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最后一关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最后一关

  在山顶顶峰上百人的视线注视下,肩膀上趴着一头雪白小兽的青年,正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

  "哈哈,真的是秦师傅,秦师傅果然是走到这里来了.我就知道秦师傅肯定是可以创造奇迹的."

  季全看到秦宇的身影,脸上的激动神情是溢于言表,都已经有些手舞足蹈了,一旁的林秋生右手也是不停的拍着胳膊,激动道:"咱们玄学会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范爷爷,秦叔叔上来了."

  钱多多的小脸露出了灿然的笑容,手指着秦宇,抬头看向范老,喜滋滋的说道.

  "是啊,这小子果然是不可以常理来度之啊,就是一个变态,天师府这一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范老说到最后,神情有些复杂,将目光看向那边的天师府弟子身上,这些弟子此时一个个表情沮丧,就好像霜打了茄子一样,焉了!

  "他就是秦宇啊,真的让他上来了,天师府的六关竟然都让他闯过去了,这才多大年纪啊."

  "简直就是妖孽,我敢断定,这一次天师府是丢人丢大了,现在心里指不定多么后悔广邀咱们来观看."

  "谁说不是呢,天师府执掌道教牛耳这么多年了,高高在上惯了,这一次看他们怎么收场."

  不得不说,还是有不少人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想法等着看天师府的好戏的,天师府执掌道教牛耳这么多年,自然会让有些人感觉到不爽,他们巴不得天师府丢人丢的越大.

  山顶处,人数最多的还是天师府的道士们,这一次天师府的道士除了那些有要事无法赶回来的弟子.其他弟子全部都回山,站在了这山顶上,黑压压的一片.

  而在这群弟子中,有一位年轻道士此时却是嘴里不断的呢喃着:"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厉害的第五关可是有几位师祖在那守着的.他怎么可能过的来"

  这位年轻的道士不是别人,正是刘阳.当看到秦宇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处,他整个人就已经是懵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刘阳是清楚这下面五关守关的都是谁的,其中任何一位实力都在他之上.更何况,第二关还是子源师叔祖,第五关更是三位师叔祖一起,这四位可都是五品相师啊.

  他实在是没法相信,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秦宇,竟然可以在这五位师叔祖的手下闯过来,出现在这山顶处.

  刘阳一直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他从小就跟随师傅学道,在天师府同龄人当中也是佼佼者,不然上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会挑选上他还有齐师弟两人.

  原本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刘阳幻想着从此在玄学界扬名,闯出名声,但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全神教一役,师弟死了,而他也伤了,幻想中的风光不再,而是狼狈的回到了天师府.

  可偏偏刘阳并不反思自己的原因,反而把一切责任都怪在当初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秦宇等人,尤其是秦宇,他的亮眼表现让刘阳为之嫉妒.

  所以,在当初樊有秋说明了事情之后,刘阳才会给樊有秋出谋划策,不全是因为平日里樊有秋孝敬了他的缘故,正是出自他的内心的嫉妒,对秦宇的嫉妒.

  然而,当此刻见到秦宇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虽然秦宇的脸色有些苍白,甚至隐隐还有一丝血丝,但是刘阳已经发觉自己嫉妒不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害怕,他不自觉的往人群堆里缩了一下,似乎是生怕被秦宇看到.

  "能连过五关走到这里,秦宇,你是我天师府有史以来的第四位,但却是年纪最轻的一位,你应该感到荣幸."

  面对着人群的议论,张继御终于开口,他起身朝着秦宇一步步走来,最后,在秦宇上方十米处停住.

  "嘶!"

  "有史以来的第四位,这秦宇还真是变态啊."

  张继御的话引起现场的玄学界中人倒吸一口凉气,不过,随即又反应快的人,就抓住了张继御话中的讯息,惊讶道:"不是已经到山顶了吗,怎么才过了五关第六关呢"

  "对啊,这都到了山顶了,还没有闯过第六关吗"

  不少人带着狐疑的目光在秦宇和张继御的身上流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了,我这次来是为了师门后人讨回一个公道,至于荣幸不荣幸的,与我何干,你天师府又能代表什么"

  秦宇缓缓开口,声音抑扬顿挫,在场的人却是因为秦宇的这句话而陷入了沉寂当中,秦宇这话的意思是根本就是没有把天师府给放在眼里啊.

  其实,秦宇之所以会如此说到,也是因为这一路来,他听到了太多这样的言语,他每闯一关,下一关的人都会来这么一番说辞,这天师府明着是夸他,但实际上不也是抬高天师府自身的地位吗

  所以,秦宇受够了天师府这高人一等的语气,反正已经是撕破脸了,第五关的那三位老道,虽然没有死,但是秦宇心里很明白,其中一位已经是被他废了,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再保持圆滑了.

  在一般的对人对事上,秦宇都会尽.量留一线,不将人彻底得罪,但是对于已经是成为敌人的人了,他不觉得,还需要给对方留脸面.

  "哈哈,秦宇,既然你觉得我天师府不算什么,那好,我现在告诉你,你要的人就在三清大殿里面,而你只要能跨过我,就可以进去带走我,第六关的守关人就是我."

  张继御作为天师府的天师,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哪怕是当初他刚刚继任天师之位,朝野上的那位过来时,对他也是礼貌有加,如此嚣张狂妄,不把天师府放在眼里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当面听到.

  张继御手指着后面的三清大殿,整个人的衣衫无风自动起来,秦宇的眸光顺着张继御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三清大殿的殿门紧闭着,不过秦宇知道,张继御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欺骗自己.

  "好,那就让小可领教一下张天师的本事."

  秦宇毫不示弱的回答一下子点燃了顶峰处众人的激情,一位堪称妖孽般的天才竟然挑战天师府的天师,这样的挑战恐怕一辈子也见不到一回啊.

  "张天师,你如此修为却朝一个小辈出手,是否有些过了."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一旁观看的,林秋生第一个开口了,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了最前面,朝着张继御质问道.

  "林会长"

  秦宇没有想到林会长也来了,而且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站出来替他说话,不禁有些惊讶,而林秋生感觉到秦宇的眼神,回了秦宇一个笑容,不过,他的心里此时也是忐忑的很.

  他只是玄学会广州分会会长,和天师府的天师相比,地位差了很多,但是他会站出来质问,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秦宇是他们广州玄学会的人,如果他这个会长在这里了,但是却不出来挺秦宇,被人知道难免会遭到耻笑,没准日后传到秦宇耳中,还会在秦宇心里留下芥蒂.

  "我说过,机会是给他自己选择的."张继御冷冷看了眼林秋生,缓缓答道:"第六关的守关者都是天师来担任,这是我天师府历代的规矩,从来不会因为闯关者而改变,如果觉得害怕了,可以就此离开,我天师府也不会阻拦."

  张继御这话一出,林秋生也是无法反驳,就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秦宇却是开口了.

  "林会长,谢谢你的好意,秦宇心领了,不过这一次是我师门和天师府之间的事情,和玄学会没有关系."

  "可是秦宇……"

  林秋生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秦宇脸上坚定的表情后,也知道自己再劝也没有什么结果,摇头叹了一口气后,退了回去.

  "秦叔叔加油,我相信秦叔叔你会赢得."

  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小孩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众人纷纷朝向声音的出处望去,那里,有一位十几位的小孩正握紧拳头,朝着秦宇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秦宇脸上露出笑容,那是钱多多的声音,冲着小家伙握了握拳头后,秦宇最后将目光重新落在了张继御的身上,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这里不适合咱们,还是到那边的望仙石上去."

  张继御所说的望仙石是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在那巨石下面是一片宽阔的平地,这峰顶处人头攒动,确实是不适合,所以,秦宇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

  秦宇和张继御两人朝着那望仙石走去,其他人自然也想跟上,但是却被天师府的道士们给拦住了.

  "天师有令,其他无关人不得过去,就在这里等候结果即可."

  "你们天师府发讯息邀请我们过来的,凭什么这最后一关了又不让我们观看了."

  在场的玄学界中人自然是不会答应的,这最精彩的一战却没法观看,这不是故意让他们心痒难受吗

  "天师就是这么吩咐的."

  面对这些死板的道士,众人也只能无奈的站在原地,等候着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