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一百零二章 发愁的李老

第一百零二章 发愁的李老

  热门推荐:

  (求票,求订阅,求支持……)

  要是王程知道了许海因为自己的关系去照顾陈老板的生意,一口气买了将近两千万的原石的话,估计也会哭笑不得。

  而王程此时将上次那块翡翠剩下的部分都做成了玉针,这东西现在是消耗品了,那就要留下一定的存量,以免到时候需要的时候不够用了。

  剩下的刚带回来的两块石头,王程打算做成一个和小姑娘王媛媛手上一样的玉珠手串,再做一个翡翠项链,王媛媛脖子上有一个玉牌了,所以也就不需要翡翠项链了,然后再做两个手镯,一人一个。

  算起来,不知道石头里面的翡翠够不够用。

  王媛媛在自己的房间倒腾了一会儿,穿上了上次兄妹两一起逃课去逛街买的新衣服,头发也扎了一个发髻,好像小公主一样的跑到哥哥王程的面前,笑着说道:“哥,看我漂不漂亮?”

  王程正在解石,抬头看了一眼,心中也惊艳了一下,雪白的百褶裙,简单的配上一双凉鞋,也没有化妆,白白净净地素颜脸蛋配上白色的百褶裙,就好像是一朵雪花一样。

  “嗯,还行。”

  王程嘴上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低下头在石头上开了一个口子,现在他力气增大,用刻刀来切石头也容易了许多。

  王媛媛对这个答案明显不满意,凑上来,摇了摇哥哥的胳膊,哼了一声,道:“那有没有张璇姐姐漂亮?”

  “有,可以了吧?一边玩儿去,没看我忙呢。”

  王程被摇地无奈。

  “不好,亲我一下。”

  王媛媛笑嘻嘻地将脑袋凑过来。

  王程在小姑娘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好了吧,别来烦我。”

  王媛媛满意地点点头,对哥哥的态度不以为意,她知道哥哥是装作不在意的。笑眯眯地站起身来蹦蹦跳跳地回房间去了,又倒腾了一会儿,换回了一身清爽的运动装,头发也变成了简单的马尾,就在客厅扎起了马步。

  这让王程惊讶了一下,这丫头最近主动练拳的时候越来越多了,难道是开窍了?还是知道了练武的好处?

  “最近怎么这么勤快练拳了?”

  王程好奇地问道,不知道这丫头又是怎么想的。

  小姑娘板着脸,酷酷地说道:“我要努力练拳成为高手,到时候打败你,你就要听我的。”

  “哈哈哈。”王程哈哈笑起来:“你这是要翻身做主人?”

  “嗯,对。”

  小姑娘毫不掩饰地承认了自己的目的。

  “胡说八道,你整天脑瓜子里想的什么。”

  王程好笑地摇摇头,自己又没有欺压过她。

  “哼,反正等我比你厉害了,你就要听我的话。”

  小姑娘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说道。

  “你这辈子没机会了。”

  王程也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要是我可以呢?”

  小姑娘瞪着哥哥问道。

  王程想了想,道:“就按你说的,你要是打败我了,那我就听你的,你要是没做到呢?”

  “那我就听你的。”

  小姑娘也很光棍地说道。

  王程不屑地道:“废话,你本来就听我的。”

  “那要是我没打过你,一辈子都听你的。”

  小姑娘想了想,的确是那么回事,就加上了一个期限。

  “你还想赖着我一辈子,不行。”

  王程摇摇头,很干脆地拒绝了。

  “哼。”

  小姑娘又哼了一声,瞪了满脸嫌弃的哥哥一眼,转过头去,背对着他,不去看他。等自己以后能收拾他了,再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咔咔咔……

  王程不理会这丫头,让她自己去练武折腾,开始专心制作首饰,手上动作很麻利,小刀翻飞,第一块石头就被切开了一个窗口,上面露出了一片如秋水一般的翠绿。

  一股清凉的气息顿时流入王程的体内,顺着气血流动,然后隐没不见了。

  这次,王程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这从翡翠之中溢出的气流在体内究竟去了哪里。可是却没感觉出来,就是在气血中,好像和血液气息融为一体了。

  摇摇头,王程没有再去细究,因为他做不到。等自己对气血的掌控进一步提升了,估计就能感知到这气流究竟是什么了,也能知道这气流对身体有没有坏处。

  不过,那需要将地煞拳法修炼到下一个境界才行。地煞拳法第一步是搬运气血,锤炼脏腑骨骼,可是他现在还没有感知到骨骼和脏腑。等他感知到骨骼脏腑了,能有目的的搬运气血来锤炼骨骼和脏腑的各大区域的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第一步。

  其实第一步就是要有对气血的掌控。

  王程现在还做不到对气血的完全掌控,只能通过气息呼吸来调节大致的气血流动,也就是最基本的搬运气血。

  深呼吸两口气,王程调动气血,手中的动作更快了一些,沿着窗口的绿色,将边缘的石头慢慢的切下来。

  这一块翡翠很大,有两个拳头大小,几乎除了外围的一层石头,里面的全都是翡翠。而且质量很好,比刚才许海拿来的那块低品质的帝王绿还要好上一些,算是中高档的帝王绿,那颜色好像水一样滋润碧绿。

  王程看的都差点沉醉,心中好奇那顶级帝王绿会是多么的好看。

  根据许海的话,他那块低品质的帝王绿翡翠价值两千三百万以上的话,王程估计自己手中这块不会低于四千万,甚至更多,五千万以上也不是不可能。因为,这一块不仅仅品质更好,个头也大了许多。

  有了前面制作手串和玉针的经验,同时力气也增大许多,王程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将外面的石头都切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块椭圆形的翡翠。

  下面,王程在心中刻画出了自己想要的翡翠手串和翡翠项链的形状大小,当即就开始了雕刻,手中的力道把握的刚刚好,直接将翡翠从中间切开成为了两半。

  除了做一个手串和项链,他还想做两个手镯,所以要留下一半专门做手镯。

  因为经过玉针治病之后,王程几乎可以肯定,玉石翡翠之中这种气息对身体有巨大的好处,尤其是对练武之人。

  所以,王程才打算给自己和王媛媛带上尽可能多的翡翠首饰,这样不仅仅对身体有好处,平时能滋养身体。练武的时候,效果会更好。

  有百益而无一害。

  滋滋滋……

  手腕翻飞,王程熟练的从原料上刻出一个个圆形,然后雕刻出一个个珠子,比王媛媛手上戴着的手串珠子要大一些,也没那么光滑平顺。王程对自己带的东西没那么多的讲究,有得带就可以了。

  所以,在不讲究的情况下,不一会儿王程就刻出了十个圆珠,用锥子在上面刺了一个洞,再随便搓了一根粗一点的绳子串起来,一个翡翠手串就这么完成了。

  这情形要是让唐乐乐,和李正祥,还有杜华新,石头坊的陈老板看到了,知道王程就这么简单粗糙的把一块帝王绿翡翠给加工成了这么简单的一个手串,估计都会被气的吐血,大骂王程暴殄天物。

  王程却是笑了笑,觉得无所谓,左右看了看,感觉还不错,和皮肤接触的时候,一丝丝清凉沁入身体毛孔,顺着血液流淌,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戴在手上,王程才将绳子绑好,刚好和手腕紧贴,这样不会晃来晃去,在练拳的时候也不会成为累赘。

  项链的形状,王程也想好了,就雕刻一个龙和一个凤,龙凤在一起,也就是所谓的龙凤呈祥。

  手上动作再次加快,一龙一凤很快就被雕刻出来,再用落下的边角料雕刻出一个个椭圆形状的小珠子,然后用绳子串起来,就成为了一个龙凤呈祥的项链。

  手镯这个东西,王程本来想拿去珠宝公司找师傅加工。现在想了想,却还是想自己来动手。直接就在另一半翡翠上面挖出来两个圆形的环,然后再用刻刀打磨一下,不一会儿就做成了手镯,比前面做的手串和项链都要快。

  也比想象中的简单。

  “媛媛,过来戴戴看合适不。”

  王程将做出来的小一点的手镯递给王媛媛。

  王媛媛收起了马步,刚才小姑娘赌气,一直都背对着哥哥的,所以不知道哥哥给自己做了什么,转过身看到是一个手镯,晃了晃手上的手串,道:“两个手都带上,会不会不好?”

  小姑娘觉得麻烦了。

  在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各类花样炫富手段层出不穷,小姑娘竟然觉得这至少价值千万的手镯是累赘。

  说出去估计会气死不少人。

  王程瞪了这丫头一眼,道:“怎么不好了?过来戴上,睡觉都不准摘下来,知道吗?这个对身体有好处。”

  小姑娘看到哥哥严肃的样子,乖乖地走过来,拿过手镯戴在手上,晃了晃,感觉挺好看的,笑道:“哥,我要是弄丢了怎么办?”

  “丢了就再做一个,自己注意点就好了,尽量别丢了。”

  王程无所谓地说道。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气血,骨骼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如炒豆子一样的声音。

  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王程带上翡翠手串,手镯,和项链,当下就和王媛媛一起练拳。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情况,带上这些装备,王程感觉练拳的效果更好。那一丝丝的清凉气息似乎随时都在进入自己的体内,气血搬运的效果比没有戴翡翠首饰之前有一些提升。

  而王媛媛,这丫头或许是没心没肺,也没什么感觉,也或许是效果不是那么明显,也或者是练武的境界还没达到。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王程带着小姑娘王媛媛出门锻炼跑步练拳,然后去了古街门口的早餐店吃了饭。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而是王程听说李老从南边儿回来了,所以过来拜访一下,毕竟自己学医算是李老带入门的。虽然没有正式入门拜师,但是也算是半个师傅。李老的亲人也几乎都不在身边,王程有时间就过来看看。

  来到仁和堂,今天还是冯习和坐堂,上午就来了不少看病的,抓药的伙计都忙的脚下生风了。

  冯习和看到王程和王媛媛,眼睛一亮,对正在把脉的一个病人说了一声抱歉,来拉着王程来到后堂门口,低声道:“王程,你可算是来了,师傅前天就回来了。”

  王程看冯习和的脸色,知道估计是出事了,松开小姑娘的手,立即问道:“怎么了?李老出事了?”

  “师傅还好,就是师傅这次去拜访一个老朋友,遇到了一些麻烦,这两天在到处查找资料,都没好好休息,你去看看吧。”

  冯习和摇摇头,脸色不是很好地说道,他知道师傅李牧山很欣赏王程,想让王程去陪师傅,或许能让他心情好点。

  王程对冯习和点点头,让他去继续看病开方,别耽误了病人。带着王媛媛去了后面,低声嘱咐王媛媛道:“等会儿别说话,知道吗?”

  王媛媛乖乖地点头,表示知道了。其实这么多年来,她每次跟在哥哥王程后面,都几乎不开口说话,除非有人欺负哥哥她气不过了,才会开口帮哥哥说话。

  来到书房,王程看到了苍老了许多的李牧山,脸上的皱纹也更多更明显了,气色差了很多,正双眼通红地在看着几本医书。王程对这里的医书很熟悉,每一本都通读过,一眼就看出李牧山正在看的这几本不是这书房内的,应该是从别处借来的。

  “李老。”

  王程低声叫了一句。

  李牧山立即抬头,看到王程,挤出了一丝笑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小程来了,快坐吧。”

  “李老,您这是在找什么?”

  王程担心地道:“您老昨晚没睡吧?”

  李牧山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放下手中的古本医书,道:“哎,哪里睡得着。”

  “李老不是去见老朋友了吗?怎么愁眉苦脸的?”

  王程疑惑地问道。

  李牧山看了看王程,语气难过地道:“我那老朋友,当年和我是一起长大的,比亲兄弟还亲,可惜晚年竟然遇到这样的事。”

  “最重要的是,我竟然无能为力,所以,回来,我找几个老朋友找了几本秘本医书,可惜到现在也没找到办法。”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