很难治。摸着脉搏顿时微微一惊,惊的不是这家伙的伤势,而是这家伙的强壮,即使伤到了脏腑晕倒了,脉象也很有力,果然是练武之人,而且是少林弟子,名不虚传。

  单论气血和身体的强壮,杨无忌远远不如这个和尚。

  “还好,他身体很强壮。”

  王程点点头,道:“伤的不是很重,就是脏腑稍微移位,气血不够顺畅,我给他扎几针理顺了,就能醒过来。”

  杨无忌点点头,放松下来,没想到王程真的有办法,惊奇地再次道:“你是不是拜师仁和堂李老?”

  王程摇头,一翻手,就拿出了一根碧绿的玉针,道:“李老是带我入门的,算是我半个老师,不过不是我的师傅,我师傅是武圣山长鹤,你知道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是长鹤道长可不擅长医术。”

  杨无忌看着玉针,好奇地道:“玉针?什么门道?我还没见过。”

  “你没见过的多了。”

  王程不多做解释,道:“你安静点,我行针的时候不想和你说话。”

  顿时,杨无忌心中的火气就上来了,差点就要上来给王程一拳。同龄人还没人敢这么呵斥自己,即使他爷爷杨祐德骂了他,他也会转头就走。

  现在面对王程他有些没辙,因为要求着对方。

  王程看了杨无忌一眼,看到他满脸憋屈有火无处发的样子,心中笑了起来,心情总算是好了点,手中的玉针已经没入了悟信和尚胸口的一处大穴,然后震动了几下玉针,刺激气血,随后立即拔掉玉针,移向下一处大穴。

  转眼间,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五处大穴被王程扎了一遍,对应的就是五脏,悟信和尚的呼吸也顿时顺畅了起来,而且一呼一吸之间逐渐悠长,证明其体内的气血被理顺了,进入了他正常的呼吸情况。

  练武之人的呼吸都会比较长,内家拳法的表现尤其明显。

  杨无忌是识货的人,对王程当下就是刮目相看,五脏六腑的内伤最是难治,他估摸着王程能把悟信和尚的伤势压制下来就可以了,他明天迅速的带回内地找熟人治疗。

  暗劲伤及脏腑,很难迅速治好,基本上都要养个一两个月的时间才会好起来。

  没想到,王程一转眼就治疗了个七七八八,甚至都没用药,就是一根针。

  整个过程都是在杨无忌的见证之下,这家伙也是个行事分明的人,对王程竖起大拇指,道:“厉害,你这一手针灸,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难怪有人请你来港岛治病。”

  “你知道我治病收费多少?”

  王程再次给悟信和尚把脉,淡淡地问道。

  杨无忌顿时身体一震,他知道以自己每次都对王程动手的交情,王程绝对不会免费帮忙,换做是他也不会,有机会找回一口气,他知道王程绝对不会放弃。

  “多少?”

  杨无忌盘算着自己还有多少钱,能给钱,他也不会求人。

  “我直接说,你肯定要说我坑你。你打电话给唐乐乐,你应该有她的联系方式,问问她,我在江州治病怎么收费的,我正在给她爷爷治疗,她的话你估计更相信。”

  王程平静地说道,手掌在悟信和尚的脏腑之间推拿了几下,在胸口上轻轻一拍。

  啪,一声轻响!

  咳咳咳……

  悟信和尚顿时咳嗽了一声,王程急忙拿起旁边茶几上的一个毛巾递到和尚的面前,和尚立即吐出一口淤血,吐到了毛巾上,眼睛也睁开了,睁开的一瞬间,精光闪烁,随后暗淡下去,浑身肌肉也是紧绷,接着看清楚了环境,又放松了下去。

  “我回来了?”

  悟信和尚疑惑地问道,看着王程。

  王程点点头,道:“嗯,你受伤了,杨无忌把你送回来的,我刚才给你治好了。”

  悟信和尚急忙坐起来,呼吸了几口气息,他从小练武,也是识货的人,知道自己受伤的轻重,更知道这么快就给自己治疗的差不多的医生是有多厉害,看着王程感激且佩服地说道:“多谢你给我治伤。”

  王程看向从阳台打完电话,面色古怪的走过来的杨无忌,对和尚笑道:“先别谢,我治病很贵的,咱们还是谈谈诊费的事。”

  悟信和尚顿时傻眼了:“啊……诊费?”

  王程耸耸肩,轻松地道:“那你以为?我免费给人看病?我可不是大善人,专门做好事不留名,你问问杨无忌,他应该知道了我在江州给人治病怎么收费的。”

  悟信和尚呆呆萌萌地看向杨无忌。

  杨无忌首次向王程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道:“王程,咱们也算是老乡,都是江州人。而且,晚上和尚还请你们兄妹两吃了顿饭,你这诊费……”

  “杨无忌,你每次都欺负我,所以咱们就算是老乡,也没多少交情,所以这个你就别说了。至于和尚请我和媛媛吃饭,这个我记下了,以后我会还的,和这个诊费是两码事……咱们现在谈谈诊费……刷卡还是现金,或者转账……”

  王程挥挥手,止住了杨无忌的话,直接就开始要诊费了。

  悟信和尚比较单纯,觉得看病给钱天经地义,而且,他也觉得,看个病能多少钱?他以前跌打损伤看一下也就是几十上百块,就算王程医术高超,也多不了多少吧,所以问道:“那就给现金吧,多少钱?”

  杨无忌面色古怪,拉了和尚一下,低声道:“你没钱。”

  悟信和尚疑惑地道:“我房间里还有一千多块。”

  “不够。”

  “啊,那要多少!”

  “一千三百万!”

  “一千三?是差一点,那你借我一点,我以后还你。”

  “是一千三百万,秃驴!”

  砰!

  悟信和尚从沙发上摔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杨无忌,然后看向王程,张大嘴巴问道:“一千三百万?”

  王程笑了笑,点点头,道:“杨无忌打电话去江州问的,童叟无欺,大师,你是现金还是刷卡?还是转账?”

  悟信和尚看向杨无忌,询问杨无忌是不是真的,杨无忌黑着脸点点头,和尚顿时再次瞪大眼睛,真的一千三百万?

  悟信看向王程,心道好黑的医生。

  “王程,那这钱能不能以后再给?今天先欠着?”

  杨无忌无奈地说道,只要今天能脱身,明天他们一早就直接离开港岛,以后和王程碰面的机会几乎没有了,这诊费也就等于没有了。

  悟信和尚满脸的无辜和可怜,双手合十。

  王程不为所动,他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装,摇头道:“当然不行,一手交货,一手交钱,钱货两清才算是结束了,你们不给钱就想走?那我就回去找杨老要了。”

  杨无忌顿时面色漆黑下来,沉声道:“不准去问老家伙要。”

  “那你说怎么办?”

  王程也很无辜地问道,他现在是债主。

  “那施主你说要如何?反正我们二人身上没那么多钱,以后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多。”

  悟信和尚语气无奈地说道,说的很实诚。

  和尚其实刚出少林没多久,这就不小心欠了这么大一笔钱,他都心中慌乱了。

  杨无忌也盯着王程。

  王程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你们没钱,那就只能肉偿了。不过,我对男人没兴趣,所以那你们只能打工还钱了。”

  杨无忌一双眼睛能冒出火来,沉声都:“小子,你别过分。”

  “你又要打我?没钱还就打人?那我只能回江州找杨老爷子要钱去了,你动我一下,我就要双倍。”

  王程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无所谓地说道。

  悟信和尚唉声叹气的,早知道就不醒过来了,装晕让杨无忌把自己送回房间再醒过来,这样就不算是王程治疗的效果,也就不需要给钱了。

  杨无忌咬牙切齿死说道:“说,你要我们干什么,两天时间,我们最多能在港岛留两天,这两天时间我们两听你的,这一千三百万一笔勾销,你也不能问老家伙去要钱。”

  王程打了个响指,笑道:“成交!”

  “啊~~~”

  悟信和尚惊讶地啊了一声,心道,我还没发表意见,就把我卖了?

  怒火中烧的杨无忌拉着悟信和尚起身就走,他怕自己继续呆下去会忍不住给王程一拳,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沉声道:“小子,和尚要是伤势复发了,你就没钱了。”

  “呵呵,那你可以试试,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他真正的再也醒不过来。”

  王程笑呵呵地说道。

  要是和尚装晕倒,他立马就让他真的晕倒,而且轻易醒不过来。

  杨无忌冷哼一声,拉着和尚走了。

  出了门,和尚愣愣地道:“无忌,我们为什么要给他打工两天?”

  “因为你,秃驴!”

  杨无忌沉声道。

  悟信摸了摸脑袋,道:“我们是没钱,那我们给他做什么?”

  “不知道,反正就两天,咱们忍忍就过去了,两天赚一千三百万也还凑合。”

  杨无忌自我安慰地说道。

  而王程,则是彻底的松了口气,他刚才和王媛媛回来,就一直心中有一种忧虑,他自己和王媛媛的实力不足,要是再次碰到高手袭击的话,就难以对付了。这不是杞人忧天,因为他记得那黑豹说过是有师承的。

  没想到,回到酒店就有人送上门来当保镖了。

  杨无忌是化劲初期的太极拳高手,少林悟信和尚应该也是差不多,看其气血强度,比之杨无忌还要强,估计是有少林的独门绝技。

  有这两个保镖,王程就暂时放心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