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五十章 古怪的萧月月

第一千两百五十章 古怪的萧月月

  茶楼之内,秦宇曹轩成榕阳,还有萧暧暧四人坐在一桌,至于萧战天和萧月月却是不见踪影,显然,萧战天是不想见到秦宇,索性避开。W◇↓◇↓,

  “听成处长说,秦兄想找我们萧家在这里的主事人,刚好,这一次我就是主事人,秦兄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奉上香茗之后,萧暧暧开口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们萧家询问一件事情。”秦宇笑了笑,朝着成榕阳眼神示意了一下,成榕阳领会到,开口朝着萧暧暧说道:

  “萧少,当初成_都钟楼下挖出了石兽,而当时萧家也有几位前辈参与其中,我们想找到这几位前辈,了解一下情况。”

  “石兽?”萧暧暧皱了一下眉,似乎是在回忆,一会儿后,说道:“你们指的是那头类似犀牛的石兽?”

  成榕阳点了点头。

  “这个可能我要去询问一下。”

  石兽刚被发现的时候,是在97年,那时候的萧暧暧和秦宇一样,都还是一个小屁孩,哪会知道这些事情。

  “萧叔,麻烦你帮查一下,97年石兽出世的时候,咱们族什么人参加过。”萧暧暧朝着身边老者说道,老者点了点头,快步的离开了。

  “秦兄,这石兽虽然在本地有着许多传闻,甚至还有人说和宝藏有关?难不成秦兄也打算挖个宝藏?”萧暧暧笑眯眯的看向秦宇,想要从秦宇口中套出口风。

  “宝藏的事情传了那么多年,但都没有任何人找到,我可不觉得我就有这运气,而且,这宝藏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还都是未知。”秦宇摇了摇头,他心里很清楚。要想让萧暧暧帮忙,那必须要给出一个让对方信服的理由。

  当然,在来之前,秦宇也已经想好了,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的,不需要隐藏。

  “是这样的,京城的一位考古专家,哦,就是当初发掘挖出石兽的专家之一,在几个月前却是被人杀了。根据我们调查,杀死这位专家的,应该是玄学界的人,而现在我们正在调查,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玄学界的人对一位世俗界的专家下手。”

  萧暧暧对于秦宇这话,还是有些相信的,因为秦宇是跟着成榕阳来的,成榕阳所在部门的责任是什么。萧暧暧很清楚,那就是国家和他们这些玄学界的势力打交道的,抓捕一些扰乱世俗的玄学界败类。

  当然,萧暧暧也没有全信。还是留了一个心眼,不过他也没有再询问秦宇,因为他有这个自信,秦宇只要是在四_川这块地盘上有什么举动。就不可能瞒得过他们萧家。

  四_川萧家,永镇西南,这句话可不仅仅是一个口号。

  场面。陷入了沉默。

  “哥,你们在讨论什么呢?”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接着,一道妙曼的身影出现在茶楼口,萧暧暧看着自己妹妹在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去换了一件衣服,也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轻纱披肩,上身穿着一件吊带连衣白裙,露出锁骨之下的一片雪白,一双修长的手指涂着黑色的指甲油,上面点缀着几点白星,带着一缕妖娆气息。

  而下身那光洁笔直的长腿,在一双红色高跟鞋的映照下,更是显得妩媚与清纯并存。

  这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秦兄,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妹妹,萧月月。”萧暧暧不知道自己这位古灵精怪的妹妹又打起了什么鬼点子,不过还是朝着秦宇说道。

  “萧小姐好。”秦宇原本只是想要点头示意一下,不过,面对着伸出了纤纤玉手的萧月月,也只能伸出手,和对方握了一下。

  这一握手,秦宇的嘴角却是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眼萧月月,在两人握手的瞬间,这萧月月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指甲在他的手掌心,深深的扎了一下。

  一个飘然转身,带起一股香风,萧月月松开秦宇的手,在萧暧暧边上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秦先生,你下手还真是不留情,我六叔竟然吐了那么一大口的血,这要是被我那些叔叔伯伯知道,估计都得出来找你拼命。”

  萧月月的这个眼神带着一丝哀怨,虽然说是在不满秦宇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但语气倒更像是一位妙龄女子埋怨自己的情郎。

  “咳咳,萧小姐言重了,当时那情况我也只能是尽量自保。”秦宇尽量避开萧月月的眼睛,因为这女人的眼睛不时的朝着她眨巴几下,配合上那清纯的脸蛋,还真是充满了诱惑力。

  “秦先生,是我长得丑吗?”萧月月突然语气一转,不满的问道。

  “萧小姐天资靓丽,和丑字没有一丝的关系。”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都不愿意正眼看我一下,难不成,你是怕会被我的容貌给吸引住,然后爱上我?”

  “咳咳……”

  咳嗽的不止是秦宇,还有萧暧暧,萧暧暧没好气的瞪了自己这妹妹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妹妹这装扮肯定是打着什么鬼主意。

  “小小爷,有消息了。”

  就在这时候,萧家那位掌柜回来了,打破了在场的尴尬气氛,朝着萧暧暧说道:“刚刚问了本家,当初参加了石兽挖掘工作的,有六爷和四爷,还有老齐头。”

  “六叔也参加了?”萧暧暧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意外之色,而秦宇则是表情变得更加的古怪,这六爷是被自己打伤的,如果自己要从这六爷嘴里得知当年的消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告诉自己。

  “去请六叔来。”萧暧暧推了推自己妹妹一把,六叔此刻正在气头上,自己肯定是请不动的,只有妹妹才能。

  毕竟,妹妹虽然古灵精怪,经常会捉弄人,但也只是在他们这一辈当中,在那些长辈面前,可是表现的乖巧的很,深得六叔他们这些长辈的欢心。

  让自己妹妹去请,哪怕六叔知道要见秦宇,估计也会给自己妹妹一个面子,不过,萧暧暧想的是好,但那得看某些人配合不。

  萧月月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精致的道:“为什么要我去请六叔啊,秦先生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很明显是不想把我当朋友,既然不是我的朋友,那我为什么要帮这忙。”

  萧月月这话一出,萧暧暧只能将目光投向秦宇,而秦宇却是看向萧暧暧,问道:“那么四爷和那位老齐头也不在吗?”

  “我四叔已经很多年没踏出家族一步了,而且我四叔的脾气……”萧暧暧摇了摇头,“根本不会见外人,至于老齐头,是我萧家旁支的,不过,在前年的时候,已经是离世了。”

  萧暧暧这话一出,秦宇是无语了,也就是说,现在知道当年具体事情的,就只有那位六爷了,当然,秦宇也可以去询问当初的一些专家,但是这样一来,又要耽搁许多时间。

  哼!

  而也就在这时候,萧月月却是冷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眼前这秦宇实在是太可恨了,竟然宁愿找四叔和老齐头,也不愿对自己说几句好话,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美女好不好。

  其实,萧月月不知道的是,秦宇现在最怕的就是和女人纠缠不清,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在秦宇的眼中,漂亮的女人和老虎没啥区别,甚至,女人还猛于虎啊。

  “呃……萧小姐,其实我觉得你可能误会我了。”最终,思量再三,秦宇还是决定找这位古怪的萧小姐帮忙。

  “误会?我误会你什么了?”萧月月眸子一挑,问道。

  ……

  秦宇语塞。

  “要我帮你的忙也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咱们算不算是朋友?”萧月月看到秦宇没有回答,心里暗骂了一句,真是根木头。

  不过,为了她心里的那个主意,她不得不主动开口了,不然的话,恐怕说一天,也不能达到她想要的目的。

  “算。”秦宇最终还是无奈达到。

  “那就可以了。”萧月月灿烂一笑,从椅子上站起,长裙翩翩起舞,从几人身侧飘过,走下了茶楼。

  “秦兄,我这妹妹这家里人惯坏了,不要介意。”萧暧暧抱歉的说道。

  说实话,在萧暧暧的心中,此刻也在揣摩自己这妹妹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让秦宇承认和她是朋友,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令妹很真实,不娇柔做作。”秦宇也只能是这么回答着。

  好在,萧月月的举动虽然让在场的两位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办起事来,倒是没有让秦宇失望,没多久,萧月月便萧战天两人出现在了茶楼口处,相比起萧月月的明眸皓齿脸带笑容,萧战天却是阴沉着一张脸。

  愣谁见到将自己打伤的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对于萧战天摆出这脸色,倒是在秦宇的意料之中。

  “六叔,快请坐,这次请您过来,月月都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吧。”萧暧暧站起身,将萧战天迎到座位上,说道。(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