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十三章 活着的时候就要精彩

第八十三章 活着的时候就要精彩

  (求票,求支持,求订阅!)

  东星武离开。<><>..

  王程急忙快步上前去扶住了杨祐德,伸手抓住了老爷子的手腕,脉象很弱,比之刘武中的脉象更弱。

  “杨老,你这是拼命了。”

  王程不由地低声感叹地道。

  这一架打完,以王程的估计,杨老至少要少活五年。

  杨祐德微微闭眼,以太极拳的独门呼吸调息了脏腑,面色好看了一些,轻轻推开王程,笑道:“王程,能赢就好,怎么样,我们杨氏太极,比你们武圣山的道家拳法是不是要厉害?”

  王程心中对杨老很是佩服,这位老爷子是真正的将生命看的很轻,关键时刻,为了民族荣誉,生命也可以舍弃。

  “呵呵,那是,杨老您练了一辈子,太极拳早就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了。”

  王程佩服地道。

  刘武中也走过来,道:“老杨,咱们这一下子,就没多少年了呀。”的很轻松坦荡。

  杨祐德走到中间的太师椅上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道:“活了这一辈子,已经够了,鬼子也打了,没什么遗憾了。就希望辈们以后别让老头子我死不瞑目。”

  着,看向王程:“我这太极拳,出神入化可以沾得上边,登峰造极就差远了。”

  王媛媛脸一本正经地道:“杨爷爷很厉害,那个日本人被你打飞了。”

  杨祐德听了姑娘的夸奖,得意地哈哈一笑。

  临老。还揍了一回老日本。他心情很好。即使少活几年,他也心甘情愿。

  “不过,这个东星武其实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是出生地方选错了。他和他的家族的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中华民族的事情,但是他是日本人,这个无法更改。三十年前,其实他来中国是想拜师学艺的,但是谁都不会收下一个日本人。”

  杨祐德笑完。回忆着道:“所以,他就开始挑战,从京城一路南下,只赢了少数几个人,一直到江州,败给了我和老刘之后,就回日本了。”

  刘武中笑道:“如果不是这样,当年老子就一拳打死他了。”

  两人当年对东星武是真的手下留情了,不然,不打死打个残废是轻轻松松的。以当时的环境。他们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而且杨祐德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但是。他们都没有如此做,只是击败了东星武,出了口气而已。

  这事儿,东星武也是知道的。所以三十年后再次来,面对两位老人家的各种老鬼子的叫法,也是忍气吞声,没有发怒。

  两人笑完,就是满脸地严肃了。

  “一星期后,老刘,你有把握吗?”

  杨祐德低沉地问道。

  刘武中苦笑道:“老头子我现在什么情况,老杨你不是不知道。”

  王程低声道:“刘老,我有办法帮你赢,但是,有些后遗症。”

  两人都看向王程。

  王程伸出手掌,手心一根碧绿的玉针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晕。看着两人,王程道:“我在道观里学到了一种古代的手法,可以激发人体潜力,如果对年轻人,是好事。但是对身体虚弱的老人家,就是坏事。”

  两老对视一眼,都明白王程话里的意思。

  刘武中坐下来,闭上了眼睛,满脸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上次他和老道士交手失败,气血就损伤极大,体内还有几处年轻时候的暗伤也爆发了,可以身体很弱了,稍有不慎估计就会崩溃。

  武者强则强矣,但是到了老年,身体就会有诸多隐患爆发出来,年轻时候练武和打斗,难免会留下一些伤势。

  还好刘武中和杨祐德修炼的都是内家拳,不是很明显,俗话内练一口气,这一口气就能保护他们不少时间。

  当这一口气散了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就会彻底的垮了,那时候就真的是时日无多了。

  突然,刘武中睁开了眼睛,看向王程,沉声道:“王程,你这手法能持续多久。”

  “以刘老您的身体,大概一周!”

  王程低声道。

  “好,明日你来我拳馆,打鬼子,没什么舍不得的,活了一把年纪也够了,有什么后果老刘我都不怕,大不了就是刘家多个灵牌。”

  刘武中郑重地看了王程一眼,起身向杨祐德告辞离开了,他要回去向后辈们好好的交代一些事情了。

  王程头答应下来,抱拳目送刘武中出门。

  以前,他对杨祐德和刘武中都不是很熟悉,最近接触下来,发现这些老一辈的练武之人的民族情怀都是很深沉的。

  很值得敬佩。

  “王程,下个月青语就回来了,你要不要到时候和青语切磋一下?”

  杨祐德喝着茶,气息已经调整过来了,看着王程,笑着道,那笑容,隐藏着一些心思。

  王程笑着摇头道:“杨老,我这实力你是知道的,到时候肯定不是青语姐的对手,还是算了。”

  “那过几个月,你还参加什么比武?干脆认输算了。”

  杨祐德板着脸道。

  “师命难违。”

  王程只了四个字。

  看似推脱,其实也是他心中的实话。如果可以的话,他就想安静的做一个学生,没了生命上的威胁,他可以安心的生活下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一边练拳学武,钻研医术,一边学习科学知识。

  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

  这种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就是操作起来太难了。

  “好了,你走吧,你心,东星武到时候肯定要去找你师傅,你师傅练成天罡拳法,看着厉害,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强。”

  杨祐德不为难王程了,起了老道士的事。

  王程皱眉,疑惑地问道:“杨老,你和刘老都我师傅,我师傅领悟天罡拳法,是不是有些代价?”

  王程终于将心中的担忧问出来了。

  杨祐德摇摇头,不话。

  王程无奈,也没有多问,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抱拳低声道:“那晚辈告辞了。”

  完,就拉着姑娘王媛媛离开了杨家,心中有些不舒服。

  杨祐德和东星武交手寿命短了至少五年。刘武中之前和老道士交手就已经损耗气血,身体虚弱,这次又要以燃烧元气为代价来对战东星武,身体损伤会比杨祐德还大。

  再加上,现在还知道了老道士似乎身体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

  王程心中顿时沉重起来,自己最近熟悉的几位值得敬佩的老人家,一个个好像都有不好的迹象。

  这是为什么?生命是很脆弱的。

  王程心中叹了口气,拉过王媛媛,搂着姑娘的肩膀,低声问道:“媛媛,要是我的病没好,哪天就突然走了,你会不会难过?”

  王媛媛立即停下脚步,盯着哥哥王程,道:“哥,你为什么这么,你的病不是好了吗?”

  “嗯,是好了,就是想问问。”

  王程头笑道,不让气氛太沉重了。

  王媛媛肯定地道:“哥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我就不难过。”

  王程的笑容顿时消失了,额头在姑娘的脑袋上轻轻地碰了一下,闻到了姑娘的发香,低声道:“那你去不了呢?”

  “不可能去不了,我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王媛媛很自信地道:“你要是去世了,我就把我和你埋在一起,饿死在棺材里,不是就和你在一块儿了?”

  王程顿时哭笑不得,手掌轻轻地在姑娘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抓着她的马尾顺了一下,笑道:“胡八道,就算我真的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我上次给你的银行卡里有钱,密码是你生日,足够你生活一辈子,想买什么都可以,知道吗?要不然,你也可以去找爸妈。”

  “哼。”姑娘嘟了嘟嘴,道:“我才不去找他们,他们以前就不要我,我只想和哥哥在一起。”

  王程沉默下来,兄妹两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现在回头想想,很不容易呀。

  “下午我们去上课了,我带你去玩儿去,去游乐场,去动物园,好不好?”

  王程突然停下脚步道。

  王媛媛眼睛一亮,拍着手道:“好。”

  这么多年,媛媛长这么大,两兄妹从没去过什么游乐场,动物园,少年宫等等的。他们和其他的正常长大的孩子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坐上车,身为家长的王程带着姑娘一起逃课,要是被学校老师知道了,肯定又是一番教。

  但是,王程和王媛媛此时都不在乎。

  看到了生命的短暂和脆弱,王程明白了活着的时候,活的更精彩,才有意义。

  游乐场,动物园,市中心广场,以前没去过的地方,都带着姑娘疯了一遍,也花钱给姑娘买了许多衣服,各种女孩子的玩具。

  还有新的手机,笔记本电脑。

  别人家有的,没有的,王程都给姑娘买上,至于他自己,就只是换了个和姑娘一样的手机和电脑,其他的他就不需要了。

  兄妹两高兴的提着大包包的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笑着和邻居们打招呼,来到家门口,两人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因为,门口站着王媛媛的班主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