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第198章 美人恩赐!

第198章 美人恩赐!

  房间内,叶枫依然是在沉沉入睡,还时不时的打着呼噜,看来还真的是极为疲累才会这样。

  说起来叶枫的酒量可不差,至少这么多年来小刀他们都从未叶枫真正意义上的喝醉过,以前小刀他们总觉得他们如今已经逝去的兄弟大熊是海量,可私底下他们觉得叶枫才是真正的海量。

  今晚叶枫与小刀、姜老板一共喝了十二瓶二锅头,平均下来每个人大概喝了两斤左右,这点酒当然不会让他醉倒,可那酒劲有点上头,上头了可是很好睡觉的。

  叶枫自从回到南海市后就没有舒舒服服的睡过一场好觉,反而是接连发生了不少事情,蓝海酒吧事件、天阁山庄事件再到金茂大厦事情,等等,他自然也是感觉到疲倦。

  因此坐上了萧晚晴的车后根本就是不由控制的,直接沉沉入睡。

  再说了,能够在如此一个绝色美女的车内舒舒服服的睡着,岂非是一种享受?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叶枫才在萧晚晴的车内沉沉入睡,睡得极为的踏实与舒服,似乎要将这些天从未好好休息过的身体在这一觉中补过来。

  其实萧晚晴驱车来到天鹅湖公馆并且与欧阳菲菲扶着他上楼的时候,他心有所感,可眼皮宛如铅重的他仍是没法睁开双眼,索性一直闭着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这会儿被萧晚晴与欧阳菲菲扶上了楼,身体倒在那柔软的大床上后,他再度陷入到了那香甜的睡梦。

  哐当。

  房间的门口被人打开,萧晚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像是怕吵醒了叶枫一般。

  走进了房间,看到了正在沉沉入睡的叶枫,她嘴角都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的弧度——这家伙醒着的时候没个正经,睡着了倒是显得很安静,分明是两种极大的反差。

  “这家伙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进来都能闻到一股酒臭味。”

  萧晚晴走进房间内后禁不住嘀咕了声,美眸嗔了眼正在床上躺着的叶枫。

  看到叶枫躺在床上,可鞋子都还没脱,双脚都还没彻底的挨着床,一大半是悬空着的。当时萧晚晴与欧阳菲菲一阵玩闹之下跑了出去,都没注意到叶枫的鞋子是还没脱着的。

  萧晚晴咬了咬牙,可以看到她那张绝美无瑕的玉脸上带着一丝的迟疑。

  可最终,她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般,她走到了床头边上缓缓地蹲下身,伸手朝着叶枫的鞋子伸了过去,将叶枫穿着的那双皮鞋脱了下来。

  如果被萧晚晴身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目瞪口呆!

  萧家的千金大小姐啊,身份何等的尊贵,而她更像是一颗明珠般散发着璀璨的光辉,美丽而又高贵,然而她此刻却是亲自要为一个熟睡了的男人脱下鞋来。

  现实中绝大多数人便连为她提鞋都不配,更是有着无数人想要跪着舔着她的脚,什么时候轮到她去为一个男人脱鞋?

  而且她与这个男人之间的认识并不深,这个男人还是她的下属。

  要是被萧晚晴那众多的爱慕者得知了恐怕就连杀叶枫的心都有了,这可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而他们的女神此刻却是为叶枫脱鞋,相比之下他们便连邀约萧晚晴共进晚餐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可恶!这家伙的袜子多久没洗了?臭死了!”

  萧晚晴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脱鞋,显得很不习惯,技术自然是很生涩。好不容易把叶枫的皮鞋脱下来了却差点没被那臭袜子的味道给熏晕了过去。

  饶是如此,她仍是连着把叶枫的臭袜子也脱了下来,塞进了皮鞋里面。

  那一刻,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是一个女人的温柔,少了在华宇集团下属员工面前所表露出来的那种严厉与冰冷。

  脱下了叶枫的鞋袜,萧晚晴将叶枫悬空的双腿放在了床上,天气炎热,房间内已经开了空调。她想起喝醉的人睡觉时候不能着凉,是以又拉过来一件薄毛毯盖在了叶枫的身上。

  忙完这一切后萧晚晴这才轻吁口气,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本来就有洁癖的她很少这样亲密的接触过一个男人的身体,更别说亲手给一个男人脱下皮鞋,还要脱下那臭袜子了。

  她这么做自然不包含任何的情感在内,或许是心中觉得一直在欠着叶枫,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来作为一种补偿,让自己更加心安吧。

  她不会忘记那天在华夏银行大厦叶枫带给她的庇护与安全感。

  饶是过后叶枫将一切都说得云淡风轻,可她又如何能够忘怀?凭着她的本性自然也是想着要报答回来的。

  “好好休息吧……”

  萧晚晴看了叶枫一眼,看到并没有吵醒叶枫后她张口轻轻地说了声,随后轻轻地离开了房间,并将门口合上。

  叶枫仍是在呼呼大睡,对于萧晚晴刚才的举动并不知情。

  他就连睡觉都能享受得到如此的美人恩赐,足以让萧晚晴身边的众多爱慕者都为之汗颜与羡慕嫉妒恨的了。

  ……

  萧晚晴走出叶枫休息房间的时候,欧阳菲菲正好洗完了澡。

  她仍是穿着那袭酒红色的性感睡裙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方毛巾正在擦拭着头发,刚洗浴过的她肤白玉嫩,每一分每寸都像是被那牛奶洗浴过般,泛着粉嫩欲滴的光泽。

  萧晚晴看了眼正走出来的欧阳菲菲,她一脸无语,这个女人也太不注意了吧?居然就这么真空的走了出来?

  她一眼就能够看得到,欧阳菲菲那袭酒红色的睡裙下是真空的,加之这件睡裙又是半透明的那种,放眼看去几乎什么都能若隐若现的看得到。

  “菲菲,你就不能多穿点啊?”萧晚晴白了欧阳菲菲一眼。

  “怕什么,家里又没别人。人家的身体你是看过的嘛。”欧阳菲菲嘻嘻笑着,她的性格奔放,热情如火,比起萧晚晴也不知道奔放火热多少倍。

  这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她天生的明朗性格,还有一部分原因那就是她与萧晚晴在美国哈佛留学的时候被西方的那种开放思想所影响。

  但并非每个人都跟她一样,至少萧晚晴并非是这样。

  萧晚晴跟她也是在哈佛流血,但萧晚晴骨子里的那种东方女人特有的含蓄与矜持根深蒂固,处处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冰冷中带有高雅的气质,与欧阳菲菲的火热奔放截然相反。

  “谁说没有别人了?客房里面还躺着一个大男人呢。”萧晚晴没好气的说了声。

  “你说叶枫啊。他醉酒睡着了没事。你快去洗澡吧,洗完了我们一起滚床单去。”欧阳菲菲笑着。

  萧晚晴一脸无语,也懒得跟自己这个闺蜜说着衣着暴露的问题,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多说也无益。是以她也走向了浴室,准备洗个澡就好好的休息。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