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二十九章 阴谋

第六百二十九章 阴谋

  姜婷婷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道愤怒的神色,说道:"现在想想,其实那就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针对我父亲的局."

  就在我父亲将钱转过去后,两人在火车上的时候,那位合伙人借口去上厕所,但却趁着火车到了一个站的时候,悄悄的溜走了,我父亲后来发现不对,立马抱紧,但等警方冻结那银行账号时,钱已经被取光了,而那合伙人也彻底的消失了,身份证是假的,他的家人也是人去楼空,毫无踪迹可查.

  姜婷婷脸上露出苦笑,回忆起那一段岁月,"在我父亲没出事前,我们家里经常有亲戚上门,但是当他们知道我父亲被骗了八百万,这些亲戚全部消失不见了,上门的只有那些债主."

  "后来我父亲把厂卖了,还了一些散户的钱,但是还剩下樊家的两百万却无力偿还了,而樊家在出事后的第一个礼拜就开始上门追讨了,一定要让我父亲还钱,不然就要把我们姜家的祖宅给拿去卖掉."

  "我父亲请求樊家能宽恕几天,但是樊家却根本不同意,一个劲要求我父亲还钱,最后那樊容德找上我父亲,和我父亲两个人在小屋子里谈了很久,我听到我父亲的怒吼声还有瓷器摔落地上的声音."

  "樊容德是阴着脸走的,走的时候还威胁我父亲,让我父亲不要后悔,而我父亲从那天后,就开始变得郁郁寡欢,后来……后来我父亲选择了服药自杀."

  "服药自杀"秦宇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姜婷婷讲的这一系列事情,里面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是的,我后来才明白我父亲自杀的原因,他是不想让祖宅被樊家拿走,按照法律,如果我父亲死了.那么这套房子的所有权会过继在我母亲的名义下,在我弟弟还未完全成年,法律是不会拍卖这套房子的."

  "你怀疑是樊家故意谋害你父亲"

  "我原本也只是怀疑,但是今天早上,那樊有夏恼羞成怒之下,亲自说出了真相,当年和我父亲做生意的那位合伙人就是他们安排的,这一切都是设好的局,就是想让我父亲欠下巨债,然后乖乖的交出我们姜家祖上传下来的秘术."

  "只是.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我爷爷并没有把这秘书告诉我父亲,因为他知道我父亲肯定不会将这秘术传给我弟弟的,没准还会一把火给烧了."

  姜婷婷说到这里,看了秦宇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犹豫,又带着一丝坚定,秦宇看到姜婷婷的眼神,摆了摆手.说道:

  "你爷爷把秘术交给了谁,你先不要告诉我."

  秦宇知道,姜婷婷还是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不过这也很正常.秦宇明白,如果不是姜婷婷姐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要想接受自己的身份,恐怕还更难.

  "那樊家是个什么情况.你和我详细的说说."秦宇沉吟了半响后,朝姜婷婷问道.

  "樊家在本市的实力很强大,不但有不少产业.我听说还和道上的人有关系,尤其是樊容德还是省政协委员,和市里的官员挂系很好."

  姜婷婷把她知道的所有关于樊家的情况都告诉了秦宇,而这也是先前她让自己弟弟跑的原因,既然樊有夏敢当着她的面说出自己父亲的死是他们一手促成的,那就说明樊家是不会放过她们姐弟的,以樊家的实力,如果自己的弟弟被抓进去,那很有可能就没有机会出来了.

  "师叔,你那位朋友打了樊有夏,我怕会遭到樊家的报复,要不你们先走吧."姜婷婷说完之后,有些担忧的对秦宇说道.

  "不妨事的,樊家还不敢动他,就算被打了也是白打."

  秦宇摆了摆手,他的随意的态度让姜婷婷开始好奇起自己这位师叔的来头了,知道了樊家在本市的势力后,竟然还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难道自己这位师叔也是有大来头

  想到这里,姜婷婷的脸上流出一丝希翼的光彩,突然,朝着秦宇深深的鞠躬,恳求道:"师叔,如果你能替我父亲报仇的话,大恩大德,我一定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姜婷婷,你不用这样,你姜家本就和我出自同一师门,姜家受到别人的欺凌,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秦宇摇了摇头,将姜婷婷扶起,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含有深意的说道:"而且,这仇可不仅仅是你父亲,也许还有你爷爷."

  "还有我爷爷,师叔你的意思是说"姜婷婷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秦宇.

  "你仔细想一下,樊家安排的那人找上你父亲的时间是在你爷爷死后多久"秦宇问道.

  "我爷爷死后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姜婷婷头略微往上仰,回忆道.

  "这就是了,一般情况,如果要找好一个合适的人选,肯定不是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弄好的,最起码得先替这人办好假身份证,然后买好房子,还得设置好鱼饵,让你父亲一开始赚到钱,这些都起码得提前几个月就准备好,所以,樊家在几个月前就已经预料到你爷爷会离世,可你爷爷身体一直很健康,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离世的."

  .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樊家可以确定你爷爷的离世时间,换句话说,樊家有办法让你爷爷在什么时候离开."

  说到这里,秦宇的眼中闪过寒光,冷哼了一声:"意外,好一个车祸意外."

  秦宇几乎可以肯定,姜婷婷爷爷的车祸绝对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樊家蓄谋的,姜老爷子被害后,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姜婷婷的父亲了.

  听到秦宇的推论,姜婷婷精致的小脸上也露出愤怒的神情,小手攥的紧紧的,想到自己爷爷和父亲的死都是因为樊家的阴谋,姜婷婷此刻就恨不得找樊家的人拼命.

  "不要急,既然我来了,那么这笔账自然会慢慢的和樊家结算,不过现在最关键的人物有两个,一个就是欺骗你爸爸的那位樊家安排的合伙人,一位就是撞死你爷爷开车逃逸的司机."

  秦宇看到姜婷婷的激动表情,摆了摆手,示意她先稳定下来,然后再问道:"那位欺骗你父亲的合伙人,当初可留下过什么东西没有"

  "没有,那个骗子什么都没有留下,等我们赶到他家里去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东西都被搬光了,而调查他的身份证才发现,这身份证并不是他的,而是人家原主人在两年前丢掉的."

  "除了身份信息,他就没有留下其他任何线索,你再仔细想想,既然和你父亲合伙开公司,就应该有合同文件什么的."秦宇给姜婷婷提醒道.

  "师叔,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当初他和我父亲合伙,曾经有过合同,不过上面只有一个签名还有一个手印,只是凭着一个指纹,公安机关也没法找到线索."

  "仅凭一份合同上的指纹,确实是很难找,那另外那个肇事的司机呢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目击到车牌号"秦宇皱了皱眉,继续问道.

  "有几个目击者看到过,不过公安局的人说,那个车牌号是假的,同样没有线索."姜婷婷摇了摇头,有些气馁的答道.

  "这么看来倒是真的没有证据了."

  姜婷婷听到秦宇这么说,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不过,随即秦宇的话却又让她充满了震惊和希望.

  "没有证据就没有证据吧,既然这樊有夏自己都开口了,那就不会有错了,证据这东西,对于我们玄学界没有多大的作用,等你弟弟身体好了,咱们就亲自去樊家一趟,把该算的账都算掉."

  秦宇霸气的回答,让得姜婷婷心里是波涛汹涌,自己这位师叔这么说,明显是没有把樊家放在眼里了,要是让了解樊家实力的外人听到,肯定会以为他是在说大话,嗤之以鼻,但是姜婷婷却莫名的对自己这位师叔充满了信任,坚定的点了点头,重重的"嗯"了一声.

  再说另外一边,樊有夏被几个保安搀扶着站在离莫咏星等人不远的地方,一直用怨毒的目光看向莫咏星等人,莫咏星看到樊有夏的眼神,撇了撇嘴,一个地方土包子而已,还能奈何他怎么样.

  现场两方就这么街着,莫咏欣等人不走,但是樊有夏也不敢靠近,而其他许多病患的家属则是好奇的站在远处看着这两伙人,这在医院斗殴的情况很真是不多见,一般除非是医院自然出了问题,家属闹事,不过眼前的情况看着就不像.

  没多久,医院的门口出现了几位警察,樊有夏看到这几位警察,脸上终于露出亮光,如果姜婷婷在的话就会认出,这几位警察中,其中有一位正是昨天和樊有夏在一起抽烟的那位警察.

  "马队,你们终于来了,就是这伙人,他们是姜家那小畜生的同伙,竟然还围殴我,把他们全部带回警局去."

  有警察在身边,樊有夏嚣张的气焰又上来了,他要让这几个外地人知道打他的下场,尤其是那个年轻人,他一定要亲手打算他的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