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九十章 老道士的过去

第九十章 老道士的过去

  热门推荐: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谢谢今天几位打赏和投月票的童鞋。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能看正版的看正版,养肥的童鞋还请开启自动订阅……谢谢……)

  治好王横江儿子,王程就没留他们。而且这小孩子昏迷了几天,也要马上回去补补身体。

  王横江搂着儿子,走下楼,对方进文感激地说道:“老方,这次兄弟谢谢你了。不是你帮忙的话,我儿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你的眼光是真的牛,王程当初还在抓药,你就看中了人家。”

  方进文笑道:“那是你没我的经历,没被他救过。王程是真的神医,他的针灸,我估摸着,国内没人比得上。”

  “今天的事儿,老王你回去了也别乱传。”

  王横江点头:“我知道。”

  说完,方进文就走进自己的车离开了,按照王程制定的作息时间,他要回去早点休息。

  王横江抱着儿子和老婆也上车离开,邱悦敏忍不住低声问道:“横江,老方哪里认识的这个王程,好厉害。那个针还是翡翠做的,这么年轻,他是谁的徒弟?”

  邱悦敏想到自己前面对人家的小看,还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由地后怕和后悔,看来以后不能小看任何人,更不能随便说手机看小说哪家强手机阅读网话。

  王横江瞪了老婆一眼,沉声道:“你还说?这么大人能有点眼色?今天多好的机会和王程拉好关系,就是给你说没了。”

  邱悦敏想到王程后面说的话,明显对他们是有些排斥的。不由委屈地说道:“我哪里知道他那么厉害?”

  “哼!”王横江哼了一声。道:“就算人家不厉害。你就可以随便说了?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的脾气?王程是老方在仁和堂认识的,不过不是李老的徒弟。上次我和老方一起去找李老看病,王程刚好在那里抓药,你是没见过他抓药有多厉害。不然,你也不敢小看人家。”

  “算了,你以后和我出去少说话。听老方说,王程喜欢研究古代的医书,他上次去港岛花了一千三百万给王程买了一本医书。王程才给他扎了几针。你没看到老方最近都变了?老小子年轻了十几岁,上次我回来看到都不敢认。”

  “我最近也打听打听,哪里有古代的医书,越老越好。”

  王横江琢磨着怎么补救和王程的关系,他绝对不愿意和王程两清。

  邱悦敏眼睛一亮,女人对能变漂亮这件事都会异常的敏感,激动地说道:“老方变年轻了,不是去动了整容手术?”

  “老方又不是靠脸吃饭的明星小白脸,需要去整容?他是真的变年轻了,这件事。你别说出去。”

  王横江也语气略微羡慕地说道。心中后悔,当初自己要是也对王程殷勤一些。是不是也有机会享受老方的待遇?

  邱悦敏点着头,心思已经活了起来,自己是不是花一千三百万,也可以让那个王程给自己治疗,让自己也变得年轻十岁?

  不过,转眼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邱悦敏的眼睛更是一亮,拉着王横江低声说道:“老王,你记不记得文家的那个丫头?”

  王横江楞了一下,随后急忙摇头说道:“这件事你别参合,别给我自作主张去找王程,知道吗?弄不好两边都不是人。”

  邱悦敏知道严重性,点点头。

  这边,王程将王横江几人送走了,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件事。就如他所说的,这就是一次交易,交易完成就两清。

  再吃了两碗饭,王程才结束了晚饭,和王媛媛一起收拾了桌子,然后就又迫不及待地开始练拳起来。

  地煞拳法是他期待了好久才学到的顶级内家拳法。

  在内家气血的搬运上面,已经达到了巅峰。只要将这门拳法修炼大成,那任何拳法的内家气血运转都会没有任何的奥秘。

  同时,王程体内的气血和筋骨皮都会强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如老道士一样,肉身抵挡普通的子弹估计真不是幻想。

  一般的横练功夫就是先练皮肉,然后练到高深处会稍微涉及一些筋骨的锤炼。因为是由外而内,修炼方式也是极其野蛮,所以会留下隐患和暗伤。

  而地煞拳法,是由内而外的横练拳法,并且是将气血搬运发挥到极致的拳法,所以锤炼身体的顺序就是骨筋皮,和其他的外门横练功法是相反的顺序。

  最开始,练拳的时候,搬运气血是在锤炼骨骼,骨骼经过锤炼之后才是筋脉,接着最后才是皮肉。

  如此,几乎就没有任何的隐患,身体也不会因为修炼横练功夫而留下任何的暗伤。修炼有成之后,也更为的强大,全身没有任何的弱点。

  老道士能长寿至今,并且身体还很好的最大原因,就是修炼了这门地煞拳法的缘故。

  王程吃过饭,就在客厅开始练拳,呼吸悠长,动作由慢及快,整个客厅内的空气都逐渐的被搅动起来。

  因为王程的气息太过强大,修炼这门拳法的时候还会慢慢的积累气息,到了最后十几招,一次呼吸就差不多要几分钟。

  王媛媛收拾好厨房,看到哥哥王程练拳,一双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辉。平时,小姑娘很少说话,但是她的聪慧程度,是不下于以前的王程的。对拳法的悟性也绝对不低,不然绝对不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将丹阳拳修炼到几乎快到巅峰的境界,距离大圆满也没有多远了。

  “好长的气息。”

  王媛媛看着哥哥王程的呼吸变化,心中惊讶。如此悠长的气息变化,对气血要求太过强大,而对气血控制力的要求就几乎达到了变态的地步。

  每一次呼吸变化如此复杂。如果气息不够长。估计还没有将所有变化都完成就已经后继无力了。而控制力不够的话。呼吸变化不够标准,气血就会达不到位置,拳法的效果也就没了。

  老道士没告诉王程,当年他练这门拳法,两年才入门。

  “我也要成为高手,以后可以帮哥哥。”

  王媛媛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她以后的目标。

  能帮到哥哥,她才可以永远留在哥哥身边。小姑娘很聪明。

  当下,小姑娘就斗志昂扬地在另一边练起了丹阳拳,小拳头呼呼作响,已经有了几分威势。

  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王程就到了王横江的打款信息,一千三百万已经到账了。王横江给王程打了个电话,确认到账,并且再次感谢了王程一番,说下次请客云云的。王程随意敷衍了几句,就洗澡睡觉去了。

  第二天。

  王程还是没去上课。还有五天就是第二次模考了。但是他有信心,所以还是没去学校。现在他的心思都在拳法修炼上,在地煞拳法上。

  一大早就去了山上,站在老道士的面前练拳。经过昨天晚上的练习,地煞拳法已经很纯熟了。

  老道士坐在那里看古书,王程就在门口练拳,如此就简单地过了一天。

  这样简单的练武生活,持续到东星武的到来。

  这天,王程还是一清早从家里来到武圣山下。刚刚下车,就看到了刚刚下车的东星武,以及他的那位徒弟。

  东星武的徒弟手中捧着一个盒子,跟在东星武的后面。

  “王程,你也来了,你师傅可还好?”

  东星武看到王程,淡淡地问道。

  王程点头道:“我师傅一直都很好,在等你的挑战。”

  其实,王程对东星武的感官还是不错的。冷静,不急躁,被骂也不会暴怒,有自己的武术追求。有修养,有自己的理想。如果不是他的身份是日本人的话,这位追求武术的武者绝对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没辙,日本人的身份,在中华大地会让很多人本能的反感。

  东星武看着武圣山上地巨大藏鼎,脸上露出回忆地神色,道:“三十年前,我就站在这里,可惜没勇气上去。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会上山,领教长鹤前辈的绝学。”

  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前辈,面对刘武中和杨祐德,都是以同辈自居。

  “我年轻的时候,在日本练武,就听说过一些长鹤前辈的传说。他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强大的武者。”

  东星武凝重地说道。

  王程微微讶异,不过没说话,他和东星武没什么共同语言。人家夸自己的师傅,自己如果再夸的话,就有些王婆卖瓜的味道了。

  不过,王程还是惊讶老道士在日本武术界的名声。东星武竟然在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看来是老道士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留下的威名,在日本武术界流传很广。

  传闻当年日本军方准备侵华的时候,做了很多准备。其中调集日本各大武士家族,集合诸多高手组成尖刀特工队,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部署之一。

  所以,日本那些高手和中华大地的高手有诸多交手,也就不奇怪。

  “你跟随长鹤道长学武多久了?”

  东星武见说起以前的事,王程不和自己搭话。不由地问起王程学武的事情来,见王程浑身气血的浓郁程度,他觉得王程估计练武至少有十年了。

  而王程的回答让他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两个月!”

  王程淡淡地回答道。

  东星武浑身一震,停下步伐,凝视着王程,皱眉问道:“仅仅两个月?”

  日本内家合气道,是以内气合外气。对外界气息的感应会很敏锐,所以东星武对王程的气血感应的很清楚,如此年轻,如此强大的气血,他认为即使是天才,至少也要修炼五六年左右。

  没想到,王程才修炼了两个月?

  其实,如果从王程偷学形意拳桩法三体式算起来的话,他的确是练拳十年了。但是,那简单的桩法效果很微弱。十年来。王程练三体式和太极拳的桩法。配合九段呼吸法门。也不过是让体内的情况稳定下来,并没有对气血的增强有多大的效果。

  真正的突飞猛进,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

  面对东星武的惊奇,王程肯定地点点头。

  东星武身边一直都看不惯王程的中年男子也是眼神惊异地看了王程一眼,带着不相信,觉得王程可能是在吹牛。

  “那你可以称得上学武奇才了。”

  东星武羡慕地说道。

  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

  三人一路在尴尬的气氛中上了山,王程没有带他们走正门。走的是小道。在没有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来到了老道士的后院。

  老道士在院子里扎马步,他最近没有过多的练拳,大多数的时间就是在扎马步,有些返璞归真,回归本源的味道。

  “师傅,东星武到了。”

  王程略微动静地说道。

  东星武也首次以中华武者的规矩,抱拳行礼道:“晚辈东星武,见过长鹤前辈。”

  东星武的弟子也微微弯腰行礼,日本人的规矩很严格。师傅都行礼了,他这个徒弟绝对不敢不行礼。

  长鹤吐出一口白色气息。目光如电,一闪即逝,看向东星武,龙行虎步地走了过来,道:“起来吧,你师傅是谁?”

  东星武浑身一震,压低声音说道:“我除了学习我东星家族的武术之外,还师从上杉元树学习过刀法。”

  长鹤道士哈哈一笑,道:“你一进门,我就知道你练过上杉家族的三段呼吸刀法秘诀。”

  “前辈明察秋毫,晚辈佩服。”

  东星武一点也不意外地说道。

  王程心中好奇,不知道这个上杉家族在日本是什么样的存在,东星武的师傅上杉元树又是谁。

  “当年,上杉元景,就是死在我手上的。”

  长鹤老道士盯着东星武喝道:“你师傅可跟你说过?”

  东星武有些紧张,上杉元景是他师傅上杉元树的大哥,当年上杉家族受封的荣耀武士。他自然听自己师傅说过,点头说道:“家师的确说过。”

  “那你是来为上杉元景报仇的咯?”

  长鹤似笑非笑地说道。

  “晚辈不敢。”

  东星武急忙摇头道:“晚辈有自知之明,绝对不是前辈的对手。而且,晚辈虽然师从师傅上杉元树,却不是上杉家族的人。今日前来,晚辈只是为了却心愿,还望前辈成全。”

  长鹤老道双手背后,看着东星武,道:“不过,你的心性和武德都不错。出手吧,如果你三招能伤到我,就算我输。”

  王程一听,急忙就要劝,道:“师傅!”

  老道士却是一挥手,止住了王程的话,道:“老道我自有分寸,你且看好就是,地煞拳法你练了三天,等会儿和这个小子过过招。”

  老道士随意地指了指东星武的徒弟说道。

  东星武一愣,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对老道士说道:“能得到前辈高徒的指点,是村升的荣幸。”

  他的徒弟叫井上村升,听到东星武的话,急忙点头道:“是,师傅。”说完,目光凝实地看了王程一眼,战意很明显。

  王程也和井上村升对视了一眼,毫不在意。随后看向师傅老道士,他听出了老道士前面所说的话的意思,很担忧。

  东星武看着长鹤老道士,道:“前辈是说,你任由我攻击三招?”

  长鹤双手背后,笑道:“不错,未免让人说我欺负你。我就让你攻我三招,上杉家族刀法就是前三招最锋锐。如果你能伤到我,就算你赢。”

  东星武面色沉着下来,这是老道士对他赤果果的蔑视。同时,也是任由他发挥最大的实力,要知道,他这次对长鹤道士可是要用刀的,学自上杉家族的刀法。

  “好!”

  东星武点头答应下来。(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