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零三章 出远门

第一百零三章 出远门

  (最近比较累,所以更新也稍微有晚和不稳定,等过了这段时间调整一下,尽量把更新时间稳定下来。,,,..还请大家多多支持,给更多的动力……)

  王程看着愁眉苦脸的李老,自己也是皱起了眉头,道:“李老你回来查这些资料,可是因为有什么棘手的病?”

  李老坦然地头,道:“我那老兄弟,以前就有些轻度脑溢血,我还给他开过药。一直都在吃药修养,还专门请了几个私人医生每天定时检查治疗,维持情况,保证不恶化。”

  “可是上个月下楼的时候不心摔了一跤,当时晕了过去,就没醒过来,一直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我半个月前去的,把了把脉,如果半个月内再醒不过来,那就没机会了。”

  王程楞了一下,又是脑袋的病?

  似乎,唐老半身不遂也是因为脑溢血导致的,脑袋里面的毛细血管破裂,有溢出的血块压制了下半身的神经,所以造成了下半身和脑部失去联系。

  如果是大血管破裂的话,溢出的血块比较大,就会造成昏迷不醒,甚至当场死亡都可能。

  “李老,你的那位朋友现在在哪儿?”

  王程低声问道,看到桌子上李老找来的这些医书也都是偏向于脑疾的。

  李老看了看王程,道:“在港岛。”

  “李爷爷,我哥哥可以帮忙的。”

  姑娘王媛媛关心地道,李老对她一直都很好,姑娘不忍看着老人家这么发愁。

  王程也是道:“李老。我不定可以帮忙。你知道。上次我在道观的古籍上学到了一些比价奇特的独门手法,对治疗脑疾有些好处,我给唐老治疗的时候效果不错。”

  “哦?可能给我看看?”

  李老双眼一亮,立即道。

  王程头,这个没什么不能示人的,老道士就知道这本元气秘录的存在,道观的历代祖师爷肯定也都知道,估计没研究出什么门道来。

  至于王程为何能研究出门道。王程觉得,估计是和上次晕倒之后的变化有关。

  “我找到的那本古籍叫做元气秘录……”

  王程的话刚完。

  李牧山恍然地头,满脸失望,然后摇摇头,低声道:“哦,是那本书。我年轻的时候也在道观看到过,书中所描述的元气太过神秘,我至今也没发现过。”

  “哦,但是我好想有些发现。”

  王程道:“我结合针灸,给唐老治疗效果很不错。他头部里面的淤血最多再来几次就会消散,一个月后。我有把握让唐老下床走路。”

  李牧山顿时愣住了,看着王程,带着血丝的眼睛瞪的很大,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给老唐治疗真的有这样的效果?能让他一个月内下床?”

  上次,孙毅云来找李牧山挑战抓药,然后王程来的时候了孙毅云里挑战的原因。李牧山知道王程给唐老治疗效果不错,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月就能下床,这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

  李牧山只以为王程能让唐老减轻一些病痛。

  唐老的病,李牧山虽然没去看过,但是也知道具体的情况。让他去的话,也是没多少办法的,就像这次面对老朋友的中风晕倒,他就是毫无办法。

  王程头,自信地道:“嗯,我有信心让唐老一个月下床。如果不是上次那个专家耽误的话,估计现在就差不多能下床了。”

  李牧山略微激动地抓着王程的手,道:“那王程,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和我去港岛走一趟,给我那老朋友看看?”

  想到他这次去看到的那个老朋友躺在病床上生死不知的样子,李牧山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现在就带王程过去。

  只是,王程可以是从他手底下出来的,李牧山知道王程几乎没治过什么病,抓药的确是很在行,这个是可以熟能生巧的。可是治病是真的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要积累大量的经验,一步登天在学医这个行当是不可能的,所以心中对王程还是没多大的底气。

  但是,只要有希望,他就要试试。

  王程想了想,知道这事儿不能拖,那位李老的朋友昏迷一个月了,每一天都是危险期,但是这边也不可能马上就走。

  “这样吧,李老,明天一早咱们就去,怎么样?”

  王程思索之后,道。

  给唐老治疗,是一星期后的事情,想来一星期也能从港岛回来了。

  就是王媛媛有些不方便,要不要让唐乐乐帮忙,带去唐乐乐家里?以前虽然也有过让王媛媛一个人在家,前段时间暑假就是这样。可是那时候王程就在武圣山,距离也不远,随时都能回来。

  这次要是去港岛的话,这么远,他就不放心了。

  “哥,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王媛媛抓着哥哥王程的胳膊抱在胸前不松开,脸可怜兮兮地,晃悠着胳膊道。

  李牧山立即站起来将几本医书收起来,道:“好,明天一早就去,媛媛想去也可以,我现在就叫人订机票。”

  王程瞪了王媛媛一眼,道:“你还在上课,耽误了课程,到时候你们班主任又找到家门口来了。”

  “不会的,初一的课本我都看完了,这么简单,每天去上课我都懒得带书,我就要和你去。”

  姑娘撒着娇不松手。

  王程拿这丫头没辙,知道她聪明的很,就算真的耽误一周的课程也没事儿。而且他是真的不放心自己走这么远,把她一个人放在家,放在唐乐乐那里。心里也会惦记。也就顺势道:“好好好。那就跟我去,去了可要听话,不许捣乱,知道吗?”

  王媛媛立即笑出来,抱了王程一下,道:“好,我肯定听话。”

  疯丫头。

  王程无奈,疯丫头也不过是顺口。其实王媛媛从跟着王程的时候就很乖很听话。看向李老,王程道:“李老,您那位朋友的情况我还没看过,所以您别的那么肯定,我也没把握。”

  李牧山头,道:“嗯,我知道。”

  其实,李牧山比王程更没底,只是想着有机会就试试。所以带王程去走一趟,治不好的话。就算了,尽力而为。如果治好了。那就是惊喜了。

  想了想,李牧山还是不放心地对王程道:“程,去了咱们低调一些。”

  王程笑着头,他也是这个意思,低调一。如果不是李老的话,他估计都不会主动来搭这个茬,别人提着钱上门求医,他都要看心情的。

  “那好,李老,我和媛媛回去收拾一下,你帮我们办好手续,明天早上我过来。”

  既然要出远门,王程就要回去准备一下,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以前他都没出过江州,去的最远的地方估计就是武圣山了。

  王媛媛已经在盘算着自己要带什么东西了,港岛那边很热,厚衣服不需要带。

  王程想到明天还是周一上课的时间,也是上周末第二次模考公布成绩的时间,看来是要错过了。

  没想过给老师请假,这是王程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童鞋可不要学习这个不好的习惯。不过想来有成绩单话,班主任也不会什么。

  带着王媛媛刚从后堂出来,王程拿出电话来给唐乐乐打了个电话。

  “王程,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嘛?”

  唐乐乐的语气带着一些惊喜地问道,王程从没给她打过电话。

  王程道:“是有事儿。”

  “什么事?”

  唐乐乐奇怪,王程可从没求过人,现在难道是有事求自己?不知为何,唐乐乐有些激动和兴奋。

  王程问道:“唐老今天情况怎么样?”

  “很好,昨天睡了一个好觉,今天早上起来精神很好。”

  唐乐乐高兴地道,这两天他们唐家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好像唐家一下子就变了一个样,似乎好像要发达了一般。

  王程头道:“那就好,是这样,我明天和李老有事去港岛一趟,最近几天不会在江州,和你们一声,唐老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了,要马上给我打电话。”

  唐乐乐一愣,心中的失落一闪即逝,原来不是求自己,急忙问道:“那你去几天?我爷爷下周要治疗,你别耽误了。”

  “放心,不会耽误,一周的时间肯定能回来。”

  王程肯定地道。

  如果能治,那一周的时间也治疗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修养吃药;如果不能治,那后天就回来了。

  “哦,这样呀,那媛媛呢?她一个人在家不好吧,不如送到我家来,我来照顾她吧。”

  唐乐乐主动道,她心底很喜欢这个大人一样的姑娘,一直想和她搞好关系,这次可是好机会。

  王程楞了一下,这就是他开始的想法,没想到唐乐乐和他想到一起去了。不过,他已经答应王媛媛要带着她了,苦笑道:“媛媛要和我一起去。”

  “带她一起?”

  唐乐乐也惊讶了一下,随即想到王媛媛对王程的粘糊程度,也就不奇怪了,失望地道:“好吧,那你们心,我爷爷有情况,我就马上给你打电话。”

  王程答应下来:“好。”

  挂了电话,王程就带着王媛媛回家去了。

  王程不知道,这个时间,市一中办公室内有些诡异的安静,大部分老师加班把高三的模考试卷改了出来,成绩汇总到了一起。

  高三的所有老师看着成绩单,都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尖子班一班的班主任马老师,和最差班级九班的班主任何老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