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十九章 两针

第八十九章 两针

  (求票,求订阅,求支持!)

  “钱的事先不。..”

  王程摇摇头,问道:“你现在去把你儿子带过来我看看。”

  王横江楞了一下,转头看向方进文,他儿子现在在市医院的高级护理病房。虽然对市医院已经没有任何的信任,但是简单的日常护理这些基本还是很专业的。所以从省城接回来,就安置在了市医院的高级病房。

  这,要带过来?

  可是,他儿子还没醒过来呀?路上出了事怎么办?

  方进文最相信王程,对王横江头:“去带过来吧,王程能治好的。”

  王程急忙道:“我不敢保证,毕竟人我都没见到,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果不能治,我不会收你的诊金。”

  王横江狠狠地头,决定了,对王程道:“我相信你,王程,我这就去把我儿子带来。”

  王程也头,表示明白,也会尽力。

  王横江立即下楼去,急匆匆地开车去医院了。

  方进文却是没走,跟着王程进了门,低声道:“王程,这次求你一定要帮老王,救救他儿子。”

  王程笑道:“我肯定会尽力,如果我治不了,那就是我能力有限。”

  “哎,好吧。你看看我最近怎么样?要不要给我把把脉?”

  方进文又关心起了自己。

  最近,他可谓是风头不,很多熟人见到他都会问。老方你是不是去韩国整容了?还是去泰国变性了?

  都不敢相信方进文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简直就是他们记忆中十年前的方进文。回到家。他家里人都不敢认了。

  方进文很得意自己和王程认识,并且第一个尝试了王程的神奇医术,不过他保守了这个秘密。当王横江的儿子醒不过来的时候,他找到了方进文,让方进文帮忙联系引见王程。

  也是没办法的时候,王横江才想起来王程。方进文也就把他带来了。

  王程看了看方进文,没有把脉:“方总你很好,按照我给你的治疗方案。坚持一年,到时候你就解放了。”

  方进文松了口气,他心里有些害怕,总觉得不真实。毕竟年轻了十岁,这事儿出去谁敢相信?

  所以,最近他都是过的很忐忑,是如履薄冰也不为过,每天都按照王程规定好的作息来生活,大部分醒着的时间也都是在尝试王程的呼吸方式。因为,他害怕突然自己的变化消失了。

  他相信王程肯定能把王横江的儿子治好。因为王程是神医,真正的神医。

  姑娘王媛媛去厨房将温着的饭菜端了出来。王程笑道:“给方叔叔也拿一副碗筷。”

  王媛媛看了看方进文,方进文急忙露出笑容,道:“谢谢媛媛了。”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对翡翠耳钉,装在一个做工考究的木盒里,对王媛媛道:“上次没给媛媛礼物,这次补上,我看媛媛有了玉牌和手串,耳朵上缺东西,这个玩意儿你拿去玩儿吧。”

  王媛媛拿出碗筷来,没有收下方进文的东西,看向哥哥王程。

  王程头,道:“方叔叔给你的,你就收下吧,算是见面礼,以后就不能收了,知道吗?”

  王媛媛头:“嗯,知道了,谢谢方叔叔。”

  方进文笑起来,将耳钉递给王媛媛,松了口气,东西送出去就好。这对耳钉他可是花费代价找人从南方定做的。级的玻璃种翡翠,材料费和手工费加起来两百多万,就是两个的耳钉。

  要是拿去货架上卖,估计得三百万往上。

  也是因为上次看到了王媛媛的那翡翠手串太过珍贵,方进文不好意思拿一般的东西,才去找人定做了这对耳钉。

  “哥,帮我带上吧。”

  王媛媛看了看盒子里的耳钉,又伸出手腕,和手腕上的碧绿手串对着看了看,觉得很般配,就立即要王程给她带上。

  王程无奈,对方进文笑了笑,才打开盒子,正要带上,发现姑娘的耳朵上没有可以挂耳饰的地方。

  摸了摸姑娘软乎乎的耳垂,王程低声道:“带不成,明天我带你去打个耳洞才能带。”

  王媛媛也才恍然,她从就没带过耳饰,所以也从没在耳朵上打耳洞。

  这顿饭,估计是方进文最近几年吃的最尴尬的一顿饭了,也是最简单的一顿饭。当然,也是他最重视的一顿饭,能和王程兄妹两一起吃饭,并且是在王程家里。他觉得,这是王程真正的拿他当朋友的表现,心中微微激动。

  有这样一个神医做朋友,方进文甚至觉得他以后可以长生不老。

  如果王程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你纯粹的想多了。

  王程知道王横江估计就要来了。今天在山上跟老道士练了一天的地煞拳法,一顿饭都没吃,这门拳法消耗非常的大,比王程之前练的所有拳法都消耗更大。所以,王程赶紧多吃两碗饭,等王横江来的时候才有足够的体力。

  这也是他不去医院的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因为他讨厌市医院。

  果然,王程刚大口吃了第二碗饭,王横江就来敲门了。

  方进文急忙去打开门,王横江和两个年轻人抬着一个面色苍白,还穿着医院白色服装的孩子。

  后面,还跟着一个有些憔悴的美貌女子,想来就是王横江的老婆了。

  王程示意王横江把他儿子放在沙发上。

  王横江的老婆邱悦敏面色有些不好看,本来找一个孩子给儿子看病她就骂了王横江,但是王横江还是坚持过来了。他相信王程,也相信方进文。最近方进文的变化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邱悦敏左右看了看。很老旧的房子。而且。这里还一张病床都没有?

  那你还给人看什么病?

  邱悦敏沉声道:“老王,我给我爸了,让他从东海找个医生过来。”

  王横江转头就横了邱悦敏一眼,喝道:“你安静地站在那里,别打扰王程给儿子治病。”

  邱悦敏面色一变,又要话。可是看王程给儿子把脉了,狠狠地瞪了王横江一眼,选择安静下来。暂且相信一下这个子,给儿子一个希望。

  方进文急忙走过来邱悦敏拉到饭桌上坐下来,王媛媛还在慢慢地吃着饭,理也不理邱悦敏。邱悦敏气呼呼地对王媛媛道:“丫头,给我倒杯水。”

  王媛媛看了她一眼,道:“没水给你喝。”

  “你……你们给人治病,有资格证吗?政府同意了吗?病人家属喝杯水都没有。”

  邱悦敏火气又上来了,大声喝道。

  “那你带你儿子走呀,我哥还不爱看呢。”

  姑娘王媛媛丝毫不惧,吃着自己炒的菜。慢条斯理地道。

  那边的王程也看了过来,方进文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的。唐书记亲自给王程办理行医资格证,都被王程拒绝不收了。

  人家不是没有,是不屑。

  “悦敏,你安静。”

  方进文看着邱悦敏沉声了一句:“再话多,就回去。”

  王媛媛也哼了一声,心里很不满。

  邱悦敏气呼呼地狠狠地坐了一下,不话,瞪了王媛媛一眼。然后转身看向沙发上自己的儿子,要是治不好,她就要爆发了。

  王程在王横江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把了脉,脉象有些奇特,再摸了摸心跳和鼻息,心中有了一些把握。

  当下,王程也不犹豫,手腕一翻,拿出了两根玉针。王横江和方进文都楞了一下,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玉针。

  上次王程给方进文行针,用的也是玉针,不过方进文因为是背对着的,所以没看到。这次是他第一次看到王程的玉针,很惊奇。

  翡翠还能制作用来针灸地针?

  王程一根针眨眼间就扎入了孩子的人中穴,然后另一根玉针扎入了其额头神庭穴。接着,双手在太阳穴上揉了几下。

  咳咳咳…………

  突然。

  一直昏迷不醒的男孩咳嗽了两声,然后急促的呼吸了几下,苍白的面色红润起来。

  王横江和两个年轻人都瞪大了眼睛,兴奋的差跳起来,急忙按耐住自己的激动。邱悦敏也是急忙站起来走过去看了起来,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打扰王程的治疗,一双眼睛已经是惊异地看着王程。

  这个少年,真的这么厉害?

  省城医院的专家和请来的两个南方的老中医都束手无策,到了这里,就这么几下子就好了?

  邱悦敏心中震惊,也后悔刚才自己的莽撞,要是得罪了这位少年,可不是好事!

  在几个人的注视下。

  王横江的儿子眼睫毛抖了抖,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茫然。

  王程急忙一挥手,神庭穴和人中穴的两根玉针就已经收了起来,对王横江道:“好了,你儿子是脑子的筋脉有些错乱,那位老中医的对,这是水土不服,暑气淤积。他找到了病因,但是没找到病根,也没办法治疗。”

  “下次注意,你儿子应该不能去太热的地方,最近康复期间也不要让他周围的环境太燥热,保持清爽。”

  男孩茫然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意识,认出王横江,急忙就扑上去抱着王横江的脖子哭了起来。

  王横江拍着儿子的后背,对王程感激地道:“谢谢你,王程,你真的是神医。一千三百万我明天亲自给你送过来,不,为了感谢你,我多给你两百万,再送你一个锦旗。老方你是神医,我也觉得你是神医。”

  王程站起来,摇头道:“别,我定下的规矩就是一千三百万,少了不行,多了也不行。你也别想着感谢我,咱们这是公平买卖,你给我钱,我给你治病,结束了就两清。谁也不欠谁的。”

  “所以,把钱给我按数目送来就好了,不多不少。锦旗你也别做,不然我们就是仇人了。”

  王程不想太招摇,也不想和这些人过于纠缠不清,谁也不欠谁的的最好,我治病,你给钱,完事儿了就结束。

  真正要交朋友的话,那就另。

  邱悦敏上来抱着儿子眼泪流了下来,对王程弯腰道:“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刚才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王程无所谓地道:“没事,咱们以后也见不着,我也不是气的人,你是病人家属,着急之下也能理解。”

  王横江听出王程话里的疏远,将老婆邱悦敏拉到后面去,害怕她继续错话,笑着对王程道:“好,就按王程你的来,一千三百万,明天我亲自给你送来,你是要现金还是支票?”

  王程对姑娘招招手:“媛媛,把上次我给你的银行卡拿来。”

  王媛媛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王程。

  “王总,打到这个卡里就好。”

  王程将银行卡号给王横江,让他记下来,又递给王媛媛,姑娘很随意地装进口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