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一十章 怒火滔天

第一百一十章 怒火滔天

  一顿饭吃完,王程和王媛媛就立即和杨无忌两人分道扬镳了。W--WWW..王程想和他们保持距离,所以拉着姑娘出了酒店。

  “哥,他们是不是坏人?”

  刚走出酒店大门,姑娘王媛媛低声问着王程。

  杨无忌每次见到王程都会动动手,或轻或重,让王程知道和他的实力差距。

  这一,王程绝对是深恶痛绝,心中发誓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首先就要击败杨无忌。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也让他知道这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他一个练武天才。

  不过,虽然不熟,但是猜测杨无忌应该不是坏人。

  至于那个和尚,王程更是不熟,但是看样子,应该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应该不是,别管他们,咱们就是来转转,过两天就回家。”

  王程如是道。

  王媛媛脑袋,表示理解了,拿出手机到处拍照,一路来到维多利亚港,这里的夜景还是不错的,能看到大半个港岛,还有一望无际的大海。

  看到这画面,王程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旷神怡。

  “就是他们。”

  可是,这世界上,有些事就是会一直烦着你,让你甩也甩不掉,不能清静。

  刚才在酒店里被打跑的那中年大汉带着一群人就从街道上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根钢管,远远的距离就指着王程和王媛媛大声地喊着。

  “哥哥,又是他们,我们报警吧。”

  王媛媛有些紧张地抓着哥哥王程地手道。

  王程心中却是来了兴趣。他很少和人交手。这个中年大汉是练家子。刚才交手就能看出来,而且手上功夫不弱,之所以在酒店里被王程两拳打的跌坐在地上,是因为他开始就看了王程,而且王程以跃马桩起手的拳头爆发力有些强,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真的交手的话,王程和这个中年大汉应该是五五开的样子。

  周围许多游客行人看到气势汹汹的一群人跑了过来,都急忙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这里。方圆几十米就只有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个,一些好心人已经拿出手机来报警了。

  “别怕,忘记了你是练过武术的?”

  王程低声道。

  王媛媛头,道:“可是,他们人好多。”

  王程自信地笑道:“没事,擒贼先擒王,等下看我的。”

  看到哥哥王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王媛媛放下心来,一双大眼睛就是看着中年大汉一群七八个人走了过来。

  “子,你胆子不。还敢不跑。”

  中年大汉手中钢管指着王程:“老子黑豹来港岛五年多,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现在你跪下来给我道歉。赔我弟弟一百万医药费,老子就不打你。看你和你妹妹这么细皮嫩肉的,打死了也不好看。”

  他身后的七八个年轻人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手中或是拿着木棍,或是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断的钢筋,一双双眼睛狠狠地瞪着王程兄妹两。

  王媛媛又紧张起来,紧紧地抓着哥哥王程的手指。

  王程将王媛媛拉到自己的背后,看着黑豹,平静地道:“你们取名字也真的没水平,满大街就是什么黑豹黑虎。你吓到我妹妹了,现在你过来跪下来道歉,我就让你安全地走出去,不然,后果自负。”

  黑豹经过酒店餐厅的事情,现在是习惯了这种反被王程勒索的待遇,在酒店餐厅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只是狞笑了一下,道:“子,和是你自己找死。”

  “谁找死还不一定。”

  王程松开了王媛媛地手,淡淡地道。

  黑豹一挥手,手中的钢管指向王程,喝道:“兄弟们,给我上,这个子打断两条腿,那个水灵的姑娘给我带走。”

  几个年轻人就要冲过来。

  王程选择了主动出击,依旧是跃马桩起手,一步跨出,双脚齐齐发力,猛然间就冲了出去,拳头如一颗炮弹一样的打出去,这是实打实的刘武中的炮拳。

  砰!

  一拳结结实实的打中了一个冲过来的年轻人的胸口,将近一米八的年轻人被一拳打的倒飞出去,撞到后面两个人,三人齐齐的倒在地上,那挨了一拳的年轻人面色通红,捂着肚子弯着腰在地上颤抖。

  “草,你还敢打我兄弟,上。”

  黑豹低喝一声,也冲了上来。

  王程的目标就是他,脚下的步伐很灵动,根本不像是仅仅练拳几个月的新人,九元拳法在他手中比长鹤道长门下练拳十几二十年的弟子都要熟练,也更为的灵活,一招一式虽然依旧是九元拳法之中的招式,却是心中随意组合,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砰!

  又是两个年轻人被王程两拳打的趴在地上,其中一个拼着挨打也要一棍子打在王程的肩膀上,咔嚓一声,木棍被打断,王程却是面色变也没有变化一下,任由其打了自己一棍子。

  其实,王程已经运转地煞拳法的气血搬运呼吸法门,体内气血翻滚,身体耐打能力上升了一个层次。那木棍打在身上,只是刺痛了一下,随后气血穿梭,就已经抵消了,被打的位置甚至淤青都没有,因为没有血液堵塞在那里。

  砰!

  双拳难敌四手,王程注意黑豹的时候,又被一个年轻人一棍子打在了后辈,王程反手就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力气爆发,一把将其拉过来,然后一脚踢在膝盖,砰地一声,对方一头就摔在了地上,当场晕了过去。

  一转眼,黑豹带来的七八个人就只剩下了两个年轻人和黑豹自己。

  黑豹势大力沉的一棍子被王程躲了过去,对王程沉声喝道:“子。你学了功夫。但是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刚才在酒店里如果不是那个太极拳高手在。你已经被我收拾了,现在你最好束手就擒。”

  “废话多!”

  王程冷哼一声,一脚踢倒一个年轻人,欺身上前,主动来找黑豹,拳头如陨石一样自上而下的砸下来,这也是九元拳法之中的招式。

  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在王程的手中已经有些出神入化的意思,一招一式都施展的毫无痕迹。可惜道门拳法终究是不凝劲道,仅仅是力气,所以杀伤力有限。

  黑豹一棍子就砸了过来,砸向王程的胳膊,但是王程不闪不躲,用胳膊硬是和他的钢管硬碰硬,绑的一声,王程的胳膊一顿,巨大的力量在他的胳膊上打出一块淤青,但是黑豹的棍子被反弹之力震的脱手飞出去。

  这一下将黑豹震惊的不轻。心道好大的力气。

  王程抓住机会,一步跨出。腰身扭动发力,这一招是太极拳鞭手的发力技巧,脚下猛然跺地,上半身一扭,王程的手肘如杨无忌甩出的鞭手一样旋转着撞了出去。

  黑豹反应也是极快,面色一变,双手急忙护在身前,砰的一声,王程的手肘结结实实的撞在他的双手上,然后又撞在他的胸口,黑波闷哼一声,倒退一步,满脸通红,盯着王程,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拳法?不是三大内家拳,也不是洪拳八极。”

  黑豹是从湘南南下的,学的是洪拳,见识的也就是现代国术几门拳法,对年代久远的拳法根本不认识。

  王程摇摇头,道:“你没有资格知道。”

  虽然挨打了,但是王程打的很爽快,体内气血沸腾,他现在急需发泄。所以,当下也不废话,再次冲上去,将自己所学的几门拳法招式都陆续施展了出来,几乎是将黑虎压着打。

  “啊……这是炮拳……”

  “这是太极拳……”

  “你究竟是谁!”

  黑豹被打的狼狈不已,不断后退,已经挨了两拳,但是王程的拳法不凝劲道,只是力道,所以他皮糙肉厚能扛得住。

  两者终究是实力相差不大。

  如果是杨无忌来,要是他有心的话,一招将这大汉打死都是可能,凝练出了暗劲的内家拳杀伤力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更何况,杨无忌的鞭劲出神入化,达到化劲的境界,实战能力之强,让黑豹都不敢面对。

  砰!

  王程再次以九元拳法之中的一招将黑豹打退两步,体内沸腾的气血也已经平息下来,不再追击,退后了两步,站在姑娘王媛媛面前,因为刚才被他打趴下的几个年轻人都在挣扎着爬起来,朝着王媛媛走过来。

  “我是谁,对你来不重要,反正你也不认识。”

  王程摇摇头道:“你应该很庆幸,我现在实力还不强,不然,你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

  嗷呜嗷呜……

  远处,警车到了。

  十几个警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黑豹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只是看着王程,眼神凝重,沉声道:“子,今日我认栽。不过,下次你最好别让我碰到,记住了,我叫黑豹,师承冯棠山!”

  哦?是有师承的?

  王程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冯棠山是谁,警察已经来了,他不想和这个家伙废话。

  王媛媛急忙拉着哥哥王程的手,警察来了,她也放下心来。看看王程刚才被打的地方,有一淤青,脸上满是心疼,手摸了摸,担忧地道:“哥,你没事吧?疼不疼?”

  王程摇摇头,深呼吸一口气,调节气血,胳膊上和背上的淤青都缓缓的消失不见,对姑娘笑道:“没事,你还不知道你哥的本事?我可是神医,受伤没事的。”

  姑娘稍微放下心来,但是脸上还是很担忧,看着黑虎几人满是恨意,她心中发誓回去一定会好好练武,下次绝对不能在一边看着哥哥挨打。

  十几个警察跑了过来,将地上东倒西歪的年轻人都考了起来,同时也将黑虎考了起来。

  一个中年警察走过来。对王程道:“就是你们打架?跟我们走一趟。”着。就要上来王程戴手铐。

  王媛媛急忙道:“警察叔叔。是他们打我哥哥的,我哥哥是受害者,你不能抓他。”

  中年警察的普通话一般般,黑着脸道:“事实如何我们会调查,现在先跟我们走,妹妹,你也参与了?”

  中年警察身后的年轻人低声道:“队长,周围的证人都是那个黑豹主动带人过来欺负这两个游客。他们应该是受害者。”

  黑豹是附近地下打拳的,经常犯些事,这附近的警察都认识。

  中年警察脸色一沉,横了年轻人一眼,道:“我还用你来教?但是你看看那些人都是被谁打伤的?是他不会错吧,他打了人总要负责任吧?去给他们都戴上手铐,这个姑娘也别放过,她也是嫌疑人。”

  年轻的警察神色犹豫。

  王程立即挡在王媛媛面前,沉声道:“警察先生,你是。他们来打我,我只能站着不动给他们打。还不能还手?”

  “那你也只能防卫,不能打人,你们内地可以任由你们胡作非为,在我们港岛不行,我们这里是将法律的地方。”

  中年警察沉声道:“废话少,马上跟我们走,不然你们就是妨碍执法。”

  周围的游客听了都是指指的。

  “这港岛的警察好厉害,这么不讲道理。”

  “就是,胡八道的厉害,还只能防卫不能反击?你这是港岛的法律?”

  “难怪那些人敢这么猖狂,我看可能和那个警察是一伙的。”

  中年警察对周围喝道:“都散开,这里是案发现场,不要耽误我们警察执行公务。”

  游客们还是害怕警察的,主要是害怕被这家伙无缘无故的抓走了,都急忙退了开去,有些直接就离开了这里,不去参合了。

  咔咔……

  王程被戴上了手铐,两个警察上来,他不想反抗,这里是港岛,不是江州,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一个人。

  不过,当那中年警察亲自上来给王媛媛戴手铐的时候,王程沉声喝道:“警官,我妹妹刚才一直都站在这里看,没有动手,没必要戴手铐吧?”

  中年警察瞪着王程,喝道:“我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我办案子需要你来指教?内地人就是没教养没规矩,再废话就告你袭警。”

  王媛媛脸上满是不知所措,任由中年警察戴上了手铐。

  “媛媛,没事,别怕,哥哥我在这呢。”

  王程急忙对王媛媛道,脸上已经是抑制不住的愤怒,不断的深呼吸来控制自己的怒火,他害怕要是怒火爆发,会忍不住把这个警察一拳打死了。

  那样,就不可收拾了。

  “黑虎,跟我走。”

  中年警察对着黑虎招招手,随手就将黑虎的手铐解开了,语气轻佻地骂道:“你老子能不能给我省事?每次都这样,老子迟早要被你害死。”

  “郑sir,这子嚣张的很,无缘无故欺负我弟弟,把我弟弟打的肋骨断了几根,现在还在医院,郑sir不相信可以现在派人去查。”

  黑虎讨好地笑着,道:“我第一次来找他,想让他给我弟弟赔偿医药费,结果人家不理我,还把我打了一顿,我只能带着兄弟们继续来找回场子了。郑sir,你可要给我做主,这子仗着会功夫,很霸道嚣张。”

  王程和王媛媛被带上了警车,王程看到那黑虎和中年警察话的样子,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了。被戴上手铐的手灵巧的将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刚才中年警察因为急着抓人,不敢多留,所以没有搜王程和王媛媛的手机。

  那年轻警察看到王程拿出手机,神色一楞,就想话,但是看到王程和王媛媛两人都还是孩子,以为他们给父母打电话,心中不忍,任由王程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拨通了。

  王程将手机开的免提,双手拿在面前,语气冷静的可怕:“李老,我在半岛酒店这里被警察抓了,让他们半时内赶到,要是媛媛出了一事……”

  王媛媛紧紧地靠着哥哥王程,眼睛狠狠地瞪着周围的警察。

  远在别墅里的李老正在给床上依旧昏迷的杨新水把脉,时刻关注着情况,几次之后,脉象一直都很稳,他才放心下来,接到王程的电话,李老正要报喜,就听到王程的话,顿时一楞,面色就是一变,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这时,电话断了。

  因为中年警察将黑虎带上车,看到王程在打电话,一把就抢了王程的电话,将电话直接关机,骂道:“打什么电话?是不是想叫同伙?”

  王程看着他,不知道这个警察的脑子装的什么才会出这番弱智地话来,或者纯粹就是无脑泼脏水,冷冷地道:“如果你现在放了我,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车内的所有警察都是一愣,他们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内地游客,语气这么平静,表达的意思这么嚣张。

  中年警察郑sir反应过来,一把就在王程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力道不轻,骂道:“子你吓唬谁??威胁警察,你胆子不,你父母呢?信不信我让你坐牢。”

  王程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手上的手铐已经被绷的紧紧地了,沉声道:“没有父母。”

  “那你们跟谁来的?”

  车子开动了,朝着最近的警局开去,中年警察继续问道。

  轻松地坐在椅子上的黑虎开口道:“sir,他们是和两个年轻人一起的,住在半岛酒店。”

  车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住在半岛酒店?

  半岛酒店可不是谁都能住的起的。

  中年警察郑sir眼角跳动了一下。

  (求支持,本人愤青,对港岛,宝岛,日本,韩国,南亚,美国欧洲等等,以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黑,所以,如果不喜欢看的童鞋,提早要有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