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师阶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师阶

  “喂,你摸够了没有。”

  直到光头男子开口质问起来,刘落轩这才清醒过来,慌忙将手从对方的头上拿开。

  “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光头男子目光看向秦宇,不爽的说道。

  “悉随尊便。”秦宇摊了摊双手,示意两工作人员退下,光头男子又嘀咕了几句,愤愤的一甩袖子,直接朝着山庄门口走去。

  “好了。你现在可以下去好好休息一下了。”看着刘落轩还站在原地有些发呆,秦宇笑了笑,他很清楚刘落轩为什么会发呆,因为刘落轩身上的衰运去[掉,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得他还在回味。

  光头男子是鸿运灌顶的幸运儿,而刘落轩却是衰神附体,这两种人碰在一起,实际上刘落轩是吃定了光头男子的。

  就好像,赌三公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三条a是最大,但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叫做最小的235的牌可以赢三条a,刘落轩和光头男子的情况就有点类似这样的。

  这是一种天道规则,万物相生相克,一环克着一环,就拿象棋的规则来说,最小的卒可以吃掉最大的将。

  而秦宇让刘落轩的手去摸光头男子的头,就是要让刘落轩吸收对方身上的鸿运,而把自身的衰运传递给对方。

  两者一相融合,最后的结果就是,刘落轩的衰运没了,光头男子的鸿运也没有了,两人都变成了正常人。

  “你现在可以先回去冲个澡,嗯……”秦宇犹豫了一下后,才继续说道:“如果要想衰运完全去除的话,这个月之内最好还是发生点阴阳调和的事情,咳咳,你懂我的意思吧。”

  刘落轩听了秦宇这话,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他自然是明白秦宇话里的阴阳调和是什么意思,当下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这才退出了人群。

  而一直站在一边的杨眯,看到刘落轩走开,犹豫了半响之后,最后在夏经理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也朝着刘落轩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好了,我的相术大家也看到了吧,虽然不怎么样,但恰巧赢了我们这位据说是道协的常务理事。不知道这样的相术算不算是过关了。”

  刘落轩走后,秦宇目光在人群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柳杨富和张继御的身上,笑着问道。

  “哼。”柳杨富别过头去,一言不发。

  而张继御,脸色在短暂的难看之后,突然露出了笑容,笑着看向秦宇,说道:“柳执事也不过是为了试验一下。这样大家也都信服了不是?”

  张继御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秦宇笑了笑,深深的看了张继御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大家都秦大师的相术已经没有异议了。那咱们就进入大师宴的下一个环节吧。”林秋生看到天师府和道协的人都偃旗息鼓了,开口说道。

  所谓的下一个环节,自然就是大师宴的重头戏,登大师阶。这个环节一过,大师宴实际上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上大师阶!”

  林秋生手一扬,山庄后面便出来了一阵脚步声。所有人都回过头,只见一群壮汉,每两个人扛着一块用红布遮盖住的东西,朝着人群走来。

  七十二位壮汉,一共扛着三十六块红布遮盖住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这红布下面的,就是大师阶了。

  七十二位壮汉,将三十六块石阶给放在了人群的面前,之后便又退了下去。

  “请秦大师掀红布,踏大师阶。”林秋生朗声说道。

  秦宇走到红布之前,那里有着一根细绳,原来这三十六块红布都有一根红绳串着,只要一掀这红绳,三十块红布就会同时被拉开。

  拽住红绳,秦宇一把将红绳拉开,三十块红布齐飞,底下的那三十六块大师台阶,清楚的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三十六块石阶,显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尺寸大小完全一样,但颜色却是五花八门,而且石料也各有不同,但最多的还是以青灰色为主。

  “三十六块石阶,这要猜出每一块石阶所代表的地区的风水wenti,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看到这三十六块石阶,不少人感叹道。

  “废话,要不然人家怎么能被称为大师,而你只能被叫做师傅,这就是差距,能能人所不能,方为大师。”

  说这话的,一看就知道是和感叹的人关系bucuo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埋汰。

  “不过我听说,现在的大师阶,都是有些水分的,不少石阶都是提前安排好了的。”

  “嘘,你小声点,这事情大家心里有数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出来,也不想想现在能和古代比吗,多少传承失踪了,再有水分人家的境界也是摆在那里。”

  “是啊,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公开秘密了,人家秦师傅又不是第一位这样做的,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可别忘了,等这大师阶过了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咱们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那个来的吧。”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想到了这场大师宴的重头戏,以及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大师阶已成,下面请秦大师登大师阶。”林秋生继续说道。

  “等等!”

  张继御终于开口了,他这话一出,现场却是没有多少惊讶声,经过了先前那一幕,所有人都已经确信,天师府和道协的人就是来找茬的,要是看着秦师傅这么顺利的踏上大师阶而无动于衷,那才令他们奇怪。

  “来了。”

  同样的,当张继御开始的时候,秦宇双眸闪过一道精光,目光是直接注视在张继御的身上。

  而一旁的包老,范老,还有许言和许家的长老们,此时也全部都面露精光,盯着张继御,天师府的人要穷图匕现了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按照规矩,每次大师宴的大师阶,都应该是由各方势力送来的,但是我听说,这一次大师宴,这大师阶都是你们玄学会自己弄来的,这样的大师阶,明显不符合传统规矩。”

  张继御的话一出,现场却又响起了哗然声,这张天师真的是故意找茬啊,谁都知道现在的大师阶就是走过过场而已,张天师挑这个刺,明显是有些不厚道了。

  “bucuo,张天师说的没错,我道协成立以来,几乎每一位大师举办大师宴,都有送过大师阶,为何这一次却不让我道协送大师阶,难不成是看不起我道协吗?”柳杨富也开口了,直接是一顶大帽子给扣下来。

  “柳杨富,少放你的屁,谁说秦大师的大师阶全是玄学会的,这其中就有三块是我许家提供的。”许言是直接开口破骂道,他可没把柳杨富这道协理事的身份给放在眼里。而且,以许言的固执性子,谁敢打少主的主意,他没直接出手把对方打死已经算是够克制的了。

  “你……”柳杨富气的吹胡子瞪眼,自从成为道协的理事之后,谁对他都是礼貌有加,然而今天一天,却被两个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骂了,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许言,这是广州,不是湘南,别以为我会怕了你。”柳杨富也索性撕破了脸,回击道。

  “但这是秦大师的大师宴,不是你道协的后花院,柳杨富,收起你的那一套。”

  “怎么说话的,我们道协怎么了……”

  杨柳富身后的道协成员也突然哄闹了起来,纷纷质问起许言,他们道协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轻视过了。

  “怎么,现在你们玄学会是不把道协放在眼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再加上我天师府如何。”张继御冷笑着说道。

  “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玉虚真人突然开口了。

  玉虚真人这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武当山的分量可不轻啊,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两方人马互不相让的交锋,武当山的立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玉虚真人,你给说说,我柳杨富可有说错一句话,大师宴是用来干什么的,那就是给五品相师证明自己大师身份的,而大师阶,就是最haode证明方式,一旦大师阶都有假,那大师的称号还有什么意义。”柳杨富看到玉虚真人开口了,连忙想要拉玉虚真人同时向秦宇这边施压。

  “咳咳,柳执事别急,让我话先说完。”玉虚真人咳嗽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许家主说的也有一点道理,当然,柳执事你的话也没错,大师宴的规矩确实是不能破坏,不过现在大师阶也都安排好了,就算想改,恐怕时间也来不及了吧。”

  玉虚真人这话一出口,许言脸上倒是露出喜色,然而秦宇在听到这话,双眸却是一凝,盯着玉虚真人的脸,眉宇微微皱了起来,随即嘴上露出了一个冷笑,看来,武当山的人,还是选择了靠向道协和天师府那一边啊。

  ps:还有两更在晚上,下午去练车了,书荒的朋友可以看看《炼器狂潮》

  简介:十倍、百倍、千倍的时间加速,绵绵无尽的时间造就出最伟大的传奇炼器师!(未完待续……)

  (.)