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零七章 王程的果断风格

第一百零七章 王程的果断风格

  (谢谢投票的童鞋,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每天记得投推荐票,月票有的话也尽量投给这本书……追看的童鞋和养肥的童鞋还请开启自动订阅,让作者能看到你们的支持,谢谢各位一路支持…………)

  看到李牧山和周庆元两位老中医的表情,杨家诚等人都是面色一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WWW..

  “李叔,周老,怎么了?我父亲还好吧?”

  杨家诚急忙问道。

  看到杨家兴几人又有些敌视地看向王程,李牧山急忙道:“没事,你父亲很好,好的我和老周都有些不敢相信。”

  周庆元仔细地把脉完毕,对杨家诚等人头,才神色复杂地看向王程,道:“伙子,你这是跟谁学的针灸?我记得,你师傅李牧山不擅长针灸。”

  王程平静地道:“我自学的。”

  李牧山头,略微遗憾地叹了口气,遗憾没有真的将王程收入门下,道:“不错,王程的针灸是自学的,他把我书房的书都看完了,又去江州有名的藏鼎观翻阅了很多医书,自学成才。”

  “那你也敢称是他的师傅?”

  周庆元看着李牧山问道,语气不屑。在他看来,王程这一手行针之术,已经堪称大师级了,和李牧山也是平起平坐的,他此时是再也不敢看王程。

  李牧山看了看疑惑而且震惊的杨家诚几人一眼,苦笑道:“我不是我的弟子的话,只怕今天你们都不会让他给新水看病了。”

  这话的不仅仅周庆元面色尴尬。杨家诚几人也都是尴尬不已。前面他们的确是看不上王程。太年轻了。

  王程将玉针收了起来,拉着王媛媛,看也没看杨家几人一眼,对李牧山道:“李老,我今天就不在这里住了,我和媛媛去住宾馆吧。”

  杨家诚急忙上来道:“别,王程医生,刚才是我们的不对。今天您别走,不然我们不好意思再请你来了。”

  王程笑了笑,眼神清澈地看着杨家几人,直接地道:“你比我大很多,那我叫你一声杨大哥,其实呢,我们之前根本不认识。我来这里给病人看病,纯粹是因为李老的邀请,我也是看在李老的面子上。所以,实话。你我之间,没这么好的关系。”

  “既然之前不太愉快。那我就不再这里呆了,免得你我都尴尬。三次治疗,我应该能让病人醒过来,到时候我就回江州,李老知道,我和我妹妹都还在上学,不能耽误太久。”

  王程的话的很直接,也很伤人。

  别是杨家一家子,就是李牧山,以及周庆元这个外人,都是有些震惊,惊讶王程和杨家的人这么直接地话。

  可是李牧山和周庆元两个老人家反过来一想,王程的话何尝不是真实所在呢?

  人家王程和你非亲非故的,跑这么远来给你们老爷子看病,你们把人家当杀人犯对待,人家现在能治好了,你们又反过来恭敬有加?

  前倨而后恭。

  如果是周庆元和李牧山遇到这样的情况,事后也会顺着台阶就下来了,他们一辈子什么都见过了,也老了,不会过多的为难人家,毕竟都不是什么真的仇人。

  但是,王程不是这样的人,当初面对唐家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也不会变。

  就如王程所:我不是圣人,不会以德报怨。

  杨家诚和杨家兴几人都是面色难看不已。

  二姨太此时摆着姿态,脸色不屑地道:“我们杨家离了你还找不到医生了?”

  王程一扬眉毛,正要话,杨家元急忙将母亲拉到后面去了,他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得罪王程,所以要让她闭嘴。

  杨家诚慌忙解释地道:“我二姨胡的,王程您别生气,如果你想去市区居住也可以,我这就让人给你安排最好的宾馆,住多久都可以。”

  李牧山开口道:“王程,你这样不好,对明天的治疗也不好,还是在这里住下来吧。”

  “呵呵,李老,您就别劝我了,你知道我的脾气。而且,我和媛媛都是第一次来港岛,以前都在电视上才看到过,这里好玩的地方很多,这次来我们也不可能呆很久,所以也正好出去住才有时间好好的转转,不会白来一趟。”

  王程对李牧山笑道:“放心,我们不会耽误治疗,明天中午我会过来。”

  李牧山沉默下来,没有再劝,看了杨家几兄妹一眼,都不敢和他的眼神对视,无奈头道:“好吧,那你自己注意,随时和我保持联系。”

  王程头,道:“好,您放心吧。”

  着,王程拉着王媛媛就朝着外面走去。

  杨家诚几兄妹都急忙送来了出来,除了杨家虹,都面色焦急地想把王程留下来,或者尽可能的修补关系。

  “这样吧,王程,你是第一次来,对港岛也不熟悉,让家兴开车送你们,给你当导游吧,有个车也方便。”

  杨家诚急忙道。

  王程行事一向果断坚决,不会拖泥带水。既然不想和杨家的人拉上过多的关系,自然就会撇的干干净净的,不会拉拉扯扯。所以当即就是摇头,道:“不用了,我有车。”

  一直没话的杨家虹嘴角扯了扯,明显不相信王程在港岛会有车。

  别杨家诚,就算是李牧山对王程的脾气都是无可奈何,只是一个劲地道:“你们出去心。”

  李牧山对王程带着王媛媛单独出去稍微有担心,不过想到王程从就带着王媛媛两个人单独生活,心中就稍稍地放下心来。

  这孩子就是个大人。

  “放心吧,李老。我和媛媛没事。”

  王程笑着道。提上了行礼。

  王媛媛也是笑道:“李爷爷放心。我会照顾好哥哥的。”

  听到这丫头的话,李牧山彻底放下心来,语气轻松下来,道:“好,到酒店住下了,给我打个电话。”

  王程头,拉着王媛媛离开了杨家别墅,没有和杨家几兄弟话。杨家诚几人都心中着急。想把王程拦下来,但是人家真的要走,他们不可能来强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程离开。

  来也是天公作美,本来这里平时是很少有出租车的,毕竟都是富豪别墅区,进出都是豪车,谁会坐出租。

  但是今天运气好,王程拉着王媛媛刚出别墅大门,就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王程一招手,出租车就停了下来。兄妹两再次对李牧山挥挥手,很干脆地上了车。

  “李叔,他们这么走了,真的可以吗?”

  杨家诚看着出租车消失在山道上,对李牧山低声问道。

  李牧山头,面色轻松了许多,没有前面的焦急和忧愁,杨新水的病有救了,即使以后不能下床了,但是只要能醒过来,也就够了。

  “放心吧,他们兄妹两不是普通的孩子,已经是大人了。王程从九岁就带着妹妹独立生活,没有靠过父母。”

  李牧山的话让杨家几兄弟再次一愣,他们没想到王程会有这样的身世。李牧山继续道:“再了,你们开始就把人家得罪了,如果不是我的老脸在他那里还管些用。他早就走了,你们父亲也就只能等死了。”

  杨家诚几兄妹都是面色一变,沉默下来,几兄弟都看向杨家虹,刚才虽然他们都是心中对王程不放心,但是也没有直接出来,只有杨家虹和二姨太了出来。

  杨家虹顿时压力大增,急忙转身蹬蹬蹬的进别墅了,心中嘀咕道,谁知道那子这么就医术这么厉害?

  王程离开了杨家别墅,坐在出租车上,心中平静下来,看着姑娘王媛媛靠在自己胸前,低声道:“想去哪儿玩儿?”

  王媛媛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就去沙滩上看看吧。”

  “现在就要到晚上了,沙滩上不能去。”

  王程摇头道。

  王媛媛又想了想,她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去哪里玩儿,看哪里都觉得新鲜。最重要的是,姑娘觉得,和哥哥在一起就可以了,无所谓地道:“那就随便走走吧。”

  王程对前面的开车师傅道:“师傅,去风景最好的酒店。”

  “那就去半岛酒店吧,那里可以直接看到维多利亚港,距离九龙和尖沙咀都很近。”

  开车的师傅用比较蹩脚的普通话道。

  王程头:“好,就去那里。”

  对杨家的事,王程是真的没放在心上。这类事,他不仅仅是嘴上,而且是真的如此做,如此想的,这是他过去十几年的生活养成的习惯,尽量不让自己有太多的牵绊,随时都保持心中的清静。

  这次来就是为了李老,让病人醒过来,就立即回去。

  期间的这几天,就在港岛好好的旅游一下,这么大,也没带媛媛出来玩儿过。看着姑娘兴奋地看着外面的景色,王程心中有些微微地愧疚。

  车子一路来到半岛酒店已经是晚上了。

  “额,什么?只有一个房间了?”

  王程满脸惊讶地看着这个前台姐。

  “是的,这几天我们酒店订房间的客人很多,房间都已经预定出去了。现在就只有一个大房间,而且是上层的总统套间……”

  服务姐很有礼貌地道,普通话的很标准,也没有丝毫看不起王程的样子,但是已经明,这房间不便宜,伙子你量力而行。

  “喂,朋友,订不起你就让开。”

  后面一个粗狂的声音响起,的是普通话,没有一港岛的口音,看来不是本地人。

  王程回头看了看,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一股各类香气就扑过来,王程顿时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这个大汉,将手中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递给前台:“那就要这个房间。”

  王媛媛还没有身份证,只带来了学生证,还有家里的户口本。

  前台姐看到户口本上是王程的妹妹,几人才松了口气,面色各异,刷卡付账也很顺利之后,对王程兄妹两都态度恭敬起来。

  可是,后面的大汉却是再次开口道:“子,哪里找的这么水嫩的妹子来开房?”

  王程瞬间转过身来,浑身气息凝重,那大汉和他身边的女子都是一愣,被惊的倒退了一步。王程沉声道:“这是我妹妹,马上道歉。”

  王媛媛也是仰着头狠狠地瞪着那大汉。

  大汉被吓的楞了一下之后,没有道歉,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羞怒,竟然被一个子吓的后退,还是在女人面前,他不能忍。

  “子,你毛长齐了没有?就来吓唬老子?你找死呢。”

  大汉上前来伸出手就要去抓王程的肩膀,动作很快,直来直去,是会打架的。

  王程肩膀一抖一震,就躲开了对方的手,随后拳头一拳打在大汉的肋骨,砰的一声,巨大的力量打的大汉顿时瞪大了眼睛,弯下腰来就直咳嗽。

  “咳咳咳咳……你……”

  这一拳的力量可不,王程最近练拳,实力突飞猛进,更是练了地煞拳法,力气大的惊人,打的这大汉一口气缓不过来,只是指着王程。

  但是王程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就不理会他,拉着王媛媛转身不再去看这两人。

  周围的保安立即围了上来,刚才周围的人都看的很清楚,是那大汉生事,所以都没有为难王程,直接将这大汉和他带来的女子带了出去,然后看情况不对,因为那大汉疼的站不起来,急忙又叫了一辆救护车。

  王程此时已经拿着房卡,带着兴奋的王媛媛上楼去了。

  而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医生粗略诊断那大汉断了三根肋骨,不仅仅是大汉本人,和那女子,就是周围的几个保安听了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随便一拳就断了三根肋骨?

  大汉的浑身凉飕飕的,难怪这么疼,感觉好像要死掉一样,原来骨头都断了。

  那子要是真的出手,一拳岂不是能把自己打死?

  那陪着大汉的年轻女子吓的哭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